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休闲小品

一爱斋记

作者:二无居士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4-10-15   点击:


  大凡古今名人,都会为自己的书斋取个称心如意的雅名。如南宋人陆游晚年的书屋叫“老学庵”,清代学者黄遵宪的书斋名“人境庐”,现代人闻一多在云南昆明研究《楚辞》《经》时,常常旬日不下楼,故把自己书屋命名“何妨一下楼”,著名作家张恨水的书斋“待漏斋”等等。我虽是无名小卒,但亦实足的喜爱所有名家,亦曾想有朝一日,自己也像那些名家一样,整点名气出来,清新一下世间的气味。
  来蒙自快四载了,见着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更有“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不仅心生遁意,极欲辟一块小地“据为己有”。于是,倾尽囊底,购得巴掌大小的一块薄地,建筑了一小屋,将它唤作“一爱斋”。
  关于取名为“一爱斋”,并没有花费多少脑筋,没有引经据典,亦未寻古觅今。唤之为“一爱斋”,完全是因着我的笔名和自号。我的笔名叫“二无居士”,“居士”有隐居的文人之意;“二无”则应该结合我现在所处的环境来理解了。一是因了家庭贫苦,自己能力有限,故曰:“无钱”;一是尽管“九重心欲奋”,但是过了今天依然不知明天该往哪走,故曰:“无前(途)”。而我的自号为:“三更天人”,这除了母亲透露我生于凌晨外,我更喜欢在三更天创作,只因此时我思如潮水,力量勃发。这“二”和“三”都已具备,当然还得有个“一”,没有开始,哪有发展,正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也。
  我冥思了许久,终于寻到了这个“一”,我不是有一个深爱着的女友吗?如果没有她,我又从哪生二生三生万物呢?最终“一爱斋”之名由此而得。
  “一爱斋”只有一间,顶不牢,壁不固,门不掩,窗不严。任由风吹雨打,极其凄苦。不过斋之四壁大有可观,东迎风雅颂,西接赋比兴;南配诗书画,北贮胡筝弦。白天日暖云飘,晚上月明风清,“一爱斋”可以尽收日月之精华。蒙自素称“蚊子之乡”,“一爱斋”建于此,亦不免遭涂炭,不过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只有与蚊为友,才能稍微舒适一些。
  “一爱斋”里的铺设十分简陋,惟有一桌一椅,一灯一架,然后再添些书册而已。地面亦属劣质,但始终未有尘埃。值得欣慰的是,我的所有文字都是在这斋房中冒出的,这样一来,这斋房也随着我的文字出现在大众眼前了。
  “一爱斋”的位置在一个小土包上,距离平地约有170厘米,也就是四层台阶。四围都是群山起伏,万物苍翠,流水潺潺。月明之夜,或风雨之夕,都常有客到,或“寻欢作乐”,或阔论古今,足见情谊。客来首先要和我约好,不然很难进斋,我因琐事忙碌,不常在斋中。有时客来见我不在,便会留下字条,相约下次再见之日。
  “一爱斋”最宜作诗了。特别是月夜,坐卧其中,诗兴自然如泉涌,情丝缕缕如蜘蛛网一般浓密。你看那山头吐月,幽谷来风,一刹那间,清光四射,天地皎洁,如行于宇宙,卧于天庭,好生自在。这时,无论是吟诵唐宋名家诗词,还是自度词曲都另有一番境界。不时,还会传来犬吠几声,鸡鸣两下,更添幽旷。不过,若遇大雨滂沱,“一爱斋”的安全着实存有较大的隐患,曾几何时,大雨来临之际我都避向他处,让这斋房自个儿听天由命。
  其实,“一爱斋”并不为我所有,它应当属于我的女友。因为这“一爱斋”只建筑在我的心里,并没有实际的房屋。我的整颗心都已交付给了我的女友,那这心中的斋房亦自然是她的财产了。我只须与女友乐在此斋,忧在此斋就已足够,懒得去吞食人间烟火了。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推荐: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情寄金秋】文人的秋天

下一篇: 《 [情寄金秋]走•深秋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这篇记简洁雅致,道出作者的个人所好和徜徉在写作与人间情爱之中的一份独有的心得,悠哉期间,远离人间烟火,乐在其中不觉苦,有心陋室则香兰常伴。虽为虚设,却让人感到回味无穷。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