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化散文

【魅力连古城】连古城记

写在连古城文化采风活动结束回京之际

作者:紫衣侯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4-09-18   点击:

  前言
  连古城在哪里?
  在浩瀚的沙漠。
  那应该是如古词里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情景了。其实,本来就是,诞生这千古绝句的边塞就在连古城不远的地方。
  或许也是《龙门客栈》中那刀光剑影。刀光剑影中飞沙走石,狂暴漫天。
  真的去了,都是,又都不是。
  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在文字中,影像中。
  陌生,是那一片,在人民手中慢慢变成的绿洲。
  
  行走
  我不是一个说走就走的人,也不是一个对任何事犹豫不决的人。
  就如这次连古城之行。早在筹划之中,但是到临出门的前几天,手头上的事突然多了起来,没敢放下一切,去做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期期艾艾的,一直拖到吟湄等到了兰州,给我打电话,我还是未定中。
  直到12号,活动的前一天上午十点,孔雀大哥打电话来,认识十年,这是第一次通话,电话里有急切,有期盼。因为是十年的老朋友,神交已久,虽然外面有种种的传说。但是孔雀大哥的一个电话,还是让我倦懒的心动了起来。
  和老婆商议了几句,问:去吗?
  答曰:走吧。人家尊敬,咱们总得尊重人家。
  于是,极速的处理手头未完的事,然后订了来回的机票。回家简单地收拾,向机场出发。
  没有什么天是蓝的,云是白的感慨。这就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那边,有熟识的朋友,虽然从未谋面,但是这种神交和期待还是让心蠢蠢欲动,那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一群人。
  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当飞机呼啸,落在兰州,已经是深夜十二点。
  吟湄发来消息,说孔雀派车来接。
  有点麻烦,这离连古城接近四百公里,来回就是八百公里,早知这样,不如自己直接打车过去,至少省了一个单程。
  等待,一个小时后,车子过来,已是凌晨。外面微微的凉,这大西北的天空此刻看来,并没有多么高远,也没浩瀚的星空,只有薄薄的云,和丝丝的雨。
  一路上,沉睡,实在累了。任凭车子在西北高原的夜空下颠簸。
  电话不断的进来,吟湄、老冰、孔雀。
  到连古城所在地民勤,已是临晨五点。没想到孔雀等还未睡,在路边等待。同时等待的有连古城管理局的局长、书记等领导。
  深深的感动。
  
  主题
  睡梦中被热情的连古城活动组织人员叫醒,简单的洗漱,去餐厅吃饭。
  终于见到。
  吟湄,小朱、老三、小宾、老杨、王子、大漠、老狼以及墨舞红尘的其它会员如刘琼、刘英等。老杨是见过的,所以第一眼认出来,然后也都是一一认了出来,不需要介绍,他们知道我是谁,我知道他们是谁。
  最后,孔雀,与想象的一样,又是不一样,一个很好的大哥,这是最直观也是将来依然的印象。和连古城领导一一打了招呼,张局长非常热情。
  对于我,对于墨舞红尘
  吃饭之后,开会。
  因为我代表墨舞红尘网站和杂志,被连古城领导硬拉到第一排。算是坦然坐下,回身、侧目,身边坐着的竟然是几个大家:许开祯、马启代、李秀珊、徐敬亚等,都是名动一时的人、畅销书作家等。
  主席台挂着横幅:魅力连古城、瀚海生态美。
  连古城、瀚海、生态、文化,这是四个关键词了。每个人的发言,从生态和文化出发,慷慨激昂、所言皆有警世之语。临到我时,我却推辞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临到吟湄,我也是给她推辞了,毕竟窗外是秋天的绿,没看到大片的黄沙,所有的,关于生态,关于文化,泛泛而谈不是不可以,但是没法感动自己感动内心。
  一场会结束,大概有了印象,但是不深入。
  
