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虎穴藏身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76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10-29   点击:


    
  巧计

  1943年农历腊月23小年这一天中午铁匠宋大爷一家儿子、女儿、孙子一起在石叔的铁匠铺过的。媳妇桂花在东家干活没回来。晚上,承武请新婚的丁盛和月娥到贫民窟的小家去做客,承武买了两瓶酒,几条炸鱼,桂花又从东家的厨房里带回了几盘菜。
  “嫂子,你们东家待你还好吗?”月娥问。
  “他是个好人,他有个年轻的媳妇,心眼才好呢。”桂花说。
  “你知道这女人是谁?”丁盛介绍说,“她叫凤,原来唱‘落子’的,是柳三的哥们儿,柳三被陷害当了劳工,凤为救他托嫂子的东家赵四找到抚顺的朋友,那朋友管矿上的劳工,让柳三装死人才逃出来。后来凤感激赵,他们相好了。”
  “唔,”承武心里想这个赵应该保护。
  “现在柳氏兄弟在这地面上混饭,也多少得到赵四的庇护。”
  “看来鬼子虽然占了东北,混事的同胞也有许多好人。”承武对大伙说。
  席间,承武请大家举杯,首先为表弟的新婚干杯;接着丁盛和月娥也笑嘻嘻为表哥的家庭团聚干杯;最后,承武又端起酒杯神秘地悄声说:
  “兄弟姐妹们,让我们为今天的抗日胜利而干杯!”大家不约而同地一饮而尽,他们都认为抗日胜利是值得的可期的,都没有介意这‘今日的胜利'指何而言。
  如果我们把镜头一摇,便可看见,在距离这个河口城市五十公里的北方国道上刚刚上演了一幕精彩的喜剧。
  一辆日本人的军用卡车满载着国兵的棉衣下午离开营口驶向西北山区的战地。就在美丽的夕阳快要落山的当口,一辆花枝招展的膠皮轱辘大车迎面而来,赶车的老把摇着鞭子唱着小曲。他见了军车不但不躲,反而把大车横了过来。这时从车上跳下三个迎亲的妇女,她们穿得大红大绿的袄裤,头上还别着纸花。下了车嘻笑着夸张地扭着屁股向路边的一个窝棚走去,显然她们是去解手。这时从汽车也不约而同的跳下三个日本兵,他们也嘻笑着提着枪哇啦哇啦追了过去。大约过了一刻钟,三个日本兵从茅棚里出来,他们上了车毫不客气的把钻在棉衣堆里取暖的四个伪军缴了械。大车老把晃晃悠悠摇着鞭子唱着小曲走了。汽车也开动起来。不过它不是奔向日本人的目的,而是按着游击队长周子杰的计划驶向前方。
  至于在茅草棚里穿着大红棉袄退下了半截绿裤,被反剪双手,口里塞满马粪的日本兵那是在第三天的下午才被十里外村中的警察发现的。这三个‘花姑娘’冻得半死,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一切正是承武和子杰密谋的。而无意中透露这个行程消息的正是桂花。当然他们也从另一渠道得到了核实。


  劳工

  一过小年丁盛两口子就回茨坨老家了。他要办的事是托表哥承文去找他陆师父写一封信给营口当铺亨通号。如此他就可以拿钱茂才签了字的当票把那些高利贷的票据和玉佛赎出来。
  过年这几天,承武夫妇带孩子在铁匠大爷的身边享尽了天伦之乐。
  一过年在营口的码头、西大庙和老街忽然出现了几处热闹的场景,当局弄来了一些吹鼓手有使洋号的,有用喇叭的,吹吹打打,并且贴出了海报说满铁在失业的苦力中召‘勤劳俸仕’说有生活待遇。游击队期盼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初六那天中午,承武带儿子小虎(起他舅的名子)溜冰回来一进铁匠铺的门,就见石叔在和保长吵。
  “我大儿子在外经商,二儿子当了国兵,”石铁匠喊,“就剩这两个徒弟,还要抓一个勤劳俸仕。我的铁匠铺还开不开?满洲国就不种地了。”
  “石大叔,我也是没办法。”保长说,“二抽一,这是上边立下的规矩。再说年前我看你的铺子不有三个青年在干活吗。”
  “你说的是我?”承武笑着,拍了拍保长。
  “这位兄弟?”保长低声。显然他被承武的气势震住了。
  “我叫石彪。”
  “您是大叔的……”
  “干儿子。”承武安祥地说。
  “大叔家的弟子真是如狼似虎。”保长面带干笑。
  “我还有一个哥哥在抗日军里当队长,保长想见一见?”承武笑着。
  “兄弟真会玩笑,玩笑。”保长有些尴尬。
  “保长,难为你一手托两家,乡里和日本人都不能得罪,汉奸不好当。”承武笑了。保长的面皮也松下来尴尬地笑。承武继续说;”勤劳俸仕的事,容我们爷几个商量商量,再给我当国兵营长的弟打个电话,明天给你回话。“
  “是,是,好说,好说。“保长退了,一面鞠躬。
  回到屋里,承武和父亲说明了游击队的安排决定利用这个机会打入劳工的内部。是我们的主动行为让老人安心,但不要与石叔说明真象。

