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小说擂台】故乡三题

(一、花魁)

作者:老狼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5-07-19   点击:

  孙悟祖
  一、花魁
  花魁叫高万魁,是我家的远方亲戚。比我的父亲年长,我叫他大伯,这是我们老家永昌府的习俗。
  我小时候,就知道他们的成分不好,是地主家的后人,文化大革命挨过斗,他父亲差点丢了老命,最后还是大队里的一个干部偷偷把他的绳索松开,让他逃命才被人救下的。后来,那个那个干部就因为玩忽职守被大队里的领导开除了。不当就不当吧,他心态好,方正整天斗人也不是一件好事,就地地道道地当起了农民,觉得捋铁锨把也挺好的。他父亲就教育高万魁他们,做人一定要本分,做老实人,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
  高万魁从小就懂事,不但毛笔字写得好,而且打着一手好算盘。大队里,每年年底决算时,就请他打算盘。他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非常精准,有铁算盘之称。整个满屋子里就是算盘的声音,别人好像屏住了气,不敢呼吸。
  那年腊月,公社要集体举行一个算盘大比赛,由每个生产队推荐人选,然后统一比赛,确定前三名的名次。刘高手是的名办老师,专门上小学的数学课,而且数学上的小有名气,所以毕业后就当了民办老师。
  开赛那天,刘高手穿一身中山装,裤子烫得笔直笔直,棱得像麦田里的埂子,有棱有角。那个小风头上,像涂了油坊里的蓖麻油,光亮光亮;两只眼睛像老鼠的小眼睛,叽里咕噜地秃噜噜转,像脸上贴了个蓖麻仁;头上的头发像高山上的花草,非常稀少,简直就是童话里的三毛,把红丢丢的头顶衬托得像腾格里沙漠,那头发就像沙漠里的仙人掌一样稀少。
  公社的大院里,摆满了一长条子的桌子,每个桌子上面有一本相同的账本,也就是算盘比赛的考题。下面的人黑压压的一片,有戴棉帽子的,裹着大衣系着系腰的,还有抱着娃娃顶着头巾吃奶的,更有衔着老鹰骨头烟锅子抽烟的,还有小伙子巴拗梗脖子看别人家姑娘脸蛋的。唯独,唐老鸭的女儿囡囡,背着老子偷偷地一个人来,悄无声息。囡囡头上顶着一个红红的头巾,像一团火,撩人的身材长得非常匀称,该大处大,该小处小,像贴在墙上画画子上的美女,屁股后面的长辫子,耷拉在大腿的腿弯里,像钟表摇摆的时针,荡得人心花怒放。
  当公社书记宣布开幕词的时候,不知怎么,于书记看到了人群中的囡囡,有点鹤立鸡群,于书记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囡囡。其实,也不是于书记最先看到囡囡的漂亮地,而是于书记在上面的台子上讲话时,发现有好多的社员不约而同地把头一个劲地向同一个目标看,他们就是在看囡囡。起初,于书记咳嗽了两声,大家的目光像勾住的勾搭一样牢靠,于书记又故意停了一下,仍然没有引起社员的听比赛的注意。于书记就在心里骂,老子在台上讲话,你们看什么看,连老子的话也不听了。一个念头闪过,今天这是在台上啊,如果在台下,骂他们这些老驴日的,他们都没话说。于书记也就顺着众人的目光看,一看,于书记心里“嘣”的一下,谁家的姑娘,这么俊俏,像刚被剥了皮的玉米桷,亮活、鲜嫩。平时于书记口才很好,可是今天的讲话竟然语无伦次,草草了事就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算盘比赛开始。当公社文书宣布开始时,下面的算盘声,响成了一片,好比一支训练有速的交响乐团。正当大家看得目瞪口呆。只见刘高手一手打算盘,一手翻得账本页码最快,大家就心里有了数,这冠军非刘高手莫属。正在欣喜之余,只见高万魁不慌不忙,左手把另一只算盘摆正。只见方桌上放了两个算盘,用两个算盘能同时左右开弓计算,满院子的人就看着他的算盘,目瞪口呆。两个算盘就在高万魁的手指间来回摆动,不出几分钟,高万魁就算出了结果,第一个举起了锤头,示意已经结束了。这一举动,大家看得丢了神,半天才回过神来,大家才反应过来,知道了自己是来观看算盘比赛的。等到刘高手第二个举起手来,真正比高万魁忙了一分多钟,第三个举起手来的是公社的老会计雒眼镜子。刘高手举起手来看了看高万魁,又看了看台下的观众,脸上的笑容一下子不见了,好像一下子乌云遮住了太阳一样,浓云密布。名次出来了,会场里却乱成了一片,说高万魁违反了比赛规则,不能当第一。也有人说,比赛规则也没说一定要用一个算盘的;更有人说,高万魁脑子好,能一心二用,冠军实至名归,非他莫属。就这样公社大院里乱成了一锅粥,嘈杂声一浪高过一浪,听不清楚那是自己的声音,人声鼎沸,如烧炸了的油锅。
