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柳与絮的缠绵

柳与絮的缠绵

作者:遇才女    授权级别:B    编辑推荐    2014-10-04   阅读:

  
  我本是一棵即将修炼成人形的柳树妖,我一直一直的都在这个依山傍水的地方,习惯的看天,看地,习惯着一个人自己的修炼生涯。
  直到五年前的那个清明雨上的时节,在我的旁边多了一座塚,墓碑上的字,我不认识。我只知道,从那以后的每年清明时节,都有一个女人会来这里,她从来都不哭不闹,只是静静地倚着我,自言自语地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渐渐地,我越来越期待每年清明时节的到来了,想想那女人每年带来的点心和飘香的杏花村,我就十指大动啊!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啊!奇怪的是,自从这座衣冠塚和我做邻居后,每年女人来的时候,都是晴空万里,没有风,更没有雨,
  “我来看你了!”女人轻轻柔柔的声音再次回响在耳边,五年了,虽然她的容颜日渐老去,但那温柔的声音却不曾改变过。
  “有没有想我啊!”,女人拔去了,塚上的杂草。
  “一定没有,你这个没良心的臭男人,怎会还记得我?”,女人摆放着祭祀用的物品,我闻到了阵阵的杏花村的酒香,
  许久之后,女人只是静静地站在塚前,再也不说一句话了,可我有看到她眼角落下的两行清泪,记忆中的女人从来没有落过泪的,我想这只是未到伤心时吧!
  太阳被一大片乌云遮住了去路,然后就“滴滴答答……”,下雨了,这回可应了那句,“清明时节雨纷纷”了……
  这可急坏了我了,我尽量的伸长了自己的柳枝,希望可以替她遮挡一些什么,渐渐地,女人的衣襟还是湿了,头发也湿了,雨点顺着发梢一滴一滴的落下。
  可她依然的站在塚前,不曾离开半步,我更着急了,要是一直淋下去的话,一定会生病的,可现在的自己还未幻化成为人形,一切都无能为力啊!
  “澜,为何我们相爱不能相守?”
  “澜!为什么我找不到你了,你说过的,会一直一直的守在我身边!”
  “澜!你说过的,生生世世不离不弃的!”
  “可现在,絮儿找不到你了……澜!你在哪里?”
  女人还在自言自语地说着,不知道为什么,一种强烈的欲望充斥着我的全身,我想要保护眼前的这名女子,我不想看她淋雨,我不想看她落泪,我只喜欢她往年轻轻倚靠着我,温柔的诉说。
  一种无穷的力量席卷着我的全身,从我的主根,一直到我的每一支细细的柳条,一种倔地而起的气势,充斥着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我能感觉到自己像是重生一般。
  没错,我重生了,提前幻化成人形了,看着自己灵动的手指,我高兴极了,可我也注意到了,我眼前的她,十指一挥,一把翠绿色的油纸伞,挡在了女人的头上,我不想再让她落泪了……我只想看到她的温柔!
  感觉到头上不再有雨滴落下来的絮儿,胡乱地摸了摸脸上的泪,可雨还在一直下着,难道会是他?猛然间回头的絮儿撞在了一堵肉墙上,
  这是我第一次清楚的看到这个女人的容貌,双十的年华,可脸上却写满了凄凉,五年了,她是如何渡过的呢?五年前的许多年,她的生活我未曾参与过,不知道她口里那个声声的澜为何人?可这五年后的日子,我一定要参与……
  眼前的女人,抬首看向我,我的心“扑腾,扑腾”的跳着,原来这就是人的感觉啊!真好!
  “是你吗?澜……”
  絮儿轻颤的手指,覆上了我的脸颊,虽然有点儿凉凉的,但我的心却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看着再次泪流满面的絮儿,我想说些什么,哪怕是善意的谎言也可以啊!
