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迟早会被夜晚征服(组诗)

作者:程志强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4-10-14   阅读:

  在路上

肩膀在头颅后面汹涌,我们还在路上
青草葳蕤。紧跟着一场秋雨

你在秋雨中盛开,让空落落的枝头充满遐想
当风吹过,一些脚印来过,思想来过

落叶挽着落叶,嗓音低沉如卑微的身姿
温柔的光线的舌头,舔舐时间

你在旷野上行走,爱上了一条河
你在河里为云朵洗脸,洗眼
洗耳,洗遥远的身世

虚假的执拗

还是免不了:秋天的一道指令,打草惊蛇
我向岁月的深处游走,如半路出家的传道士

红色的花,每月依旧坚持盛开
呼吸是池塘,我看到了你
你的肌肤水光潋滟,推着落叶被遗弃

秋日穿过树的骨架在你的额头
在你的手臂上跳跃
我始终摆脱不了那身臭皮囊

那是被爱过的过去。在背上越背越重
我低矮的灵魂,执拗不过那条水的骨骼

我只是躺着

我知道,我迟早会被夜晚征服
会被秋天击垮,躺在人迹罕至的荒野
抱着一枚落叶一起悲怆

我的人生已越过国界,石碑伸着坚硬的舌头
背后是爱情的祖国,我的未来和过去
在那里休养生息。信赖在死亡
谎言在滋生,有人折断草茎向我索要花朵

我只是静静地躺着。听河水在体内悠闲地流走
鸟鸣衔来露珠,惊醒一条美人鱼
落叶飘过,载着被遗忘的爱,被深埋的恨

我只是疲惫地躺着。任凭夜晚来袭
任凭秋天带走我的承诺,带走星光璀璨的风景
我抱着浑身的锈迹,放低身段和荣誉

孤儿

梦醒之前,我猎取了下一个高度
晕眩的钟声,沿着情感结构层层递进

触摸到一座偶然性的工厂
捏造器皿、楼阁
和走向远方的统一标准

落叶对我的不仁不义负责,对久治不愈的
好人情结负责,对惯性负责

我要提前准备好台阶
把血压和心跳托付给台阶

当我醒来,已有人背信弃义
抽走了梯子,让我成为精神的孤儿
不管看谁,都不顺眼

明月夜

皎洁的洞穴
养在一只巨大的黑色的陶罐里

夜深时,两只蟋蟀
在拨弄同一根跑调的琴弦

你从我们相爱的地方出走
我替你守护着

用夜的眼睛
一滴滴地,饮尽黑暗

孤独来袭

黄昏来了,秋天来了,中年来了
我依旧昏昏度日

一部分的我在昨夜已经死去
另一部分的我在替谁延续生命

我活在除我之外的世界里
秋风是我,落叶是我,咳血的灵魂是我

无尽的昼夜,冷热无度
我被好人和坏人夹击

在虚与实、真与假的河流中
孤独,如一枚不懂得孵育的鹅卵石


  审核编辑:无声之吼   精华:贝贝  推荐:无声之吼  

上一篇: 《 卷土重来(组诗)

下一篇: 《 秋的散章

【编者按】 红尘会员   无声之吼:
这组诗歌内敛、深沉,充满了一种人生吊诡的意味,读来触动人心。诗人用各种意象来达到自己的效果,意在言外。充满了人生真诚的意味。 申请加精。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程志强

    多谢多谢多谢支持,远握、

    2014-10-15

    回复

  • 贝贝

    多种意向的表达叹为观止。问好!

    2014-10-1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