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寻找桂花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68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10-07   点击:


绅士

  在营口滨河贫民窟肮脏的街道上走着一位绅士,后面的随从牵着马。不时地有小叫花子向老爷乞讨,他便丢两个钢板在孩子乌黑的小手里。他走近一个正在晾衣服的中年妇女,他摘下了帽子:
  “大姐,打扰您,我想打听一位姐姐,她有二十六七岁,带一个三岁的孩子。我们分手后一直不知她的下落,不知您在邻里是否见过类似的姐姐,她操河西口音。”
  “那孩儿是男的还是女的。”妇人扯平晾好的布,拿眼打量这位绅士。
  绅士略显迟疑:
  “我们分开的时候,她刚刚怀孕。”绅士歉疚而尴尬地笑了笑。
  女人似乎有什么觉察,她撇撇嘴:
  “哟,我说财主老爷,她既然离开了你,你就别找她了,我们女人再穷再苦也能把亲生儿子拉扯大。不像你们富家子弟。喜新厌旧。”
  “大姐,你误会了,我和姐姐都是苦命人。”
  “哟,我可知道你的苦命是啥意思,无非是爹妈找的看不上,又来捉弄我们那些使女,看见肚子大了就把她遗弃了。”
  绅士看说不通,讪讪走开了。随从捂着嘴乐。
  后面那女人的声音还不高不低的念着:
  “死了这条心吧,老爷,在这条街上,你要找的女人没一车,也有一打。孩子会长大的,就像你有一天会老了一样,自己讨自己的良心债吧!”

  回到客栈,绅士把帽子一摔。随从在对面坐下笑了:
  “宋队长,都是你这身行头惹的祸。”
  “闭嘴吧!”
“承武哥,喝点水,歇一歇,动动脑子,明天再去找。”另一位青年坐过来,神情很有威仪。  
“你的遭遇使我想起哥哥子灵和玉莲姐。”
“周队长,宋队长,你们谈吧,我回屋休息了。”
“我一想起桂花姐的走失我就心疼,虎子弟是我参军后的第一位战友,他是为救我而牺牲的,我没实现他临终的嘱托,没有照顾好她姐。”宋队长承武愁闷地说。
  “你不必难过,也别急。”周队长子杰劝他说。“桂花如果真在这个城市,她带一个孩子,活路也很窄:给苦力洗衣服做饭,在有钱人家当老妈子。我们就顺着这个思路分头去访。你不要打入到劳工里去吗?正好做这事。”

  萧向荣的支队,接到总部的命令“化整为零,秘密北上,在中苏边界集结。”之后,他们开了一个会,决定把游击队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由萧亲自率领精锐骑兵,避开日军主力,在敌伪驻守的空档的山林中穿行北上;第二部分由副队长周子杰率领化装成日伪军与萧部平行相机掩护萧部,同时探路。第三部分由副队长宋承武率领混入劳工队伍,寻机策动起义。
  每年冬天,辽河口封冰,满铁在码头上的劳工大部都要分批运去北满伐木。正是游击队可乘之机。这次子杰和承武来营口的任务主要有两项,一是从被服厂弄到一批日伪军的军大衣,不仅为了北上御寒,而且可以化装;二是相机打入劳工内部,取得信任,随队北上。同时买些外伤用药。对于承武来说,还想找到桂花。夜里,承武怎么也睡不着。