  当我准备回答她的问题时,我的嗓子却发不出任何的一丁点的声音,无奈下,我只好把她搂在怀里,用行动来证明一切。
  于是,清明雨上的时节里,一把油伞下,两个人,一段不属于彼此的故事开始了……
  由于我没到修炼成人的时日,就强行的幻化了人形,所以我口不能言,但这对我不重要,至少我有在絮儿的身边,虽然我不明白,世上男人的模样千万样,为何我会幻化为那个叫澜的男人的样子,不过也好,至少絮儿不会难过……
  本来还在担心淋过雨的絮儿会不会生病,可没想到,倒下的却是我,一连烧了三四天,幸亏都是絮儿在照顾自己,昏迷中,我似乎听到有人在说……
  “澜,不要再离开絮儿了。”
  “可惜了,再修炼些时日,必定能列入仙班的。”
  “唉,这也是一劫啊!上天早就注定的,无奈啊!”
  “澜,喝药了,郎中说,今夜要是再不退烧就危险了,听着,如果你再这么无声无息的离开我,我就陪你一起死!”
  勺子喂到嘴里的药,再次顺着我的嘴角缓缓的流了出来,药很苦的,我拒绝喝!可之后,嘴唇感到的再也不是勺子,硬硬的感觉了,随之而来的是柔柔软软的触感。
  原来,是絮儿看到流出的药,又想到了郎中的话,在用嘴渡给我喝药,奇怪药也不苦了,还有那么一点点儿的甜,为了能继续感受那柔软,我一口接着一口的把絮儿渡我的药都喝完了!
  “冷,好冷!”,我不知道为什么,发烧的我会浑身发冷,就算我还是一棵小柳树的时候,在严寒的冬季我也没感到过冷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七情六欲吗?
  额头传来了一阵凉凉的感觉,很舒服,接着我听到了一阵“悉悉”地声音,然后我的被子被掀开了,我有感到一丝凉意,接着发生的事情,我的心又一次的漏拍了……
  一个热乎乎的温暖的身体,躺在了我的身侧,她的手搂住了我的肩和我的腰,不仅如此,还紧紧地贴着我的胸膛,是那种肉挨着肉的,我好像有感觉了,这回不冷了!
  也许这方法真的管用,也许是药效来的晚些,也许是我真的受不了这美人恩,总之,在那一夜之后的我再也感觉不到冷了,浑身热热乎乎的,
  当我睁开眼时,看到的是怀里的絮儿,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拥她入怀的,但此时的她,脸上却是幸福的样子,
  另一只手,顺着絮儿的脸廓轻轻描绘着,虽然是闭着眼睛的,但我看过它们睁开时的样子,虽然充满了眼泪,但它们很灵动,长长的睫毛就像蝴蝶的尾翼一样,微微的向上翘着,坚挺的鼻梁,红红的嘴唇,昨晚就是它们把那苦苦的药送入我的口中吧!
  也许是我搂的得太用力了,也许絮儿不甘被控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总之,翻身中,她醒了……
  “你醒了!”睡眼朦胧的絮儿,看着我的脸,笑着说到,接着,那只暖暖的柔yi再次的覆在了我的额头上,
  “嘘……终于不热了,”絮儿如负重释的再次冲我笑了笑!
  “啊嚏……”
  看着只穿着肚兜的絮儿,我的心又有一种不听使唤的感觉了,絮儿的脸被我看的有些发红,就像她每年都拿来的那种红红的果子一样,其实那红红的果子酸酸甜甜的,很好吃的。
  “嗯!我,你……”
  我冲着不知所措的絮儿笑了笑,伸手拿起她的衣服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肩上。
  絮儿再次出现时,我闻到了阵阵米香的味道,我一口接着一口的吃着絮儿喂给我的粥,我从来没想到做人是如此的幸福,
  “要不要再来一碗?”看着絮儿温温柔柔的样子,我的心都化了!
  这次不同,我接过絮儿手中的碗,把勺子放在嘴边轻轻地吹着。
  “怎么,被烫到了?”
