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河村轶事24 兄弟情深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2-23   点击:

  
  兄弟

  “我承认在很多事情上分不清是非,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子灵痛苦地说“也许你是对的,也许子杰是对的,也许……你们俩该替我想想,我感到很累,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子休牵着马送哥哥,他们沿柳河走着。这正是七年前他来时的路。
  “毕竟三位老人都年事已高,”子灵继续道“而且娘的病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你,还好,离得不远,爹还能拿眼看着。可是子杰在哪里?”他沉默了。或许是疲倦了。
  “单是知道他还活着,捎信的人从不说他的行踪,可能是怕我们受累。你劝老人别为他担心。”子休把缰绳搭向马背,兄弟二人停停走走,任那牲口啃堤上的青草。
  “弟弟”子灵疲惫的声音里显得语重心长,“回家吧!选个钟情的女子完了婚,替哥哥,也替子杰在老人的膝前尽尽孝吧,别让祖辈留下的土地长满荒草……”
  兄弟二人一时无言,缓缓走着,良久,子休方道:
  “我不善经营,哥哥是知道的,与其让家产败在我的手下,不如选个忠实的管家。说到孝行,当然,我会经常回去的,两个月前我看望他们,爹听我说在河村还好,笑着说要到我这养老……婚姻的事,以后再说吧……自从子杰离家,我总有些预感,和上次嫂子来河村,我更有些不安,想哥哥你该退一退,避一避,毕竟眼下是乱世……”
  “退,我何尝没想过,可现在是骑虎难下,我若撒手,日本人立刻会制我于死地。这时候我虽然背着买办的恶名,但我做总比别人对乡民更有利。你不见大石桥的麻为什么不运营口反给我嘛。”
  “这就更危险,我担心的也正是那些和你竞争的恶人,他们能不算计你?”
  “没有办法,一点办法也没有!有的也只能靠你多有善举,老百姓喜欢你,你有影响,日本人为拢络人心,办同样的事,用你。”
  “你为日本人效力很难得到百姓的认可。”
  “是啊,好在我只做买卖。日本人也知道他要想让农民种棉麻就不能抢,你今年抢,他明年不种了。就像白面,他不让百姓吃,但可以卖,所以还有人种麦。日本人和军阀一样,他要想坐稳江山向外扩张,就得护农养商。当初奉系闹内讧,冯德麟为啥进奉天?奉天富,商人多……在乱世中偷生,就是这样,也许生意做大了,成为实业家,才能站住脚。”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福兮祸所伏……”
  “也许……苟活于乱世……弟弟,我也为你担心,日本人能容得下你教那‘子曰云’吗?再说,你教孩子们算术了吗?”
  “讲一点,‘九章’我会的也不多……”
  “那可是有用的东西,论教育,日本人就是比我们强,殖民文化不由你不接受。你看那鞍山昭和钢厂全是日本人,矿石都是我们的……”
  就这样,兄弟二人,带着出世与入世,逃避与顺从的不同观念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说服不了自己。在浓重的亲情中,在苦苦地牵挂与自责中,他们又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子杰,想起了父母,想起了玉莲和苓儿……
  “莲姐在河村心里很郁闷,这终究不是一个长计,哥哥有什么打算?”
  “是的,我这次来也在和她商量,苓儿也到了读书的年龄,我想先把孩子安排在奉天的一个寄宿学校里,教会办的,那会学些现代的知识。可是玉不同意,她说这是辽阳你嫂子的用心,拆散她们母女。随后再抛开她……”
  “莲姐是个好强的人,她想做事,自己养自己,上次嫂子来要她去你家,我看那不妥。你为什么不带她去辽阳,另安一个家?”
  “是的,我何尝不愿她在身边朝夕相伴,只是你嫂子那人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到辽阳怕苓儿母女受到伤害。到那时我自然要保护她们,免不了陷进家庭的悲剧。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最后,一事无成。如我不能在生意和事业上立住脚,更谈不上养家教育孩子了……去辽阳?容我安排吧。”
  哥哥无言,子休无语,兄弟二人默默走着。左边的地里高粱已经吐穗,在风中摇摆,叶子磨擦着叶子,发出低微的喧响。右边的河水在两岸的垂柳中静静地流……二老病弱,兄弟失散,父女难认,亲情分离……望着流水,望着那些早凋的委身于逝水落叶,一阵莫名的感伤在子灵的心里陡然升起。
  “秋天了!”子灵像是自语,又像是在喟叹。
  “哦,可怜人的命运如衣领开合,总任那无常的摆布,而庇护人生命的却只有寸许的光阴……”子休吟着向子期的《思旧赋》。
  弟弟虽然比哥哥年轻许多,但他却能很快地越过忧伤而归于宁静。
  
  突然在不远处,子休见到苓儿和母亲在堤上玩耍,分明是在等子灵。子休便从马背上拾过缰绳递给哥哥,自己驻下足来。直望到子灵把苓儿举上马鞍。子休回身,朔河而行,不由得想起当年的情景。可是那逐水而来的桃花呢?呵,季节换了,当然换了的还有河村,多了许多识字的孩子,还有那变成了大姑娘的杏。“我爱她吗?”他自问。“是的。”他自答。那么,还有什么呢……
  这时,传来苓儿的笑声,哥哥又把她们母女送了回来。随后他一跃上马,挥鞭而去。
  
  又过了一天,吴姨悄悄对妈妈说,她想托我爷爷把钱借出去,手里有三十块大洋。妈答应了她。后来爷爷办成此事,把钱放给了福盛兴,把字据捎了过来。
  后来吴姨又带信给妈,说要买个缝纫机。
  审核编辑:朱成碧     推荐:黄尘刀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维他命

下一篇: 《 那年,我们一起走过的高中(致青春)

编者按:
往期编辑   朱成碧: ---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