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风筝

作者:落叶半床    授权级别:B    编辑推荐    2015-03-07   点击:


  柳盈躺在床上,两眼紧盯着挂在对面墙上的那只风筝——风筝没什么特别的,满大街都能找到的那种,只是这只风筝是他再见她时特地送给她的。风筝的颜色已经褪了,像是淋了雨,又像是洇了水,花花搭搭地,如同一段凑不完整的曲子,转折的时候忍不住吱呀地响,怎么样都无法声声入耳。
  那年春天,石梁对她说:“到我这边来吧……”
  她想了很久。毕竟他们已经有三年不见了。他还会是他吗?
  三年来,她一心只读圣贤书,他只偶尔出现在她梦里,还是当年的模样,带着邻家哥哥的笑。她时常纳闷,他明明是个人见人爱的才子,吹拉弹唱样样行,还写得一手好字,人缘又好,怎么会看上自己的?柳盈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注意到她。当众吹拉弹唱的时候,他不忘偷偷看她的神色,若她掉头走开,本来顺畅圆润的声音便忽然游移不定,越来越细弱了。想到他的尴尬样儿,柳盈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多数情况下,她不会自行走开,那声音,吸引得又不单是她一个人。
  她怕他认不出她来,因为他们已有三年不见了。但是,最后她还是去了。
  他一眼就认出了她。
  石梁带她游遍了全城的古今名胜。在他生活了三年的那个城市,所到之处洒满了他们的欢声和笑语,柳盈看着身边的他,感觉像在做梦,所有的情节仿佛看过的爱情电影一样,真真切切摆在了眼前,却又像浮云,一转眼悠悠千载。可是确确实实,她,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真也好,假也好,至少此时此景她觉得春光诱人地美。这就是石梁生活了三年的地方啊,她贪婪地吸吮着这里的空气,空气里游荡的是陌生而又熟悉的味道。石梁看着柳盈近乎痴迷的神态,也陷入了无限绮丽的遐想。他不曾对她讲,他足迹所到之处,最渴盼身旁有她。他也总不明白这个无所不在乎的女子,有什么力量,竟长年累月地如此让他牵肠挂肚、费尽思量?在这对久别重逢的人眼里,春光照耀下的南方古城格外温暖而明媚起来。
  柳盈临走那天,石梁对她说:“咱们放风筝吧。”她说“好”。
  看着在春风中越飞越高的风筝,柳盈快活极了。童年时候单纯的快乐就这么轻易地被一根线给找回来了。
  突然,石梁对她说:“知道吗?你就像我许多年前丢掉的风筝,好不容易找回来了,我会好好让你飞的。”
  柳盈没说什么,但她知道自己喜欢这个比喻——它很逗,逗引得她回到了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
  
