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风情诗点染】 载将离恨过江南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2014-02-18   点击:



郑文宝 《柳枝词》
  亭亭画舸系春潭, 直到行人酒半酣。
  不管烟波与风雨, 载将离恨过江南。


  这首所描述的情景,表达意趣,再典型不过。直到今天还是现实的图画。
这里,我不妨先讲讲一个故事。记得改革初年,一天,一个要好的朋友走到我身边,现出异样的潇洒,拍着我肩膀说:
  “兄弟要下海了!”
  “怎么?”我问。
  “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的头儿容不得我。”
  我说:
  “那咱们今晚在鸿宾楼聚一聚,为你饯行,叫上她。”她是他昔日的情人。
  “得早点,零点的车票。”他笑着。
  席间,大家心里都很感伤,毕竟多年的朋友,但却都强作欢笑。我举杯:
  “酒是不能不喝的,但不要多;此一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屁!阔在哪?兄弟我南方举目无亲。混得好给二位捎个信;混不好老婆孩儿就交给爹妈了。”他苦笑。
  我看她,眼圈已红了。我忙说:“是时候了,是时候了。”
  三人便站起来,举起了杯……
我把这段小故事,作为前的诠释,读者也许会理解下面我以洗练的文字对原的点染了。

  
 柳枝词

  垂柳披拂着堤岸,湖水拍打着渡船;华丽的画舸浸在雾中,愁绪笼罩着丰盛的酒宴。而那流水相通的远方便是洪波浩荡的长江了。
  ――“是时候了!”,“是时候了!”——行人和送行人同时举起了杯……些微的醉意,酸涩的微笑,离别的深情在脸上浮现。
  ――“人世沧桑,宦海浮沉,无常命运谁能解!?”无可奈何的朋友强颜作笑举起了杯。
  ――“骇浪惊涛恰是漫漫人生路,”
  ――“波诡云谲烟波浩渺无尽藏。”船外的涛声伴着友人的唱和。
  ――“可这船儿,已是弦上的箭。”
  ――“是时候了!”,“是时候了!”悲怆中透着豪迈,微醉的朋友举起了酒杯……

  这诗的迷人之处,诗的的魅力所在,就是那股劲,那股豪情。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而导引情绪走向这种境界的关键的诗句,警句,就是“直到行人酒半酣”。酒至半酣,恰到好处。无酒不行,血烧不起来,岂能表情。喝多了,更不行,烂醉如泥,何以言志?不喝酒,头脑清醒,几个朋友,分析来分析去,论斤拨两,计较得失,盘算前程。这叫什么?这不是惜别相送,这是方案讨论会。能有什么诗情?喝醉了,莽莽撞撞,或是悲观失望呜呜痛哭,这又算什么?怎能鼓劲!惟半酣,才能一扫送别的感伤,燃起豪情与离恨。“是时候了,起锚!”不是这样吗?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
〖注〗
 *郑文宝 宋初诗人,字仲贤。
  审核编辑:梁星钧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花开的声音

下一篇: 《 行走在冰河的自我救赎

编者按:
红尘会员   梁星钧: 以故事来解诗,通俗易懂,另有情趣。问好作者。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行吟者

    谢星钧主编的点评和赞许。春安。

    2014-02-1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