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风情诗点染】夜带刀

读张雷“夜带刀”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2014-01-12   点击:

  夜带刀

  张雷

  我只在黄昏饮酒,偏爱大杯

  如此方能血热

  但踞案独坐,耳聪目明。

  自翻几页《水浒》

  眄一眼虚空

  粗壮着喉音呼问:“不拜码头,且看我杀人如麻。”

  梁上一只纵跳如飞的老鼠

  倏时隐没

  每逢我读到这首小便从心底浮现出微笑。小波的风是忧郁的,曾刀的张扬而狂放,有时还表现出随心所欲的诡谲。在这首诗里,你可以欣赏它的豪放,踞案独坐,眄一眼虚空,粗壮着喉音呼问:不拜码头,且看我杀人如麻。

  真痛快,豪情不让千盅酒,一骑能冲万仞关。如果你喜欢的只止于此,那么你崇拜的是“刀客”。可诗人叫“曾是刀客”这名字里就包含着对刀客的否定,虽然这否定里含着留恋。

  那么这否定又体现在什么地方呢?我们看

  眄一眼虚空

  粗壮着喉音呼问:“不拜码头,且看我杀人如麻。”

  梁上一只纵跳如飞的老鼠

  倏时隐没

  这是什么?这是幽默,诙谐,这是调侃,自嘲和自怜。

  好汉,拍案而起,哇呀呀大叫,拿酒来――

  可他见到的却是老鼠跳梁,倏忽隐没。

  寂寞呀!落魄的刀客,秦琼也到卖马时。这就是为什么诗人叫“曾是刀客”也是我为什么从心底浮现微笑的原因。

  这首诗恰好表现了诗人“人到中年”的自我反思,在反思中理智和情感的升华。是的,诗里有对“刀客”的惜念,但那已经成为过去。正如我在评《觉悟》中说的解下了索套的纤夫。

  我说曾刀的诗风张扬而诡谲,这首小诗表现得淋漓尽致。开头大喊大叫,豪情万丈,结果为他喝彩的却只有跳梁老鼠。

  有时我们也会想起吉诃德。侠义的精神是可贵的,但它已经成为过去,滑稽的悲剧英雄在我们心里引起的情感是复杂的。

  
  审核编辑:梁星钧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红尘会员   梁星钧: 继续欣赏和关注作者的这一组诗词鉴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