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山月不知心底事

遗忘

作者:云锦如初    授权级别:A       2014-10-28   点击:

  一、千山暮雪
  多年以后,当酸奶再次遇见土豆,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这是一个带着淡淡寂寞,却又冰冷的城市,十二月的圣诞,天空如同以往的每一年那样,飘着温柔缠绵的微雪。
  褪去了青涩少年模样的男人,拍着身边美丽妖娆女人的肩膀,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了曾经的明媚清朗,只剩下淡淡的沉默。
  十二月的蓝色妖姬,在玫瑰花一样的女人手里,美丽的比以往每一年都要快乐。
  “你看,我就是喜欢这样的花。”女人偎在男人的身边,提出要求的时候,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喜欢就是它吧。”男人微微呆滞了片刻,掏出身上的钱包,就要递钱给卖花的小姑娘。
  “但是,土豆,你知不知道蓝色妖姬的花语啊?”女人按住他的手,笑得温柔,“我很好奇它的花语是什么?”
  “我不可能知道,只是好看罢了。”男人淡淡的笑了,挣脱女人的手,将钱递给卖花的姑娘,转身离开。
  这样的花对于他来说,花语是什么早该没了意义,就好像,有些事情从来都不需要追根究底。
  “是么?”女人眯了眯眼睛,抱着花追了上去。
  街角里面,不知道哪个角落里面忽然之间有人说:“喂喂喂,有没有人看过那个足够古老的电视剧啊,听说是我女儿上中学的时候,一个虐心作家的文章,最后,莫绍谦没有和童雪在一起……”
  最后莫绍谦,没有和童雪在一起……
  二、那些年
  酸奶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有过一个风靡全校的电影,叫做《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那时候,她和玫瑰学的是文科,而土豆学的是理科,三个人早就不在一个教室,但那时候,土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每次在放学之后,在教室门口等她,他们是名符其实的青梅竹马,所以每到放学的时候,她总是不会担心自己会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放学。
  因为她总知道,不论在哪里,遇见什么样的人什么样子的事,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只要她肯回头看一眼,他就在她的身后,带着淡淡的笑容,温暖如春的样子,等着接手她的烂摊子。
  她总觉得,这应该也算是永远,之于她的永远。
  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她会开始介意为什么玫瑰每次会在土豆来到的时候那样开心,为什么玫瑰每次要走在土豆的右边,一副欢脱快乐的模样,她讨厌这样的玫瑰,尽管她是她的初中同学,是仅次于土豆,陪伴她最久的人。
  但是,她还是告诉自己,说,不要去喜欢这样花痴的玫瑰,她简直丢足了她的脸面。
  也就在那个时候,九把刀的电影,那样子凌乱的闯进她的生命,让她疼,让她掉出世界上最廉价的眼泪。
  她是很喜欢九把刀的作品的,她想象不出,像九把刀这样的大叔,将武侠写到了极致,怎么还有过这样子的过往,那个口口声声说着“暧昧”的时候就是爱情最美时候的沈佳宜将柯景腾永远的留在了他们十六岁的时候,没有回头,谈笑风生。
  被你喜欢过,很难觉得别人,有那么喜欢我。
  这是她给他的答案,也是她给他的交代,她是他所有的青春,是他可以喜欢很多年的爱人,当我们没有办法给予幸福的时候,就算心里再怎么样子的嫉妒,我们都还是要在最深爱的人得到幸福的时候,洒脱的说一声:永远幸福,快乐。
  酸奶哭倒在土豆的肩头,她觉得感情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了。那时候男生总会温柔的拍拍她的肩膀,笑的宁和,淡淡的话语,带着浅浅的宽慰。
  所以,她一直觉得,她的身边只要土豆在,就会一直这样子,幸福快乐下去。
  三、致青春
  高三那一年,赵薇终于也学习导演成功,给酸奶原本紧张的生活带来了丝丝的变化。
  那是2013年的4月26日,大大的电影屏幕上面看得见一行行字眼:4.26全民致青春。