  
  石梁是她邻居,也是她中学同学。在她心里,他待她没什么不同。他天生开朗乐观,总会找一些适当的时机逗她开怀。但她不曾在意。除此之外,他也没什么特别的举动,一切都很平常。除了她偶尔辨别不清的眼神,除了他突然走调而细弱了的弹唱声。
  三年的光阴飞逝而去,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他们进了不同的高中,见面的机会少了。虽然是邻居,他们两家却没有什么来往。柳盈隐约觉得有一道什么东西横在柳、石两家,但她不清楚是什么。大人的事儿,谁说的明白呢。
  高中三年,对柳盈来说真是不堪回首。家里出了很大的事故。不知什么原因,爸被人告了,有凭有据的,还有证人。全村人都戳着他们一家人的脊梁骨骂。柳盈在县城上学,逢年过节回家,总要等到天黑后才敢踏进村口,她忍受不了村人冷峻的白眼。
  柳盈常背地里流泪,想想父母在村人眼里咒骂里过活,想想被人指指点点的生活,她突然觉出了父母的苦痛和无奈。她下决心不再为了小事惹爸妈生气。自从那次跟爸妈闹到要离家出走之后,她再没使过性子。而且,从那次之后,她觉得自己以后活着,就是为了让爸妈高兴。
  其实那次的事,柳盈很埋怨爸妈。因为他们偷看了她的信。信是石梁来的。信中没说什么,只流露出对往昔相处日子的淡淡留恋。她也不曾在意。只是爸妈侵犯了她的隐私权,她感到委屈。爸妈还明白告诉她,别再跟那个小子来往。她不懂,她和石梁毕竟同学一场,连正常的交往也不让。跟爸妈吵了一场,柳盈赌气出走了。后来爸费劲周折终于找到了她。爸那天对她说了许多的事儿,都是往常她不知道,甚至是不想知道的。以至于到了后来,她一想到这茬,心情便莫名其妙坏了起来。有一种无形的东西,黑压压地,总会无端向她袭来,让她常常觉得自己丧失了快乐的本能。“那小子就没安好心!”爸的话不时跳出来,抽打她绷紧的神经。
  从此,她不再有他的消息。她也不能再有他的消息。她一个劲地拼命学习。她想,就算是为了爸妈。
  柳盈接到大学通知书的时候,爸很高兴,说女儿终于让他有个扬眉吐气的机会了。
  看着爸激动的神情,柳盈打心眼里替爸妈高兴。她以为,从此以后她不会再惹爸妈生气了。她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再也不会像先前一样动不动就伤心了。
  可是她终于还是忘了那年爸妈给她的警告,她跟石梁——柳盈叹了口气,说不清道不明的,唉。难不成这就是命?
  刚上大学那年的秋天,她收到一份珍藏了多年的祝福,是石梁,捎给她的,从遥远的一个城市。他居然退学了,去了她曾提及的远方,并且一直都在关注着她——柳盈觉出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带着从未察觉的美好。她回了问候给他,小心又小心。
  于是春天再来的时候,她去了他那里。这次,她找回失落已久的快乐,而且拥有了这只风筝。从此之后,他们的交往越来越密。信件满天飞,用掉的电话卡一摞又一摞。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每天都要听听彼此的声音,哪怕只是听听远方吹过的风声。她渐渐习惯被他牵飞的感觉。对了,他说过,她是他的风筝。风筝,就是对面墙上的这只,曾经,它是多么快乐地在风中飞舞,这会儿,却高高挂起,堆起满纸的风尘。柳盈盯得眼睛发了痛,脖子也酸涩了起来。那是多好的日子,简直就是一转眼啊。
  这样子,她飞了两年。真的就只是一转眼,好事就变了坏事了。爸妈知道了她和石梁的事儿。爸叫嚣着:“除非我死了!”那张因气急而变形的脸,是她从不曾见过的。曾经的曾经,她是令爸扬眉吐气的人!那时的爸和现在的爸,判若两人……妈在一旁,悲哀地瞅着她。
  虽然柳盈早已知晓,柳石两家久已不和,而且告她爸的正是石梁的父亲!但是她在问了无数次“怎么会”和“为什么”之后,还是义无反顾地和石梁越走越近了,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可以和他厮守了,她几乎就要相信他说的爱无所不胜,爱可以化解仇恨了。她这么想着,无力地转了一下头,“算了,实在不行,就算了。”石梁说过的话,又重重地砸向了她。如此无奈无助的样子,这在他是第一次,她知道,还是他最了解她:最终,她还是没有勇气为了自己再去伤爸妈的心。况且,妈曾语重心长的对她说过“他是个不错的孩子。可是你们不可能。你爸……”什么都别说了!她心里这么呐喊。她没有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可以说服爸妈,除了喜欢和爱。
  
  
  柳盈痴痴望着那风筝。她想,石梁的比喻终究是不错的,她一直觉得自己就是那风筝,总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牵着,然而牵着绳子的手,永远都不能是自己……
  2002年4月
  
  审核编辑:燕语千千     推荐:燕语千千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了却君王天下事

下一篇: 《 桃花愿

编者按:
红尘会员   燕语千千:
一篇感情纠葛十分复杂的作品,被作者用短小精悍的笔触徐徐道来,让读者这看到那个被父母控制下的时代,感情的艰难维持的状态,直至最终的相遇,过程虽然坎坷但充满情感追逐的诱惑和幸福的结尾。这也许是最好的处理和理想的结局了。问好作者。期待更佳!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落叶半床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