  观摩
  下午,才是开始。
  连古城管理局一共管辖两千多平方公里,下设七个站点。
  连古城管理局组织很到位,对这次活动非常重视,从出行来说,由引导车,大巴车,保护车辆,更是意外的,每个路口都有警察警戒,全力保护这一行六十多人。
  车子转过连古城管理局门口,不远的地方,几个大字:决不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温家宝总理手书。
  罗布泊,我虽然没有做过资料研究,但是是知道的,原先的绿洲突然变成死亡之海。到处是荒废和死亡气息的蔓延、张扬,人如进去,就如进入了生命禁区,逃无可逃。
  而车子就行走在民勤的土地上,车窗两边绿树成荫,虽然少了江南的烟雨灵秀,但是树是绿的,花是红的,人是有生机的。
  而数十公里之外,是中国第三大、第四大沙漠,要不是民勤连古城管理局的治沙防沙,以每年沙漠十五米的推进速度,民勤也早已变成罗布泊了。
  不由得肃然起敬。
  人定胜天,或许吧。
  但是在大自然的威力之下,有时候人显得渺小。
  车子前行的地方就是荒漠。
  不由得不紧张。咱们难道在闯入死亡之海、生命禁地?
  可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车辆以毫无阻挡的速度前行,下了小路,有颠婆,但是车窗两边,依然是绿意漫入眼帘,并没有荒废的怪兽来袭。
  约一个多小时,车子停下。“这就是管理区了。”车上专门派来的讲解员,也是连古城职工说道。
  下车,终于看到蔓延的小沙丘,小沙丘上点缀着低矮的植物,感叹生命的顽强。
  感叹人力的伟大。
  虽然不是太了解生态,但是知道脚下这连绵的沙丘不是土地,而是完全沙化了的,脚步踩上去,如粉末一样的沙。
  这样的土地,竟然能长出植物,虽然是沙生植物。
  但是是如何的艰难。
  漫延望去,无边无际。天地交接的地方,依然星星点点的绿植。
  一丛丛,长在沙丘之上。
  顽强的向天,根扎在沙漠之下。虽然星星点点,但是狂风吹不动,暴雨带不走。
  好像亘古以来,它就在那里,沙也在那里。
  如几世的伴侣,有过挣扎,有过离弃。但是最终,根深深扎进沙漠之下,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
  在这沙漠边缘,共同组成沙漠后的绿化,为这被人践踏的地球保持最后一点尊严和坚强不息的生命。
  而远方,风从天际吹来,一望无际的沙海止步,敬畏人类的决心和顽强的劳作。
  
  治理荒漠的带头人
  真是伟大!
  一声发自内心的感叹,为眼前的场景,为眼前这些憨厚、朴实、勤劳善良的民勤人。
  “其实,这都是群众一棵一颗栽活的,治理沙漠也都是群众的功劳。”转回头,是连古城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党委委员张永虎局长,一个看上去没有一点官架子的西北汉子,年龄约在五十多岁,和蔼可亲。
  随着接下来的参观、观摩,这句话从张局长嘴里不断重复。
  这很让我讶异,这几年因为生意的缘故,见过不少大大小小的领导,有端架子的,有和蔼可亲的。但是能从来不贪功,不是找机会就有意无意表露自己政绩的真的很少。
  很少有人,能够对自己的功绩从不着墨一个字,而是把所有的功绩都指向群众,指向普通的人。
  真的很少。
  也真的明白,为什么这片荒漠在他的带领下能够沙漠变绿洲。
  就如荒漠中毫不起眼的爪爪刺,如不注意,你很难看到,只是趴在荒漠上,但是只要你沉下心去看,满荒野的多的是这种植物。不起眼,却实在,将沙漠牢牢的控制住。根下的沙风吹不走,水移不去。
  什么样的将军什么样的兵。也只有这样的领导才能带领一批扎扎实实,守住荒原,让民勤不变成第二个罗布泊的团队。
  坚实、低调。
  不张扬,不贪功。
  踏踏实实,日积月累。
  终于控制住两大沙漠的合拢包围,保住了民勤。并造就了一方湿地、一池全亚洲最大的水库。
  为人类战胜沙漠做了活生生的榜样。
  这是一种伟大,虽然从连古城上至领导下至普通员工脸上看不到骄傲。于他们来说,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但是对于人类来说。却是功德无量。
  无声,不宣扬自己的的功德。
  而这功德天长地久。
  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当官的,为民着想。当领导的,身先士卒。
  有这样一支队伍,我们还有什么担心。
  
