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海日生残夜 江春入旧年

新年祝福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4-12-31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12月31日,这一天无论在日记里记录还是在日历上翻阅,内心会有一份沉甸甸的情绪,一年又过去了。孩子长大了一岁,是欣慰和希望,我又老了一岁,是不舍和怀念,逝者如斯,白驹过隙,所幸,今天阳光甚好,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这一年,原本也是平淡,和往年一般无奇,总结了就不值得重复啰嗦了。也许总结过早,生活总不喜欢给人安逸和简单,不惹是生非一下不能显得它的重要。就在12日写了总结的下午,买了一大包菜,心情无限好,哼着小曲,打量着街头的美女,只剩吹个口哨摇着扇子调戏了,回到家里,仍然是脱了外套,穿着拖鞋,系上围裙,磨拳霍霍在一尘不染的厨房里大展厨艺,为做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而奋斗在柴米油盐中。
  当一锅活色生香的火锅出炉的时候,同事也在来家的路上,正在为厨艺沾沾自喜的时候,老妈来电话说老汉儿不能自己走路,尿湿了几条裤子。放下电话,心情一下堵在那里,说不出来的难受,等同事来吃饭以后,赶紧收拾好厨房去了父母家里。
  敲门很久以后老爹裹着厚厚的衣服开了门,开门便说,走不动了,尿也憋不住了。去医院吧,他是怎样都不答应,只好随了他,这么多年来,他的固执已经让人无可奈何,但凡他认为的事情,一定是要头破血流,见了棺材也不后悔,一个至死都不会认账和反省的人,反正出了任何事情他就沉默在那里什么都不管,一切都和他无关。所以,他这一生,老妈和我们为他收拾烂摊子的事的确不少,好在老妈是一个极具传统韧性和聪慧的女人,能够用她的吃苦和泼辣直面一切,老妈就是一只不死的熊虫,一辈子围绕老爹这一个只知道干活挣钱,却没有外交能力的人忙碌。每次我回娘家吃饭,老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一定要打电话叫妈妈回来,有几次我都忍不住说,我就回来吃一顿饭,你让她回来干什么,我吃那么少,她到家我都吃了走了。老爸会极其不安屁颠屁颠的把各种好吃的堆我面前,仍然忐忑滴问,还是把你妈喊回来。接下来就是他在电话里喊:燕子回来吃饭了,你快回来,快点,快点。通常这时候,我已经吃好放下碗转身要回家睡觉了,至于老妈回来没回来,我真不知道。
  家里来了客人或者电话响了,他都不知所措,只知道大声喊:老婆婆,快点,快点。妈妈不在家,他会把无助的眼光投向我:快点,快点。除了这个,的确是没发现他还能说出其他什么。如果要在家里吃饭,他会恨不得把农贸市场搬回家。用老妈的话是死牛烂马一堆一堆的买,冰箱里打开都是血淋淋的动物肢体。每次看他面前摆着的那一盆盆肉,我都只有皱眉的份,年轻的时候他还爱把饼干一口袋一口袋放在被子里吃,真的是不亏待自己的嘴。亲戚朋友来走的时候,他也是一堆一堆的肉和鱼买来送人,仿佛别人家三年不见油荤。农贸市场卖鱼和卖牛肉的每次看见他去买菜,如见到财神,笑得嘴都合不拢,拖拽得他喜笑颜开,而他总会不辜负,抱着一堆没人待见的食材回家。
  除了这个就是买药了,他能把一个医院的药库搬回家,一箱子一箱子的放着,坚决不吃,挨着送山上的亲戚,不知道他是天天想别人好呢,还是天天诅咒别人生病,好让尘世感受他的重要性。至于他天天骂美国心黑,半夜挨着寻骂一次亲戚朋友中的懒人那是几十年如一日的爱好,坚决不得改正。
  夜里刚躺下,侄子打电话说更严重了,来不及穿戴好就跑了过去,妈妈、我和侄子却是怎样都把庞大的他挪不动,表弟来,我们四个人一起累得半死他也是坚决不起床不去医院,两个小时的斗争后我们垂头丧气,累得死来活去的各自回家。就在那天夜里,他是彻底不能自理了,第二天送去了医院,一路泪水涟涟,看他那样,想他也是辛苦勤劳了一辈子,那固执的思维也是拜多次运动和文化大革命所恩,除了沉重,实在也是无话可说。
  这二十天,从开始的举家出动,到亲戚朋友联动,到后来只剩下妈妈、我和姐姐,我们三个女人的组合连轴转在医院、厨房和医院之间,在这样的时候,我对生活、婚姻,爱情开始思索,人是品质是在关键的时候看出来的。感谢那些在父亲生病这些日子以来前来看望的亲戚朋友同事,问候支撑的各种关心支持,虽然忙碌担忧,内心仍然是坚信老父会好起来,经过辗转求医,基本能够站立,搀扶着能行走一会儿。就在今天早上,妈妈从医院打来电话,老爹又不愿意配合医生治疗,在医院闹腾坚决不肯吃药打针,这几十年,我晓得的都是无论他什么病都不会承认,只承认他幼年时奶奶给他找中医把脉诊断的病,他也只吃他在庸医那里买来的各种草药和药酒。结果几次生病都是在接近死亡的时候才把能把他送到医院。一旦好了,他又开始啰嗦现在的医生都是庸医。