  我摇了摇头,接着拿着那勺子递到了她的嘴边,我有看到絮儿眼里的晶莹的泪……
  我的口不能言,并没有对絮儿造成过大的打击,她只说了一句“只要你还活着,我就知足了。”
  之后的日子里,是幸福的,我能感受得到,絮儿浓浓的爱意,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全力的去回报她对我的好,其实,那都是絮儿对那个叫澜的爱,我懂,可我就是喜欢自欺欺人地认我,都是对我的。
  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去放纸鸢,是我做的,别忘了我可是柳树精啊!这可难不倒我的。
  “澜,你看它飞得好高啊!”
  纸鸢在我的手里如鱼得水般的在空中自由飞翔。
  “你好棒的!”
  看着絮儿充满崇拜的眼神,我的小小虚荣充分的得到了满足,其实我对纸鸢使了妖术的,只不过絮儿肉眼凡胎的看不到而已。
  我把线绳递到了絮儿的手里,
  “可以吗?澜!可我不会啊!”
  我回给她一个大大的微笑,单手搂住絮儿的同时握住了絮儿的手,线绳在我俩的手中来回的拉扯着。
  纸鸢越飞越高,在我俩的视线里,逐渐的变小。
  “澜,你看,它飞得好高的!”絮儿异常的兴奋,扯着我的衣袖高兴的大喊,就像小孩子一样的,纯纯的,静静的。
  许久,“澜,你不觉得,如果我们松开线绳,,她它会飞的更高更远的吗?”
  我被絮儿的问话弄得不知所措,一脸茫然的看着刚才还异常兴奋,现在却多愁善感的絮儿。
  “纸鸢虽然是没有生命的,不能像小鸟一样自由的飞翔,能去任何只要是它想去的地方,但就这样一辈子都被那绳索所牵绊,这样的宿命是不是很可怜?”
  絮儿的眼睛很是纯净,虽然我不懂她说的什么宿命,但我想到了,还是柳树时的我,那时我也羡慕过天上飞的鸟,地下跑的各种小动物,因为他们是活的,有生命的,可以随着自己的意愿,做真实的自己,可我只能傻傻的看着……
  于是,我决绝的扯断了连着纸鸢的线,虽然纸鸢飞走了,远远的,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可我不允许絮儿也消失,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地抱着她……
  手上感觉凉凉的,原来是絮儿的泪,晶莹剔透的,转过絮儿的身子,轻轻拭去眼角的泪,
  我尽量的将自己的笑容放大,我觉得她一定是因为看到我的一排小白牙,才破涕而笑的,
  “咯咯……”,耳边都是絮儿的笑声,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当絮儿有注意到我的专注时,她的脸红了,就像上次一样,红红的,好像那种我一直都想尝尝的果子一样,可现在没有果子,只有絮儿,于是我想,也许絮儿的味道会更甜美。
  俯下身,“腾腾的……”,我整个人感到身体里好像有几千匹野马在奔腾似的,轻抬起絮儿的下颚,我有看到絮儿的脸好像更红了,
  突然,我感到自己的嘴唇被什么柔柔软软的东西覆住了,暖暖的,整个人如同融化般的感觉,虽然时间很短暂,但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让人难以忘怀的。
  是的,我被絮儿偷吻了,我的脸热的发烫,这是我的唇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美好。
  令我更意外的是,絮儿并没有因为小女人的害羞,而离开我的怀抱,而是在用她那会说话的眼睛向我传递着什么信息一样!
  我懂,我怎么能让我的絮儿失望呢?
