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只知愁子孙,不觉生涯老

感怀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4-12-15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当你像孩子一样哭泣,像婴儿一样无助,揽过你的白发,贴在怀里的时候,我知道该是反哺的时节了。
  人到中年的际遇,也是该我承担这些责任了,心底总是会和自己对话,给你擦洗身体的时候,脑海里总会像海浪一样一浪一浪地把记忆清洗还原,从前天开始,自有记忆以来的画面越来越清晰,清晰得让我心痛又窒息的感觉,也让我越来越温暖,通过记忆的对比,我不得不对着窗外的河水暗笑,我的性格爱好,对人对物,工作态度,性情完全托你而成的翻版,遗传和血缘真的是这样奇怪。
  我想倾诉,可不愿意和人说及,你也是,这些年来,你的情绪都是在深夜表达出来,小时候,我总会被你半夜说话吵醒,等到三十多岁了,才发现深夜也是我思维最清晰的时刻。你是一个极其勤劳的人,衡量一个人好坏得失的标准也是以勤劳为起点,因此你半夜的唠叨就是从身边人的勤劳和懒惰开始,以至于我现在看人看事,也经常是从别人是否讲卫生,家是不是整洁为标准。我在娘胎还未成形,那场浩劫又把你带去了监狱,应该说红太阳对你和你的家庭都是欲说还休的辛酸。全国人民解放了,12岁的你却不得不承担起了父亲和养家糊口的责任,你的青年和中年,一直在各种运动中转来转去,经受各种躲避和摧残,关于你的人生,如果不是小平给你平反,用你的话说,将是老死监狱的。所以,要说什么轰轰烈烈,也是你很少说起的,但是说到兄弟,义气什么的,比如野夫写的身边的江湖那样男人气魄的话语,你对我不能了解的曾经高墙的兄弟还是念念不忘的。
  第一次见到你,是在我三岁的时候,第一次记得你,是我小学吧,你敲门,我开门,你头上戴着一个毛线编织的围脖,蓝色的中山服,确切说是劳动服,那时候你已经平反,跟随一个在新都桥劳改农场认识的人重新把工作关系弄去了青藏高原。你的解释是那边工资高,能养活一家人。我想来,是你对故乡的失望,在那场浩劫里,通常都是所谓的故乡让人无法侥幸和生存,而异乡却很容易接纳和包容这些所谓的政治堕落者,姑且这样称呼你们,如果不是改革开放,想想很后怕,今天我不敢这样写心情,也没机会写,狗崽子哪里能读书,还能为党的宣传工作鞠躬尽瘁。
  你对我们有一种超乎常人的溺爱,你和妈妈不同,妈妈是一个极其严厉的人,严厉得让人不敢亲近,你不一样,我可以爬你头上去玩,可以整天坐你肩膀上,虽然这样相处的日子很少,你对于我们这个家来说,更多时候都是一个影子,三年一次的探亲假,我能记得的就是你回家不是翻房子补墙,就是东家请西家请去打灶头,那时候你无论去谁家都会让我坐你肩上,最小的孩子得到了最多的爱。也许是我太像你,很小我都会随你一起搬石头砌灶,现在都还记得怎么做,你给我做过一个风筝,我在文字里有写过,在那些落寞的岁月里,我总觉得自己是你做的那只飞不起来的风筝。
  随着姊妹渐渐长大,奔赴各个学校,你的工资彻底是不够应付了,我随妈妈去了你那里,在所有的姊妹里面,我是和你生活得最久的人。你的家里唯一一个我可以吼的人,记得你唯一打过我一次,也是抱在怀里打的,随你去打渔,雅砻江的水真冷,晚上去杀牦牛,漫天冰雪。那时候,我经常突然晕吐,为了在县里要一间屋子照顾我,从来不溜须拍马的你,半夜拿着鱼带着我一家一家敲领导的门,牦牛肉一腿一腿的送给领导,我记得的是每次他们都在答应,可直到我离开,仍然没有要下来。有时候我真想去问问你的那些领导,他们的心是不是被狗吃了。你性格憨厚,唯一一次给领导吼起来也是因为我实在是吐得厉害,只要晕倒就会吐得天昏地黑,有一次你还在和你的领导讲我的事情,那个领导觉得你是骗人的,我很争气,一下就晕过去狂吐不止。不知道这些事情在你心里有没有留下影子,但是在我心里有。你对你的单位很有感情,我对你的单位和领导想起来却是恶心的,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绪。
  太多的情绪太多的记忆,我不太想写,也没有什么时间,工作的忙碌已经让我毫无心思去细细梳理自己的情绪,尤其这些日子,内心非常烦躁。同样的岗位,同样的收入,我的工作量是别人的几倍,内心是说不出来的抑郁,我知道不该这样比较,不该这样计较,可是,还是不舒坦,总会把这几年经历的事情做比较,现在除了一身的疼痛和心累,就是茫然无措。我很累,尤其近段时间很累,工作上的压力都堆积在心里,所有的事好像都是我个人的事,也许是我太自以为是,稍微放松一下或者放纵一下是不是会好一些。你也是一个忠于工作的人,我如你对工作非常忠诚,可是你一辈子下来……我这辈子还有一半,也许真的该认真思考生活和工作的平衡。
  如果你知道我现在这些情绪,该是担心了,你一直觉得我每天提着摄像机跟着领导屁股转来转去很有面子。可是你没想到一点,我和你性格是很相似的,我不喜欢抛头露面,只想安静真实的生活在内心,做一份安分守己的工作,一辈子都不被看见是最好的,对看得见的东西离得越远越好。唉,怎么说工作去了。
  又要去忙了,现在你在打CT,昨晚和同事聊了关于和你相似的病情,夜里几乎无法入睡,一直都在清醒和迷糊中挣扎,我非常坚定你会好起来,你是那样坚强和勤劳,这些我如你,这些年,几次手术后我都是立即投入工作,有一次一只手举着摄像机也完成了一次全程拍摄,想着这些突然觉得悲凉,有什么意思呢,除了一身的疼痛,我又开始幽怨了,你对人生没有太多抱怨。这些天守着你的时候,我总是在想你真幸福,有一群孩子围着你,虽然你庞大的身体每次翻动都让我一身大汗,可是,我愿意这样守着你。昨晚,同事说久病床前真的无孝子,我不想成为一个所谓的孝子或者不孝子,这些都是别人眼里的东西,我的生命因你而来,陪伴你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不需要去拷问内心。
  今天情绪很糟糕,这两天你总是哭,有记忆以来,没有看到你流过泪,对于感情,我是一个冷漠的人,无论心底有多么的疼痛撕裂,要流泪也是艰难的事,无论是在人群还是一个人,喜欢坐在角落里,别人的热闹和我没有太多关系,我的欢乐和寂寞都在自己内心,昨晚妈妈说,你别看书了,已经成书呆子了。可是除了看书,不知道不工作不做家务的时候能干什么,不喜欢和人交流,也不知道谈论什么,但内心一直不曾讨厌这个尘世,不拒绝所有的温暖和好,亦想是一个温暖的人,可以让身边的人温暖,一直也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这些都如你。
  这些年,你用勤劳换来的收入支撑着一个家,还帮扶了若干亲戚。我不如你的是你内心纯澈,爱恨直接,而我心思重,总会落入一些情绪里拔不出来,又若无其事一般,被一些无端的情绪拖着,催着,时常感觉心力憔悴。
  同事在身边讨论着各种事,那么热烈,这个世界痛苦和快乐都是自己的,和别人无关,多少人快乐的外表下都有自己的离愁别绪,多少光鲜的面孔后又有多少艰难与困境。个人的那点事在时间的洪荒里什么都算不得,这点情绪放大了什么都算不上,可我此刻就是压抑在心底的沉重不堪。写这些只是不愿意和人说起的发泄,亦不需要取得同情和安慰,安静也是最好的方式,无论怎样的关心到底是不太需要,只是想你快点好起来,做饭给我们吃,继续每天按时坐在电视机前收看我制作的没有任何意义的新闻。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精华: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放逐秋雨