  沙漠
  第二日,真正地走进沙漠。
  那无数的沙丘,那无尽的荒漠,突然就突兀的出现在眼前。
  离苏武牧羊的旧地不远,公路两边,无尽的沙,黄色的沙,看不到尽头的沙。金灿灿,却是一点生命迹象没有。
  这就是腾格里沙漠,与连古城自然保护区一线之隔,甚至连这一线也没有。
  那边还有星星点点的绿色,而这里就是无尽的沙,无尽的沙漠。高高低低,藏军千壑,这千军万马只等着狂风到来,然后飞沙走石,弥漫天地,荼蘼人间。
  来不及感叹,没法感叹。这就是自然,在自然面前,人太渺小。
  不远处的沙丘上,有人影移动,在他身后,一长串脚印。
  细看,是同行的许开祯老师。他已率先向远处的沙丘走去,走得很艰难,却是很稳健。身后一行清晰的脚印,好像印证了多年来他的坚持,他的固守。在武威这片大地,他一直默默耕耘,终于,开花结果,成为大家。
  脚下的这片土地,干涸。就如他说的这片大地没有给民勤人任何馈赠,但是民勤人却无比热爱这块大地。
  其实,哪里不是呢。
  故土难离,外面有更多的风景吸引。而生我养我的土地,怎么能够割舍。
  看他在沙丘坐下,俯瞰这片大地。心中无来由的触动一下,走进前去,照了一张合影。并不是想拿这张照片来炫耀,就如过去那种某人张口闭口:我的朋友是鲁迅一样的斯文扫地。
  实在是他的人格,他的激情。
  这与成就无关。
  其实,说道许开祯,不得不说说这次的一个让他无限推崇的嘉宾徐敬亚老师,一个曾经开创中国歌格局、引领风潮的人物。
  因为我生性愚钝,写过诗,但是从来没有写好。所以对诗歌中的风潮人物知之不多。但是徐敬亚老师在开幕式上的激情演讲还是深深触动。
  在他心中,感觉到一种焦虑,一种失望。焦虑的不是自身,而是诗歌的衰落,文化的荒漠。
  一直以为诗歌是一种神上而形下的东西,你说它在,他始终在。五千年文化,贯穿其中的是不同的形式的诗歌载体,如是将诗歌剥离,我们五千年文化还剩下什么?
  不就是眼前的黄沙漫天吗?
  但是,我们就能停步不前?就能放弃?
  就如眼前的景象,沙漠在逼近,人在抗争。最终,沙漠停止,等待的是人类的蚕食,一步一步将他变成绿洲。而原有退却的沙漠已经绿树成荫,沙枣遍地,天麻丛生,胡杨不死。
  诗歌,以及文化,应该也是如此吧。当市场经济已经俘虏这个社会,大家笑贫不笑娼的时候,写了诗歌的稿纸已经不如白纸一张,但是诗歌以及文化的价值原本就不是白纸和钞票价值相差能够衡量的。
  文人能做的,就是坚守,不要求改变他人和社会,而是让自己浮躁的心沉静下来。
  坚守的意思就如连古城的人一样,面对沙漠,有种愚公移山的精神。一寸、一尺、一丈、一亩。老子天下第一,只要我来了,你狂暴的沙漠也得退让。
  
  红尘
  我本红尘中来,还得回归到红尘中去。
  连古城、民勤、武威,于我来说已经不是四十八小时来去匆匆的停留和走马观花。
  看的虽然不多,但是触及内心的是永远抹不去的震撼。
  大西北。
  大荒漠。
  有生之年,只要可以,我总是会不断回来的。
  这是一种闯入内心的震撼。
  身已走,回到红尘。
  我终于暗自庆幸,旧年创建墨舞红尘的时候有很多人说不好,但是坚持了下来。所谓俗气,当你身处其中,本来就是纷纷扰扰,能在红尘中搭建一个心灵的家园,不逃避,坦然面对,这些纷扰也不就是你我相遇的缘。
  这一生,让你我在红尘中坚守,不离不弃。
  说好了。
  当好友杨光的车子在烟雨迷蒙中行驶在祁连山的山脊上,透过车窗,祁连山山顶云雾弥漫。杨光说:那可能是雪。
  真是天地造化,这一片土地,太多的传奇。于我,不懂,只是深深怀念这片土地的人,这片土地对文化的包容、传承。
  当飞机落地,与妻子走出机场。机场外,灯火透明,整个北京在凌晨两点之后依然生动、富贵。
  但是,如果没有那一帮坚守在沙漠,把毕生精神、身体都奉献给沙漠的人。
  今夜的北京,能够这么灯火透明吗?
  
  审核编辑:小晓追梦   精华:小晓追梦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热水呓语

下一篇: 《 【魅力连古城】红崖山水库的坚守

编者按:
红尘会员   小晓追梦: 一篇充满着深情的流水帐,道尽红尘墨客缘。又如一本小说,似梦、似幻、似风、似雾。当真实地站在了连古城这片神秘而神奇的土地上时,所有的感慨都将烟消云散,如这片沙漠之绿州,留连忘返……羡慕的同时,也祝福红尘里的朋友们友谊长青,相亲相爱,不离不弃,相携到永远!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6

  • zxy_9795

    请问站长:已出版长篇(正规书号)能否在这里发。请告知。谢谢!

    2014-10-12

    回复

  • 沙漠清泉

    拜读迟了,还是很感动!期待下次相见!

