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周年】我的红尘

作者:下寨龙池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4-12-12   点击:

  (一)入红尘
  我告别网络文学已有四年之久,在这四年里,每天的业余时间是看视频,逛天涯,评热点,偶然会写一点文字,把它放到博客里。因为离开原创力量,上文学网不再是我每天的必备内容,所以我将笔记本让老婆拿着上班,因为那时候觉得上网实在一件无聊透顶的事情,徒徒的耗费着大好的时光。我象吸毒上瘾的人一样,每天过着空虚而又心慌的日子,总觉得人一旦没有了精神追求,就如行死走肉般。说得更高大上一点,就是人要有自己的兴趣爱好,解放自己。当这种需要没有满足时,你会感到很压抑。的确,失去精神家园的人是可怕的。
  直到一三年三月底四月初,家里淘汰了以前的台式机,尽管它还能用,但速度就像蜗牛,消磨着人的耐性,终于买了。一再权衡下,觉得代替它的,还是一个笔记本比较好,那样至少不占空间。就这样,我提着新笔记本开始上班了。
  打开了很久没有蹬过的qq,看见一个不明就里的群里闪烁着一个地址,顺手点开,是红尘客栈的【红尘有你】征文,顺便将这个网站看了一下,心里立即惊喜起来。
  我在那个群里发到:天哪,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网站,你们都在!
  接着,小刀就呲牙咧嘴的上来了,对着我傻笑。看见小刀招呼我,心灵的距离一下子近了许多,逮住他就聊了起来。
  算算时间,和小刀交往从零六年认识,零八年比较正式的交流,到现在都有七八年了的感觉,基本上他就是那个绿蚁红泥阴天后的朋友,因此格外的兴奋。
  小刀很有意思,我怀疑他就是想让我来红尘当编辑,但是我偏偏不说,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了,先给我说:“兄弟,我想你。”然后又是那个呲牙咧嘴的表情。
  说实话,到那个时候,我对他的性别还是不能确定,原来在原创的时候,为了确认这个事情,我亲自和他私聊,当面问他:“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告诉我,别在让我揪心。”
  那边沉默了许久,估计他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该不该告诉我事实,很长时间后,他给我回复:“你记住,我永远是你哥。”
  所以我一直当他是个男人,今天,他说出这样的话来,让我有点受不了,于是回复他:“都大男人,别这么煽情。”他又一个呲牙的表情,接着说出了他最含蓄最想表达的意思:“朱成碧,小晓,老狼,麦芒,老刀都在,你们如能聚到一起,我太高兴了!”
  行,人家话都说道这个份上,再挑明就没有意思了,我就说:“好吧,我是现在来呢还是等你缺人时随时召唤?”
  小刀这家伙很滑溜,他看见吊起了我的胃口,就回了一句:“主要看你的时间。”
  我无语,你见过这么高的谈话技巧吗,明明是他想要我来的,到头来,反而变成了好像是我死皮赖脸的要自己来一样。算了,看在多年的兄弟份上,不和你计较了。
  就这样,我来到了墨舞红尘——那个时候还叫红尘客栈
  (二)识红尘
  我说我对这里有感情,你可能觉得有些煽情,但是,感情这东西,与其说说不明白,不如说是你不愿意去说。所谓你和某东西有感情,是指你和它共同经历过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有了这个做基础,你们想没有感情都很难。
  其次,我们看世间林林总总的东西,其实是透过这个东西看它背后的人,比如烟雨,比如红尘,这些名字之所以有着自己的个性和特点让人能区别开来,主要是这些东西背后有一群属于各自的人。我们与东西打交道,说白了就是与这个东西背后的人打交道。
  我和他们是有感情的。
  比如小刀,当年在一起搞擂台,其间同甘共苦,不是亲身体会绝对感觉不到。后来又分开了老长一阵子,他还偶然逛逛我的博客,让我感动的痛哭流涕,现在又相聚了,就是经历了离合悲欢,不多说。
  比如小晓,我们当年在孔雀山庄搞擂台沙龙,大家在里面争过吵过,闹过跳过,但他们都叫她小晓姐,有人叫她臭小晓。我处于对她的尊重,一直都呼她的全名。和她在一起高兴的时候多,我们在论坛里玩成语接龙,玩故事借力,玩杀人游戏,都玩的不亦乐乎。她带给我最惊喜的是,有一天我们的沙龙结束,她突然宣布:“下期讨论的小说是下寨龙池的擂台作品《橙靛礼物》。各位最好准备,期待大家下次不见不散。”