  低头,用我热情的双唇覆在了刚才的柔软上,我要让絮儿知道我的热情,我的火热,从薄薄的唇,到那丁香的舌尖,攻城掠地的我直到无法呼吸了,才放过了眼前的絮儿。
  我在想,人们都说七情:喜、怒、哀、惧、爱、恶、欲;六欲:生、死、耳、目、口、鼻所生的欲望.原来可以如此的美好。
  于是春暖花开的季节里,万物复苏,山谷里某处地势较平稳一片草地上,站着两个相拥的人,微风徐徐吹来,吹动了你的长发,吹乱了我的心……
  夏季的太阳就像热情奔放的情人一样,除了夜晚它都让你沉浸在那火热之中。
  今天是七夕,絮儿说,是什么牛郎织女见面的日子,会下雨的。
  什么日子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天天都能看到她。
  于是白天,我和絮儿就在这间虽算不上宽敞,但是很温馨,很整洁的竹屋里,躲避着它的火热。至于絮儿所说的会下雨嘛,直到太阳下山我也没看见。
  而夜晚呢?我们相依偎在屋顶上,看着漫天的繁星,听絮儿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
  “澜,你说我们是不是比牛郎与织女要幸福的多,他们每年才见一次。”
  我看着絮儿那一幅认真的表情,帮她整理好额前的碎发,只是笑……可我的心里却是害怕的,王母娘娘好厉害的样子,如果她要把我和絮儿分开的话,我绝对不会像七仙女一样的懦弱,我要反抗,我不要别人来左右我的人生,谁也不能分开我和絮儿。
  “奇怪,往年今日都会有雨水的,澜,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急忙掩饰住内心的慌张,拥絮儿入怀,攥住她的手心,画了一个笑脸。
  “笑啊!你是说?”
  我点了点头。
  “也是啊!一年才见一次面,干嘛要哭的肝肠寸断的,要笑,好好的珍惜在一起的时间,”
  我有感觉到絮儿在反握住我的手,紧紧地,原来女人的力量也可以如此的强大!
  深夜,看着枕边熟睡的絮儿,我的心好踏实,借着窗外的月光,我有看到絮儿的肩上有一片片的青紫色的斑痕,我的脸红了,因为那些都是我刚才的劳动成果,我喜欢深深的吻,我要在絮儿身上刻满了我的爱恋,侧身搂住我的絮儿,再次拥入怀,共进梦境!
  “轰隆隆……轰隆隆……咔……”,窗外下起了漂泼大雨。
  “澜,我害怕,澜……”
  “澜,不,不要,澜……”
  “妖孽,你不好好修仙,非要跑这凡世一遭,破坏我天庭的规矩,”
  “是啊!可惜那几千年的修行了,你可反悔知错了!”
  看着眼前的柳主,我只能拼命地跪地磕头,希望他能原谅我的私自逃离。
  一道仙气打在了我的身上,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痛,反而全身热气沸腾,周身泛着绿的的光。
  “澜,你怎么样?还好吧!”
  “柳主,和一个罪人何必那么费事,看我的!”
  “妖孽,看招!”
  一道紫色的仙气,顺势就向我和絮儿的方向袭来,我知道那仙气如若打在絮儿的身上的后果,我将自己的身体挤在了絮儿的身前。
  “不要,不要伤害絮儿,”我歇斯底里地喊着,为了絮儿我愿做一切,
  “澜,你能说话了,”,絮儿惊讶的看着我!
  “妖孽,既然做了,就要敢有所担当,你自己动手吧!”
  我想一定与刚才那道仙气有关,柳主为何要为我注入这仙气?
  “柳主,柳主,手下留情啊!”万般无奈下,我只有低头求饶了,只求能救絮儿一命。
  因为在妖界的规矩里,是这样规定的,他们认为,作为一个妖精不能修炼成仙的所有因素都与他们本身没有关系,全部是外界原因的错。
  那么他们的最高领导者就会对那些外界因素施以惩罚,所以现在,我只求柳主可以放过絮儿一命。
  “不,柳主,我愿意替絮儿接受惩罚,请柳主开恩!”
  “那样的话,你就会灰飞烟灭了,你傻啊!为了一个凡界的女子,值得吗?”
