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休闲小品

【红尘有你】怕了那份惦记(合奏)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4-02-25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题记:若不是红袖相约,大概是忘了吟媚笑吟吟里暗藏的不满,应玩偶之邀请,答应到红尘客栈杂文主编,原本是信心满满,以为可以再回当年初写文时的状态,经过时日的考验,到底是不敢再相信自己,不是时光回不去,而是荒废得已经无药可救。今晚应约写文,也是怕了红袖那份惦记,久不动笔,不知从何说起,所以有了题记做交代,及于其他,红袖、呢喃、蝴蝶已备注,故不赘述。

  算起来,不写文字好几年,期间偶尔提笔多是朋友约稿,其余都是游记。前一年去了云南大理、浙江等地,回来一直拖到去年交替之际才匆匆写完,宜宾之行后又去了达古冰川,甘肃、青海、山西等地,去时感慨颇深,回来一拖二二拖三,到底是拖到了现在。

  尤其是甘肃之行,途中见了孔雀,还记得孔雀在电话里用西北人特有的吼音大呼:“落壶,你到哪里了,应该是到黄羊了吧?”转头望车窗外,一条算不得河流的水沟穿插绕行路边,两边的景色脱离了出兰州城时的一路光秃土喀拉,天空乌云密布,又有云光缭绕,周遭或者绿树成荫,或者光秃秃一地,风景在眼界之内分成了不同的成色与地貌。

  离孔雀说的黄羊还有些时候,真的到了黄羊,树那么高,一排一排,土地那么开阔,收割机奔波在麦浪里,西北的风景怎样的好,始终有一股黄土的干燥气,给人苍凉和干裂,欢喜里少了江南柔软的温暖,也许是生在大山,长在高原,一直喜欢大气的土地。每次外出请假,领导都会问一句,你怎么又往那些荒凉偏僻的地方跑。我也不知道,为何总是这样的地方吸引我,总想在漫漫黄沙里提一壶老酒,仰望苍穹,烈烈日头晃花了眼,听疲惫的驼铃声声远去,在过去未来的情绪里酣然入睡。

  武威到底是到了,一入城,漫漫黄沙真的来了,乌压压的尘土遮天蔽日,吹跑了帽子,吹迷糊了双眼。破鸟的电话恰是时候打来了,张嘴就是一嘴的沙子,咬起来嘎吱嘎子响。埋头捂嘴接电话,瞬间听不懂孔雀的鸟语,莫非这厮又来阴的。请讲普通话!若干次请求和嘶吼才算表明了身在何处。在黑沙里模糊辨明了那个前来的身影,这个在网上吵了无数次的人终于是来了。

  比照片里年轻、真诚,爽直,脱去了一切文字的虚妄,他说,落壶,武威很久没有沙尘暴了,你一来沙尘暴就来了。接下来的武威几日,破鸟一路同行,盛情款待。雷台汉墓,海藏寺,鸠摩罗什寺、文庙等地,实在是听不懂他的黄羊方言,每次他声情并茂的讲述,我们只能愣头愣脑的看他。想装听懂也装不像,后一日,他请了武威一位写词的朋友专程为我们一行人讲解,随后,不同的地方请不同朋友陪伴,讲述武威风土人情,讲解凉州的兴衰史变,而这样的时候,破鸟只能寂寂一边,默默抽烟,看别人摇头晃脑讲述,讲解他写过的,他读过的,他诠释和编著过的关于这片土地上的一切新鲜事、热闹事、骄傲事。他又那么淡定,淡定得这一切他熟悉得不值一提,和他毫无关系一般,但透过他的鸟鼻子,你能看得他漠然神采里的嘚瑟。这个男人把这片土地揣在了怀里,想来,高官厚禄都诱惑不了他,但不敢说美女能不能诱惑他。不然,他宁愿沉默是金,也不愿说一句不是家乡的话语。

