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带你上山顶

一场婚礼后的想象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5-01-05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作为一个职业的摄像师,大年这些年拍摄了无数场的婚礼,每一场婚礼大同小异又各有其味。如一棵树上的叶子,粗看差不多,仔细看区别太大了。奢华的,朴实的,简单的,复杂的,漂亮的,不漂亮的。在大年看来,不管是什么形式的婚礼,相同的地方就是收礼金和双方亲朋好友的祝福及心怀鬼胎的攀比计较与猜度。不同的地方实在太多,好在大年在婚礼上的存在如同贴在窗户上的喜字,可有可无又不能无。
  把婚礼拍摄下来制作成光盘,加入音乐等特效,婚后也就是放给自己和家人看一两次,如房屋装修过多的缀饰,留在日光里积累灰尘。幸福的婚姻是相似的,不幸福的婚姻各有各的不同。谁说的这句话,在大年看来这句话如“夹帧”,不仅毫无美感,还有自我开脱的嫌疑。幸福的婚姻各有各的经营之道,抛开两个人脾气,性格,阅历,胸怀,家世,爱好,仅仅是那几十年的风风雨雨,需要共同承担和面对的太多。双方亲朋好友,父母孩子,工作,生活,就业,购物吃饭,洗碗拖地,大到生老病死,小到拉屎放屁,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忽略的,爱情是两个人的爱情,婚姻是两个人背景的相交,所谓的幸福不过是大前提包了小事情。吵吵闹闹,甜甜蜜蜜呈现的只是外部细节,深入人心,幸福的婚姻是出现矛盾,解决矛盾,相互的牵挂和情感更深厚一层,不幸福的婚姻是出现矛盾,生出更多矛盾,矛矛盾盾无穷尽,错综复杂纠缠不清,最后是心灰意冷,疲倦始终,相互拼耗,都有错,都没有错,谁不是奔着好的路上去,一不小心走错了道,怎么就回不去了,面目全非。
  大年每次只要盯着摄像机里的新人,脑子就会走神,大年的脑袋会自动屏蔽掉周边吵杂的人群,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人有语言、感情、思想,却比动物可怜多了,动物嗅嗅气息,理理羽毛,舔舔尾巴就能你侬我侬,人的笑容,语言,动物,比动物丰富,却达不到同样的目的和效果。大年喜欢拍摄简单和传统的婚礼,那些婚礼可以让夜晚丰富起来,红色的盖头,遮掩了女子的容颜,也生出无限的想象……
  若隐若现的流苏里藏着灿若桃花的粉红和羞涩,盛满了女子的娇羞,也好奇了看客的心态,看不见总是比看见有意思。红色的绣花鞋里装着一双青春的脚,从母体出来,这双脚蹒跚在童年,欢快在青春的成长路上,脚步是最能透露心迹的,比眼睛更能泄露人的心迹。大年喜欢在镜头里观察新娘迈出的脚,新郎迎接的脚。每次遇到仿古婚礼,大年都会拉特写,看那些急迫,从容,迟疑,笃定的各种脚步,比脸上的表情真实,脸露在空气里久了,表情就不真实了。如盖头揭开的瞬间,定格了女人、女人堆爱情婚姻的所有想象。
  大年读过的故事里总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描述成不好的事,仿佛主人公们都经受了多大的委屈,好像多少人在自由的爱情里有多幸福似的。大年认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恰恰是人性中最慈善的大美,没有患得患失,只有期待,无限的期待,把十多年,二十多年的想象留在挑起盖头的那一秒,想着都血脉喷张,激动难抑,比金榜题名、他乡故知有意思多了。恋爱谈得越久,美感消失越快,不得不结婚了,必须结婚了,没有一丁点可以畅想地悬念,没意思,忒没意思,但凡水到渠成的事,果熟蒂落这样自然的事,大年都觉得极其无趣,无趣到死。随着拍摄的婚礼越多,大年越是觉得这样的忸怩作态,对不起爱情,对不起婚礼,还好的是能对得起大年的辛苦。
  竹马青梅,两小无猜,那些美好的词语赋予过去那些活生生的两小儿的天真无邪是再也找不到了,需要拜堂洞房后才揭开的盖头啊,早被自由恋爱脱得赤裸裸精打光,神秘,想象,憧憬,忐忑,渴望,期盼等等情绪已经在自由的恋爱时光里飞逝,陨落。现代的婚礼就是手动挡里白平衡的调节,清晰得没有一点暗影,远不如自动聚光,清晰是一种残忍。送入洞房,那个动如脱兔,静如处子,躲在嫁衣里的女人盈盈的脚步为何迈得这样细碎,低眉顺眼的跨进门槛,被一只手牵扶,女子眼底是怎样的柔媚,心里是怎样的波光流转,脚底下的忐忑不安,也只有在传统的想象里了。
  大年拍了无数次婚礼,在镜头里固定了无数新人,在心里却没记下任何场景,他们、她们都和大年无关。大年又总是不能置身事外,就如大年的名字为什么是大年而不是立春,秋分,处暑,或者正月,腊月,春节。新人交拜的时候,大年的心情像霜降以后的草,蒙了一层雾水,眼睛像醉了酒熬了夜似的会红上一圈。大年的确是见不得新娘父母的眼泪,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从此以后不再枕前撒欢,不再桌前撒野,不再童心青春,而是去别人的家里,从心肝宝贝变成别人家的女人,洗衣做饭,成家立业。女孩在唤过这一声爹妈后成为人家家里的女人,能不能被人心疼,也只能是担忧了,那个羞涩的男孩志在必得,摩拳擦掌,他会是体贴入微还是粗俗不堪,这些都是由不得父母做主了。大年每想到这些心里会针扎一样刺痛,下一场婚礼看到女方父母的眼泪,大年还这样痛,大年对自己也是不太了解了。不仅大年不了解自己,人都是不了解自己的,不到关键时刻,没有经历生死恐惧和各种诱惑,人是不能确切知道自己的承受力的。生命也只有被逼仄到无路可走的时候,生活也只有被抛掷到花天酒地的时候,欲望也只有膨胀到爆炸的时候,才能看到人骨子里的丑陋和高贵。
  大年没有举办过婚礼,大年不想把喜悦放在阳光和世人眼里暴晒,不想像渔夫撒网一样去捕捉那些平淡无奇,没有一点激情的眼神,如死鱼的眼睛,在婚礼现场,大年看过无数这样的眼睛。大年觉得没有了红盖头和绣花鞋,没有了嫁衣和花轿的婚礼就是冷了的凉白开,淡而无趣还有一股水腥味,大年喜欢的也只是喜欢,大年喜欢不来时光的穿越。大年不止一次在心里想过一首,也许是,可能是,反正大年觉得那样的想就是诗一样的美。
  我想摘一片朝阳再摘一片晚霞织成鲜红的盖头姑娘你来披上今晚做我的新娘
  我想采无数野花积满花蕊的蜜织成百花的嫁衣姑娘你来穿上今晚做我的新娘
  我想取一片云彩再取一片山岩织成云底的绣鞋姑娘你来穿上今晚做我的新娘
  我要用爱染红你苍白的唇用胸怀温暖你冰凉的手指姑娘把你颤抖的足尖放在我的腿上今晚你是我的新娘
  姑娘做我的新娘我用所有的时光把你好好疼爱呵护
  大年不止一百次吟诵,又一百零一次摇头,还是不能表达大年内心的情怀,情怀也是奇怪的情绪,可以感动自己,感染情绪,就是没办法言说,脑子过滤了千遍万遍,说出来的时候还是不能尽表自己的心意。
  大年想过了,大年的婚礼应该去山顶上,平坦的山顶苔鲜铺满,野花遍地,只要青山作证。大年的婚姻也应该是从山脚爬上山顶,从青丝到白发,一路不管荆棘载途还是鸟语花香,慢慢感受,细水长流,不管是野兽出没还是迷路,大年想,只要两个人在一起,路无所谓起点,生命无所谓尽头,未知和恐惧不足惜,都要风雨同舟,相互搀扶。大年知道,幸福从来都不是平顺的,幸福是低头,是迁就,是包容,幸福是妥协,幸福也是等待,历经磨难和考验的幸福才是大从容,才是真正的生活真谛,而不是婚礼上的山盟海誓,那些应景的话语没有经过过尘世变迁和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什么都算不得。大年摄像机镜头幻化出大年婚礼的场景,大年又回到了婚礼现场,新郎新娘还在被各种逗弄,以博取宴席的氛围和司仪需要。生活像戏,逼着我们扮演各种各样的人生,入戏了,出戏了。大年喜欢入戏,不喜欢把生活透彻得太真实的人,又不喜欢完全扮演者的身份,那是演员。入戏是最好的状态,戏是你,你是戏,不用刻意模仿,只需用心感受。大年觉得自己不应该是一个婚礼的摄像师,应该是电影的编剧,应该是人性分析师或者哲学老师,大年又觉得自己应该是必须是摄像师,只有在婚礼现场,大年的脑子里才能出现各种潜伏的美好和伤感。
  大年在镜头里发现了一双眼睛,安静,安静得定格在镜头里,望着大年,又和大年无关,那眼睛和现场的喧嚣格格不入,大年慢慢摇下镜头,拉,再拉,特写镜头下的那双脚在白色的鞋子里安静存放,安静得摄人心魄。大年的镜头固定在那里,大年脑海里铺满了苔鲜,开满了野花。
  
