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悲欢离合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71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10-17   点击:


  背景  

  钱至仁、钱至义兄弟俩给日本人当汉奸,弟弟在县里当税务官,替日本人盘剝百姓,自己也贪污。哥哥在坨乡当保长放高利贷,兼併穷人的土地。钱至义的贪污在县里败露之后,日本宪兵到坨镇来抄家,钱至仁在家里放了一把火,日本人扑了一个空。游击队却乘机惩罚了三台子的林三,林三也是个汉奸,还开大烟馆,游击队把他吊起来,嘴里塞满大烟土。钱家着火之后,钱至仁的大儿子茂才不见了。林三猜测他是带着那些借据和家里的宝物玉佛躲起来了。林三早就想当坨乡的地方官,这回钱家倒台是个机会。如果他能拿到那些高利贷的借据可以控制下层人归顺于他,如能拿到玉佛,那可是无价之宝,把它献给县长小原,这个酷爱中国文化,专门窃取历史文物的日本官定会重用他。这是多好的见面礼呀!但是,玉佛没到手,他可不敢乱说,一怕日本人抢了先,二怕如果弄不到,小原会怪他无能。
钱茂才会到哪去呢?林三派人四处打探。先是听说有人在阜新看到了他,莫非他要投奔游击队?不可能。后来又听说他在营口露过面,这很危险,他也许会偷渡入关。于是他派丁盛去营口查访,当时丁盛听裁缝闫叔的劝告给林三护院。
丁盛很乐意干这事。正好他要和在修女院的月娥完婚,这是约翰和何塞策划的。

  悲辛

  同屋的修女们劳累了一天都已沉沉入睡。月娥听到何塞神父告诉她约翰来给她和丁盛主婚的消息夜不能寐。月光透过纸窗映在她的脸上,泪珠儿静静地流。
那些日子,像电影镜头,一幕幕在她的脑里闪过,苦辢酸甜……

她忆起了她从小在奉天的贫民窟里长大,十二岁时被家人卖到奉天的一个汉奸卫家当丫头。因她模样好,卫家的仆人都窃窃私语,说卖她的不是亲人,她准是哪家贵族小姐的私生子。一年小二年大,姑娘出落得越发标致,到她十八岁时,老爷便起了歹心,要娶她作三房姨太。大老婆怕丫头得宠生子危及到财产,便支使心腹卖她到平康里(奉天的一个妓院)去。一个好心的小厮给她报了信,她便带了两件衣服连夜跑了出来。
外面下着大雪,她又冻又饿,夹着一个蓝布小包搭了一段车,又不知跑了多少路,跌跌撞撞,终于筋疲力尽,摔到沟里。两个家丁追上了她,把她拖到一个庙里,要强奸她……这时一个年轻的汉子跳了出来,他手持扁担,口里呐喊,向两个奴才砸了下去,同时月娥昏倒了。待她醒来时,一碗热汤端到了她的面前,一位慈祥的老母亲……
救她的人就是二哥丁盛。那年他二十一岁。爹已经死了三年,哥哥的亲事还没有着落。那天,丁盛从四方台那边串屯回来,他打跑了两个恶棍,把昏迷的她担回家去……
她想起了丁家一家人对她的亲爱,医药将养,温汤热饭,直到她的身体复了原。

柔柔的雨丝飘洒过后,墙根下的残雪化了,庭院里的柳丝绿了,上午温煦的阳光,照着潮湿的园子,水气袅袅地腾起,在它波纹里,远方的景物款款地摇荡……这是梦吗?从寒冬的大病中苏醒过来的月娥在小镇上,在穷苦人的友爱中,迎来了她十九岁的春天.
  看窗前,桃树枝上绽开了粉色的蓓蕾,喜鹊喳喳叫,一阵欢欣涌上了少女的心头。她一面给丁盛补着小褂一面想起那个壮实的汉子,她爱上了她的救命恩人。她爱他行侠仗义的善心,爱他憨厚朴实,爱他健壮的体魄青春年少。想起他晃晃悠悠挑着担子唱小曲,小曲跑了调,她笑了。
那天干妈丁母喂完猪,用围裙擦着手,侧身坐在炕沿上。她让干妈抹到炕里来,干妈笑了:
  “唉,如今这家里也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了!一天这个累呀,忙完了炕上忙地下……人老了身边得有个女儿,是不?你看,现在好了,你帮我作这些针线活……养两个儿子有什么用,连个媳妇都娶不上,累我,还能累几年!”老太太说的是真心话,她那由衷的感伤是动人的。她想起了对干娘夸说丁茂
   “大哥不是挺孝顺吗,人老实,手艺好,能挣钱。”
   “就是太老实了,窝囊,姑娘看不上……嗯,——老太太移了移身子,换了一种腔调笑谈说——这真是,有了儿子愁媳妇,现在有了闺女又愁女婿了……”
  姑娘的脸红起来……

  月娥回想起那段往事郁闷心头。她同情敬重大哥丁茂,也理解干娘的心思,但他恼的是憨憨的二哥却不解她的情怀,反而在母亲的授意下干起为大哥说亲的蠢事。
   一幕幕往事又浮上月娥的心头。