  那是改编自一个出版不短时间的小说,她还记得书的全名叫做《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作者是和桐华一样知名的辛夷坞。
  那时候学校里面的月季花开得很好,她在看完电影的时候,拉着土豆的手坐在花池的边上,无视了炎烈的日光,轻轻地对男生说了一句话:“我喜欢的是蓝色妖姬,如果你给我种出一朵关于蓝色的玫瑰花的话,我们就在一起。”
  她说完话就离开,没有注意到男生那原本云淡风轻的眼睛里面,闪现出淡淡的光华,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深如海水。
  她一直记得陈孝正在最初的最初和最后的最后,问过郑微的那句话:“我还能重新爱你吗?"
  坐在曾经浓情蜜意的水族馆,曾几何时,风风火火的玉面小飞龙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张扬跋扈,岁月带给她淡淡的感伤与数不清楚的伤痕,她先是浅浅的笑了,然后告诉他:
  “青春,就是用来怀念的。”
  是的,青春,就是用来怀念的。
  四、前任攻略
  酸奶没有等到土豆的蓝色妖姬,却等来了田羽生的《前任攻略》。
  她去往了另一座城市,一座没有土豆的城市。
  遇见另一些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情,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转身看一看身后,发现,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在她身后一直看着她,替她收拾烂摊子。
  她发现,总有一些东西会时过境迁,包括感情,包括,爱人。
  她的母亲在高三的那一年失事在了家乡,她放弃了学业,在母亲的灵堂前面吊唁,事情发生的是那样子仓促,在来不及告诉他的时候离开,却在回来的前一天,看着他把早就已经盛开的格外美好的蓝色玫瑰花,送给了她最好的朋友,然后抱住了好朋友。
  她现在还记得她的名字,她曾经那样张扬耀眼的对他说:我叫做玫瑰,是酸奶最好的朋友。
  她就像她的名字一样耀眼,什么样的姑娘在她的面前都会黯然失色,更何况是相貌平平的酸奶。
  曾经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女孩子,玫瑰不去和她们做朋友,自己毫无优点,为什么却要和自己这样的人做朋友,现在一切似乎都那样子明目张胆的雕刻出了外表精美的真实。
  时间是最会让一切原形毕露的东西。
  我们逃不过命运,更何况这些浅薄的感情怎么会在美丽与梦幻之间挣脱出来。
  电影里,罗茜在订婚的那一天,拿着红酒杯,站在深深地草地上面,面容倔强,强忍着眼泪,问出那句话的时候,酸奶,不再像曾经的每一年那样子哀哀地哭泣,因为再也没有一个肩膀可以借给她,也没有一个浅浅的声音来宽慰她,她只剩下自己了。
  “这14年里我爱了你14年,你不可能不知道,我恨我自己,我恨我为什么和你是同学,为什么这么早认识你,我恨我为什么这么了解你,而且不能自拔,我倔强,可是我胆小,我高傲,可是我害怕我的自尊,我害怕万一你不喜欢我,我们是不是连朋友都做不了我这一怕就是14年……”
  身穿婚纱的女人,醉的摇摇晃晃,眼泪却迟迟没能落下,话筒里高高地声音,就好像是曾经十四年的悲哀与眼泪。
  有人说,你结婚的那个人,一定不是你最爱的。
  可能我结婚的那个人也不会是我最爱的吧,酸奶淡淡的想,然后微笑着睡着了。
  五、永安
  酸奶离开了这座城市,跑到了里土豆最遥远的城市,那里四季分明,胡杨成群,沙漠里面,滞留着温柔的湖泊。
  芦苇在这里自由的生长,天气却不比江南,很少下雨,但是下过雨的远方,就会看到白白的雪峰,皑皑的白雪似乎就出现在面前。
  这里充满了异域风情,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面,会有一种类似于洒脱的气息,不再会有曾经的苦苦压抑,酸奶觉得,有些东西,不管是爱情也好,或者是不爱也好,只要没说出口,都不算是失恋。而自己现在的失魂落魄简直是叫人贻笑大方了。
  她在西域呆了很久很久,在心静如初,岁月还算静好的时候,决定回去。
  回去的时候,是南方最温暖的春天,她站在春光明媚的母校里面,四月的月季开放的格外美丽,粉粉白白的。
  她坐在曾经落过无数次眼泪的花池边坐了下来,感受着温柔的日光,淡淡的笑了。
  这一年的冬天,她见到了土豆,他一直都和玫瑰在一起,他给她买了足够漂亮的蓝色妖姬,他们走熙熙攘攘的街道里面失去了影迹,酸奶站在卖花的小姑娘边上,轻声的问了一句话,她说:“你知道,蓝色妖姬的花语吗?”
  “宿命的相守。”原本已经走远的妖娆女子竟然回到了卖花小姑娘的边上,看着她,静静地回答。
