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爱恋情奔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 61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9-12   点击:



  爱恋

  春天来了,那一天我们去踏青,俩人坐一辆三轮和一帮学生到东陵去。在陵苑前下了车,一群嘻嘻哈哈的年轻人一下子被那儿大片的荒岗和林木淹没了。枯草和青草都很茂盛,我们放开了装满食物的袋子,在一个荒坡上坐下来。她学着学生的样子躺下去,伸开腿,看着蓝天,静极了,我觉得草丛中虫在跳。她忽然转过脸,瞅我,一忽儿,捶打我,笑起来。想来我一个小画匠却戴个礼帽正襟危坐的样子定是可笑……过会儿她转过身去仰起脸把一块纱帕蒙在脸上,喃喃地问:我们的事怎么办?我说待我回家禀告母亲后我们便订婚,秋天成亲。我的话十分肯定,那的确是我最大的心愿。
  她静默了一会儿,扯下手帕说了下面的话:
  “作我们这一行就像那走钢丝的,人家巴掌拍得最响的那阵儿,也就是你最危险的当口……我那两个师姐就是在她们最红的时候被师父卖的——说到这,她显得有点凄凉——也许师父不忍,他没办法,被人逼的。师父从不对我说这个,我也不问,都是姐妹们告诉我的……她们两人的命运都很惨,一个被大老婆逼上了吊,就因为她生了个儿子;另一个被卖到了窑子里……”
  她的话没有在我的心里留下阴影,那时我想得简单,又浸在爱河里,感到周围的人对我们都好,会有什么威胁呢?

  那一天我们玩得十分快活,我们跟着一伙唧唧喳喳的学生进了福陵的正红门,他们那股青春旺盛的劲儿,感染了我们,到底我们都是同龄人。我特别观赏了锒嵌在墙上的琉璃蟠龙。莺儿还和我讨论了怎样把它画在纸上;我们细细地看了砖铺参道两侧的石刻华表、骆驼、马、狮、虎;我挽着她一口气跑上了一百单八磴。正当我们气喘嘘嘘相互依傍的时候,一个男生认出了莺儿,他向身边的女生嘀咕了几句,两人便携手走上前来,向我们鞠了一躬——请莺莺师父唱上一曲。本来因为蹬砖阶累成红脸的她,更加脸红了,她笑盈盈一时答不出话来。她也是学生打扮,只是留着个长辫子,她因自己没有多少文化便羡慕那些读书的人……这时,我忙上前来解围,想不到周围的人鼓起掌来。片刻后,莺儿只好用京韵唱了一曲岳飞的“满江红”。之后,我们一行又嬉嬉闹闹看了努尔哈赤的墓。一个学生说这里还埋着叶赫那拉氏……这时她忽然对我低语:我也愿意和你埋在一起!我挽紧了她。学生们快步跑了下去,我们放慢了脚步落在后面,她深情地拉着我的手……
  --水石先生把着杯,眼圈红了,沉默着,似乎不愿从那往事中回转来

  情奔

  人生的幸福总是那么短暂,而灾难又总是突然降临——水石感叹说——回到画坊我便向师父提出请假探亲;师父让我忙完手上的活再走。我支了一些钱给莺儿打了个戒子和一付耳环,她甚为喜爱,珍藏在自己的化妆盒里。
  过了两天,吃罢中饭,突然那位常拉我们会面的三轮车夫来了,交给我一个字条,莺儿了草的字迹,她要我黄昏时分到玩过的那段浑河岸边见面,十万火急。三轮车夫问我晚饭时是否等在这里,我点点头,他又飞快回去报信了。晚饭后我到时,她已等在那里了,岸边还有一条小船,立着一个老渔夫。
  她一下拉住我,身子在抖,断断续续说了下面的话:
  那个翻译官看上了她,要娶她做三姨太,琴师被迫收了赎金,单等今晚散场接她过去。这些都是茶社里的一个姐姐从老板那里偷听来的。老板还对她们说今晚有当兵的来查场子——这是常有的事,叫她们不要慌,各守各的角儿……下晌,莺儿带了自己的一点积蓄偷偷跑了出来,在河边雇了一只渔船在此地等我…… 
  这突然的消息震惊了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我是财主家的孩子,在私塾念了八年孔孟之道,没受过什么惊吓;可是她完全不同,她是从母亲怀里被掠走的,幼小的心灵的创伤,是挥之不去的噩梦。风吹草动,都会吓坏这惊弓的小鸟儿……
  她紧紧抱着我的胳膊,流着泪,望着我,哀哀地说:爹卖了我,师父又卖了我,现在只有你了,我们跑吧,他们不会想到我走水路……
  当时,我心疼极了,好像她一下子要掉到河里,我理不出什么头绪,就是怕失去她……走就走吧!逃出危险再说,到底人家手里拿着枪,又有字据。我连忙掏出本子(——那是我职业上的一个习惯,看到街头建筑上有什么花样画下来)给师父写了字条说我碰到乡亲,搭便车回家了,托车夫送到画坊。

  月光里,渔夫摇着橹,小船顺流而下。她伏在我的肩上,不说话。我开始细细盘算起前途来……往哪儿去?我问;到营口,坐船去山东――她答。我一点钱也没带,我说;我带着呐,够我们花一阵――她脸贴在我的背上,轻轻抚着我的肩。她的真情实意感动了我,我侧过脸望她,她的下巴抵在我的肩上,眼微微眯起,月色下是那样妩媚,梦里寻她千百度,如今就在我的怀里,如果我愿意,天亮找个小店,我们就可以成亲了……可是这一切却不是我,一个男人筹办的,堂堂的有手艺的画坊师傅,身无分文,吃一个歌女的白相饭,这不是市井小说中嘲笑的吗!
  渐渐地我的不快变成了暗自的恼怒:你什么都准备好了,可我却不知道……她在我的责备中低下了头,她说;你是公子哥儿,哪会理解我们艺人姐妹的心思,哪一个我这样年龄的人没有一个暗藏的小包?卖身契捏在师父的手里,你知道明天会落到谁家!
  这话是真的,她的苦命和无助又引起了我的爱怜;而这爱又使我想起母亲,她二十岁守寡,含辛茹苦抚养成人的孩子,如今却要亡命天涯,心中不胜悲怆……水面有点凉,我抱着她,感到有些疲惫,听天由命吧!渐渐地,我的软弱的性格又抬起了头,那是二十年的母爱和儒教养成的,我习惯于顺从……

  浑河的水不急,平平缓缓地流,月光下泛出银白色,两岸散布着一些水洼子、荒岗和黑幽幽的庄家地,还有树林、农舍,偶尔是一两声狗叫……一切都那么平静,冷漠,就像那老渔夫木然的脸,此刻,他正慢慢地摇着他的橹。我们的爱恋和慌恐在这天高月小的星空下,在这莽莽的大野地里显得那么渺小……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考验

下一篇: 《 高家大哥的故事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低层人物的悲惨命运在这里可见一斑,从爱到逃,从浪漫到惊魂己是一篇无言的凄凉文字。 一章可再细节化一些,个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行吟者

    小喻,加我QQ,给你听书我QQ:315785911

    2014-09-12

    回复

  • 喻芷楚

    水石先生还是可以的,

    2014-09-12

    回复

    • 行吟者

        一章可再细节化一些,个见!很好的建议,古堡残阳一百多个人物,枝繁叶茂,每个分枝都可生成一棵树。譬如前文的温卿和夏丹加上如玉,便可编剧为《艺苑三英》丁盛和月娥的故事,才子肖六和英子姑,驴贩老秦承文承武……

      2014-09-1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