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现代诗 > 新诗

拉大幕的人(组诗)

作者:倔老头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4-10-21   点击:

《拉大幕的人》

秋天的最后一天不说话
碎了一地的故事
顶着落叶的魂魄
去追赶死人、活人
以及几头兀自咀嚼秃鹫尸体的狮子

牧羊人开始可怜幕后的小辈
在秋天快要写上剧终的时候
拉起无名者的无名指
一起走到死人、活人、狮群中间
嘴里念念有词
“不管好歹
我们都该谢幕的
谢幕之后,我们还该忘记一切仇恨”
牧羊人完全是个中规中矩的牧师

那支习惯牧天的鞭子
响在空中
和那把找故事的铁锤交集
隆隆作响
隆隆作响的还有
那些死人诈尸还魂后的尖叫声

只有短尾羊想起自己是个英雄
而无论好歹都要谢幕的义举
却令他们睁大惊恐的眼睛

谢幕声吵醒了还没来得及做梦的狮子
一声闷雷挣脱了他的喉结
大地在一场惊恐后筑雨
死人趁着雨水还未最后结冰
给活着的人
讲述那个拉幕人的幕后

他的幕后关押过
很多无冕英雄
也包括他挂在无名指上的委屈

《劫数》

劫数终于被埋进山岗
不落的太阳照看着他
惬意的松鸣照看着他
但我无法确认
他是否已经发芽,或是长成了枝桠

而我没忘记叼着自己的烟斗
劫数似乎离我越来越远
这个暮秋
和我没有多大关系
或者说是无关轻重与缓急
我只想在天黑以前
翻过这篇书页
那上面写着饱满的过去
以及浅薄的未来

劫数恰恰是头讨厌的驴
夕阳快要下山的时候
对我呈酩酊状的傻笑
但我知道
接下来的风很淡
菊花泛着童话般的香波
与淡淡的风结伴劫数的枝头
静静地等我来取

《简单》

又一队人马从我身边走过
急匆匆的
应该是去东集
哄抢那批很廉价的青萝卜

而我只能无动于衷
与那只很旧的蝈蝈笼打趣
身穿红锦缎的蝈蝈
笑弯了腰
它说
我昨晚的鼾声很安逸

但我为那些抢萝卜的人高兴
最少他们读懂了生活的简单
谁又愿意为我的鼾声可耻
  审核编辑:车过故乡   精华:车过故乡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我在手心里画你的脸

下一篇: 《 秋夜靠近灯的宿命(组诗)

编者按:
往期编辑   车过故乡: 这一组诗,有着创新的特质,有着几分怪异的探索意味,仿佛飘忽的风,亦如飞腾的云。很是欣赏,并认为:文学只有在不断的否定自己,在不断的探索中,才可能稳健的前行,哪怕是一小半,或者仅仅是刚刚开始。最后,我还要把今天在关东诗人论坛上,推介的一首诗,复制下来,共同欣赏。《苋菜》// 熟稔的。农家的。朴素的。质感的。接地气的/ 温文尔雅的?/ 秧苗的。青黄瓜的。嫩苦瓜的/ 豇豆茄子西红柿的/ 随缘而至的毛豆的/ 啤酒的蒜瓣的书页报纸的桌面的/ 清茶一杯田园的/ ——啊,可以拌白饭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8

  • 青爱

    各位前辈的争鸣如此精彩,让人不得不服佩——-文人,哪怕是争执也像是在写杂文一样。
    没有性格的诗人写不出个性的诗篇,不带个性的诗篇哪谈独特的风格。作者的精神世界也体现在诗里,期待大师们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把文字炼的炉火纯青。。。。。

    2014-11-12

    回复

  • 色色001

    不过话又说过来了,发表见解是我的自由也是权利。一个新闻事件,那多人跟贴,谁也没有说谁的意见就是对的,跟贴而已,如此而已。不要生气了,我还是相当敬重君的。这是实话,你要让我跟你的贴,我以后还会跟,你要是不让,就算了,必竟是你的作品。又是在网上,没顾虑对你的影响。对不起!!!!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其实,我认为倔主编是大肚之人,就抛了几块砖。没想你还记得烟雨那些破事,唉,其实那有那么多想法,口无遮拦而已。莫生气,文学相批而长,有人还把名人的诗逐个批了一遍呢,我没有那个本事。随便一说,有时爱喝两口,见谅吧。
    依然记得你的组诗《我不是在炮制新闻》,印像深刻,故有此一论。莫生气,祝福,平安快乐。你看我现在很少说了。接受你的教导。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没啥,这组诗相比以前的就是差点。不需要那么多吹捧。