  当时我还是一名很不会写小说的写手,看到这个消息,着实激动了一阵子,立即将这个决定告诉了已经睡着了的老婆,而自己激动了半宿。
  再比如一碗凉茶,我们之间,那是有过“恨”的,具体怎么样我就不说了。来到这里后,居然发现老刀小刀和凉茶都在管理层里面,当时奇怪了好一阵子,在我感觉里,他们似乎是水火不容的,怎么在这里将他们都集合到了一块。
  后来在凉茶的一篇散文里,我发现不是我认为的那么回事,我给她散文留了言,含蓄的说了自己想说的话,因为要在一起共事,所以表现出有点愧疚的样子。她给我回复:“那时候我们都是各位其主,对事不对人,在这里我们仍然是朋友不是吗?”这句话让我感觉到,凉茶其实是心胸很开阔的一个人,再后来,随着深入的了解,发现她居然是我老乡,这一发现可了不得,我本身在外面,思乡心切,见到老乡真的要流泪的样子,心里上一下子认同她了,想起以前的行为,真有点幼稚呢。
  再比如紫衣侯,曾经我怀疑过,他是不是就是当初的楚离,因为我见过楚离的照片,所以决定打探一番,来到了他的空间,才发现他们虽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还有点象呢,都是那种方方的胖脸。再后来发现,紫衣侯居然是一个企业家,经营着自己的公司,还在电视上露过脸。
  我和紫衣侯的交流就从这个时候开始的,看过那段视频后我给他说:“看你傻傻的样子,怎么也和文学两个字联系不起来。”说完就等着他回复。我说话不习惯用表情,所以,现在读来这句话冷冰冰的好像在骂他,但其实我是调侃他。
  好在他见多识广,不和我计较。当时回得什么我忘了,总之很随和的语气。
  和他聊的比较多的是网站长篇改版前,需要大量的长篇小说,我就说为支持网站长篇改版,我也写一篇吧。没想到,紫衣侯就认真了,不停的和我聊天。
  龙池,你写多少字了?我说2万。他说,蜗牛。
  过一段时间又问,龙池,多少字了?我说4万。他说,小蜗牛。
  有一次给我说,龙池,你赶8月底写够16万字,我专门请人给你改小说。
  天,这个待遇我可受不起,赶紧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总之,紫衣侯就是这样一个人,他随和,你看跟我的聊天记录。他眼光长远,你看网站的建设。他大气,你看网站的投入。他更让人觉得踏实,他的网站不会倒闭或者僵死,你看他访谈里的决心。
  当然,在小说组,我们那几位编辑,也是在长久的交往中,建立了感情。我慢慢的喜欢上了他们:比如没大没小,动不动就要调戏我的梦儿;每次一说完话马上就急忙说再见,你们忙,而我们还没有说上一句话,马上又蹦出来的芊芊姐姐;每次都在担心稿子没有审完,打开网页后却发现已经被人审了、多才多艺,长短通吃的喻姐姐;还有我那个写小说很了不起的衣零妹妹。能和你们在一起,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
  还有网站那些各有特色的小说作者们,我都觉得我们已经成了朋友,亲切而温暖。
  (三)醉红尘
  我老婆经常说我:“你整天上网是正事吗,不管家里和孩子了?”
  首先我说明一下,我整天基本只上一个网,就是墨舞红尘。其次,我也不是整天上网,至少在周末这两天,因为怕老婆生气,所以顾家的时候多。但老婆在家里没事的时候,从不嫌我上网。
  再次,我其实是每天都上网,特别是周一到周五。
  七点半上班,到办公室第一件事情是打开红尘和qq,处理网站的事情到8点左右。然后工作,其后有空再处理。通常除了开会,基本上一个下午都是我的自由时间。
  每天晚饭后,我出去扔掉垃圾,然后沿着那条马路走上几个来回。思考小说的进展,长篇《龙纹》的很多情节都是在这个时候构思的,第二天就能写很多字。我自己都感到很惊讶,从当初答应猴哥写长篇,到现在,居然能将一篇3000字的小说,扩成了现在的30多万字,都是晚上散步的功劳。
  也会在清晨头脑最清醒的时候,突然冒出许多灵感,人物关系的设定等等。
  我老婆虽然对我的长篇不大关心,但她现在对我上红尘基本上不闻不问,因为我说过,我不吸烟,不喝酒,这点还算有点高雅的兴趣,你就不要管了。这句话可能打动了老婆,她现在支持我。
  女儿却经常和我讨论《龙纹》,讨论红尘,讨论一碗凉茶,紫衣侯,她偶然会把自己写得很得意的歌发到这里,尽管她还是个小学生。
  如果说我醉了,那么酒气早已飘到了全家。

