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千山之旅】1庙儿台清流洗尘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2014-02-08   点击:

* 千山之旅(中篇散文小说

  宋振邦

  一九五九年的夏天,我和我的同学王君去千山旅游,这期间发生一件事,令我终生难忘。
那时,我刚从艺术学院毕业。顺便说几句,我所以走上这条道路,多亏中学的一位老师,一位年老的数学教员,我们相处得很好。这位和蔼的老人夸奖我,说我有突出的形象联想和形象记忆的能力。有一次,他求我去车站接他分别多年的弟弟,我虽然没见过他的这位亲属,却顺利完成了任务。这件事更加深了他的印象。从此,老先生为了培养我全面发展,决心严格训练我的逻辑思惟。可是一年之后,他终于发现了他的不幸。那一天,教室里剩下了我们两个人。他把数学作业本还给我,一面从老花镜的上面望着我,悲哀地说:“我的孩子,你为人热情,善良又聪明,但天性散漫,不宜从事严谨的科学。”过了几个月,这位可亲的老人就退休了。我把他留给我的这句话,看成了我命运的箴言。
  一年之后,我惆怅地翻开数学作业本,看到由于我的草率和疏忽,老人纠正错误花了太多的劳动,心里无限怀念。但我还是抛弃了欧几里得和牛顿,永别了作一个发明家的幻想,毅然走进了以鲁迅命名的艺术学院。
  就这样到一九五九年的夏天,我二十二岁,读完了五年的课程。说来学院的生活也使我烦闷。在那十年大庆的前夕,我喜欢四处跑跑,接触新鲜事物,见见世面,逛逛风景,看看祖国日新月异的江河大地。
  八月,毕业创作一交卷,我就会同我的好友王君背起画板来到了千山……


    1 庙儿台清流洗尘

  当时,从鞍山通往千山的柏油路正在修。站前发出的郊区车不得不绕道奔庙儿台。车子在颠簸的土路上跑了一个小时,等我们到达终点时已经满身征尘了。
  车一停,乘客马上跳下来。马达关了,耳边响起流水的声音,啊,天气好极了。人们一面扑打着身上的尘土,一面欣赏眼前的景色。
  群山像一道绿色的锦帐横亘在不远的前方,从它的脚下到我们身边,铺展着片片黄绿斑驳的田畴,疏疏落落散布着一些草屋树木,公路像一条黄色的带子弯弯曲曲折入山脚。
  八月,盛暑,从闷热的车子里走出来,还有什么比眼前的清风、山色和淙淙的流泉更使人心旷神贻呢!
  人们在小河里洗涮一阵很快离去了,只有我和王君还留恋在水里。我们穿着一条短裤,互相往背上撩着水。我们把头和脚都浸在水中,让那带点矿味的凉水灌进口里、鼻里和耳里。让它冲涮着被风尘揉乱了的头发,被太阳烤热了的皮肤,捆缚得发痒了的脚掌。我们听着只有在水里才能听到的石子与石子撞击的奇异的音响,看着只有在水里才能看到的奇异的景色:阳光经过水的折射分解出层层虹彩,斑斓的石子在她的映照下,显得光怪陆离。水花涌来,石子滚动,铿锵微呜,而绿波更给她蒙上了一层梦一样的轻烟。
  我们俯身在水里,舒展开一切感官,承受大自然的抚爱……
  “这可怎么过哟?”——岸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我们抬起头来,但见两个青年女子担一筐梨站在那里。
  “噢——”年长一些的那人叹了一声。
  我又看了看水面:河里稀稀落落散布着几块石头。空手的人本来可以踩着它过去的,抬着东西可就难了。于是我们自告奋勇帮起忙来。一到对岸,她拿出两个梨,笑着递了过来。
  “你们的山梨我们吃过的。”王君也含笑摆了摆手。
  “这可不是普通的梨,是新实验的品种——‘千山香水’,是公社从千山园林所传来的,是南泉庵两位师傅多年栽培的。”
  “南泉庵?那不是尼姑庙吗?”我脱口而出。
  “是啊,那里有一个年轻的尼姑……\"
  “人家是带发修行的。”——另一个姑娘插话说,红了脸转过去。
  “是的,她可能干了,有三十来岁,和一个老尼她们开荒种菜,养蜂,栽果树,不但自给自足,还上交园林所。市里都表扬她们。”
  “尼姑成了先进?”
  “有这样新鲜事?”我们感叹说。她笑着还想讲下去。
  “走吧,嫂子。”那姑娘的脸越发红了,不等回答便抬起了筐。
等她们拐过道去,我们俩相视片刻,恍然大悟,难怪姑娘的窘态,我们穿得太简单了,几乎身上的一切都袒露给这个温暖的大自然。两人不由得大笑起来。
  从管理处订好了投宿地点——龙泉寺,顺便买了一张游览图和两根称手的木杖,一路上吃着梨,敲打着山石向山门走去。
  此时,下午的太阳已经偏过山梁,微风起处,道边的垂柳摆着枝条。
千山北沟是两山之间的一段峡谷,山路修在北山的南坡,很平,一段可以驶进汽车。谷底是一条喧响的小溪,两面高山林木葱郁,亮清色的天空减却了光辉,更蓝更柔和了。微风吹来野花和败叶的气味,满耳都是松声、水声和蝉声。
  我们赶上同车而来的中学女教师,她带着一个男孩和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男孩瘦骨伶丁,大脑壳,戴着一顶大沿草帽,穿着短裤,肩上扛着一只捕捉昆虫的扣网。教员带着眼镜,她向我们和善地点了点头。突然,孩子带着女儿的嗓音,用背书的声调问:
  “妈妈,树上叫着的是什么样的鸟?”
  “不,孩子,那不是鸟,而是蝉。”母亲的声音透着无限的爱意。
  “蝉怎么叫呢?”
  “哪——,可以说是胸翼的振动。”
  “啊——”
  母亲,老人和我们都笑了。孩子望了望我们,他那单薄的脸上,一双眼睛大而清明。孩子正像母亲——善良,文雅,羸弱。
  “你们住在哪儿?”教员问。
  “龙泉寺,你们呢?” 
  “也是龙泉寺呀。”
见!”孩子和母亲齐声说。
   “好,再见!”我们加快了脚步。
  “再见!”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致青春

下一篇: 《 睡在大风之上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喜欢旅行的人,往往是性格比较随性或有着浪漫情怀的人。作者的千山之旅开始了。无论是第一站庙儿台偶遇的两女子,还是同车的女教师,都带给我们无尽的好奇与欢乐。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行吟者

    感谢梦儿解读和深思,这无疑会引导读者朋友共同探求本文的主旨。

    2014-02-1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