    2014-09-27

    回复

  • 欧阳梦儿

    还是这现实中的情与景令人更动容。

    2014-09-19

    回复

    • 紫衣侯

       这次少了梦儿,多少有点遗憾。都是一帮真性情的人,彼此关照、没有功利。

      2014-09-19

      回复

  • 小晓追梦

    才发现没有了红文字馆的权限,要不然放上首页宣传一下连古城之行,也为连古城的征文宣传长些士气。

    2014-09-19

    回复

  • 吟湄

    好快手!

    2014-09-19

    回复

  • 冰止乙醚

    行程匆忙,文字也匆忙。

    2014-09-19

    回复

  • 五出眉心

    拜读,感动中,遗憾中,也在期待中……

    2014-09-19

    回复

  • 草木央子

    诗一样的散文。

    2014-09-19

    回复

  • 草木央子

    03同志是好同志。

    2014-09-19

    回复

  • 梁星钧

    没有来,但看了这些文章,近似来了.与你及许多人一样,处在忙乱和诸多不明不定中.从读中读得,网主在写文上"有两或几下子",这不仅意味着网站及刊物的坚守问题,同时也意味其质量的可期之值,这让"身陷其中"的我们多了更多信心力量.前面有人称之为"流水帐",我再加个定语,带有"诗性或朦胧意境性的散文式".再说,我们也可从中约略知道,红尘为首的这一帮编友同仁,有可能是重"义"的,极有可能和能力把树的这面大旗扛下去,真正飘扬起来.最后要说和希望的事,类似的好的揽胜交旅活动,今后要充分准备,认真组织,好久把所有该到的完整集聚一次!

    2014-09-19

    回复

    • 紫衣侯

       兄长高抬了。于我来说,更多的是喜欢、坚守,也希望多点同行的人,更希望同行的人相互理解、扶持,一路同行,一路好走,红尘中因为彼此觉得温暖,把纷扰放在身后。你的建议,我一定重视,也希望将来更多一些人参与进来心甘情愿的组织,众人拾柴火焰高。

      2014-09-19

      回复

  • 一声叹息

    只能羡慕,下回有这样的机会,咱一定争取。

    2014-09-19

    回复

    • 紫衣侯

       以后一定有机会,希望姐姐玩的开心,来了红尘,就别走了。

      2014-09-19

      回复

  • 天净沙

    格式有点乱,每一小节应该空一行的,小标题都湮没在文字里了:)

    2014-09-19

    回复

  • 高骏森

    很感人。也感动红尘中的这份友情。

    2014-09-18

    回复

  • 下寨龙池

    羡慕中。

    2014-09-18

    回复

  • 木草船

    欣赏你们的精彩,感受你们的才情!

    2014-09-18

    回复

    • 紫衣侯

       恩,希望以后有机会相聚。因为聚在一起,说到红尘,大家相互感动。

      2014-09-18

      回复

  • 瘗花秀士

    老大,多写点趣事,多煽点情呀。

    2014-09-18

    回复

  • 朱成碧

    流水账了点啊站长,要重写一个

    2014-09-18

    回复

  • 孔雀东南飞103

    今天早晨红尘弟兄才走尽,怅然中!感谢你们给我的温暖,我以后再不骂红尘的人

    2014-09-18

    回复

    • 朱成碧

       师父好,感谢师父盛情邀请感谢师父高大上的款待,以后有机会再给师父斟酒点烟效犬马之劳

      2014-09-18

      回复

    • 紫衣侯

       孔雀大哥,真的很感动你的付出。希望能成一世兄弟。

      2014-09-18

      回复

  • 天韵呢喃

    最喜欢的情景,是在那样的地方,于日落时分,在一个孤寂的村落,坐在有些破败的土墙或栏杆上,看着老人赶着牲口回家的。家家房子里升起袅袅炊烟。

    2014-09-18

    回复

  • 天韵呢喃

    确实如此,二十多岁时,总喜欢到处走。三十岁后,总喜欢呆在家里哪都不去,不是没时间,大概是贪图家里的舒适吧。

    2014-09-18

    回复

  • 西部情诗王子

    作家许开祯带领大家爬腾格里最高的沙丘,和草木央子比赛唱山歌。她们唱的太忘情了,草木央子一不小心从沙漠高处往下滚,徐开祯情急之下,一个恶狼爬羊也往下滚,最后两个人抱着往下滚,大家笑声一片,说是张艺谋在腾格里拍片呢!

    2014-09-18

    回复

    • 紫衣侯

       没看到这精彩哈。

      2014-09-18

      回复

    • 草木央子

       呵呵,是让他先拉着往下滑,我站起来,想推下他的时候,就滚下去啦。就拍成电影啦。最先一直以为是王子在拉呢

      2014-09-19

      回复

  • 西部情诗王子

    把几个笑谈丢了吧!

    2014-09-18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