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梦里江南

梦里江南

作者:梦里花开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5-07-12   阅读:

  
  浅夏六月,阳光日渐充足,雨水愈发丰沛,一些绿,长势茂盛,寂寞逼人。一场又一场雨水,在夜里潜入,起伏的蛙鸣随雨水泛滥,寥落一地陈旧的光阴,多年前的莲,依然开在时光的彼岸,一杯咖啡的温度,在萤火虫里燃烧,六月,夜未央。
  远方的风声,穿过岁月的栅栏,某些往事,纠葛成季节的藤,记忆的花事,隔着一朵花开的光阴,攀爬在来时的路途,那些仄仄平平的脚步,在《睡莲》的二胡声里起落,把多年前相遇的路口,搁浅成一场风中的漂泊,几度春暖花开,几番梦回江南。
  一粒莲心,隔着夜色绽放,涉水而来的梵声,在月光里苍凉。多年前的场景随着岁月的潮流又一次莅临,还原成初见的模样。那时的月色,浸透水意的忧伤,一如你深潭般的眸子,落满岁月的风霜,把记忆流放,云朵深处的凝望,拍打着飞鸟的翅膀,跌落的清音,摇曳又一季的苍茫。
  江畔的渔火,点燃夜空的寂寞,一些旧事随月色流淌。想起多年前秋天的那个夜晚,月色如水,清冽的桂香在虫鸣里吟哦,秋雨轻轻地敲打疏窗。我们在同一片夜空下听雨,听风铃摇落一地时光。你在遥远的江南,端坐窗前,微闭眸子,安静地拉二胡曲《睡莲》,把遥遥的期盼零落成跳动的音符,把天涯两端的距离,浓缩成相逢的歌谣,我们用仰望的姿势,默守一场烟火的约定,重逢的企盼,在水乡的梦里疯长。
  “明月愁心两相似,一枝素影待君来”。如水的光阴在二胡声里流逝,等待的日子在南来北往的风里流浪。给心安一个家,徘徊的脚步,开始搁置,我用一支素笔,描摹梦里江南的水意墨韵。梦里的粉墙黛瓦、浆声灯影、烟波雨巷,在青花瓷里活色生香,执笔的瞬间,折断的柳色,随“吱吱”的摇橹声慢悠、慢悠地远去,一些水墨的词,沿着一路青石巷吟唱,与遣散了很远、很远的二胡声,一起在青苔中隐循,湿漉漉的思绪,在采莲曲里香软。
  五年的光阴,在一杯茶里落座,你轻轻地来,又悄悄地离开。茶凉后的冷寂与荒凉,空出心的城池,行走的脚步追逐着风的方向,渐行渐远的日子,在夏日的池塘里安放。青荷拨开的萍碎,倾诉着尘世的聚散离合,萍水相逢的遇见,注定一场心伤。睡莲沉积的光阴,在禅意里静放,掌心里的故事,沿着脉络攀援,记忆的梗上,开出眉间轻愁,相逢的夙愿,寥落成深秋的残荷,夜雨秋池,渐渐枯瘦。
  失去你的消息,像一个孩子失去了家,心在季节里漂泊,流浪的日子沒有归期。一个人在冷寂的夜里聆听你拉过的曲子,轻缓的旋律把某些记忆反复纠缠。午夜梦回里,想起流淌着江南水韵的句:“纵然是红尘之外还有红尘/纵然是路的尽头已沒有尽头/纵使我枯瘦如叶/我也要择路而来……”曾经,你把这些句子,用梅子裹了雨丝,把一份遥遥的相逢缝补成一份寂寥的归期。
  “你不来,我不走”的约定在时光里沉寂,而我,一直在心里赶赴一场无法遇见的相逢。想起多年前六月的那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兀自来到梦里江南,寻觅小桥、流水、人家的古朴与流韵。一个人在水乡乌镇倘佯,古朴的小桥、陈旧的老屋、沧桑的青石板,在黄昏里安静地苍凉,清莲、细水、烟柳,在水云间里安静地吟唱,而我,任凭心在水乡里流浪。我把莲的心事,放逐成一场永恒的重逢,喧嚣浮华后的奢望,渐渐归于平静。告别你在的江南,轻挥衣袖,掸落一地的尘埃,悠长而寂寥的古巷,你未来,而我,安静地离开。
  再次知晓你的消息是在去年的二月,那是个冷寂的春夜,乍暖还寒的早春有些凉薄,一个人的静夜落满悲凉,突然收到你发来“还好吗?”的信息,久违的泪水在夜色里放纵。离别六年后的遇见恍若一场隔世的重逢,雨水倾城的日子填补着六年的空白,如歌的岁月沉积了太多的沧桑。你从一场病痛里挣扎出来,沿着清贫的心径,择路而来,一路跌跌撞撞,只为茫茫人海中的一次倾心邂逅。
  十二年的光阴如一朵昙花的开败,把珍重与牵挂重新撇在衣襟,平静的守望多了几许淡定。岁月的长河沉淀了太多的尘世悲欢,相遇的恩缘,滋养着心灵的水域,熟透的风景不再是简单的路过,把一程山水的陪伴定格成永恒,生命的厚度堆积成一生的财富。
  穿过六月的记忆,阳光正好,雨水浸泡过的天空愈发澄净,莲花绽放的池塘,隐藏着光阴的故事,蜻蜓打开的季风,吹向梦里的江南,用一粒月光,记取一场浮世的清欢。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推荐:落叶半床  

上一篇: 《 再见了

下一篇: 《 翩翩蝴蝶梦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六月的雨水,阳光,渐渐加深的季节的颜色,夜色绽放着多年前的相逢和多年以后的重逢,光阴的故事在记忆里沉淀,十二年的守望和倾心,花开如莲,入梦江南。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文清

    梦里江南,有太多的旧事让人追忆。梦里,但愿多一些心想。

    2015-07-16

    回复

  • 落叶半床

    光阴流过,忽略了许多不曾预料的意外,只是这段故事历久弥香。

    2015-07-1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