  
  比武

  已经有两个劳工被日本武夫恒二摔到台下了。后一个还折断了肋骨。恒二在台上手叉着腰耀武扬威环顾下面的劳工用他半通不通的汉语挑战说:
  “唔——还有?哪一个?”
  劳工们面面相觑。翻译官重复说:
  “勤劳俸仕弟兄们,我们要组织你们编队北上,在这里,恒二少佐要选一个副手,一路上操心你们的吃喝供应,要比一般人辛苦些,当然待遇是优厚的。你们有谁能赢了他,就被选中了。”
  “哼――都是小小的胆子吗?”恒二骄横地嚷着。
  这时一个壮汉跳上台来,承武。
  “名字!”恒二眯起眼。
  “石彪。”
  “蒙古人?高丽人?还是满洲人?”
  “汉人。”
  “呶——”
  “你,进攻吗。”
  “你先来。”
  恒二按日本武士的套路劈来了,承武跳开。恒二连连出招,承武只是招架。恒二收住拳脚,问:
  “你为什么不进攻?”
  “我只想谋个副手,不想伤你。”承武笑了。
  “我不会,不会选个懦夫当助手,来!”说着猛冲过来,挥舞手掌劈头砍杀,显示他的功力。
  这番,承武并不躲闪,反而与恒二以力制力,拳脚碰撞起来。几个回合过后,恒二感到周身疼痛臂力不支。但他逞强好胜不愿在劳工面前丢脸,越发凶狠起来,逼得承武连退数步。正当恒二运足气力,想给承武致命一击时,被承武捉住手腕侧身一扭,便将他反背按下跪倒在地。这时台下一片叫好声音。承武见恒二已被制服,便松了手,和大家点头。没想到恒二吼叫着窜了起来,冲到桌前抓起军刀,砍杀过来。台下人惊呼:
  “小心!石彪。”
  承武猛然散过。台下人扔上来一个棍子,承武拾起它只几下便将恒二的军刀打掉,随着也丢掉木棍,抓起恒二,举过头顶。
  “扔下来!“
  “摔死他!“
  停了片刻,承武却放下了他。恒二羞愧地鞠躬。
  这时从后面走出一个穿便服留小胡子的人,翻译介绍是满铁官员,他伸出手来和承武把握:
  “你是好样的,我们满铁任你为这队人的队副。好生尽职。”
  “谢长官,”承武蔼然施礼,“如果你们在招贴里说的待遇属实,我还可以劝说码头上的兄弟前来应招。”
  “好的,我们是株式会社,工人有很好的待遇,职员还有工资。”
  经过这番格斗,承武在劳工中树立起权威,同时逐渐得到了满铁管理人的信任。
  更使承武兴奋的是,队伍路过奉天又有一伙人入伍,其中就有表弟丁盛和逃亡者钱茂才,他俩成了承武的左膀右臂。茂才见了承武诉苦说那天差点儿喂了狗,问是不是你的人放枪保护我,承武笑着点了点头。丁老二告诉他:
  “当票的事已经由承文哥办好了。林三骂我吃里扒外,送我当了勤劳俸仕。理由是二抽一,他告诉我说,你们哥俩出一个。我听说你在营口格斗中当了苦力头儿,正好投你。”老二说着嘻嘻笑。
  “那月娥呢?”承武问。
  “她又回营口修道院了。她说那儿安静,又有工资。”丁二又凑到哥的耳边悄声说:“月娥怀上了。娘高兴呢。”
  原来何塞用这些修女做女红专绣花边,销往欧洲。月娥是其中的班头。
  “你怎么来的?“承武问茂才。
  “巧了,这一批劳工都给满铁伐木。在你这儿能保住小命,说不定还会引我上正路。”茂才乐天安命地说,“不过林三不敢说真情,日本人不知道玉佛在哪。”
  承武到江北的伐木场之后很快和山镇杂货铺的王掌柜王得富取得了联系。他是抗联的交通员。不久又找个机会到哈尔滨和李大贵接上了头。这两人是高德义(彼得)托约翰告诉承武的。就在华清池承武给约翰搓澡的时候。但大胡子却不知他们的身份。
  
