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争男人大打出手

勇气

作者:云锦如初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5-05-24   阅读:

  
  翠翠和那个女孩子打起来的时候,我还在做两百坪的陈列。
  只听见一阵女孩子的尖叫之后,超市里的楼层主管同保安还有经理都跑去了隔壁的厅。
  然后,就是乱七八糟的一堆询问:“怎么了这是?”“怎么打起来了?”“怎么和外面的女的打起来了?”“别打了别打了!”……
  我放好模特,暗道:坏了。
  我在自家厅门口站了一会儿,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夫匆匆来了,估计这大概就是翠翠的小姨夫了,我松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希望是翠翠的小姨夫罢。
  最后公安来了,只能听见一阵又一阵打电话的声音。
  一个身穿白色无袖碎花欧根纱上衣,白色紧身裤,银色坡跟鞋的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跑到我的橱窗前,恶狠狠的打起了电话,语气不悦,懊恼无比:“我他妈还没打她,她就在那里叫的跟被强X了似的,真扫兴……”
  电话打了将近十分钟才离开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估计这就是正主了。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身穿制服外覆绿色马甲的特警来了,结果就是把几个小姑娘围成团,带走了。
  我看着长发飘飘,楚楚可怜捂住脸跟着警察的翠翠,问过来的主管:“翠翠的小姨夫是不是来了?”
  主管狐疑的看了我两眼,最后还是说:“是来了,你别这么八卦。”
  我挑眉,“这不是担心她么?”主要是她姨夫要是来了,这姑娘就会不受什么气。
  主管撇撇嘴,哭笑不得,“赶紧滚回去。”
  这一天,翠翠都没有回来,我有点担心,不过,我想她大概会没事。
  翠翠是个好看的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头黑的发亮的直发,一张白皙的几乎很少有人能够比得过的娃娃脸,瘦瘦的一米六身高,常常散着头发,长发如瀑,看起来很漂亮。
  她虽说是中原人,可找工作却来到了西域的小姨同小姨夫的身边,生活过得也算有滋有味,充满活力。
  我估计,现在的小男生很少有不喜欢她那个类型的。
  精致白皙,健谈且漂亮。
  她是一个格外吸引人的姑娘,且有一些不安分,这也就导致了她身边男孩子来来往往很是泛滥,今日和这个吃饭,明日便会换一个,每日几乎除了中饭和我一起吃,其余时候都有杂七杂八的朋友。
  这些朋友里面,她每一个都喜欢和我讲,讲她的初中同学(她没念过高中),她喜欢的那个男生在她十八岁这一年跟她告白了,讲她昨晚上跟一个四川帅哥吃饭了,默认了男女朋友关系,讲以前说会等她的男生又有了新女友,男人的话跟放屁似的……零零总总,会讲很久很久。
  我总是当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我却不能给她意见。
  从某一方面来说,我觉得她还没有长大,还没有足够成熟的心理,可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我又觉得她足够成熟,成熟的很年轻。
  她可以在这么多的男孩子面前长袖善舞,混的风生水起,让人觉得人缘还不错。
  可她常常又有一些困扰,她也会问我,说:“你觉得我是不是很花心。”
  我不知道怎样回答她的问题,可是我还是点了头,我是不太喜欢她的做法,但我并不能说她做错了。
  我只是和她说,别跟太多人玩儿暧昧,别毁了自己。
  她就有点郁闷了:“你别看我跟这个一起跟那个一起,其实我都是玩儿的,我一点也不认真,我认真的时候就会跟这些烂人断了。”
  对于这种回答,我也只能告诉她,别让自己下不来台,既然要玩儿就要分的清楚,玩是不能付出真心,就得独善其身,至少要全身而退。
  尽管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可我总感觉这姑娘不靠谱,免不了多和她说几句。
  她觉得我是在教育她。
  然后,她又会和我解释,让我相信她,当然,我除了相信没有选择。
  之后日子照常继续下去,直到有一天,该来的还是来了……
  那一日,我们吃过午饭不久,她就把我拉到一边,气哄哄的对我说:“他妈的,刚才有一个女的给我打电话了,说叫我别再给赵兵打电话了,卧槽,老子早就没和那贱男人联系了好不好?真是个贱人,她说她是他女朋友,说我就是个小三,还说我X你妈,气死我了!”
  赵兵此人是她去年通过朋友认识的一个特警,年纪不大,约莫二十岁左右,除了身高有点看头,长得可真不怎么样,不过,和翠翠玩的挺好的,两人腻歪过一阵子,然后小女生玩腻了,就不再联系,就连电话QQ统统都删除了,赵兵有过一段纠缠不休的日子,不过后来又找了一个小女友,就是现在和她打电话的这个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年纪不大,和翠翠差不多,长相也不怎么着,不过胜在现在赵兵是她男友。
  翠翠被她的一通电话搞的几乎发疯,翠翠这家伙是个被家人宠坏了的小公主,看起来人畜无害,可是她的不安分还有高傲让她受不得一点气。
  她和我说,她要找到这个贱人,然后找人把她狠狠的打一顿,妈的,敢来惹她真是活腻歪了。
  当晚,她就通过别的特警知道了赵兵这个小女友的上班地点,晚上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她在西域的小姨,小姨也当即决定,要帮她去扇那女孩几巴掌,敢欺负她的侄女真是不知死活,而她小姨夫外出工作还未回来,她和她小姨就决定等她小姨夫回来就去。