    2014-10-23

    回复

    • 倔老头

       我从来没说过我能写出好文字来,但差与好也不能任由你一个人来判定,真话与冷嘲热讽我还是能分辨出来的,谢谢你的善意!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哈哈,莫生气了。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一家言而已。我没代表劳苦大众。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说两句真话,就受不了,看来诗人都得互相吹捧。

    2014-10-23

    回复

    • 倔老头

       这些事别指望我,我从来不做吹鼓手!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以后你的诗我就不留评了。

      2014-10-23

      回复

  • 梦影含心

    不管哪个门派的功夫,都是取风格中最好最适合自己的,融会贯通而已,达到一种似无风格的境界,这也是学艺人追求的最高境界。哪个名称,哪个说法,不是后人定义的呢?

    2014-10-22

    回复

  • 车过故乡

    作者成熟了,是没有了风格。就比如一个武术大师成熟了,他的拳法没有了门派。只有博取众家之长,活学活用,才是成熟,而所谓的风格,都是后人给的某种定义!

    2014-10-22

    回复

  • 梦影含心

    关于风格的问题,含心想浅说两句。风格是任何文学体裁都应有的一个重要问题,它也是一个作者成熟的标志。从《文心雕龙》到时现代文学家无不说风格的重要性。一篇文字里或一个作家可以有多种风格,或柔或刚,但不能没有风格,正如朱光潜说:“刚柔相济是人生应有的节奏,崇高固可贵,秀美也不可少,,,,,,,可以随人而异,也可以阴对象而异。”
    一个作家应有风格,诗人应有风格,甚至一个时代也应有风格。齐梁诗风柔靡空虚,建安的现实主义及刚健质朴风格,唐诗丰神情韵见长,宋诗以筋骨思想风胜等,无不体现了风格的重要。

    2014-10-22

    回复

  • 梦影含心

    两位老师说的热闹哈,

    2014-10-22

    回复

  • 色色001

    两位前辈不必多想,如果我有足够权限,说完的话,我都想删了。所以我是多嘴的人,请见谅。

    2014-10-22

    回复

    • 倔老头

       为什么要删除呢?包括你的一些高论我都想留着,留在枕边不成风。

      2014-10-22

      回复

  • 色色001

    意淫者众,如此而已。

    2014-10-22

    回复

    • 倔老头

       如果我们两个是在意淫的话,你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2014-10-22

      回复

    • 色色001

       呵呵,我也是意淫,我没有说自己是高尚的。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一个连老奶奶都不敢扶的国家,文化的衰落是必然的。

    2014-10-22

    回复

    • 倔老头

       你呢?扶起了老奶奶还是扶起了中国文化?

      2014-10-22

      回复

    • 色色001

       请看我的诗歌《马年和我的文字》

      2014-10-23

      回复

    • 倔老头

       想必是惊天动地的大作,若果有时间,再加之兴趣允许,我会去看的。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不看也罢,和扶老奶奶差不多,没啥意思。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只是对你的回答,无他。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矫揉造作的后人,不足取。

    2014-10-22

    回复

  • 色色001

    诗经最早就是喊号子,没有诗。

    2014-10-22

    回复

  • 色色001

    只有“简单”也许是真的,其它都是“编写”的。秃鹫,狮子,尸体,本来就很远,我不相信一个人能天天见到,既然见不到,诗歌多是臆想。

    诗无定法,定法不成诗,也包括这句话。

    2014-10-22

    回复

    • 倔老头

       你确实有本钱说这个话!

      2014-10-22

      回复

    • 色色001

       表达我对简单的喜欢。这些日子,看你的诗,也看林海音的城南旧事,正如她所说,要写我就写,“我们看海去”。我感觉这才是真正的文字与诗。一个人影如同一滴墨,当你定睛仔细看时,已经慢慢漶灭。

      2014-10-23

      回复

    • 倔老头

       你习惯这样做,按语早在烟雨都不止一次看过,总喜欢让别人跟着你的下意识,那可能吗?别人怎么写,你不要管,合胃口咱多看两眼,不合胃口拣中意的来,何必自作多情呢?!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晕,我多什么情呢。我写得只是我对文字的感受,怎么牵挂到人身上了。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只论诗歌,不论人。论起来人,都一样。

      2014-10-23

      回复

    • 倔老头

       论什么人?我说的是烟雨红尘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关闭了,你还要怎么样。

      2014-10-23

      回复

  • 车过故乡

    确认。以前的很多都读不懂,今天的很多都能读懂了。哈哈,这就是最大的变化。

    2014-10-21

    回复

  • 车过故乡

    似乎在探讨一些无聊的事情了。还是静下心来,写些自己的文字吧。诗人是用诗说话的。以后有时间,再交流。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是很无聊,我早就觉得。没事,有空再叙!祝你写字愉快!