  也是在他生病以后第一次没控制住情绪和他在电话里吵了起来,他质问我,你们几个要和医生合起来把我弄死吗?口口声声说了我不是高血压糖尿病……
  我给妈妈说,你把他扔医院里,让他自己去找庸医,然后扔了电话。我是痛心和又无以言说的愤怒,今天要出新闻,我必须去单位守着,只好给姐姐打电话,姐姐匆匆赶了过去,一天的情绪就这样黯然下来。如果他能知道我和姐姐,妈妈心里的沉重和痛该多好,这些天,妈妈70多岁的身体天天为他奔波,而我和姐姐还要为各自工作,家庭烦心,孩子初三,已经被我扔在家里很多天,每天我和姐姐都是各自在家一边做饭一边匆匆吃一点就赶去医院。
  坐在办公室里,忙碌着一切平常熟悉的忙碌,除了内心的沉重和偶尔跑出来晃悠的眼泪,更多时候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终于把稿子审核修改完,各种后续工作做好,审完最后一条新闻稿的时候捏了捏主播发着脾气的肩膀,安慰她别生气,我不是天天陪着你加班吗。2014年,宣传工作在没有一次错误的情况下圆满超额完成各项任务,完美收工。
  这一年来,面临着老记者流失,新记者不会,领导变动,腿伤加重等各种情况。这一年,仍然和以往一样,不知道下一分钟会去哪里,不知道哪个夜晚会突然起来出任务,还好的是,今年的夜晚没有暴雨泥石流和突发自然灾害,唯一张老更和苦竹岩崩塌都是发生在白天。这些年习惯了各种灾害场地,已经见惯不怪,处理起来也是得心应手,新记者去采访回来的稿子,只需要看看就晓得哪里错了,哪里需要补充,都不需要问,这个工作给了我无数的荣誉和成就感。
  新的一年,除了人员流失,还有任务加重,创优还没弄等情况,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有时候真的是觉得无以承受,抱怨,愤怒都没用。既无经济待遇(稿费),也无政治待遇(记者证),在灯下黑的光环里,总不能让它日渐衰落。昨晚,文友感叹作为一个文科生,常常扪心自问,为这个国家做了什么。我也常常反问每天匆匆的脚步,重复的新闻创造了什么,意义何在,不过是文字里的自娱自乐,是文艺节目还是?又情绪了,没有政治觉悟和高度。
  这一年,我的生活习惯越来越规律,一日三餐按时做饭,戒了酒,每天坚持锻炼,想想当初那个宁愿饿死都不做饭的人现在每天快乐在厨房里,那个死不认错到现在遇事敢于面对,首先低头的人,曾经电脑上的灰尘可以写字,现在每天把家收拾得一尘不染,曾经生气了可以一个月不说话,现在会主动反省道歉的自己。真的是岁月可以让人成长,我会努力变得越来越好,做一个好女人,尊重和孝顺,体贴和温顺,照顾好孩子和自己,让爱我的人我爱的人放心。
  新的一年,老父还在病房,工作还会繁重,孩子将上高中,工资还在降低,情感仍然低谷。不过,这些都不算得什么,仍然会照顾好老爸,仍然会努力工作,仍然会照顾好孩子,仍然会勤劳度日,仍然会专一忠诚,生命是越挫越勇,路是越走越顺,只要我还在路上,什么时候都会有希望。感谢携手的2014,2015,无论怎样,都会微笑面对,愿尘世美好,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推荐: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周年]领悟

下一篇: 《 回首2014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即将过去的一年里,平淡里透着不安逸,一口气倒出许多想说的话来,“数落”了很多老爹的不是,心里真心很为他的病焦心。该感谢人的感谢着,该忙碌的事还得忙碌,而自己也在生活的各种压力之下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心里怀着尘世的美好,微笑面对生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文清

    问好落花,新年快乐!

    2015-01-01

    回复

  • 花落无声

    很欣赏结束语:生命是越挫越勇,路是越走越顺。只要还在路上,什么时候都会有希望。新年伊始,祝愿落花及家人平安、吉祥!

    2015-01-01

    回复

  • 东方玉洁

    生活不易,这一总结,日子都沉重的透不过气。人到中年,面面俱至,真的想歇一歇。

    2014-12-31

    回复

  • 落叶半床

    旧年新年的,就这么交替着。一切还在路上。用你的话“微笑面对,愿尘世美好”这样祝福。

    2014-12-3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