  “值得,”我坚定不移的点了点头。
  “好,不过我要告诉你,规矩就是规矩,就算你不肯亲自了结她,那么她也不会活着的。”
  “柳主,看我的,”
  接着一道紫色的仙气朝絮儿的方向再次袭去,我正要迫不及待的挡在她身前时,我突然发现,我自己不能动了,我的腿正在一点一点的幻化成柳树的树干,
  “啊!”絮儿从嘴里吐了一口鲜血,鲜红的刺眼。
  “絮儿,都是我害的你,对不起!”我把自己的手朝她的方向玩命的伸着,我多想在抱抱她,多想再在一起,互诉衷肠,这次我可以说话了,我要把我对她的爱恋,全部的说出来。
  絮儿伤的很重,已经不能站起来了,于是,她试着一点一点的向我爬来。
  “絮儿……我爱你。”我的泪,无声的落下。
  我有看到絮儿微翘的嘴角,地上留下一行血迹,还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了,我的手指就能碰触到絮儿了。
  “你还这么执迷不悟吗?柳妖,”柳主再次的问我,
  “不,”我看向一旁的絮儿,“此生能有絮儿一人陪在身边,我心足以,絮儿都不怕死,我一堂堂男儿又有何惧?”
  “不,不是这样的,柳主大人,您听絮儿一句话可好?”
  “哼!你什么身份,还想和我们珍贵的柳主说话,自不量力!”,紫色妖精鄙视的看着絮儿。
  “柳主,反正我也是一个即将要死的人了,您何不成全我们,再给我们一天的时间可好,”
  一阵沉默之后,柳主终于开口了。
  “量你也耍不了什么花招?就一天,明日此时就是你的死期,柳妖,你好自为之!”
  一阵狂风刮过,不属于这里的两个终于消失了……
  我又恢复了人身,急忙向受伤的絮儿跑去,把自己身上仅有的一点点真气输入她的体内。
  “澜,我没关系的,最后都是要经历那一步的,只是早晚的问题,刚才为什么那么傻呢?”
  紧紧地拥絮儿入怀,“不许,说那样的话,我只求你能安好!”
  我有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里,雾气蒙蒙的,很快里面就布满了,大量的水,我尽量的控制它们不外流,可最后还是失败了,于是它们顺着我的眼角缓缓地流了出来,在经过我的嘴角时,我不经意间的尝到了它的味道,咸咸涩涩的,好苦!
  “澜,还记得七夕吗?你在我手上画的笑脸,”絮儿拿出帕子在我的脸上轻轻的擦拭。
  “嗯!”
  “所以我们现在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我们想做的事,我们要快快乐乐的,不能留有遗憾!”
  “是啊!我倒是当局者迷了,就听絮儿的,好好的享受这所剩不多的时间!”
  我有看到絮儿微笑的脸,在我眼前慢慢的放大,然后,我的脸颊红了!
  “澜,带我去看看你以前生活的地方好吗?”
  絮儿很少要求我什么的,可我以前的地方,那里是不是有些尴尬!但为了我们仅存不多的时间,我答应了她的要求。
  “絮儿,我以前……”
  “澜,听絮儿先说可好?”
  看着絮儿我的心无名的疼,我不知道她要说些什么,但我想听,“好,洗耳恭听!”
  “很久很久以前,我和他青梅竹马,曾经山盟海誓,曾经海枯石烂,但他,为了所谓的名利场,所谓的荣华富贵,弃我而去,”
  回忆是件可怕的事,我有注意到絮儿眼里闪过的一丝忧伤,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以一个倾听者的身份,去参与那没有我的许多年前发生的事与情!
  “为了,官场名利,他娶了比他官职大许多的大官的女儿,从此平步升云,尽享繁华荣世,于是我就被他安排在了,之前你和我一起住的小院里,连个妾都不是,可笑吧!”
  絮儿,顺手擦擦眼角的泪,接着说到,“可每次他来时,都会对我说一些,我一直认为,终有一天会兑现的承诺。”
  “我傻吧!直到现在,我还一直认为那些话是真的!他有说,等他权势大过丈人时,就会明媒正娶我,为我绾发,为我点额妆,为我做一切的事情……”
  “可还没等到那一天,他倚附的势力却莫名的倒台了,他明媒正娶的妻子跟别人跑了,还出来指正他的那些不义之财,”
  “在他行刑的那天,我有去送他,他说,他一生一世中最美的时光便是与我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那天他终于说出了,要我做他妻子!”