  南大园的桃杏花开了,一片连着一片,嫣红间着粉白,像灿烂的云霞……

在回忆中,月娥记得她们兄妹游园,那是多么美妙呀!
  园中的果木都经过了细心的修剪,枝上的杏花、桃花是一片片的粉白与粉红,但在斑驳阳光的照射下,又现出不同层次的明暗与浓淡。在微风中满树的繁花轻轻摇动,使那阳光越发恍忽,花影越发迷离。加之落英缤纷,红玉满地,真如进了仙境。

  丁盛怕树枝儿挂住月娥的头发,划了她的脸,便挽着她;她便乘势扬起另一只手臂,袅袅娜娜的在林间穿行。花瓣儿落在她的头发上,落在她的衣襟上,她很兴奋,偏着头,轻轻叫了一声“二哥”。丁盛回眸看到,桃花晖映的阳光照在姑娘的脸上,照在她雪白的肌肤上,那明亮的眼睛含着醉意:人面桃花,月娥真是个红粉佳人呀!
  在林间的一小块空地上,在一个棚子下面,并排放着十来个蜂箱,蜜蜂儿一群群来往盘旋,纷繁忙碌……

  丁盛和月娥都不急回家。待到他们在一个向阳壕坡上坐下的时候,丁二便讲起哥哥的优点来。哥哥那可是他最熟悉的亲人,何况一路上他也曾认真盘算。他从自己记事的时候讲起,哥哥如何代他受过,长大了哥又怎样孝顺父母,学手艺哥是那么刻苦,待邻里哥是何等的谦和……
  可怜的丁盛讲起哥哥的这些长处,自己都被感动,但听者却现出漠不关心的神情。

  一开头,兴奋的姑娘本以为在花林里那种亲热能在这向阳坡上缓缓展开。她多想向她倾诉十几年来卖身为奴所受的苦楚;多想让他用粗壮的大手抚摸她身上和心里的伤痕;多想,执手相看泪眼,让怜与爱尽情宣泄!她想在这融融的春日委身于他的怀里,闭起眼,任曛风拂面,听悦耳的鸟声。她还想让二哥亲个嘴,她知道自己的唇上有花瓣的芳香……渐渐地她感到这一切不过是闭目凝神中的幻觉,只有暖和的太阳是真的,带着花香的微风是真的。耳边的“路人”还在无休的喋喋……
  她愁闷起来,愁闷又勾起了孤独感。真是,她的亲人在哪儿?父母卖了她,主人追捕她,那救她命的,不过想给哥捡回个媳妇儿……
  她望着南边五里之外的教堂的尖塔,陌生的十字架浸在中午的阳光里。但它那悠悠的柔和的钟声却是感人的,它给无助者以慰藉,向孤独的行人发出呼唤:来吧,罪人,来吧,我的孩子……
  丁盛的饶舌停了下来,半晌,姑娘慢慢转过脸来,定定瞧着他苦笑说:
   “你哥还有一个优点,你忘了,他急着想给弟说个媳妇。这点你也学会了。”说完,站起来,拍拍屁股,走了。在茅道上脚步挺快,还卖弄风骚地扭动她纤细的腰肢。
  丁盛感到一阵尴尬和羞愧,站起来,跟在后面。
  忽然她停下了,斜起眼:
   “二哥,你爱看《水浒》,学那武松,俺哥若是娶不上爱你的人,‘杀嫂’那出戏你可演不成了……”她不枉在婢妾成群的府上当过使女,用得着的时候,也有几句尖刻话。说完扭头便走,脚步越发轻快,俏皮地偏着头,大辫子在她那丰满的臀部左右摇荡。
  二月里桃花开, 春风扑面来。
  你看那河岸上, 柳条儿摆又摆……
  后来听二哥说,他听了她的抢白,那感觉就像钻子钻着心,锔子锔着肝一样……
随后她进了教堂。她听说哥俩对妈发了脾气。
  “你们都跟人家说了些什么?那教堂是随便去的吗,那叫修道院……”丁茂是个闷人,发起脾气来,娘也惧三分。
  当晚便找好友喝闷酒。
  “……妈糊涂,老二也浑,真是混蛋呀!人家姑娘落难到咱家,我们却乘人之危,我们丁家成了啥人!”
裁缝是丁茂的好朋友,在苦闷的生活中,丁茂常能从他那里得到安慰:
  “慢慢解释吧,总有机会的。三台子才八里地。”
大哥的肺腑之言使她感动。

  这就是那出戏,月娥在脑子里回放了一遍,她笑了。
  她知道,她的出走,唤醒了二哥的爱,她知道丁盛给林三当护院就是为了接近在修道院的她。多亏了好心的约翰牧师,才把她从林三的魔掌中解救出来,送她到何塞教堂,才有了今天与二哥的团圆。这真像一出戏,悲欢离合,苦尽甜来,若是我的亲娘活着该多好啊

  审核编辑:衣零     推荐:衣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魅力连古城】倾国倾城

下一篇: 《 人面何处,桃花依旧

编者按:
短篇小说编辑   衣零: 勇敢追求爱情的少女纯真而又美丽,对爱情懵懂无知的男孩朴实而又真挚,不论经历了怎样的悲欢离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局让人欣喜而又感动。作者用大量细节描写和心理描写给我们绘出了一幅有声有情的爱情图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衣零

    向老师问好,能如此细致的描写少女的心思,老师好文笔。

    2014-10-17

    回复

    • 行吟者

       谢衣零编辑精彩的点评,丁盛和月娥的爱情到此要收官了。他们的故事见古堡的开头。秋安小妹。多交流。

      2014-10-1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