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悬剑当头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63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9-21   点击:


  1942年冬,坨乡。

  悬剑

  腊月的一天,我正被父亲逼着学打算盘,胡四伯来我家小店给孩子买铅笔,和爸爸聊了起来:
  “水石先生何苦自投罗网,他本是个很柔和的人,突然刚烈起来。”胡四伯坐在柜台里火墙外边,一面用他的烟袋锅在他的烟荷包里挖烟,我认得那烟荷包是卢婶做的。
 “这都是逼的,”父亲说,他正往火墙的炉里添煤,“瞎子死了他很悲愤,他常常自责,说他年轻的时候在外面跑,没有拉瞎子一把,毕竟是族中的侄儿,还没出五服,说是对不起祖宗,喜子爷爷总是告诫我们要照看南街那哥俩。”
 “二叔心眼好,你在茨坨的仗义也是出了名的,大秃太窝囊,二秃又爱惹事,可你们宋家的哥们儿很团结,穷人能靠啥!水石也没少拉帮何三,听说瞎子被抓,他还给河村瞎子媳妇捎去二斗高粱……可我总觉得对不起二哥,本想请水石先生教教二狗,认几个字,可现在先生也走了……”
  “你还是让他上学吧!”父亲劝说。
 “一想起来就难受,父一辈当张军,和日本人斗,叫人家打跑了,子一辈还得向东京遥拜!”木匠叹息。
父亲道:
 “不管怎么的,得让孩子认字,虽然叫满语也是中国字,清兵入关学的也是汉字,洋学堂比私塾好,能学算术。开春也让喜子上学,——这时我正伏在炕上在看一本小人书,——他在外婆家的学馆里混了差不多两个夏天,可我想还得让他从头学。”
 “我也是这么想,我们小镇人围着集头子转,不认字不会算账,连个菜也卖不成,这不是,我今天就是想给大狗二狗买点铅笔纸张……二狗是我侄儿,我要供他念完初小,大狗吗,就看老秦能出多少力了……”木匠无奈地说。
 “唉?老秦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
 “鲁大哥串屯也走得远了,不知道你注意没有?”
 这两个有过军旅生涯的人,对时局的变化都很敏感,此时便悄声议论起来。
 过了一会父亲又说:
 “肖家兄弟的态度就是信号,你看肖警长为啥三番五次催水石生画那‘王道乐土’?钱家出事给他们吓坏了,他们看到了日本人是谁也不会放过的。那些汉奸狗腿子,恶霸财主借日本人的势力搜刮民财,日本人要来搜刮他们。他们想讨好日本人,抓什么反满分子,把眼睛盯上了老秦!你看平时嘻嘻哈哈的,这人,你是信不得也得罪不得。”
  “你说的在理,”木匠俯身,“肖五那天和我喝酒,还提醒我以后少讲张军的事,可见他是怕人家说起他二哥……”
 “肖五和警长不同,”爸爸分析,“他是穷人,他怕沾了堂兄的光打了饭碗。其实,日本人不怕张军,那是历史了,我在奉天知道,有些张军旧部的人,现在还在干事,他们怕的是抗日军,共字头,像河西边的……我看是警长也怕。”
 “当顺民难,当汉奸也难”四伯点头,吸烟,“啥时候能过太平日子!”
 “你那梦屏,寒假不是毕业了吗?”
 “是啊,还不知道孔家伯伯能给她找到什么事,估计也快有信儿了。要能到这儿来教书也不差。”说着四伯站起来,从口袋里掏钱,爸爸推了推他的胳膊,说几只铅笔几张纸算了,帮大狗二狗也是我们该作的……
 “我看你卖文具和化妆品也不挣钱。”四伯笑了笑。
 “可不是,当初是为他姑着想,她喜欢整洁亮堂的小店……一辈子爱好花草,爱好整洁,干干净净活了二十岁,就那病折磨着,看她的床头、幔帐、甚至手帕都没有血丝污渍……”爸爸说着眼圈红了。四伯便来插话:
 “我看还是卖点下杂货为好。”
 “说得对,年初开学处理一下积货,再改弦更张。” 
  四伯走了,可就在当天掌灯时分他又匆匆来扣我家店门,我刚从剃头房回来钻进了被窝,父亲还在点货,他和父亲低语了好一阵。他走后爸爸又回了一趟家,第二天一早便和胡伯去了城里。事后我们知道出事了,出了大事……闹了学潮……
梦屏她们毕业演出,被当局看中了,要她们去慰问在西满‘剿匪’的日伪军,不仅她们一个学校,还有其它一些团体。这节目是她们的老师一个叫温卿的才女训练的。这位老师可是有名的演员。她是大帅手下一个大官的女儿,原来在北平念书,毕业后少帅请她来奉天在盛京艺术社里讲戏剧。这次当局让她们去劳军,可把温老吓坏了。由于往年在‘劳军’的时候出现过日本兵污辱女学生的事,学生们便起来反抗。劳军和学潮事关日满亲善,军管区也介入了。屏儿伯孔校长站在学生一边,愤而辞职;但演出的学生已被管了起来,他还是不能救出侄女。他家人亲自跑来给木匠捎信儿;胡伯便来找爸爸,想知道女儿被看在哪儿;爸爸便和他一起去了奉天。爸爸到大南门里军管区司令部车库那地方找到了他的师傅,说明了原委。陆师傅很同情,借助军内和社会上关系,找到了劳军团的下落。就在大北关外狼狗圈旁边的一个被服库里;见面是不易了,但可以来回传话;木匠爷俩心安了些……在伪满的奉天,就读师范学校的大部分是些上层人家的子弟。这事涉及面很广,教育当局不得不出面保证学生的安全。但是大家知道,在日本兵看来地方的伪政府不过是一条狗,日本人根本不会把它放在眼里。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百花生

下一篇: 《 爱情买卖,激情碰撞里输了谁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虽然是小店两熟人闲话,却是将政局紧张时乱尽展,满统治下的民众何去何从在于底层实无话语权,也算是民众的劣根性吧,只懂求安不知反抗。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