  “我想,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看来他是醒悟了,只是这醒悟的代价太大了!”
  “他说,他来世定不会再负我,与我牵手夕阳下,洗净这人世间的铅华,逍遥一世。”
  “可,澜,你相信会有来世吗?”
  我看着絮儿悲痛的眼神,无从回答……
  “其实就算有来世,又能怎样,兴许这一世,本就是我俩的下一世,为何要那么纠结呢?”
  “所以,我没有选择与他殉情,我已经耽误了自己最美好的时光了,所以我要勇敢的活下去,”
  “絮儿,”我牵起那只小小的柔荑。
  “那让我来牵你手,看那朝阳初升,看那河边垂柳,看那鸳鸯戏水,看那重阳野菊,看那冬日白茫茫的一片,可好?”
  “好,”
  其实我们都没有忘记,柳主的一天之限,就像絮儿所说的,我们要珍惜现在!
  离我们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了,我的心在不安的跳动着,我不知道絮儿一会儿的反应会是如何。
  “絮儿,你真的,想看我生活的地方?”我有些迟疑,我不想在这最后的时间里,让她的心被别人占据着。
  絮儿看了看周围熟悉的景色,然后心如止水的看着我,“难道那里有妖精,会吃人吗?”
  我哭笑不得,这就是我的絮儿啊!可爱的小女人!
  继续前行的我,满怀心事,我想说出来,不想把它们埋葬在心里,我要让絮儿知道我的爱有多深!
  “絮儿,本来我想带你看尽这世间所有的春夏秋冬的,谁知……”
  “你知道的,我不是……不是他!”
  “我,可我当时就想,就想陪着你!”
  “絮儿,你能明白吗?”
  絮儿用力的回握住我的手,另一只在上面轻轻地拍着,“我懂……”
  这一句“我懂”,使我的心结都打开了,看着絮儿微翘的双唇,以及眼角流下的晶莹剔透的泪,我知道,那是幸福的泪。
  要来的终究是会来的,很快的,我和絮儿来到了我一直生活的地方,当然那里还是那个叫澜的男人的塚的所在地。
  絮儿在不经意间,挣脱了我的手,直直地向那个我永远不想看到的地方走去。
  “澜,我又来看你来了,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
  “絮儿”,我还是没有做到,心若止水,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
  可给我留下的除了絮儿的背影,再无其他了……
  许久的沉默之后,
  “我知道,你不是他,我一直都是知道的……”絮儿的声音有些哽咽。
  “他不会像你那样的为我着想,不会为我把烫嘴的粥吹凉,不会带我去郊外春游,更不会陪我在屋顶上看星星……”
  “他来的时候,匆匆忙忙的,他走的时候,是我漫长等待的开始。”
  “可我,就是忍不住的要把你当成他,也许是我的心太疲倦了吧!”
  “五年了,我是多么的希望可以有一个怀抱可以给我温暖,给我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对不起”,絮儿转过身,向我的方向走来。
  “原谅我的情不自禁,原谅我的自私懦弱,是我害了你,不能继续修仙的,毁了你的前程!”
  “如果,当初我能不那么自私,我们是不是都可以各自安好呢?”
  “絮儿,”我一把把她狠狠地拽入了我的怀里,“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五年前,你第一次来这里时,我就在这里了,那时我是一棵小柳树,”我指向旁边不远的地方。
  “那时你静静地倚靠着我,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后来你年年都有来,有时会哭的悲痛欲绝,有时会笑靥如花,有时只是静静地默默无语!”
  “那时我就在想,是什么会让一个女人会如此的疯癫?”
