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河村轶事 8 梦幻童年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2014-01-17   点击:

8  

梦幻童年

垂柳披拂河面,涟漪幻出童年的梦。
  
   柳河
  
  年余泡西边的小河叫柳河,因其岸边长满垂柳而得名。柳河环抱着这个小村。村子的西头地势高,那一段弧形河岸显得有些陡。小河在这里拐了个弯,河水不断冲涮它,村人便栽了些柳树护着河边的路。年久了,树根被水冲刷裸露出来,树干也向水面倾斜过去。长长的枝条垂到河面,随着流水,不断画出弧形涟漪。村里的人,家家养鸭子和鹅,它们成群结队,在河里荡来荡去,哑哑地叫。夏天,女人们三三俩俩在树阴下、纳鞋底、洗衣服、聊家常。
  母亲洗衣服的时候,总爱溯河而上,走得远些,那里有几块大石头,水也浅,我可以下去玩水。我会的唯一的游法是“狗刨”。这个仿生的名词有些不雅,但乡下孩子学游泳,总是从这种姿式起步的。我总效仿那些大一点的孩子,下水前先用麻叶把耳朵、鼻子塞起来。然后向自己的肚脐上浇些尿,再用沙土揉一揉。河水凉,暖一暖肚脐也不无道理。
  顺便说几句,所谓“狗刨”,其实与狗的游法大不相同。孩子们恶作剧,常常赶狗下水。狗的泅水,样子很斯文,既使在威逼之下也是如此。它的身子慢慢划行,鼻子微微的嘘气,头还优雅地摆着,向岸上的孩子们致意。而我们的“狗刨”类似于文明人的自由泳,但不像他们那样摇摆着身子,用手划来划去,而是两手两脚一齐动,发出“扑通”、“扑通”的击水声,显得很有气势。
  在岸上洗衣服的母亲时常停下来,用手遮着太阳,在亮晶晶的水花和光屁股的喧闹的小子中间分辨哪个是我。当我发觉妈妈注意我的时候,便做出一些剧烈的动作,撒个欢。妈妈笑了,理理头发,又伏下身去。
  孩子们戏水,总是大声叫喊——因为他们的耳朵堵着——讲他们自己当天的兴衰业绩:如何帮大人磨豆、碾米、打草、喂猪;如何给牛犊灌错药,挨爸爸的鞭子。当然,免不了夸张。可是在河里洗澡,大叫着吹牛是孩子们炫耀自己的最好时机。因为一旦上岸听力恢复正常,所讲的也都全忘了,没人较真儿。
  我和他们不一样,没有人打我,也没有人骂我。可是我多想象他们那样,跟爸爸一起去放牲口,让爸爸甩着鞭子大声呵斥啊!可是我爸爸在哪呢?
  有一次,在河边看到栓柱,他比我大四岁,跟着他爸爸后面背个鱼篓子,他爸爸扛着一架搬网。栓柱见了我,故意放慢脚步,现出吃力的样子,大声叫我,说今天不能给我做蝈蝈笼了,太忙。惹得他父亲发了火“快走!懒虫”……我差一点哭出来,真想爸爸,真想……我都五岁了,一个可以拾柴放牛的男孩子,还围着妈妈身边转。
  每逢妈妈洗完衣服,夹着盆,一手拖我,从那树下妇女们面前匆匆而过时,好事者总不放过:“小云子(母亲的闺名)宝宝他爹啥时候来接你们啊?”“要到秋天啦,他现在城里开车,忙。”母亲简要地回答,毫无聊下去的意思。走过之后,她们便把头凑到一起嘀咕起来。母亲便更搂紧我,加快脚步。
  “爸爸秋天真来接我们吗?开着大汽车。”
  “爸爸就会来的。”
  但我知道,爸爸再不能开车了,汽车着火了,爸爸下了监狱……
  
暴雨

  栓柱也姓刘,是邻居,论辈数,我该叫他小舅,他爹是我外公的堂弟行五,我叫他五佬爷。.栓柱有个三姐(也是大排行),四姐生下就死了。好容易养了个男孩取名栓柱,拴住的意思。他爱跟我玩。那一天,他对我说,和爸爸打鱼的时候,他发现柳河有一段靠近芝麻地的地方,离这有三里,沙底里的螃蟹,一摸一个。水还浅,可以洗澡。我俩把上衣放在酱缸盖下,一块跑了。天晴的时候,村人都把栏子里大酱缸盖拿下来,晒酱。盖子是用秫秸皮编的,斗篷形。孩子们下河前,爱把衣服扔在家的栏子里,这样可以随波逐流,顺水游得很远。
  栓柱有条大青狗,总跟着他,见我们顺着河往野地跑,更撒起欢来。到了栓柱说的地方,在柳河的下游,一个蔓弯的河滩,水面很宽,流速也慢了。我们脱去短裤,下了水,果然水浅是沙底。我俩猫着腰摸起来。半天螃蟹也没摸到,栓柱一会说在这,一会儿说在那。但我们玩得挺高兴,天气闷热,在河里泡着仰面朝天,真舒服。我们贴着河边顺水漂,水缓缓的,有时还要用脚蹬着沙底。
  突然,大青叫起来,叼着我俩的短裤跑过来,我抬身一看,西边一块乌云压过来,黑沉沉的,夏天就是这样。云在头上滚动,一阵暴雨打在水面起了一大片泡泡。我俩慌忙爬上岸,穿上裤头。但见东年余泡上空一道闪电,从天划到地,紧接着响了一个炸雷。我们吓坏了,捂着耳朵跑起来,一边狂喊,狗也跟着窜跳吠叫。听大人讲过,东年余泡有棵老槐树叫雷劈过,因为树的一半都枯了,有个洞,洞里藏着狐狸精……我们拼命地跑,真是瓢泼大雨,闪电和响雷,一个接一个追着我们。庄稼地里哗哗地响,在昏暗中只见河边的树,像黑影一样疯狂地摇摆着,河水出奇的亮。我们嗓子也喊哑了。快到草桥的地方碰到柱他爸,我五佬爷,他抱起了我,吼了一声柱子,快走起来。大青围着他,惶急地摇动尾巴。
  到家的时候,我见柱子脸煞白。这时妈妈找我还没回来。他们是看天阴下来,盖酱缸时发现我们去下河的。姥姥用干布给我和栓柱擦干身体,把我抱到炕上盖上被子,又给栓柱找衣服。他爹说不用了,便把从栏子里捡过来的布衫夹在腋下,用蓑衣裹起柱子,爷俩走了出去。小姨拉风箱煮水,还没有等到喝红糖姜汤,我已经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妈妈的怀里,炕沿上点着昏暗油灯,一碗糖水还冒着热气,妈妈脸上流着泪,一面摇我,一面喃喃地说:
  “爸爸知道了会不安心的,别下河玩了,你跟他们念书吧……”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鸟人

下一篇: 《 围墙外的爱情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童年总在记忆中鲜活:那依依的柳树啊,那撒满欢乐的小河,还有那乡下的暴雨,无不盛满野趣。文字舒缓,如奶奶夜晚的故事,平淡但很有些小温暖。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行吟者

    平淡但很有些小温暖。说个正着,谢梦儿的童心

    2014-01-1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