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不过是凉风刺骨  

作者:l老树昏鸦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5-04-02   点击:


  若有可能,我想看看未来。
  四百多天后的独木桥,会否安然度过。我,并不知道。也只是模糊的明白,历经的八十一难,是为了加冕的瞬间。屋外的狂风呼啸,在视线所看不见的远方。怅然的双眼,是望向月明星稀的幕布留下的一丝神往。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
  红尘荡漾,清波随流。我,在想着谁?泪还未落,就已经干了。留下一幅似梦非梦的浮生若梦。
  远方的路,在我回家的路上。狂风的呼啸,卷起片片不甘的落叶,自有一层萧瑟流连心间。
  仍然记得,一位亦师亦友言的语:“有一种伤,青春独有。”记得的,不过是落叶半床的萧瑟。悲凉,是在心间久处生厌,却无可奈何的凡尘未破。安静得癫狂的夜,在卸下面具后演绎得越发惨烈。
  他,是愧疚的,在不懂的年龄,遇上了最值得珍惜的人,回顾来时,却已然抓不住时间的衣角。没有人,离不开谁。她,是这样说的。到了渐入秋风的时节,这才明白。原来,情深意切后,表达出的情感会越发清淡。千言万语,不过是一颗心紧贴着另一颗心的跳动。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这份感慨是真实的存在。不过,只是化为了一场深深的叹息。
  你爱她,甘愿付出生死,弃尽所有。却终在某一瞬间彼此背对背的远行,情不情愿,声嘶力竭,刻骨凉意。而那个人,也终究消失在了你的世界。你思恋,彷徨,她也静默的关闭了通往她世界的门窗。你的幽怨忧伤,也终究会成为无可奈何的曾经缠绵。至此,你才会幡然醒悟,爱情本该就是两厢情愿互不相欠的淡雅清洁。你,送了她一命,她,留了你一生。
  未曾解释的偏执,不过是太过悲凉,有着的美好,是会照耀着前路。结局,仍会是你走过的人生历程。
  为你,吹一小曲如何?
  她这样说着,却留给他一世的偏执。直至如今,脑海里的,仍是那手指飞舞在葫芦丝上的偏偏舞曲。颤巍巍,如桃花临水。佳人,自在水中央。她的舞,引他入迷。欢歌宴饮,他需要她的陪伴。她,也未曾对他有过怠慢。虽然家道没落,他却依旧是铮铮傲骨的孤寂。悲辛无限的二胡,是他连惆怅亦是凄清的欢乐,嘹亮入云也带他坠入奢靡旧梦。
  他始终在回忆,不休的回忆,偏执在前尘的木石前盟。他爱她,却不懂如何是爱。偏执到狂的结局,他说不上来,只有心间陡然的悲凉引他兀自悲鸣。
  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我不用再记得与你的如歌缠绵,不用再像春日里邂逅的一阵杏花雨露在消停后的怀恋依旧。繁华若是一场空梦多好?空而无痕,不必失意,只当醉上心头,红了一脸。也不必,再无语凝噎。
  若真要说出,不过是凉风刺骨宿命式的凄凉。
  不是每个人,恨倚危亭暮然回首,都可以见得灯火阑珊处的偏执挂念。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从此不与离人遇

下一篇: 《 爷爷在林场的故事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时她为他吹为他舞陪他笑,只是曲终人散时,她固执的关上了所有的窗不复相见,而他一世偏执的爱着她,爱的凉刺骨。或许,我们总以为一刹是一辈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终究还是会改变。那时的风就不再刺骨,而他也谢谢她曾经的陪伴。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文清

    来看老朋友,近来可好?祝安!

    2015-04-03

    回复

  • 沁芳闸

    未来我以为总是好的,会有更好的她在那里。愿你见到。

    2015-04-0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