  “看你落泪时,我会感觉到浑身的柳枝都在无名的躁动中。”
  “而看到你笑的时候,他们会觉得像在沐浴春风一般。”
  “其实我最喜欢的是你,静静地倚靠在我的树干时的感觉,仿佛时间静止一般的美好!”
  “那个雨天里,我再也受不了了,我不想再看到哭泣的你了,于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使我幻化成人了。”
  “这就是我的爱……”
  我有感觉到,絮儿抱着我的双手,再加大力度,就像七夕的夜一样,我再次的感叹女人无穷的力量!
  “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名字嘛?”我自嘲的笑了笑,“这个我还真没有!不如絮儿给起一个可好?”
  絮儿抬头看了看我,冲我嫣然一笑,我的心,再次凌乱了。
  “我是絮儿,那你叫柳儿可好,我们连在一起,叫柳絮……”
  “柳絮,柳絮”,我脑子里,不停地重复着这个词,虽然,柳絮的生命和柳树紧紧地连在了一起,但到最后,柳絮还是不甘被柳树所束缚,在那春暖花开的季节里,随着那和煦的风终是自由飞舞去了……
  “怎么,不喜欢吗?”
  絮儿冲着发呆的我,摇了摇头,莫名的看着我。
  “不,我很喜欢,我以后就是絮儿的柳儿了”,回给絮儿一个大大的微笑,同时也算是自我安慰吧!本来嘛!这些都将预示着我们的悲哀!
  “柳儿,你可会法术?”
  “当然,而且还很厉害的。”我骄傲地扬起了自己的头。
  “那你可以带我一起飞吗?”
  “当然了,”
  牵起絮儿的手,随着一阵风的到来,我们已然俯身高空中,迎面吹来的风,让人感到清清爽爽的。
  “柳儿,你看那里!”絮儿指的方向,那是一片原始森林,里面树木林立,珍奇异兽遍布天上地下,一只火凤凰,朝我俩飞来,轻轻蹭着絮儿的手心,十分友善。
  接着,我们来到了,浩瀚无边的大海,随着夕阳西下,海面呈现出五光十色的炫丽!
  “真美,柳儿,”
  “只要你高兴,喜欢就好!”
  也许是飞的时间久了,我有感觉到一阵阵的在出虚汗,手掌心都湿了。
  我尽量地掩饰着自己的状况,可最终还是被絮儿发现了,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天色渐暗,一轮明月升空,我与絮儿一起坐在河水缓缓的小溪边,絮儿的头倚在我的肩上,如果没有明天的期限,这是多么的美好的一幕!
  絮儿白天说的话,我句句记在心里,于是从怀里偷偷地拿出一条我有准备了好久的红帕子,我想在今夜,让絮儿做我一生中最美的新娘。
  “絮儿,你可愿嫁与我为妻?”
  在一双泪眼朦胧的大眼睛里,我有看到喜悦,那是喜悦的泪……
  轻轻地将红帕子盖在絮儿的头上,我们站在这月光之下。
  “一拜天地”……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于是,我们以天为庐,以地为盖,享受着只有我俩的新婚之夜……
  我把自己的唇深深地吻遍絮儿的全部,今夜是属于我俩的,我要把我的爱全部都展现出来,夜色下,絮儿透红的脸颊,深情的眼神,唯美的呻吟,使我欲罢不能……
  最后,气喘吁吁的我们,相拥在一起……
  “柳儿,谢谢你,此生絮儿嫁你不悔……”
  “那下一世呢?生生世世你与我一起可好?”
  我几乎是用着祈求的口吻在征询絮儿的意见,我害怕听到我不能承受的回答,其实我一直在与一个死人争,我们的区别在于,他会投胎转世,而我只会灰飞烟灭……
  “柳儿,我的柳儿”
  絮儿伸手覆在我那皱在一起眉头上,轻轻的展平他们,
  “我们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
  明知道不可以,但是絮儿还是许了我生生世世,至少在这方面,我比那个叫澜的男人强百倍!
