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河村轶事 20 柳堤埙音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2014-02-13   点击:

  
  瞽者
  
  好啦一朵茉莉花,开哟——
  好啦一朵茉莉花,开哟——
  铛,铛
  ……
  一个盲人双手握着一个小葫芦在嘴上吹着,这急促而跳动的旋律就是从这乐器里发出来的,这乐器学名叫埙,是用泥土烧制的。上面穿了几个小洞,几个手指在不同的洞上开合便发出不同的音调。乡民们叫它“葫芦头”,“葫芦”言其形状,“头”说明它的小。盲人的左肘挎一段绳套,麻绳下端系一根竹竿,竹竿的另一头牵在一个童子的左手里。童子的右手握一柄圆木把手,把手嵌在一个长方形的木框上,但可以转动。木框下面的三个边各引一条细绳,三条绳匀称地将一面小铜锣吊在其间;把手中间垂直铆一根长柄小木锤,当把手转动的时候,这小木锤便正好敲击铜锣的脐。
  这乐器简易小巧,操作方便。即使用最挑剔的眼光来审视,也很难找出它的毛病。是啊,假如把这个问题提给你:请你设计一件乐器,可以让一个没有任何文化修养的孩子,承担引路和伴奏的双重任务,你该如何构想呢?
  就这样,
  
  好啦一朵茉莉花,开哟——
  
  在吹埙人每一次换气的时候,孩子便连续两次转动他的右手,小锣便发出"铛,铛"的悦耳的声音。

  “茉莉花”的歌儿在我国各地有多种曲调。盲人吹的既不像南方小调那样委婉柔媚,也不像北方歌曲那样开朗明丽。它开头用四个小节的急促跳荡的高音旋律重复两次,引你注意;接着便把腔拖下来,运用歌中顶针的句法技巧,在小段的音调上首尾相衔绵绵延续;尾声再挑上去,长长的拖腔,叠韵回环,久久不息。
  盛夏,河村宁静而倦慵,茉莉花的小曲在它的上空飘荡。
  一个孩子赤着脚,引一个算命瞎子走在乡村的泥土路上——这孩子就是生财。那份工作是栓柱二表婶——一个媒婆,给他介绍的。“混口饭吃呗,”二表婶放开烟袋,射出一注口水,晃着头说。其实生财只在晌午和瞎子一起吃一顿饭,早晚上还是在自家吃。当然,如果碰巧算命在中午,那家人干活有吃中饭的习惯,而且——这很重要——盲者的巧舌能取悦施主,那么午饭便有新的着落了。但腼腆的生财常常吃不饱,晚上回家时便要多吃……每逢外婆衔一根烟袋到东屋串门,看到这番景象便笑着说,虫儿吃得好香,又哪个财主交好运了……
  
  瞎子姓何,名所思,行三,茨坨人,生来就双目失明。他能走上算命糊口这条路,多亏庙上了因方丈和私塾牛先生的教化。就在他二十八岁那年,经人介绍便和东年余泡的一个无儿无女的寡妇同居了。寡妇三十岁,吕氏,一个勤快而老实的女人。她待瞎子极好,夏天,太阳栽西的时候,我在外公的瓜棚里经常看到她挎一个篮子,在桥头的岗子上一面挖野菜一面等候她的男人。直到生财领瞎子走到桥边,交到她手上,她便挽着他走回家去。看到这番情景,外公感叹说,瞎子修来的福!
  我五岁那年的春末,何三在东村住下不久,便时常到庙上来和金外公聊天。这时金外公便拿出他多年收集的旧黄历,结合干支记年给他讲时局大事和自然灾害。诸如日俄战打旅顺,孙中山创建民国,宣统逊位,直奉战、奉直战,老道口炸大帅,辽河发大水,康德立满洲,奉天闹瘟疫……瞎子听得入了神。他感激说:
  “大叔,我谢谢您老讲给我的这些大事,我虽然东一句西一句听一点东西,那都是零零碎碎和我的干支记年连不起来,我不能看书!”他停了一会,摆摆头,“在残废中最可怕的残废就是瞎子,看不见就什么也不知道……我天天吹茉莉花,什么是茉莉花?那天,生财给我闻一个东西,很香,他说是杏姨家的茉莉花。噢,茉莉花不是伤心的曲儿!可我就是用这伤心的小曲想一切事的。就说我的恩人,牛先生,一句句教我背命书的话,我才有了混饭的本领,可是,先生是什么样?活着是什么样?死了又是什么样?对我只是声,绵绵的声,响着响着又变成了伤心的曲儿……”
  瞎子终于什么也不说了,“他一定是想念起自己的恩师”——那天下晌,金外公一面和周先生下棋一面讲了这事,最后这样感叹说。
     
