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伏击日军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64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9-23   点击:


    
  一辆军用卡车在颠簸的山路上行驶。车上有几个日本兵带十来个国兵,他们是去迎演出团的。一个老兵向他的同伴要了一只烟,一面骂骂咧咧:
  “他妈的,日本人找乐子让我们冒险,出苦力。”
  两个日本兵听不明白汉语,怔怔地盯着他。老兵一面比划一面大声教训他们:
  “女学生是来唱歌的,你们不能欺负人家,”在汽车的马达声里老兵这样喊同时也是说给同行的伪军听。“她们说不定就有我们的邻居,都是一个地面上的孩子。”
  “孙老哥你这是对牛弹琴。”另一个小何,年轻的兵大声说,“他们才不管你那一套,你不见他们日军的讨伐队里就有劳军团,慰安妇,有高丽人,也有汉族女人。班长你还记得?”
  “当兵的谁都知道,在奉天的日本人的报纸上就有什么园什么营,还有招待站,那是给日本军官的。在前线就是慰安妇,有编制的。在部队里弄这些,真是下作……”班长忿忿地说。他姓宋叫承顺,他和老孙小何都是茨榆坨人。
  日本兵听不懂,看班长表情意识到骂他们,拿眼盯着他。
  “我说下作,缺德,不是人干的事。”
  日本人还在怔着。
  “混蛋,八嘎牙路!”班长狠狠地说。
  那日本兵举起枪托,那姓孙的老兵站起来,一只胳膊横过来:
  “班长是个暴脾气,不好惹……”老兵扬了扬下巴。
  气氛平静了些。班长继续说:
  “那一次,去年,有个演出团来了,我劝那日本长官井二,不要去后台,人家演员正卸妆,他不听,钻进去了,可能是要祸害人家,听他嚎了一声,叫人家捅了一刀……我进去了,那不过是个水果刀,在屁股蛋子上扎了一下。还不是女学生本人的反抗,她吓瘫了。是一个女教师,带队的,叫欧阳夏丹。这个老师原来是拉那井二,他压到那孩子身上,还扯人家的衣服……”
  “你说的事在部队里都传开了,大家当笑谈。”小何接着说。
  “是啊,正因为这样,井二和他的上峰才恼羞成怒,说夏丹是义勇军的刺客,当场就让我们追。”
  “追到了吗?”
  “追个屁,连长把她藏起来了。”班长笑了“那教师的婆家也是有来头的,在奉天当大官,是你的本家,姓何,请了律师。日本人的面子过不去,起诉到军事法庭。这边也动员舆论,奉天的报纸热闹起来,老百姓恨鬼子,当局也紧张了,事关日满亲善。”
  “欧阳夏丹,那可是少帅捧起来的艺苑三英之一”老孙插话。
  “听说今天来带队的也是三英之一,叫什么——温——卿。”

  这伙人正在议论的起劲,突然,山顶上响起一阵噼噼叭叭的声音,车子停下了。日本兵和伪军都跳下了车。这时,从山上下来一伙骑士,三人,一面向汽车放枪,一面飞奔而去。
  几个日本兵议论起来,显然骑士偏离了他们的任务方向。如果不追,回来的路上要受到干扰,况且,讨伐队找不到游击队的主力,怎能轻易放过。
  “开车,追!”日本兵下了命令。伪军纷纷跳上车。他又喊,“关东军重兵围剿,找不到游击队的踪影,这一次立功的机会来了。”
  行至一个隘口,看前方掉下一匹马。
  “游击队有人负伤,下车搜索。”十几人分散开来。这时老孙和班长嘀咕起来。
  “老孙你年龄大了,家里还两个孩子,咋不退役?”
  “我当兵,老婆带孩子种两亩园子混活,官绅不敢欺负她,村里人还能帮一帮,前几天家里来信说宋肉铺把那债都免了。肉铺,你们南甸子的。如我回去肖警长让我当劳工头,去县里报到,那是什么差事,下煤矿,上兴安岭砍木头,环境恶劣,条件极差,九死一生。工人一闹事,先把你勒死。”
  “不是有日本兵看着吗?”
  “日本兵人少,他们也不爱干这事,那苦力比游击队还可怕。不过我在这也混不了一年了,最好是受点轻伤,回家做个小生意。”
  他俩和小何毛着腰,慢慢搜索着,看不见人,但听到零星的狙击手的枪声。一个兵倒下了,正是那发号命令的日本人。又一个倒下了,是另一个日本人。
  “撤,我们中埋伏了。”班长喊,一面往回跑,“快上车!”
  一阵密集枪声,又两个伪军倒下了。
  “是中国人把枪扔下!”草丛中有人高喊,“把拿武器的打掉!”一个携枪扒车的被击毙。班长、老孙、小何投降了游击队。余下的伪军四散逃跑。日本人全被消灭。
  游击队从林莽中走出,打扫战场,取走日军武器,剥下他们的军装,炸毁军车,牵出马,扬长而去。指挥这场战斗的正是承武。班长认出是承武哥,他们抱在一起。
  “哥,把我带走吧!”承顺说。
  “好样的。”承武拍了拍他的肩膀。
  “铁匠,我们也跟你了,回家和逃跑都是麻烦事。”老孙拉着小何说。
  “干吧,抗日救国是正路。
  就这样,承武收编了他们。都是知根知底的。

  演出队按约定在在东山嘴子等候护行,开车的司机是安东。他一听到山里的枪声,立即掉转车头,开回奉天了。车上的温卿和梦屏惊恐之余相拥而泣。
  接头和策划这一切的就是安东、老秦、承武和子杰。此役之后,游击队又打了几个小仗,环境越来越严酷,1942年冬,子杰和承武便奉命去了营口为率队北撤中苏边境做准备。
  温卿回家没几天,突然接到哈尔滨的电报,说约翰遇到了麻烦。她匆匆收拾行装,北上江城。
  
  审核编辑:衣零     推荐:衣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混乱时期的爱情(续集)

下一篇: 《 康定情歌

编者按:
短篇小说编辑   衣零: 以行云流水地对话详细地描写了伏击日军的过程,在这些看似无聊的对话中完我们清楚地看到了两个士兵的内心活动。文笔简单深刻,看似粗俗,实则细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衣零

    学习老师的对话描写,并向老师问好!

    2014-09-23

    回复

    • 行吟者

       谢衣零编辑的细心的点评和友好的鼓励。与朋友的交流令人高兴。

      2014-09-2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