  狠狠的吻住那双给我承诺的诱人的小嘴,舌尖在彼此缠绵着,心在互相依托着,人在彼此占有着……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的太快,清晨刺眼的阳光,在提醒着,这一切总该是会到来的!
  “柳妖,还是你自己动手吧!”
  柳主的神圣与威严是不许旁的说不的,要我亲手杀死自己的挚爱,我根本做不到。
  我紧紧的抱着絮儿,生怕一失手,她就会离我而去,
  “你这凡间的女人,应该懂得,什么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道理吧!”
  这次,一起来的紫色妖精,又把矛头又转向了絮儿。
  “柳主放心,我说到做到的,”絮儿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毫不畏惧的回答到。
  “柳儿,不要再执迷下去了,絮儿会在奈何桥下等着你的,”
  “不,不要”我不停地摇着自己的头,
  “柳主,求你不要……我愿意灰飞烟灭,来换取絮儿的命!”
  “哼,妖孽,不要得寸进尺了!”
  柳主生气了,后果很严重的,一道紫色的光电直向絮儿袭来,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时,只听一声……
  “啊!”
  絮儿满嘴鲜血的躺在了我的怀里,我感觉我的全身正在被一种无名的力量所冲破,浑身气息乱窜,我快控制不住了,
  “絮儿,我的絮儿现在需要我,我不能就这么倒下”
  坐在地上,调整呼吸,混元化极,我要先让自己平静下来,
  “柳主,你看……”紫色妖精,惊慌失措的说到。
  “真是太好了,柳妖,已经修炼到了六重天了,你看他身上冒出蓝色的光了,”
  “您是说,只差最后一重了,就可以成仙啦!”
  “嗯”柳主满脸笑意的点点头,“要知道这妖界每个轮回能升天成仙的少之又少啊!”
  “可您看那女的,一定会影响到柳妖的修炼的!不如,趁现在,我……”
  “嗯,去吧!”
  “噗哧!”一声,惊醒了我,
  “不……絮儿,”
  看着絮儿心脏上那把长长的剑,我全身都崩溃了,
  当我正要运功反击时,我的手被絮儿紧紧地抓住了,
  “柳儿,抱着我,”絮儿伸手擦去我眼角的泪,
  “把我和澜埋在一起……”
  又是一年清明雨上,天空下起了阵阵小雨,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仅仅一年就物是人非了,自从絮儿离我而去后,我就习惯了这杏花村的味道,我依照她的最后遗愿,将她与澜葬在了一起……
  如柳主所愿,我成仙了,可成仙的我,又能如何呢?无法再见到絮儿了,我的心如死水一般……
  我知道絮儿当年要和澜葬在一起,是为了让我死心,好有一番修为的,我懂,我什么都懂,可我还是自私的。
  张开紧握着右手,一颗颗发光的珠子在空中轻舞着,这些都是絮儿的魂魄,没有这些,她就不能转世,
  “哈哈……哈”仰天长啸,我是个坏人!絮儿对我如此,而我却最后选择不让她轮回!
  伸出自己的左手,混元化极,一道紫气从我头顶射出,幻化成无数的光点,我把左右手的光点合在一起!
  “絮儿,这次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我的身体在慢慢消失,最终与这纷纷细雨,一起滋润了大地……
  许多年的以后,这里成了一片柳树林,每到春天的时候,柳枝上会出现纯白色的软软绵绵的柳絮!
  虽然,柳絮的生命和柳树紧紧地连在了一起,但到最后,柳絮还是不甘被柳树所束缚,随着那和煦的风终是自由飞舞去了…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上一篇: 《 往事悲情

下一篇: 《 路老三开公司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这个美好又有些悲情的人妖恋故事,虽然结局是悲惨的,但是,作者的语言是优美的。故事虽然有点俗,但是,世间来来回回的事情,就那些了,唯独对真爱情的表达永恒不变,因此也能在此的感动人心。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下寨龙池

    可能作者过于执着于对爱情的向往,文中从妖变成人后不能说话的制约等细节显得有点太唐突。

    2014-10-0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