  酸奶诧异的抬起头,见到了还是和曾经多年以前一模一样张扬的容颜。
  那是玫瑰的样子,美丽的似乎胜过所有春天盛开的花朵。
  “你终于回来了。”见到真的是她,玫瑰将手里面三支蓝色妖姬塞进她的怀里,牵着她的手,慢慢离开。
  一边走她一边说:“我等你很久了。”酸奶挑了挑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玫瑰告诉她,她喜欢了土豆许多年,也许从第一眼起,那年,当沉默温柔的男孩子站在门口接过平凡少女手里的书包那一刻开始,也许,她就是喜欢他的,喜欢他专注注视着少女温柔的眼睛,喜欢他温柔的笑,还有从来一副保护者的模样。
  她是单亲,她希望得到更多的爱,她想要找到一个可以付出全部心血喜欢她的人,她觉得那个人可以是土豆,于是学会了和年级里面最平凡的酸奶做朋友,她想要得到,酸奶根本就配不上的土豆。
  可是爱情里面,从来就没有,想得到就可以得到这一条理由。
  于是她在酸奶回家乡之后向土豆告了白,土豆很坚决的拒绝了她,她感到无比的伤自尊,偷偷地拿走男孩子好不容易种出来的蓝色玫瑰花,她觉得这样美好的花是应该属于自己这样美丽的女孩子的,酸奶着实配不上这花朵。
  花显然对男生格外重要,他几乎费尽了心思要从她的手心里拿到花,送给自己最心爱的人,那时候,她在悲哀的同时心里深深的妒忌酸奶,明明那样子的不起眼,凭什么就可以得到土豆的感情,也就在她胡思乱想,东张西望的时候,她看到了从校门口走进来,面容憔悴的酸奶,一个诡异的计划在她的心中蔓延。
  于是,她对男生说:“花,给你可以,我只需要你抱我一下。”
  男生呆滞了许久,爱情让他精明的头脑盲目了,他轻轻地给了她一个拥抱,然后酸奶永远的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面,就好像那一朵从来就没能送出去的蓝色妖姬,枯死在一个冰冷的冬季。
  有些东西,错过了可能是一生,。也可能是好多年。
  六、尘埃落定
  “回到土豆的身边吧。”玫瑰是这样对她说的:“我用了这样多年,还是没有走进他的心里,他一直喜欢的人,只是你。”
  “不。”她淡淡的笑了,告诉她:“我已经有爱人了。”
  “什么?”玫瑰格外惊讶。
  “这世界上不会有谁会永远等着谁,土豆既然愿意拥抱你,就代表我们之间并没有那样子的美好,我的感情,充满洁癖,他既然可以在我不在的时候拥抱你,在我离开的时候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足够证明,他并没有那样的在乎我,而我,也等够了。”
  “不,不是……”玫瑰拉住她的手,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你既然选择了要插入我和土豆之间,那么一切的恶果就该自己一个人食。”玫瑰总是要为自己的曾经付出代价的,有些东西早就不是拆散了就可以破镜重圆的。
  而这个世界上,早就不会存在,一个人爱另一个人一生一世的笑话,谁会一辈子对你死忠到底?
  她甩开女人的手,转身,终于释然。
  远远的街角,一身黑色风衣的男子唇边带笑,拉过她的手,一人一个脚印,携手温柔远去。
  他的脸上没有曾经的男子那样子的沉默,他会一直带着日光般美好的样子,陪在她的身边。
  她很清楚,她是不够爱他的,但是他足够爱她,就已经分外美好了。
  她同样知道,他才是会陪着她,直到,岁月老去的人。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爱成一道疤

下一篇: 《 虎穴藏身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此文开篇给人感觉特别好,入题快,文字简洁生动。后面的叙述稍差,给人有点晕的感觉,读到最后又回醒过来。正因为故事曲折离奇,叙述上要更明晰才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下寨龙池

    引号反了好些。

    2014-10-29

    回复

  • 云锦如初

    为什么有点晕,可能是因为牵涉到几个电影电视剧,没有看过的人,可能有些看不懂,后面的叙述,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按我自己要求来的,这可能就是想写的吧。嗯,谢谢点评。早上好,各位。

    2014-10-2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云锦如初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