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月娥归宿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72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10-21   点击:


  
  皈依


  月娥在何塞的修道院里工作了一年多,她的性格和心绪都有了很大的变化。在主的荫护下,日子很平静。往日里的生活的坎坷,恩怨情仇带给她的激动不安消逝了。待人处事的态度也变得平和了。有一次她在忏悔时说起对父母的恨,何塞开导她,告诫她说,主让我们待人要宽容,要想到别人也的他的难处。
  为了解开月娥的心病,何塞还通过教会的教友到奉天的贫民窟探访她父母的下落。这才知道,她父亲因欠债替人当了劳工,母亲在贫病交加中死去了。母亲知道自己的不治之症无力求医,怕拖累她,才把她送到卫家谋一条生路去的。何塞和她讲了这一情况。她为自己不能理解双亲的困境而难过。
  在何塞的修道院月娥找到了合适的工作,修女们做些针织品,欧洲人喜欢的的各种花边和刺绣。由于月娥天赋聪颖,心灵手巧,很快便精通了业务,当了女工的领班。这也使她爱上自己的工作。找到了人生的位置。她下了决心就是结了婚,也不离开这份工作。


  婚礼


  婚礼简朴而庄重,何塞亲自主持,一切都按教会的程序和礼数,约翰把月娥送到丁盛的手上,伴娘是丁奶奶请来的,是铁匠大爷家的英姑。铁匠大爷那时正好在营口给师弟石万富帮忙,英姑便来侍候他,一面帮着拉风箱。伴郎是叔叔承章,他特意从新京回来参加表哥婚礼的。他也很好奇,结洋婚是咋回事,听说还有童男童女唱歌。仪式中最主要的是誓词,丁盛和月娥分别跟着神父一句一句重复那些不弃不离的话。唱班子唱他们美耳动听的合声。新郞新娘交换戒子,丁盛给月娥的,那是宋家传给他娘的;月娥给丁盛的是约翰给她买的。婚礼即将结束的时候,没有什么亲友来祝贺和送礼,这不是家乡茨坨,况且要过年了,谁会跑上二百多里赶来贺喜呢。
  突然,一位绅士带一个随从快步走了进来,绅士身材高大,礼帽低压,宽边防雪墨镜遮了半个脸,棱角分明的下巴微微前凸,披一件玄色的骑士大氅,左手鹿皮手套绕一只马鞭。当他走进新郎时,右手伸向马弁,小厮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注银元。绅士把它放到丁盛手上,笑着拍了拍新郎的肩膀,又向神父和新娘微微欠身。复向伴娘英姑注视片刻,转身疾步离去。
  最感震惊的是英姑,她在心里暗自念道:“哥哥”。
  当丁盛和月娥这对新婚夫妇回到他们的临时新房,那是教会一间接待公寓,之后,丁盛慌忙打开那银元纸包,上面写着“河口旅店皮货商”七个小字。此时,回味当时的印象,分明地,那是承武哥。
  八仙桌上几碟小菜,两只酒杯斟着半杯高粱酒,但主客二人都不去碰它,只是喝一点茶。
  “哥,此处讲话是否方便?”丁盛问。
  “没关系,店主是我们的人,伙计也可靠,有几个都是山上下来的。”承武答。
  “你们来营口干什么?要我帮忙吗?”
  “买点外伤药,招募点新人,你知道,每逢这个季节总有些饥寒交迫的苦力,找出路。暂时还用不上你,你好照顾月娥,她是一个苦命女孩,姑还盼你们成家立业呢。你在家乡还可以盯着那几个汉奸,别让他们祸害百姓。”承武说的姑是丁盛妈。宋家的人。他又问“你知道你英子姐怎么来的?给月娥当伴娘。爸在哪?身体好吗?”
  “大舅也来营口了,给他师弟石铁匠帮忙。”丁盛管承武爹叫舅,他们是表兄弟。
  “师叔我认识,早年也来过。冬天辽河跑冰,钉马掌的活多。今晚我去看他们。”承武说。
  “我带月娥和你一走去,我从家里带来一些烟叶,给舅和师叔。”丁盛是个热情的人。
  “你改日去吧,新娘子引人注意,狗腿子会找楂盯上你。我带个人牵两匹马挂掌是正常业务。”
  “也好。”
  “说说你的事。”承武问。
  丁盛便把林三的委派说了一遍。末了笑着说:
  “他有他的安排,我有我的打算。我想把那高利贷借据一把火烧了。玉佛也不能落到他的手里,那林三还不献给日本人小原。”
  “容我来筹划一下,不可莾撞。你先把荗才盯住,看好他的下处和走动。我也会在背后保护他。”
  “是了,哥,我听你的。”说完丁盛告辞走了。
  事实上承武并未把营口之行的全部任务告诉丁盛,这是纪律。


  新婚


  新婚之夜,春潮澎湃,一阵阵疾风骤雨之后,小船儿驶进了平静的港湾。
  月娥甜蜜而安逸地枕在丁盛的臂膀上,用纤指在他的胸口上划着:
  “二哥,我想在营口玩两天,再回家看妈和哥。再给家里带点用品。再有买点礼品,送给何塞主教和修女姐妹们。”
  “行啊,只是我的事还没办完呢。”丁盛总是乐呵呵的。
  “你啥事?”
  “林三让我找到茂才,说坨村好多人的债票在他手里,林三想,若是他能控制这些高利贷的借据,就能把那帮穷人揑在手心里。不愁他当不稳保长。”
  “你给他干那事儿?”月娥欠身,严肃盯着他。
  “我不干谁给我工资。”丁盛故意嘻皮笑脸。
  “汉奸帮凶!”月娥在他头上戳了一下,转过身去。
  “嘻嘻,你急啥,他有他的打算,我有我的安排。”
  “你咋安排?”月娥转过身。
  丁盛乘势翻到她身上,亲住她的嘴。
  “说!”月娥用双手撑起他。
  丁盛不说,用力搂紧她,
  “我不跟汉奸的帮凶亲嘴!”月娥曲起双腿。
  “我一把火烧了那借据。我早就想放这把火。”
  月娥定定地瞧着他,娬媚地笑了:
  “这才像我的男人。可你是个莾汉,你就知道‘冒火’”月娥软在他怀里,喃喃地说。
  一阵缠绵之后,丁盛显得有点忧愁:
  “可是我到哪能找到茂才呢?”
  “我在林三家当佣人时听他和日本人说,钱茂才沉迷优伶不是做保长的料。”
  “是啊,在村里他就常去茶馆听柳三唱二人转。”
  “正好我们也去戏园子里玩玩。”月娥温柔地亲了他一下。
  “泡茶馆听‘落子’,林三花钱。”丁盛拥着新婚的媳妇他很得意,不停地用他粗糙的大手揉着月娥娇嫩的屁股。
  
  审核编辑:衣零     推荐:衣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醉爱

下一篇: 《 【情寄金秋】我的爱情故事

编者按:
短篇小说编辑   衣零: 苦命的女子,最终找到了幸福的归宿。行吟者老师安排的结局,让人看到了满满的希望,也许,未来会更好吧!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行吟者

    谢衣零编辑的点评,丁盛月娥的故事见《古堡》的开头,现在到了结尾的时候了。承武的故事,侯五的故事,水石的故事都在收。

    2014-10-2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