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休闲小品

灭蚊记

作者:二无居士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4-11-10   点击:


  来滇南夔府——红河学院已逾三年,其间未曾有甚惊心动魄之事迹;亦未曾有何值得一抒之情怀。唯一使我于记忆中始终挥之不去的是蒙自夜间的蚊子,而最乐此不疲的就是与蚊为舞,与蚊争夺帐内之霸了。
  那是一个非常稀奇古怪的夜晚,在一阵莫名的喧嚣之后终于沉静了下来。行将过十二点,根据宿舍委员会明文规定,立即熄灯就寝,暂时抛却一日之烦劳和世俗尘嚣,准备享受“春宵一梦值千金”的轻松与惬意。可是,正当我放下白色蚊帐之时,一阵嗡嗡声响彻帐内,将我有限的休息空间闹得“鸡犬不宁”。这该死的蚊子,明着灯时不敢造次,专用“暗箭伤人”,真乃卑鄙小蚊也!为了阻止蚊子的侵犯,还帐内一片安宁,我本着毛主席“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真理,开始在漆黑的帐内与蚊斗法。此时,有些心急的我与蚊子在帐内对峙,大有将“革蚊进行到底”的势头。可我看不见善于埋伏的蚊子,只有根据它的嗡嗡声判断其大概所在,进而伺机出击。不过,我没有料到的是我在蚊子面前早已暴露无疑,蚊子可随时随处随意地攻击,只要我裸露的肌肤都成为它攻击的目标。就在敌优我劣的形势下,我采取了先下手为强,用伸手见不到五指的拳掌四处扫荡。于是,抱着一线生机的侥幸心理,希望能将蚊子灭于帐内,还我安静空间,以获美梦。
  谁曾知晓,帐内之蚊乃蒙自三大厉害物之一,岂是这般轻易就能擒得住?经过几十回合的较量,不但未能动蚊子一根汗毛,反而精疲力尽,直冒虚汗。而蚊子依旧岿然不动,时而还发出嗡嗡的“挑衅”之声,似乎是在等待良机,将我一网打尽而后快。
  果然,当我觉着五指发软,臂膀发酸,终止扫荡,正欲稍息片刻之时,蚊子开始转守为攻。根据惯例,蚊子先朝我耳朵处发起攻击,但并不击中。而是“声东击西”,干扰我的注意力,忽儿左,忽儿右,趁我不备猛咬一口,以填空腹,且不断地嗡叫,好象在怨道:饱汉哪知饿汉饥啦!
  忽觉疼痛中的我,为了维护自己的“主权”,保证自身安全,亦使出了浑身法术,誓与蚊子对抗到底,与帐内空间共存亡。因而,我采取第二套计划,先判断蚊子所在方位以及它准备攻击的目标和时间,待它还未站稳脚跟即将其擒获。当然,这套计划十有八九会落空,因为在黑暗中,我的视力已失去作用,判断能力稍差的我绝对比不上蚊子这样的小精灵。另外,蚊子的狡猾程度在接近人类时绝非其它小动物可比,它真正攻击时,往往都不会发出明显的嗡嗡之声。故与蚊子斗法,似乎毫无便宜可占,当然亦就很难分出胜负。于是,在这“凄凄惨惨戚戚”的夜晚,我便是苦不堪言了。
  战斗持续了一小时有余,蚊子没有获得多少战果,而我亦未能给蚊子以毁灭性打击,双方进入相持阶段。与蚊子相持,岂不是不打自跨,它可以彻夜不眠,我却不行,我不能打持久战。于是,我开始执行第三套计划:把灯打开,进行全面扫荡。顿时陋室通明,帐内世界一目了然,可怎么亦未找到蚊子的踪影。我有些犯难,难道它会飞(蚊子本来就会飞)?末了,我困极了,放弃了对蚊子的追歼,熄灯,封帐,倒头便睡。梦里,密密麻麻的蚊子包围了我,我成了它们的嘴中之物,其惨状实在不忍一睹。
  未知几时,“雄鸡一唱天下白”,习惯睡懒觉的我,丝毫没有察觉天已经大亮。睁开半醉半醒的双眼,顿觉身上多处瘙痒,一看还有肿痕。肯定是那该死的蚊子所为,查巡帐内,一只吃饱了撑着的蚊子正伏于帐壁,估计是吸血过多,一时半会儿很难飞动。满心怨愤的我无法抑制自己报仇心切的冲动,举起手欲将其一掌击毙,可正当使力时,又将手缩了回来。心想我的血既然已被蚊子偷“吸”,将其击毙不但不能把血补回,反而会污染到我那洁白的蚊帐,何必而为呢!况且,冤冤相报何时了。于是,思量片刻之后,我打开了蚊帐,催醒正在熟睡中的蚊子,让其安全出帐。
  过后,我开始思虑,我是刚买置的蚊帐,昨夜与蚊子战斗未果后已是认真查看并关牢了蚊帐的,它是从何而犯入的呢?正当思忖间,又一只蚊子飞抵帐内,这下我可没那么仁慈或是任蚊放肆了。光天化日之下,小小蚊子竟敢欺我堂堂“七尺男儿”,不杀你何以儆百!于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一掌,眨眼间蚊子已粉身碎骨。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的蚊子,千万莫要“小蚊得志”;亦切记勿以德报怨,为了一己小肚之饥而毁掉自己,毁掉这世间来之不易的安宁与和谐。
  审核编辑:柳芽儿     推荐:柳芽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原点的距离

下一篇: 《 冬天 的冬天

编者按:
红尘会员   柳芽儿: 文笔细腻,描绘自然,用生活中的一件小事儿,来寓意人生与社会的大问题,值得一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文清

    有趣的文章,拟人的比喻,很有看点。问好朋友!

    2014-11-10

    回复

    • 二无居士

       谢谢朋友来访,问好。请多批评,这是大学时的文章,很不成熟。

      2014-11-1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