  提起翠翠的小姨夫,就不得不说他年轻时的那些事儿。
  他年轻时不务正业,也算是这个城市出了名的混混,混混说起来也不过是心黑一点,心狠一点,哥们儿多点,混得开,他混的是极为不错的,就算是现在也能在这个地方混的风生水起,直到后来遇见了翠翠的小姨,这才收了心,可是,人脉却是不减当年。
  说白了也就是,谁敢欺负他侄女就是打他的脸,他们一家都是很护短的。
  虽然在某一方面,,我并不认同他们一家子,去报复一个智商不怎么着的小女生,也曾试图打消翠翠的念头,不过,听她说绝对没事,我也便不好说什么。
  她说她小姨已经很厌恶那个女生了,不打她不行,我想着她小姨三十岁的年纪,就问她,我说,你小姨难道就没和你说过不要乱交朋友么?
  她的声音立刻就戛然而止。
  翠翠最后还是决定揍那女生一顿消火,常常给那女生发一些关于“老子要打死你”的言论,那女生也是个没脑子的笨蛋,怕的不敢回短信,却又自尊心极强,在翠翠三番五次的激将之下,答应了和翠翠的打架,翠翠的理由是她伤了她的面子,那个女生却觉得翠翠就是她和赵兵之间的小三。
  两人不谋而合,就约定了一个日期出去,决定用武力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
  那个日期正好是她小姨夫回来的那一天。
  可是,女生虽说大脑不管用,可是基本的智商还是有的。
  女生提早一天带了人来,在翠翠上班的地方,一群人对着翠翠大打出手。
  女生在一边看着,而翠翠则是很狼狈的逃窜。此时的我还在整理我库房里的模特,并不知晓,等我知晓的时候已经是路人皆知。
  某某厅的那个漂亮小女孩竟然和一个女孩子争男人在店里面打的那叫一个凶残。
  特警带走翠翠和那一帮子脑残的小女生的时候,翠翠谁也不敢看,低着头,终于有了这个年纪的脆弱,我才发现原来,谁也不是始终坚强。
  一直到下午翠翠都没有回来,我问了一下同她一起上班的同事,女孩儿说:“翠翠已经走了不做了,事情闹的太大了,她已经没有脸再回来了。”
  我顿了顿,“我给她打个电话吧。”
  我给翠翠打了个电话过去,她正在回家的路上,接到我的电话,她有些吃惊:“我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
  我笑:“关心你不行吗?”
  “我已经出来了,那几个女的还在公安局里。”她说:“我正在等她们出来找人狠狠的打她们一顿。”
  我有些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这么笨,她们来的时候,为什么要在商场里闹,你跑出去,给你姨夫打个电话,把她们这群贱人偷偷打个半死不行么?你个笨蛋!”
  “谁叫她不讲信用……”
  “没事,那就一群贱人。”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别想太多了。”
  她反倒笑了,声音里听不出好坏,“我要回老家了。”
  我突然之间就觉得有点懵懵的,“不是吧,不是很喜欢这里么……”
  “我妈知道了,让我回去。”她的声音不痛不痒,“不回去,这里也呆不下去了,你知道的。”
  我心血来潮,问了一个问题:“来的那些特警里面有赵兵么?”
  “他跟我说,我自己看着办,不关他的事。”
  我许久许久都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有些难过。
  她反过来安慰我:“没事的。”
  我最后还是笑了,我说:“我觉得你应该把这个贱人也给打死在这里。”
  她没有说话,只能听见那边的风声,安安静静的。
  她说:“算了吧。”
  我立刻火冒三丈,恶狠狠的说:“那你在回老家之前把她们打个半死。”
  “一定会。”
  然后电话里只剩下忙音……
  翠翠走的那一天是5月20号,那天下午下了很大很大的雨。
  我跑去火车站送她,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都值得我来送这一个以后可能再也见不了面的朋友,我没有问她是不是打了那个女生,也没有问她以后有什么样的打算,只是说了她一句话。
  我说:“赵兵是个混蛋,以后别再用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作贱自己好么?”
  她抱了一下我,也跟我说了一句话,眼睛有些红,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说:“再也不会了。”
  我看着她瘦瘦的背影还有挺直的脊背,笑了笑,忽然觉得好羡慕。
  我知道,她有我不曾有过的青春无畏。
  青春至上,自由张扬。
  这样张扬却不跋扈的生活,真好不是么?
  我想说,傻姑娘,愿你一生平安。

  云云
  2015.05.21午后

  注:赵兵此名,纯属巧合,如有雷同,算你倒霉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推荐:落叶半床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两个姑娘大打出手的事件,缘于一个男人,语言生动再现了生活,人物个性自由张扬,虽傻气却无畏。看见青春的勇气,除了冷静还有羡慕和祝福。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落叶半床

    冒号全是英文版的,省略号不止六个点……哈哈,建议作者以后作者用全角的标点,谢谢配合。

    2015-05-24

    回复

    • 云锦如初

       谢谢编辑这么细心认真,我最基本的毛病就是我标点错误,一时半会儿有点改不过来(但一定改的),不过,下一次写完一定要捉虫。辛苦了,为你鼓鼓掌。

      2015-05-2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