下一篇: 《 昨日的乡村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这是一个早就挑起生活重担的父亲,勤劳,善良,却无故受冤,被时代的潮流所捉弄。这是一个宠爱孩子的父亲,正直憨厚却肯为孩子做本不愿意做的事。而与之相对的是一个人到中年蓦然发觉父亲老了的孩子,对父亲牵挂对工作忧心思绪繁多的时候,发现竟有很多地方不如父亲。然而,父亲竟然如此苍老了,并深受病痛的折磨,他突然显现的脆弱,让“我”内心的倍受煎熬,满纸充满了无法言说的心疼。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2

  • 裙生慢慢

    问候一一,祝愿

    2014-12-20

    回复

  • 花落无声

    这篇看得人心里酸酸地。人到中年,我们平日里只知道自己生活的忙碌而疲惫,却不知道父母双亲正在日渐老去,花白的头发被秋风吹乱的一刻,儿女的心忽然被一种无法言说的苍凉填满。只知愁子孙,不觉生涯老。

    2014-12-16

    回复

  • 欧阳梦儿

    在花子眼里,你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超人,什么事都办得完完美美,什么人都照顾得周周到到。为了你的崇拜者,加油!

    2014-12-16

    回复

    • 帘外落花

       必须的,这次出去住的花子家里,打扰了不少

      2014-12-20

      回复

  • 一碗凉茶

    印象里的“一一”一直是最坚强最有承担的女子,但也别给自己太多压力,祝愿伯父早日康复。

    2014-12-15

    回复

  • 文清

    都说“人到中年万事休”,实际不是啊,而是“人到中年万事忙”,太多的担子压在了身上。问好落花!

    2014-12-15

    回复

  • 落叶半床

    竟不知该说什么了。唯有祝愿吧。

    2014-12-1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