  突然,架在台子旁边的大树上的喇叭响了。是副书记狄可拉的声音,狄克拉其实是个外号。一次大会上,狄书记把“可歌可泣”读成了“可歌可拉”,狄克拉的外号就是这样传开的。狄克拉两手把裤子向上凑了几下,好像裤子随时就有掉下来的可能。其实,这是狄克拉的习惯动作,无论何时,只要狄克拉一讲话,他就得凑一凑裤子。有人嘲笑过狄克拉,说是不是女人没给你系裤带绳,狄克拉就又凑一凑裤子,就骂,你的女人才没给你裤带绳呢!狄克拉说,大家肃静,今天——安——这个——永昌府公社一年一度的——算盘比赛结束了,大家也看到了。大家的意见,我们听到了,肃静——安——肃静——,不要吵,我们公社的领导们开个小会,商议一下,最后决定冠亚季军。说完,于书记和狄克拉,还有公社的几个领导就进了书记办公室。
  进去不到五分钟,领导们就出来了。于书记上台宣布,冠军是高万魁;亚军刘高手;季军雒眼镜子。还没有宣布完,台下一片唏嘘声。那时,于书记说完话,心思没有在比赛结果上,心里还想着那个俊俏的姑娘。可是,到台上一看,那姑娘不见了踪影。于书记下台子时,还特意忙溜溜地向台下张望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高万魁一下子出了名,四乡八社的社员们知道了高万魁,高万魁成了地地道道的名人。高万魁刚好二十出头,在那场比赛中,出尽了风头,这事传到了囡囡的老爹的耳朵了。也不知唐老鸭中了哪门子邪,到高万魁家找到了高万魁的老爹,说我的姑娘唐囡囡嫁给你们的高万魁吧,不收一分彩礼。高万魁的老爹正为她的婚事发愁,这下倒巧了,还有送上门来的媳妇,稀罕。高万魁老爹肺结核病一下子好像好了,不到几个月,唐囡囡就嫁给了高万魁。
  那次比赛后,刘高手就无缘无故地就病下了。找了好多大夫,大夫都看不出啥病来,不到一年,刘高手就死了,好像是噎食病。刘高手死了不到一年,高万魁也病了。周围的大夫看遍了,看不出门道来。一天夜里,当神婆子给高万魁燎完病后,高万魁就睡着了,梦里梦到一个花娘子,自己在一个花园里侍弄花花草草,那些花开得一朵比一朵鲜艳,像天上的仙女。
  一觉睡到大天亮,高万魁醒来了,半天不说话,女人看到高万魁一动不动的样子,就捏高万魁的鼻子,高万魁突然发话,我要种花,种好多好多的花。
  高万魁栽的花,精爽得像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小姑娘,朵朵争奇斗艳。高万魁就一边栽花,一边卖花。高万魁的病神不知鬼不觉地好了,庄邻们也大惑不解,觉得有点奇怪。问高万魁,高万魁就笑呵呵地说,我也不知道。就是那个梦托我种的花,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好了。
  去年,高万魁六十六岁大寿,高朋满座,好不热闹。第二天,高万魁就死了,真正活了六十六年零六个月。
  那天,高万魁突然脸色发青,嘴角斜歪,还流了口水。支支吾吾半响说不出话来,儿子们听来听去高万魁说的话是,花是刘高手投胎转世的,我欠他的一条命。接着说,子子孙孙们驴辈子也再不要参加重大比赛,出头的椽子先——烂——哩!
  高万魁话还没说完,屋子里哭喊声就震天动地。发丧后的第二天,高万魁的墓葬里,鲜花簇拥,在众人的一锨锨黄土中,湮没了棺材上的一束束鲜花,那花弥漫着泥土的气息,随着子女的哭声,冲向天边。天边奇迹般地出现了一束束像花的云朵,在天边开得是那么得耀眼,那么得夺目。
  作于二0一五年一月二十八日凌晨
  
  
  审核编辑:喻芷楚   精华: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说擂台】红色的空气

下一篇: 《 【小说擂台】爱情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这话说的,真是一笔糊涂帐,比个赛命却丢了,最后还拉上一条命,人心眼小,小的令人莞尔,欣赏,人物形像地道!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衣零

    很有含义的一篇小说,“去年,高万魁六十六岁大寿,高朋满座,好不热闹。第二天,高万魁就死了,真正活了六十六年零六个月。“这句话没有理解透,前面说刚过六十六大寿,后面怎么活了六十六年零六个月呢?

    2015-08-26

    回复

  • 夏冰

    是啊,没有另外二题。
    十分个性化的语言。学习!

    2015-07-23

    回复

  • 喻芷楚

    故事虽然简单却寓含生活哲理和普通的乡情!

    2015-07-1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