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母亲的唠叨

母亲的唠叨

作者:梦里花开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5-05-11   阅读:

  
  最近几个月,母亲变得越来越爱唠叨了。常常,天还沒有完全敞亮,母亲就打来电话,说是夜里凌晨二点多,父亲又早早醒来,说起我的病,说我消瘦得厉害,让母亲叮嘱我,一定要记得吃药,照顾好自己等等。我告诉母亲,我的病早好了呢,而且,身体也恢复如初,而母亲,还是时不时在某个清晨,或,夜晚,打来电话,重复地唠叨。
  
  母亲的唠叨,像五月的阳光雨露,让我温暖而潮湿,还有绵长的愧疚。这份愧疚,隐藏着父母斑白的头发、苍老的容颜,怜惜的目光,以及二老多病的身子。而我,难以用一些字句去复述内心深处那些隐隐疼痛的旁白,倒是一些片段,鲜活着我血液里流动的情感
  
  记得今年三月初的一个周末,我去看望父母,一见到我,父亲就问:“咋这样瘦?脸一点血色都没有。”那一刻,泪水突然涌上来,我佯装着沒有听见,跑到卫生间,让泪水肆无忌惮地涌淌。我想,我是不应该,也万万不能让父母亲见着我流泪的模样。其实,父亲说得没错,那段曰子,因为一些旧疾复发,吃不好、睡不好,每天喝着汤药渡曰。一直没有告诉父母那场说来就来的病,因为,实在不想增添他们的担忧。那一顿晚饭,吃了几个小时,我与父母一起闲言碎语,边吃边说,说生活、说工作、说孩子,说得更多的是我的小时候。
  
  母亲说,我从小就体弱多病,才几岁的时候,曾患过严重的肾病和吸入性肺炎。那时,家住农村,很是贫穷,沒有钱为我治病,只能靠一些草药医治,前前后后,拖拉着一年多才勉强冶好,只是,从此却落下了吐血病的病根,经年时不时地复发。每每说起这,父母总是在叹息里内疚,说是因为当初的无能才害我成了这个样子。而我,也在父母的叹息声里自责,这不该成为父母内疚的理由啊。然,不管我如何开导双亲,他们还是走不出那段岁月铭刻下的心痕。而我,只好任由父母在内疚里唠叨,因为,我明白,每唠叨一次,父母的内疚感就减少一层,他们的皱纹就深了一层,而我的年轮,就越靠近他们的皱纹。
  
  其实,关于小时候的那场病痛,母亲唠叨的次数巳数不清,每次的重复,都是一场述说,而我,总是安静地聆听,与母亲一起怀想那些回不去的岁月。而每次怀想后的时光,多了几分沉重,因为,那些曰子越来越远,而双亲越来越老,所以,每次看望后的告别,母亲总要反复地叮嘱这、叮嘱那,跨出门的脚步,时时在母亲的唠叨里变得迟疑,而母亲,每次总是坚持着要送我离开。记得那天离开母亲家时,巳近夜里十一点,母亲看我车子启动了,还舍不得转身,母亲站在风中,不停地挥手,嘴里一直不停地叮嘱着“记得吃药、记得吃饭、记得照顾自己……”的碎语。
  
  风中的母亲,在三月的春寒里沧桑得若残冬里枝头上的枯叶,好像风一吹,就会飘下来。母亲的身影,在反光镜里渐渐消失,我的心里莫名地升腾出几许疼痛,这疼痛,在夜色里蔓延。想起很多年前,那时我刚好上初中,小小年纪就离开父母,开始了住读的求学生涯。每次回家后返校,母亲总是站在村口,目送我离开,走了很远,回过头,母亲还站在那儿,不停地挥手。时光里的剪影,定格成岁月里的痕,像一棵树,与根须相关的记忆,随着时光的流逝反而会扩散得枝叶般繁盛。恍惚中,时光那头,我还光着脚丫,在年少无知的青春里轻舞飞扬,而时光这头,我巳是母亲当年的模样,孩子巳是我当年的模样,而我,也开始像母亲一样唠叨着孩子的学习、吃穿与身体。
  
  唠叨着母亲的唠叨,才真正地体会到母亲的内心世界,越是走进,心里面的担忧越是深沉,这份担忧,像风一样反复纠缠,因为,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其实,母亲的病一直特别多,早些年做过胆囊与子宫切除手术,而这些年,因为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的反复叠加与加重,母亲的身子骨越来越弱,六十出头的母亲的生命巳提前衰败。医生说,因为糖尿病引发的并发症,母亲的各个器官巳开始衰竭,最为明显的是母亲的腿与眼睛。母亲现在自己上下楼巳有些困难,而眼睛长年累月流泪。每次看望母亲后,那些泪就流进我的心里,像血液一样,支撑起我生命的天空,母亲生命的天空却越来越矮。而我,用母亲经年的唠叨堆砌成一支长篙,将母亲生命的天空撑得更远更高。
  
  五月的天空开始澄亮,阳光在鸟鸣里弥散,一些往事,沾满炊烟里柴火的味道,季风,打开温暖的节日,母亲的发梢,斑驳的白发开成田间地头的花朵,恍惚中,我看见母亲,捆着围裙,站在老屋的门前,等我回家唠叨……

  审核编辑:一碗凉茶   精华:一碗凉茶    

上一篇: 《 爱心无限

下一篇: 《 最后一次写给你

【编者按】 往期编辑   一碗凉茶:
母爱有许多种形式,其中有一种就是唠叨,之所以唠叨,都是出自对子女的关心和牵挂。儿(女)行千里母担忧,即是如此。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