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休闲小品

三月,刹那芳华

文友小聚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5-03-31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3月31日,阳光明媚。
  气温把纺织物剥离得肉身凹凸有致、玲珑剔透时,春天才算得是彻底临幸了大地。周末在葫芦娃粉嫩笑容的陪伴下欢快出行,会开得恰如其分的好,规定范围内不卑不亢,从容有余,住得也不错,房间内的轻音乐和着窗外的雨,柔媚了嘉州城傍晚的时光。
  雨越下越大,给天地之间所有的物事都挂上了珠帘,灯光之下别有风情。和老聂去吴居,聂是多年老友,贪玩文字、收藏、尤其古币,更喜帮扶,一路行侠仗义,颇具侠客风范,自称峨眉剑雄,得名他的武功秘籍——《峨眉剑雄》。他的书读过不少,也是读《荔枝湾》和他讨论后得以深交。用他的话说,批评或者表扬至少都是看了的,最容不得不看就开始批评的人,简直就是开黄腔。虽然著书颇多,善事干了一堆,在我这里算得可歌可泣,但心性还停留在纯善的阶段,许是理工思维所致。这些年遇过不少事,看过不少人,大浪淘沙下来,算得是一个可以放心交往的人,也就被我们集体接受,聚会总会有他。
  到过吴居一次,主人沏茶,有他,贝史根儿,阿索拉毅,茶香中谈的基本是文学现状和歌创作。待他们三个消失,能感受到剩下几个女人瞬间呼吸响亮。再不用正危襟坐,装模作样,谈论的话题很快丰富多彩包罗万象起来,像小静静穿的花裙子,个性而飞扬,也像亚娟的侧影,安静而柔媚。与吴居主人慧英正式交往是那次端午会,在亚娟的撮合下一见如故,至此拉开了每每乐山必然见面的序幕。她客居峨边多年,对故地有一份特别的情感,当然,我也不是一个讨厌的人,至少黑得庄重,笑得质朴。
  亚娟、雅苑还在报社排版,小静静在牌桌上,主人摆出普洱、红茶及各种花草茶,热情得让人疑为茶托。最喜她家茶室书画之下的两幅窗格,是祖居经历浩劫后仅存之物,其中最为精美部分没有被岁月的烟尘消磨,却在人世浮沉中被破坏得面目全非。见我喜欢,总会在沏茶品茗之余说起祖上的荣光,那窗格的颜色历经烟熏火燎,加上其中的情感点跌,格外珍贵。这段时间读《寻找家园》,忍不住提起其中一些段落,比较着也算得是好,算是安慰了。
  在夜色里经老城到海棠路一段漆黑小道接亚娟,送我们到楼下林荫处老聂告退,我们恣意起来,窗台的花儿开得招展,女人住的屋子到底是温情柔软许多。雅苑和小静静来时已过子夜,困倦上来,亚娟说终于见到了我最无助的一面,哈欠连天、泪光闪闪。玫瑰、菊花、桂花轮着泡,香气四溢也驱散不了瞌睡,从喝茶到情感再到衣物,几个女人大半夜中了邪一般,精神得如鬼魂附体,将各种花色布料摆了一堆,是有多年没见过收藏这么多布料的人了,就在眼前仿佛出土文物。记得小时候妈妈爱在箱子里放这些东西,衣服布料、被面和里子,还有毛毯等。那些珍藏依次嫁了二姐、三姐,到我时已经不兴针缝的被面,所有的嫁妆也只要了一床毛毯,算是了了我妈的一片心。小静静和女主人把各色布料披在肩上,系在腰上,仅是那样的比划,超过了《花样年华》里张的风情。嘻嘻哈哈的话语和咯咯的笑声恍若回到了二三十年前,躲开了家人的管束,属于小女孩的欢畅时光,偶尔还得考虑惊扰到邻居,时光里几个不惑之年的女人心思悠然,情绪温软。
  凌晨两点时,妖了半夜的女人们饥饿难耐,主人平常不在家做饭,属于缺油少盐的厨房,各自说做饭好吃,又没人愿意献出手艺。实在是困得站着都呈现附体状态,也是不能做饭了。还是雅苑在用人之时自告奋勇站在了一线,冲锋在柴米油盐的战场,为大家端上了热腾腾的面条。亚娟和慧英在大家补充了能量后铁心要玩通宵,幸好小静静的爱人怕黑不敢一个人睡,还有我的摇摆,提前结束了聚会。临别时依依不舍的除了彼此还有难得的时光,说起若干年后回忆起来一定会很美。不需若干年,每次相聚都会温暖很久,美好很久。如亚娟说总有一种亲人的感觉。
  在习惯的时间醒来听音乐,说好去看《灰姑娘》,却是没了精神。慧英电话走绿心,绿心走过很多次,算得是较民心的民生工程。沿小路过去越过油菜花地,在樱花渐浓的地方正式进入绿心。樱花仔细看得的确有日本女人着和服的优雅,不得不说优雅是一种美好的状态,如高贵一样是一时半会学不来的。花事盛开在浓荫之下,拐进栈道,不知名的水生植物加上残荷的枯枝,有一份难得的况味在其中。被慧英逼着拍照,还得按她要求来笑,好像很难哈哈大笑,在镜头前抿嘴轻笑也绝对是自拍才干的事,学了半天,各种笑都没有达到她要求的捧腹或者开怀,只好不了了之。照片之下也算见到了自己在物体上难能可贵的张牙裂嘴。
  连续两个多小时的行走不觉得累,颇为开心。慧英说要在那堆布料里为我制作一件粉红色的旗袍,再配上小高跟的鞋,盘起头发。还在说着已心花怒放起来,和路边的鸢尾花一般。在路途巧遇同学秀金,一晃,快二十年了,彼此的孩子也到了我们当初认识的年龄,不是皱纹就是赘肉,时光啊,时光啊!午饭时叹惜雅苑没来,我们把绿心走出了西湖的美,波光潋滟晴方好啊。雅苑不屑,还演绎《白蛇传》啊。又不是不可以。亚娟躺着也中枪,做了法海,和雅苑相视而笑,小静静知道后回:绝对胜任。群众的心声啊。
  心灵音乐会是意外的馈赠,疲倦得闭上眼旋律到入了耳。在青衣江和大渡河交汇处喝茶,顺道买了两盆花,遇亚娟老上级,70岁的人举手投足言语之间文气充盈,因病而疾,精神状态足可和滔滔江水比拟。傍晚归家又遇堵车,这些年掐指算来,不堵车的时候的确是太少,堵车也就成了常态。山区人民渴望通途的情绪一般人是感受不了的,来回一趟省城两天时间没了,去一趟市里半天时间木了,时间去哪儿了!堵在路上发牢骚了。泪眼问路路不语。
  和主播汗蒸时小玉玉前来围观,对现在的工作表示极端幸福,除了有制服几套,最为开心的不再有压力,不再有任务,表示羡慕,总算苦尽甘来。
  以上记录周末鸡毛蒜皮,聊表不寂寞,阳光明媚的三月已是最后一天,即将步入淫雨霏霏的阴郁四月,时光啊,为何要这样匆忙!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我眼中的“苍蝇”

下一篇: 《 春天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时光啊,为何要这样匆忙。韶华呀,莫负了这三月春光。虽是周未小聚会,可有了明媚的女人总是不一样的。可以论文品茶,会心处一笑。也可以把衣服布料堆满,在生活中灿烂。还可以在镜头前抿嘴轻笑,念想着有件粉红旗袍最好。这文字,是有淡淡轻香的,就如三月。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