  破鸟还力邀了这座城里的名家们齐聚一起畅谈风雅,在一次谈话中好似有朋友问他为什么给我们讲这么多武威史记,只隐隐听得孔雀回答朋友的大体意思是,落壶走了会写游记。我的文字破鸟不曾提谈过,在他这样的大家面前也有自知之明,尤其是连续写了几年新闻之后,只要提笔,必然是时间、地点、什么人什么事,苍白得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不敢再去想曾经有过的文学梦。何况他是不寄望我真写什么游记的,但是他一定在意我和朋友眼里的武威,每一个来到这个地方的异乡人对武威的感知和记忆,他太爱武威,太在意这一切,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让他那么骄傲,那么从容,他不容得一丝的不好,也不容得给别人一丝的不好。正是他这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我更想细细抚摸武威,透彻的感受西北,几千年风沙吹拂,驼铃响亮的大地。

  回家以后翻阅了大量的资料,又看了《玄奘西行》、《甘肃风情》、《重走丝绸路》等纪录片,反而不知如何动笔了,反复翻阅路途的照片,除了破鸟给的感动,还喜欢甘肃这片山水,晨光、暮色、山岚、水波、黄沙、莫高窟,一切在记忆里是那样的旖旎,迷幻,深沉、倚重,让人沉醉,欢喜。

  一别后,同破鸟的问候也是三五月才有一次,破鸟不曾问过是否要写游记,会写游记,我虽然一直记得要写,又忙碌在慵懒和颓废里,舍不得熬夜伏笔,舍不得挪用一个夜晚来静思。又在心里记得要写,必须写,这份惦记像债务,压在心里沉甸甸的,又不愿意偿还,终于是知道,真的离文字远了。

  今夜,还是春寒料峭,窗外下起了雨,枯坐在沙发上寂静敲打键盘,偿还这份惦记的情绪,思量这些年走过的路,欠下的何止是游记,还有曾经的梦想,以及对父母、亲人、朋友的陪伴和浪费的时光。

  

  
  审核编辑:小晓追梦   精华:孔雀东南飞103  推荐:小晓追梦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红尘有你】怕了那份惦记(合奏)

下一篇: 《 灯下漫语

编者按:
红尘会员   小晓追梦: 红尘因为有你们,会更加精彩!

往期编辑   孔雀东南飞103: ---

站长   紫衣侯: 因为网站而结缘,认识你我,有时候这已经足够,虽然众人纷纭,说网站如江湖,名和利,最终放不下。但是有一点,可以长久,认识一帮有缘的人,一起哭一起笑,一齐相老,能够这样,人生幸事。泡一杯茶,临着山水,看风云变幻,同时看你们合奏。乐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4

  • 黛妮

    哎呀呀!原来是高手!
    欣赏并学习!

    2014-11-05

    回复

  • 水语

    又洒脱又纠结的文字,读得心里有些些泛酸,又有些些暖意。

    2014-06-06

    回复

  • 孔雀东南飞103

    呵呵,俺看是观察不准确啊,咋把俺写成个老土锤了?!

    2014-02-26

    回复

  • 芙蓉晶

    孔雀同学好客又可爱,当年也曾去过西北,可惜与他们擦肩而过,但孔雀同学的方言浓郁之说,却是闻名已久。很好的文字,从容淡定清隽……

    2014-02-26

    回复

  • 点点

    孔雀说他本来就可爱。你也总夸他帅。我怎发现不了呢。看文字里的小孔雀挺好玩的哈,是不是文字里的他和真人有出入?不用对号入座。

    2014-02-26

    回复

  • 晓月凝窗

    甘肃,只去过嘉峪关,明白了一个词——雄浑。

    2014-02-25

    回复

  • 语燕呢喃

    还是落花宝刀未老啊,嘻嘻,我们都老了,老不动了

    2014-02-25

    回复

  • 沧海一蝴蝶

    实在是听不懂他的黄羊方言,每次他声情并茂的讲述,我们只能愣头愣脑的看他,想装听懂也装不像——呵呵呵,笑死我鸟!

    2014-02-25

    回复

  • 一碗凉茶

    孔雀被一一写得活灵活现的,很有趣。问好一一:)

    2014-02-25

    回复

  • 欧阳梦儿

    又见落花,真好。文字我们帮你一起找回来,其实神韵已经回来了。比如孔雀在你笔下是那么传神,那么可爱。读罢,有隐隐的泪浮上来,这个,别人不懂。

    2014-02-25

    回复

  • 东方玉洁

    你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了。

    2014-02-2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