  归途

  过了年铁匠帮完忙,带着孙儿、儿媳和女儿快快乐乐回到家,发现徒弟得福留下一封信走了,让弟小三来看门。铁匠老泪纵横,二十年的师徒感情,像儿子一样。他泪眼模糊只见“徒儿给你磕头了……”英子念完信也流下了泪:
  “也好,出去闯一闯吧。”
  没几天,小桃花那瞎妈也找到庙里方丈,哭诉,说他侄儿承孝跟钱得福上了河西找游击队,结果让搜山的日本兵抓去关在牢里。让庙上出面救救。小桃花去营口进戏班子后,只有表哥承孝照顾妈。
  方丈了因,掐着念珠,安慰她说,你先回去吧,这两天找个小弥沙提点粮去帮你,我们再想法救孩子。原来承孝和得福都是因为失恋心情忧伤,两人一商量,与其过这样悲惨生活不如去参加游击队。于是过了年,在一个夜里,带点干粮跑冰去了河西。他们不知道游击队已经转移了,还在山上转,结果叫伪军逮住了。搜身,什么武器也没有,问他们干啥的,本来只要撒个谎就蒙混过去了,可是得福是个闷人有犟脾气,一口咬定要找游击队。承孝还骂骂咧咧,都是中国人来这套。于是两人被交给了日本人。
  原来萧向荣给了因捎来信,保护,想法营救他的三个被俘战友。这次了因想到了那幅《归樵图》。早先小原曾托圆通给了因递话,他想看石涛的画。还对了因说了,他可以保释三个游击队,只他们以后不再反满抗日。
  了因让圆通把《归樵图》奉给了小原,小原当即放了三个战士和得福、承孝,了因便给三个战士削了发,让他们游方而去。
  小原拿到《归樵图》欣喜万分,以他的水平如何能辨得真伪。这时他想起早年,把弟萧向荣曾说过要给他一幅画,现在,他却拒绝他的招安,率领抗日武装,成了他的死对头。想到这又令他念起安东,他们两个无法理解天皇的宏图。正像中国人说的两国交兵各为其主,但我还是想活捉三弟,亲自向他讲述安东和我的不幸……
  再说得福和承孝两人没有回家,一口气跑到了江北,投奔承武当了伐木工。坨村的老辈便说;这男女私情真不是个好东西,一失恋就想去拿枪,看胡四、侯五,现在又有得福和承孝,多老实的两个孩子。年轻人便嘲笑说:老实有个屁用,老孙头一辈子没摸过女人的手,谁当他是圣人
  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是父亲鼓动去的,还给他们拿了盘缠(路费)。父亲知道得福爱上师妹英子,长江大爷也喜欢这个徒弟。他人忠诚老实,孝顺老人,一身好手艺,在这乱世之秋,能兴家立业,养护妻儿老小。可是英子嫌他人窝囊,她爱上了肖六那个富家的浪荡子。不错,他有才,还有爱国心和正义感。娘卖了三垧地疏通给他买了个收税的差事,结果,游击队施了个苦肉计,给他一闷棍……让得福走吧,把英子解脱出来,免得大爷为她们的事难心。同时,爸爸也劝承孝,说桃花对他不合适。趁着没成家,无牵挂,出去闯一闯,报効国家,也为自己争个地位。看宋家的人,父一辈子一辈,过的是啥日子。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山月不知心底事

下一篇: 《 奇族之爱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藏到日本人队伍里去了。这几节,比武最精彩。当然,他们扮成花姑娘袭击日本的桥段看着也过瘾。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下寨龙池

    老哥这种坚持令人感动。

    2014-10-30

    回复

    • 行吟者

       你是说,既使没人看我还在写?是啊,在红尘你还能要求什么呢!不过,我的连续剧至少有你们几位敬业的编辑在认真的审读,我估计长篇小说会更冷清,不过我的小说在191读者就很多,那里是市场,这里……是高雅的作者的沙龙。话说回来,没有不散的宴席,我的古堡也要收场了。

      2014-10-3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