  我不喜欢写散文,因为散文实在太真实;但是我喜欢读散文,因为散文太真实,从中可以了解作者的许多事情。恰逢红尘一周年之际,贡献一篇散文,一个最真实的东西,以示庆贺。
  
  审核编辑:文清   精华:文清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红尘会员   文清: 入红尘,识红尘,醉红尘,就像三部曲一样,一步步走进,越来越感觉到墨舞红尘的魅力。因为散文的真实,才让作者写出了心的感受和感悟。感谢作者对散文版面的支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76

  • 韵无声

    龙池,我来也~

    2016-06-13

    回复

    • 下寨龙池

       韵姐姐,你现在才来,迟了许多时候呢。

      2016-06-14

      回复

    • 韵无声

       应该早就在红尘共事了的
      原创力量我也做过诗歌编辑呢,怎么不识得你

      2016-06-14

      回复

    • 下寨龙池

       天,你在原创待过?阿弥陀佛,罪过。我居然不知道有你。

      2016-06-14

      回复

  • 井中捞月

    醉红尘,真性情。好文字。

    2016-04-21

    回复

  • 瑶光

    散文和小说一样好。

    2015-02-05

    回复

  • 一碗凉茶

    周年热文的3000墨玉看来是稳稳的在这儿了,赞一个!

    2015-01-15

    回复

    • 下寨龙池

       呵呵,我就是冲着3000墨玉来的。都快给人散完了。

      2015-01-15

      回复

  • 落叶半床

    评论多的,我拉了好久,好久才找到。第一次看见龙池的头像,就说这是哪儿来的啊!看完这篇散文,知道的确是一个时代的。

    2014-12-22

    回复

  • 姬芷孤酌

    咱找个角落蹲蹲呗,主人家望不见~~~~~~~~

    2014-12-19

    回复

  • 衣零

    一篇散文,暴露出老大的真性情。原来你也是性情中人。呵呵。非常感谢老大文中提到我,我又感受到多了一份温暖。一起努力。

    2014-12-18

    回复

  • 衣零

    不止一次看这篇文章了,一直仓促,没有时间评论。今早重读,一样感动。我和老大有相似的经历,原创的改版让人黯然神伤,等了一年,竟然变成了别的经营模式。幸好我们遇见了墨舞,这里又是一个新的舞台。

    2014-12-18

    回复

  • 半染朱砂

    差点忘了,我的女帝呢!!!!!!!!!!!说好的霸气呢!!

    2014-12-17

    回复

  • 半染朱砂

    老乡,我现在才看见,你不会抽我吧!!我知道你人好不跟我计较啊。嘿嘿。我来红尘不长啊,感觉你写的很真实,不对,很平实,很简单的叙事,不过很煽情。
    虽然我来红尘不久,不过咱们老乡啊,情意深厚,有时间听你吼秦腔哈哈……我们这一代对秦腔这东西已经有些生疏了,不过爸妈那一代人对秦腔很热忱,一不小心暴露年龄了。没关系,我年轻,有的是青春~哈哈,老乡,希望你开心

    2014-12-17

    回复

  • 燕语千千

    很用心,很专心,很细心,祝福你。祝福墨舞生日快乐!

    2014-12-17

    回复

    • 下寨龙池

       姐姐来一篇吧!

      2014-12-17

      回复

    • 燕语千千

       我真的很想写,可最近心情和状态不是很理想,过几天看看吧,要是能回到以前的状态就写。谢谢你。

      2014-12-18

      回复

  • 燕语千千

    我也是看到黄尘刀客发到群里的链接来这里的。

    2014-12-17

    回复

    • 下寨龙池

       我们是同路人,也就是共同的引路人了,哈哈。

      2014-12-17

      回复

  • 燕语千千

    第一段总觉得开始到失去精神家园是可怕的很真实,很诚恳,很能引起共鸣、

    2014-12-17

    回复

  • 喻芷楚

    恭喜

    2014-12-17

    回复

  • 贝贝

    轻轻述说,道不尽的真情实感。问好!

    2014-12-16

    回复

    • 下寨龙池

       呆贝贝好。谢谢来踩,话说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2014-12-16

      回复

  • 古刹昏鸦

    欣赏真性情文字,问好下寨龙池朋友!

    2014-12-16

    回复

  • 金牛

    拜读一篇散文,感知一个真实。周祝墨舞生日!问龙老弟!