  命运
  
  夏天,就在开头说到的那个下午,母亲和吴姨请瞎子来算命。
  在河村还有谁比这两个苦命的女人更希望预卜自己和亲人的未来呢!母亲叫我跑出去,喊生财,把瞎子领进来。
  母亲开口叫三哥,这是从茨坨那边论过来的,大声介绍了自己。其实没必要,瞎子不聋,但是人们在和有类似残疾的人说话总是如此,声音大语调慢,一种体恤的关爱。他们聊了一会家常,问小镇的所闻。接着便说起爸爸,请他给算一命。妈说了父亲的生年月日和时辰之后,又讲了他的牢狱之灾。瞎子经过了一番掐算测出了父亲的八字和起运的岁数。这些在命书中都有固定的推法。之后,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以背书的语调,唱那生克冲害的歌子。却和母亲聊起天来:
  “二妹子(这称呼自然也是从茨坨那里论过来的),从老二的生月干支推算起来,这几年他的大运可不佳,灾星在北方。他和他的朋友相克也相生,否极泰来,解铃还是系铃人。明年就转运了,财运亨通……”
  随后他又让母亲报我的出生时间,给我掐算。
  妈妈高兴地说出了我的生辰,瞎子又将右手的拇指在其它四指的关节处掐了几圈。之后,笑开了。那双可怜的乾蹩眼又密密地眨起来。接着便预言起我的大富大贵来,而且正是我冲开了禁锢父亲财运的壳……
  此时妈妈已心花怒放了。但她极力抑制自己,说起有了孩子得花多少钱呀!当爸爸的怎能不去拼命。随后,又笑嘻嘻揶揄瞎子说,三哥,你也该算一算自己何时生得贵子。瞎子便密密地眨眼,羞怯地笑。
  话头一转,又说起吴姨打扮苓儿来,夸说苓儿的美丽,显然她想让吴姨也分享她受恭维得到的喜悦……
  吹捧孩子是算命瞎子和不瞎的常人惯用的手法。因为父母总是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而要证实预言的准确那就是遥远的事情了。
  接着是给吴姨算命,吴姨说出自己和另一个男人的生日时辰。瞎子默然推算了一会,沉着脸说出“两命相冲”。吴姨顿时现出哀戚的神色,问,怎样才得解呢?瞎子复又说,这冲也不全是坏事,但看一方是不是困着,如是困着这一冲反是大喜。破了绳索不就团圆了吗!这时吴姨的脸色豁然开朗,忙问,这一方是有家的,算不算困着?说完脸红起来。但瞎子看不见,他连连点头,口中还念念有词。但两个兴奋中的女人却不解那命书中的呓语……
  这其间我和生财一直玩那小铜锣。母亲叫三哥,给他钱,他说什么也不要。还说麻烦二叔(我爷)的地方多咧,但妈妈还是把钱悄悄塞到他的褡裢里,并对生财使了个眼色。
  瞎子是茨坨人,现住在河村东屯,两个女人的苦楚他岂能不知,算命要为人释怀,这其中难免夹杂着善意的宽慰。恩人高僧的教诲,他是铭记在心的……
  
  好啦一朵茉莉花,开哟——
  铛,铛。
  好啦一朵茉莉花,开哟——
  ……
  在河堤上,一个小孩,牵着一个算命先生,走在长长的柳林小道里。而他自己,就是一个苦命的瞎子。
  
  河村宁静而倦慵,偶尔从大树底下传来倒嚼老牛的困闷的叫声。茉莉花的小曲在它的上空飘荡。细心的听者定会发现,在那的回环不断的尾音中,隐藏着对这苦难人生的隽永的哀叹……
  审核编辑:曾是刀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妖语尘缘

下一篇: 《 【红尘有你】对不起,我爱你

编者按:
红尘会员   曾是刀客: 清淡疏远的笔法徐徐拉开一幅生活水墨,读来唇齿留香。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行吟者

    谢溱洛我的朋友,谢你的来访和留言,春节全家幸福。

    2014-02-14

    回复

  • 黄尘刀客

    我最喜欢这种风格,宁静安详,细密隽永却也是波澜壮阔。

    2014-02-14

    回复

    • 行吟者

       我总算把平台调过来了。谢曾刀和黃刀二位的评论,二刀我的知音,关于我所喜爱的曾刀和小波的诗我写在《风情诗点染》中现在由骏马朗读在酷听网播放。那是我的欣慰。

      2014-02-14

      回复

  • 溱洛

    佳作欣赏,问好行吟,祝福吉祥!

    2014-02-1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