  审核编辑:衣零     推荐:衣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汤镇长之死

下一篇: 《 【小说擂台】托付

编者按:
短篇小说编辑   衣零: 一篇几乎没有情节,没有对话的小说,但却充满了对爱情,对婚姻,对生活的深刻思考。大年对婚姻的向往,也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小说的结尾,唯美精妙,似乎让我们已经亲眼目睹了大年在山顶上举行的婚礼。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 玉上彩虹

    落花老师的文笔总是那样美,饱含着您丰富的文学修养,连小说的文字都散发着美丽的芳香。

    2017-05-31

    回复

  • 欧阳梦儿

    大年终于寻觅见他心仪的姑娘,我只能说,“奔跑吧,兄弟”。哈哈。

    2015-01-14

    回复

  • 秋雨棉

    读过,仿佛真的看到彝家姑娘穿着精致的嫁衣、席间宾朋的欢声笑语、还有身在席间却又心在席外的摄像师(抑或一一)。

    2015-01-06

    回复

  • 东方玉洁

    婚礼是礼,中国的礼,大约可以理解为一套程序,喝喜酒客人希望早早结束,主角却总是姗姗来迟。
    婚礼只是一个形式,渲染得再美好,也代替不了现实的平淡。或许怕以后太平淡,才要来一场浪漫吧。

    2015-01-0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