      2014-10-21

      回复

  • 车过故乡

    错,《诗刊》、《绿风》、《诗潮》等等,都在改变中,它们刊载的作品的风格,是有了很大的变化的。我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订阅各类诗刊,再看看今天的诗刊,还是以前的风格吗?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什么?风格有了很大的改变?你确认没说错吧?

      2014-10-21

      回复

  • 车过故乡

    我这个人并不倔,但执拗,认死理,我反对那些让我看不懂的作品,甚至嗤之以鼻,但我尊重不同作者的创作观,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阅读自己喜欢的作品。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我虽然不是诗人,这一点脾性我还有,我同样反对转磨道的文字。我也曾经嗤之以鼻过,尽管有些文字是出自大诗人的手笔。

      2014-10-21

      回复

  • 车过故乡

    但,有探索意味的作品,应该在感情上,予以支持和肯定。哈哈,个人的粗浅感触,不吐不快,也许你那句“吉大诗人”触动了我的灵感。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是啊,只有大诗人的灵感才是灵感,别人都可以是复制。

      2014-10-21

      回复

  • 车过故乡

    我对乱象的理解是这样的:是非颠倒,黑白混淆。而具体到诗的层面,就是“不知所云,指鹿为马”。

    2014-10-21

    回复

  • 车过故乡

    记得一位著名诗人这样说:我的诗没有风格,犹如我的头上没有枷锁。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也有诗人说过,我要坚守我的风格。只有这样,才能体现我的价值,别忘了,那个说他自己没有风格的诗人,没有风格就是他的风格。

      2014-10-21

      回复

  • 车过故乡

    包括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诗写风格的变化,应该是自然的事情。而关键是朝哪个方向去变。或者,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诗风,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其目的之一,就应该有这个意思。而当今许多老诗人更多的作品,都和他们以前的明显不同了。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这一点我们有共同点,也就是说,作为编辑,我们没有权利让人家怎么写,只能在不轻视别人的技巧的前提下,看一下文字成熟的成色,仅此而已。

      2014-10-21

      回复

  • 车过故乡

    风格没有必要固守。甚至一份期刊,也是在不断发展和变化的。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这就是目前所谓诗人之乱象,一首诗说到小兽而稍稍有些市场,另一个人紧接着就会拍马跟个小兽出来,这不是潮流,只能说是一种市侩,一种不会长久的市侩。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任何一个有个性的期刊都不会不要自己的风格,也不可能不选择一些风格群,可见风格从小到大,从古到今,从中到外都是不可废弃的,除开所谓的市侩文学,或者说成附势文学。

      2014-10-21

      回复

  • 车过故乡

    嘴上是否有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我不敢说自己是什么大诗人,所谓的大诗人,到底有多少?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嘴上有毛,指的是文字的气质,大诗人是很少,最少这里暂时好像还没有,但矮子里还是有将军的。这一点我还有自知之明,不佩服不行。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文学只有在不断的否定自己,在不断的探索中,才可能稳健的前行,哪怕是一小半,或者仅仅是刚刚开始。”这是谁的定理吗?是否适用于一切所谓的文学之人?别人管不着,我是受教了!

    2014-10-21

    回复

    • 车过故乡

       我是这样认为。文学是创作,而非复制,既然是创作,就要推陈出新,而不是原地踏步,所以,很欣赏那些敢于出新的作品。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也对也不对,出新在于层次,而风格必须固守,否者都将是不孕穗的稻子。

      2014-10-21

      回复

    • 色色001

       实验室里做实验,我心本是一粒种。亲,你认为呢。

      2014-10-22

      回复

    • 倔老头

       亲?能不能省略呢?

      2014-10-23

      回复

    • 倔老头

       你心本是一粒种?我知道,那应该是无性授粉吧!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呵呵,没事,我不生气。

      2014-10-23

      回复

    • 色色001

       肚皮不饿,啥也就不怕了。呵呵,……

      2014-10-23

      回复

  • 车过故乡

    感谢赐稿。问好

    2014-10-21

    回复

    • 倔老头

       不管是哪里的,只要是有肋骨的就是好样的,吉大诗人介绍的想必都是有肋骨,最少是嘴上有毛的,在立意上是鲜明的,哪怕它仅仅是白拌饭,也还是有人过目的。

      2014-10-2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