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打官司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4-01-20   点击:

  打官司

  记者(小报的)旁听了一场民事纠纷。一个托钵僧给一个自称“听警”的一个耳光。大家纷纷议论。一个叫花子,乞食者本是社会最底层,居然打了“警察”——社会中上层公务员,一个耳光子,也有人称为耳刮子(方言不同)。这要是往常敲那花子一警棍,踢他两脚,扭他去劳教所,完事。可现在劳教所撤消了,不能不经审判关押一个人,虽然是叫花子,他也有身份证的啊。

  主审官是一位长者他开始问原告:

  “我说同行,你是什么兵种?”

  “听警”

  “什么?”主法官有点没听清。

  “听警。”

  “我们有这个兵种吗?”他问身边另一法官甲。

  甲压低声音:

  “他实际是一个协警,不在编。”

  “干什么的?”法官问原告。

  “负责监听不良信息。”自称听警的这样回答。

  法官又问被告:

  “你打了他一个耳光子吗?”

  花子:

  “不,施主,是耳刮子,不是耳光子。”

  法官:

  “有什么分别吗?”

  花子:

  “耳刮子就是他不要脸,我刮了他一下。”

  法官:

  “他怎么不要脸了?”

  “他抢我的竹板,那是我讨饭的工具。不让我唱快板。”叫花子白了原告一眼。

  法官问原告:

  “你抢了人家的竹板?”

  原告(自称听警,而实际不在编)

  “我没有亲自抢。”

  “那是谁抢的。”

  “风车。”

  “风车是谁?”

  “它不是人,是我手摇的,谁也见不着我,嘻……”不在编得意。

  “那么说是你支使风车抢他的竹板了。”

  “可以这么说,可我没露脸。嘻!”

  “那他怎么揪住你的。”

  “管理员供的。”

  “你为什么要抢他的竹板?”

  “他的快板中有不良的词。”

  “什么词?”

  不在编的嗫嚅。

  “说得清楚一些。”

  “小姐”。

  “还有什么?”

  “‘上门’‘苏家屯’……”

  “能公布全部词汇吗?”

  协警听摇头。

  法官:

  “小姐为什么是不良词?”

  “我可以靠近些说吗?”原告显得很神秘。

  法官乙:

  “过来吧。”

  原告走过去:

  “头儿对这词很警惕,有时他连秘书也不准叫。”

  “那‘上门’呢?”

  “上门就是就是上访啊。”

  “那苏家屯呢?那不是一个城边地名吗?”

  “那儿有会馆,小姐也去。”

  “好,事实清楚了,记录都记好了?休庭。”长者说。

  三个法官进入另室,他们合议。

  “什么乱糟糟,我头都疼了。”主审长者说,“你们二位说,那原告是同行吗?”

  甲乙面面相觑。主审又问:

  “他是警察吗?”

  两人摇头,甲:

  “只能算协警。这也是历史遗留的问题,我们编制小,警察忙不过来,找些转业兵帮忙,抓些流氓小偷。就像社区里的大妈。大妈政治是中国特色。你想啊,文革时候,毛主席管不了中央,不是启用红卫兵吗,文革否定了,红胳膊箍留下了。搞协警或协管,像你说的,非执法人员执法,是不得已,不过也有好处,不便管的让他们管,管错了推到他们身上,城管里的临时工……”

  “好了”长者有点不耐烦,“开庭”

  “大伙都听我说,不用站起来,还没有宣判。”长者说。“我们是社会主义法制国家。不能让反宪法反人民的言论横行无阻。所以净化网络环境是大家的责任。可是不能偷懒,不能瞎糊弄,以为搞个手摇风车就万事大吉了。一个‘小姐’能推翻社会主义吗,你大惊小怪说人家是不良,这叫啥?还有‘上门’‘上访’你也不让出现,你知道全国几十万腐败分子大部分都是群众揭发的,信访是社会政治改革的动力。你不让人家‘信访’,替谁说话,受谁指使?真是瞎胡闹。‘苏家屯’本是城边一个地名,难道就因为有官员消遣的会所就不能提,真是胡来。这不是净化环境,是抹黑我们的管理,诬蔑我们没有言论自由。更可气的是自己不出面不向群众解释,弄一个风车把你挡住。说你有不良信息,为什么不把那些所谓‘不良’的词,公布出来晒一晒?原来制造这一切的不是政府行为,不是公安行为,是网站为了搪塞,偷懒。说严重是非执法人员执法,当笑话看是拙劣的把戏。‘信访’不行,‘信访’就行了。我们的公安部门查毒品,你藏到哪儿都能挖出来,加一个空格就把你漏了,真是赝品。现在我宣判”长者说到这,大家都起立了。

  “那个自称或被误会的所谓‘听警’是私家网站的一名保安,网站的管理人员搪塞审稿,找了保安,保安偷懒搞了个手摇风车,误伤托钵僧,托钵僧打人耳刮子,本该罚款……”这时托钵僧叫到“法官施主,我还是坐牢吧。在外面又冷又饿。”

  长者把惊堂木一拍:

  “你以为法院是红十字会?退堂!”

  原告和被告走出法院。

  “你应该向我道歉。”保安对花子说。

  “狗屁,你是冒牌货,他们咋不把你抓起来。”

  “我是网络社区带袖标的大妈,他们不愿干的事,我干。嘻。中国特色,你不懂——”

  “呸!”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推荐: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高原红

下一篇: 《 河村轶事 10 康舅父子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讽刺是辛辣的,关子也卖得好。机智的冒牌很有趣。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 黄尘刀客

    老哥你太能整了,看见啥都有想法

    2014-01-21

    回复

    • 行吟者

       弟,不是我能整,是到处绊脚。有一次搭车上路,过来一个中年男的带红袖标的收费,不给票。车停在小巷,又有人过来收费,老的女的带红袖标……红袖标啊!华夏儿孙的图藤,我要给你唱一支赞歌……

      2014-01-21

      回复

  • 行吟者

    谢梦儿的评语,朋友的点播道尽了我的苦衷,想传给读者的感受。

    2014-01-20

    回复

  • 韵无声

    有趣。有理。

    2014-01-20

    回复

    • 行吟者

       感谢韵真诚的欣赏,真知灼见。

      2014-01-20

      回复

    • 行吟者

       “非执法人员执法”是中国集权制度下的顽疾。看公路上的乱收费。

      2014-01-20

      回复

    • 行吟者

       “非执法人员执法”在中国是极其普遍的现象。譬如在大城里,就算是天子脚下的北京,也会有在随便一个什么便道上停车的地方,出来一个人收费,那标准是他定的,他可以说是XX委会派的,但XX委会有没有这法定要钱的资格,谁也管不着。但一个标志是必须有的,红袖标,

      2014-01-20

      回复

    • 韵无声

       恩,如此普遍的社会现象,也是屡禁不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行吟先生还可以挖掘更深的题材来,虽然文字尚不能做匕首用,也足以快慰人心。

      2014-01-2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