    2014-12-14

    回复

  • 木果

    一群为梦想执着的人,谈及梦想,往往会让人热泪盈眶,因为我们都为此疯狂过,但疯狂过无数次,仍不见起色,至少我是这样的,幸好,遇到了红尘,一个实现梦想的平台,加油,亲,在此也预祝红尘越办越成功!

    2014-12-14

    回复

  • 春秋子系

    春秋子系早已玩孙丧志,但看到老友的文字,还是禁不住留个脚印。

    2014-12-13

    回复

  • 春秋子系

    春秋子系早已玩孙丧志,但看到老友的文字,还是禁不住留个脚印。

    2014-12-13

    回复

  • 云锦如初

    很不错,鼓掌!

    2014-12-13

    回复

  • 你猜

    写的很有感触,另外,没发现错别字啊,哈。

    2014-12-13

    回复

  • 小晓追梦

    全是错别字,我真为你脸红。

    2014-12-13

    回复

    • 一碗凉茶

       姐姐你就别打击龙池了,这篇错字已经少多了,这是龙池写的第二篇贺文,第一篇都精了又被我给撤了,就是因为错别字太多。

      2014-12-13

      回复

    • 下寨龙池

       姐姐你敢校对时间长了,老会挑毛病了。我脸红。

      2014-12-13

      回复

    • 下寨龙池

       人家都改了五遍了,不要在那样说了啊。

      2014-12-13

      回复

  • 朱成碧

    看到小刀说我永远是你哥那句我笑翻了

    2014-12-12

    回复

    • 下寨龙池

       小刀神叨叨的,装的很象,欺我事无知,是吧,阿碧。

      2014-12-12

      回复

  • 粒儿

    祝福墨舞红尘越办越好!祝福龙池好文不断!祝福所有深深爱着文字的文友幸福永远!

    2014-12-12

    回复

  • 遇才女

    好有爱的,一群热爱文字的“疯子”们,真棒!

    2014-12-12

    回复

    • 下寨龙池

       才女来了,你也疯一回吧。对,何不潇洒疯一回?

      2014-12-12

      回复

    • 遇才女

       等我家后院的火,不那么大的时候,我再疯,现在我家后院是禁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了。

      2014-12-12

      回复

    • 下寨龙池

       好吧,等你的火灭了,我等着啊。

      2014-12-12

      回复

  • 欧阳梦儿

    文章看过,总结出两个闪光点。第一,有提到梦儿同学。第二,不抽酒不喝烟。明白一个道理:你没把我放心上,给了胃,有点消化不良。

    2014-12-12

    回复

    • 下寨龙池

       有的有的,不吸烟不喝酒,就少向你要奖金了,你该高兴才对。

      2014-12-12

      回复

  • 喻芷楚

    红尘花落舞,簌簌一庭芳。
          相悦清音曲,琴弹感热肠。

    2014-12-12

    回复

  • 高骏森

    情真意切,原来我们都是在原创里面吃过饭睡过觉唱过歌喝过茶吵过架,而且都是06年进去的,进去了出来后又都是一样的丢魂落寞,这么多相似,为什么我们现在才认识了?

    2014-12-12

    回复

    • 下寨龙池

       不知道,大概是道不同不足于谋吧。你写你的诗歌,我写我的小说,我们怎么就没有过交集呢?我也很可惜。

      2014-12-12

      回复

  • 一碗凉茶

    其实吧我都不好意思告诉你,“阴天”根本就不是我。其次当年你们都集体撤了大哥才找的我,咋就被你“恨”上了?哈哈。

    2014-12-12

    回复

    • 高骏森

       这个我知道,我还听见一句说什么原创800年不更新一次。这句话我记忆最深。

      2014-12-12

      回复

    • 下寨龙池

       什么,阴天不是你?太吃惊了吧,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2014-12-12

      回复

    • 一碗凉茶

       哈哈,我知道你们当年和阴天的矛盾,也知道一部分不认识我的编辑把我当成了阴天的马甲,我是个不爱解释的人,就给你造成了一个“美丽”的误会。现在也挺好呀,大家的爱好相同,晚几年也一样能认识。不是么?

      2014-12-12

      回复

    • 下寨龙池

       你好潇洒,不闻不问的,白白害了我这么多年。

      2014-12-12

      回复

    • 瘗花秀士

       凉茶是阴天?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好比说龙池就是水妖。

      2014-12-13

      回复

    • 下寨龙池

       被你们蒙了。我认错。

      2014-12-14

      回复

  • 文清

    借龙池的美文,祝墨舞生日快乐!更要感谢朋友对散文版面的支持,祝冬安!

    2014-12-1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