  “虎子死了,死在了我的怀里。”――他想起八年前那个冬天夜里,他随着挂马掌的游击队参军的经过。萧队长劝他回去,那马做为挂掌的钱。他说,我回去等于把我们父子送进监狱。我随你们走,爸爸可以说,土匪掠了我当人质。队长同意了。可就在沼泽边碰到了巡逻兵,他没有枪,“虎子是因为掩护我而死的……红噗噗的脸蛋,带个狗皮帽子,憨憨的。比我还小一岁。临死前还叫我哥,断断续续说让我帮他找到逃散的姐。他从怀里掏出一只镯子交给我,说姐叫桂花,肩上有块疤,狼抓的。”
  想到这承武心如刀绞,“他是为了救我而死的。眼睛是那样清,天真无邪,嘴巴上刚刚长出柔毛。叫我哥……两个时辰之前,钉马掌的时候,他还围前围后,乐呵呵地说以后要回来跟我学手艺。”萧队长和他并马而行,劝他不要过于悲伤。战斗总有牺牲。“可是我怎么能受得了呢!”
为了逃避日本人捕杀,姐俩逃散了。他投到了抗日军。  
  他想起了千辛万苦找桂花的经过,最后终于找到了。
  她家只有一人,四壁空空。一条大青狗卧在门边与她为伴。她拿出另一只镯子和虎子给他的并在一起,他跪下了。“虎子是为救我而死的,如不嫌弃认为姐姐,以后我就是虎子。”这些话痛在承武的心里。他记得她很刚强,流着泪扶起他,说:“弟抗日,承父业,男儿报国,死得其所!”她讲诉了和弟弟离散后流落到台安和一个脚夫结了婚。男人被抓劳工,逃跑给打死了。现在欣慰的是又有一个异姓弟弟同她共患难。
  后来他几次去看她,或托鲁哥给她捎去些财物。一来二去他们相爱了。一个风雪的夜里,她褪下小褂,让他看她肩上的伤。他怜惜她孤身一人,眼泪滴在她的兜兜上。她偎着他说,“你抗日是英雄的事业,我不缠你,什么时候你落了难,到姐这来。无论天寒地冻,刮风下雨,姐都会烧好热炕点一盏油灯等着你。”
  想到这承武刚强的汉子泪流满面。他记得她已经怀孕了,可此后再也没见到她。他最后一次扑到她家时,月光下,门窗大开,白雪铺到炕上,人和狗都没了。

  难民

  又经过一天周队长派人查访,报告来的消息提供了一些新的线索。码头上的苦力说前两月没封海的时候,曾有过两个河西口音的年轻妇女,都带着孩子,给他做饭。后来都走了。听说有一个去了鱼市,另一个下落不明,不知是否返乡。这一天承武也换了装束,又到那条街上去寻访。

  一个逃荒的庄家人,戴个狗皮帽子,拄一根树棍,背一条装着铺盖的麻袋。牛皮靰鞡踩着街道上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走到半大老太太跟前停下脚步,向好心大婶讨一瓢凉水。喝完,向老人鞠了一躬:
  “大婶,我想打听一个人,前两年,在逃荒的路上,我和姐姐走散了,她河西口音,当时二十六七岁,抱个孩子,不知你老见过没有?”
  “苦命的大兄弟,这会儿我不能给你准信儿,”老人说,“过两天你再来,我把探听到的情况告诉你。”
  流浪汉从怀里掏出一块大洋,双手捧上。
  “这是咋说的,”老太太愣住了,“我知道你寻亲心急,可谁都会落难,帮你一把没什么。你四处流浪挣钱糊口不容易,我断不能收你的钱。”
  汉子深深弯腰,眼圈红了,他就是承武。
  过了两天他又来了,这次大婶告诉他准确的消息。有人在鱼市上常见一个婆子带两个孩子,大的有三岁左右,不是亲生的,孩子妈给人家干活,托那鱼婆照看。她是个年轻人,剪个短发很利落。你可以去访访。
  当天承武兴奋地找到那鱼婆,婆子说孩子病了,没送来。他问明了女人住处。待他到那家时,房门锁了,大人和孩子已不知去向。门是锁了,但从缝缝隙看,床和家具还在,简单的铺盖诉说着主人娘俩的艰辛。“会找到的。”承武一面担心孩子的病,一面对自个儿说。
  第二天,他要去何塞的教堂,表弟丁盛要结婚了。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路老三开公司

下一篇: 《 樱湖坠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开篇有趣生活味浓,一询一答诙谐,二章,承武学聪明了换了行头,便与劳苦人亲切了。欣赏,问好先生。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喻芷楚

    现在才开始寻,挺长时间了。

    2014-10-07

    回复

    • 行吟者

       三年多了,一直在找,因为作战到处跑,如今进了营口,遇到打工群体。得到线索。

      2014-10-0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