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往事悲情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67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10-03   点击:


  

  “我们这支队伍是从东北军分出来的。”承武一面喝茶,从容地讲述着。显然他很看重这次会面,他希望把他们的斗争介绍给国际友人。“队长萧向荣是东北军的一个骑兵连长,这个骑兵团原是大帅张作霖的卫队。萧的副手是我哥的岳父刘凤翔。我和周子杰是后来参加的。”
  承武详细地讲着他们的战斗经历和困难的处境。渐渐地在约翰的头脑里形成了一幕幕生动的画面。

  “九•一八”事变,日本兵炮轰北大营。张学良当时在北平,受命不抵抗,让部队要往关内撤,军心乱了。一部分农民出身的,思乡恋土,不愿离开家园;另一部分当官的,跟着大帅打下了关东的天下,有威有福。现在成了丧家犬,到别人的地盘上去,虽说关内长江以北好大地盘归了东北军,但地方军阀还是盘根错节有很大势力。他们心里不是滋味;还有一部分青年军官,热血男儿,有的是讲武堂的毕业生,有的是投笔从戎的学生。他们怀着满腔报国护民的热情,追随张家父子,想在沙场上建功立业,名垂青史。现在日本兵打进来了,他们却一弹不发,在抱着孩子的妇女,拄着拐杖的老人的注视中,向关内撤退,军人的耻辱像烙铁一样灼着他们的心。那时他们在锦州外围。省府在锦州。与攻下沈阳的日军相持。
  刘凤翔所属骑兵旅的连长萧向荣就是其中一个,他决定带一伙弟兄留下来抗日,离开他后徹的部队。刘是他的副手,自然跟了他。

  “你说的萧可是日本人小原的把兄弟?”约翰俯卧着问。
  “是的,司令和我们讲过他的经历。”
  “噢,噢,”大胡子应着,可他没有说他妻子的前夫安东正是把兄弟三人的老大。

  承武继续道:
  临行前,战友们备了些酒肉,在农家的茅舍里,弹剑作歌,不胜悲怆。
  我当兵当够了!――凤翔大姨父发言调子很低,――我们这算是什么部队!没有设防,没有部署,日本人在柳条湖炸铁路,挑事,我们还不戒备。等到人家打进了大营,当官的还要收枪,不抵抗……东撤山城镇,本是自家人,却不让进……这又往西跑,我们算什么兵!现在把老婆孩子扔给敌人,自己跑到关里去,干啥?戴个狗皮帽子,背个枪,一口关东话。口渴了,敲老百姓的门,人家都不愿给你开……我当兵当够了!可惜少帅,东北军在关内外,三十多万兵马,就算是和日本人碰脑袋,也要撞他个头破血流……他老人家说到这,低头吸烟,再不愿说了。
  这时萧连长接着发表演说,慷慨陈辞。还割破手指,写下少帅珍重,后会有期,八个大字,在场人无不落泪。
  这之后,他们便在暮色中骑马涉过冰冷的小凌河。
  时值深秋,水寒风冷,骑士们上了岸,纷纷向隔河相送的战友们举起马刀。那片刻的静穆倾尽了国土沦丧的悲痛。
  随后,便策马挥鞭,扬袍东去了。

  当时他们分析,锦州驻军是撤退的兵,死在内战的关内是一种耻辱,不如留在东北。南满可以联合黄显声,北满可以投奔马占山。黄原是辽宁省公安处长,他在从沈阳向锦州的撤退途中发布命令组织民团,收编土匪和汉奸的队伍,与所部警察组成抗日义勇军。马将军抗日坚决,北满的回旋余地大,哈尔滨还有老毛子(苏联)的势力。日本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想,过些时候南北的抗日力量汇合,时局一变,还能打回老家去……就在这伙游勇北进途中与日本人遭遇,被打散了。刘带着伤,跑到了江北,投到了马部。萧集合残部后又收编一些绿林兄弟,逐渐壮大了队伍。

  说到这承武有点兴奋,他压低声音,继续道:
  1931年11月初,日本军绕过哈尔滨进攻齐齐哈尔。马占山组织嫩江江桥之役,率将士浴血奋战,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重挫日军,举国振奋。后来,退至齐齐哈尔南郊三间房据守。中旬日军举重兵在飞机坦克大炮配合下,向马部猛攻,几经争夺,东北军阵地尽毁,伤亡过半,尸横遍野。刘凤翔再次负伤,赶不上暗夜里北撤的残部,落荒而走潜回老家……
  我是八年前离家参加萧的游击队的。我干的一件有趣的事是招降山贼。――承武笑了。
  我在坨村听鲁货郎说过。――约翰说――萧司令派你和子杰去收编一伙土匪,有十来个人。那头目开口摆出条件:他的人不能拆散,由他指挥。打汉奸得来的财物,归他分配。那个家伙还奸笑说,他就是这样,就是降了鬼子对付我们,也是这条件。最后说,你们回去商量,但是人得留下一个。他的话音未落,你扯过那人的腰刀,把他砍了。子杰也立刻亮出藏在靴子里的枪。在场的土匪给镇住了。――约翰赞叹,

  承武接着说:
  子杰不愧是读书人。你知道子杰是谁?他是周子秀的弟,子秀自己改名叫子休,在刘的家乡河村教书,要搞什么世外桃源,――承武笑了――不过人是顶好的人,他们哥俩。子杰就是在我大姨父刘的指引下,投奔萧的。一个热血青年。那次他义正词严,他对土匪说,你们都看到了,多少穷苦的庄稼汉为了保卫祖先留下的土地,死在日本人的屠刀之下。我庄严宣布,哪一个热血男儿,愿意抗击倭寇,还我河山,参加我们义勇军的,站到这边来!如果家有妻儿老小,要回家种地的,发给盘缠,就是不许告密当汉奸。这伙人在民族大义感召下,纷纷表示抗日到底。收编的事顺利完成。子杰真是个将才。

  承武他们说话间,外面一阵吵嚷,石千进来说鬼子带伪军搜查,你们继续搓澡就是。说着,放下帘子退下。
  只听外面管事的高喊:
  “老总们,你们若是卫生局查花柳病禁止入浴的,请拿出证件这边来。如果是警务上的事,这里的人全光屁股你们啥也看不出,请你们在前后把着,看他们穿好衣服带上良民证就行了。”
  承武和约翰听了都乐了。约翰告诉他,如他去北方可到哈尔滨火车站找李大贵,到山镇可去杂货铺找王得富老板,提起彼得的名字便可得到信任。这正是承武一伙人北上所需要的。这是彼得――坨村高老道的二儿子高德义让他转达的。
  就这样,承武和约翰完成了交流情况和接头的任务。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墨守年华

下一篇: 《 柳与絮的缠绵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读到这段历史便是火怒的,中国从不缺少豪侠只缺一个智者的头,蒋的不抵抗引狼入室祸国殃民,罄竹难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喻芷楚

    这段发在这节气里应景。问好先生。

    2014-10-03

    回复

    • 行吟者

       小喻,节日快乐。抗日游击队员承武是古堡残阳的主角,本章通过他潜入港城寻找机会与约翰接头,通过这位记者向世界人民宣传东北抗日联军与日本占领军的斗争。

      2014-10-0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