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艺人莺莺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 60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9-11   点击:


  
  “草草杯盘共语笑,昏昏灯火话平生……”水石先生举起手中的杯,显然已有些醉意了。
  何三上吊身亡深深地震动了水石先生,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一连两月没出门。今晚他从独一处要了一点酒菜,请了爸爸、徐伯、胡四还有肖六在剃头房小聚,本来还请了高老道,因他去外地做道场,未能出席,同屋的闫叔也回家去了。柳三、侯五和果匠都远走他乡……这些年轻人不在,小店里冷清了许多。
  大家围坐在桌子边,一面饮酒,一面聊天,火炉上的茶炊咝咝的响,户外是风雪交加的夜……他们谈得很平和,几位朋友也应着水石的致意端起了杯,但各人的心里都在迷惑着同一个疑问:先生今日何以如此感伤?
  就在这时,水石突然起立正襟,从口袋里掏出两页纸,吟起叙述身世的长,那格调有点像杜甫的“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中讲到了自己自幼丧父,母教殷勤;讲到了少年学画,盛京拜师;讲了在动乱岁月中的半生潦倒和家业凋零……他还以伤感而自责的语气叙述了那段鲜为人知的初恋;它成了先生一生命运的一个转折点……
  莺莺
  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水石先生呷了一口酒,缓缓地说——民国十一年,那时候奉天还是沈阳县,张作霖统治着东三省。夏天,第一次直奉战刚打完,张军败了,言和之后是实力未减,相反更增强了张的野心,他招兵买马宣布独立,沈阳也大兴土木。当时我正在大西门里的一个画坊里学徒,已经两年了。老师姓沈擅长工笔花鸟。他有时也去帅府走动,向张学良的幕僚推荐一些大家的真迹和摹本。但画坊的主要营生是为那些附庸风雅的官僚商人装点家居。
  张家军的一个姓许的小官是个日语翻译,在帅府里走动。三十多岁,因他颊下长个疣有一缕小毛,我们私下称他许小毛。那时大帅和日本人过从甚密。张作霖这人外表粗放豪爽,内心诡诈多疑。他拉着日本人既可以和关内各派系的军阀抗衡,又能顶着北边的老毛子。当时他有一个日本顾问叫本庄繁——这时父亲问,是那个后来的关东军司令?先生说正是——本庄手下有个机伶的鬼子,年纪和我相仿,此人在学汉语,对中国的书画艺术很有兴趣。你们知道他是谁?就是当今县里的小原。善于投机奉迎的许,知道巴结小原是他的进身之道,便常来我店索取名家字帖给小原。那时在日本军人的上层中确有习练中国书法的风气。后来许在大东门里建了一处宅院,请我们为他装裱客厅。竣工那天,他办了个堂会,宴请他的上司和同僚,座中也有小原。
  师父带我也赴了会,陪着客人在室内观赏书画。其中有一位唱鼓词的姑娘初通文墨,她喜欢上了我的那幅“待月西厢”。那年我二十岁,初出茅庐,还有些腼腆;可师父却预见了这姑娘会在曲艺界走红,她结交的上层会给我们的画坊带来好运。于是他吩咐我照样画了一幅给她送去。当时她和她的养父琴师住小北关书场。过两天她师父又让她带着提盒前来答谢。我给了人力车夫车钱和小费之后,便将她请进了师父的内宅。
  师娘和我陪着她参观了我们的画坊,看得出这丫头确实喜欢绘画。随后,在厅里她一面喝茶一面道出自己的心愿;师父慨然允诺。这乖巧的姑娘便飘然下拜,认了师父和师娘;她还向我款款鞠了一躬,弄得我手足无措……
  吃罢晚饭,师父命我送她回去。我叫了一辆三轮,她说反正今晚没有演出,这儿离小北关又不远,不如一路走着,还可说说话。
  那是初秋的夜,月明星稀,我们绕着皇城走了半圈,街道上已是灯火阑珊。
  她的出身很苦,——水石先生静默了一会儿,转动着手中的杯——她姓柳,叫莺儿,这是艺名,师父起的,在家的小名叫召弟,过了两年,弟召来了,她尽了使命,便被卖了出去……她婉婉讲完了她的身世,并没显得特别的凄苦,可在我的心里却起了波澜……
  小北关书场通明的灯火近在眼前了,我和她道了别,回到画坊那一宿我没有入睡。
  一来二去,我和师妹相好了,她比我小两岁,却比我会处事儿。她常给师父买些茶叶点心,还给师娘一些衣料饰物,这些多是崇拜她的官宦商人富家子弟送给她的。她识字不多,记性好,很聪敏,学画花鸟很快入了门。师父一家对我和师妹的情感并无异议。
  那些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们画坊的生意好,主要的活儿都是师父和我作。师父给我的薪水相当丰厚,母亲卖了地让我学画,钱庄里还有我的一点银票。而且,我没有不良嗜好,甚至烟酒也不沾。我想这可能是莺儿喜欢我的原因。在她与师母闲谈时,师母问及她的归宿,她曾感叹地说出了她的这样的心愿……冬天的一个晚上,我陪师母去听她的琴书。她见了我们精神一振,亲自为我们添了香茗,开篇加了一段罗松窗的“出塞”。
  “……伤心千古断肠文,最是明妃出雁门!南国佳人飘雉尾,此番戎服嫁昭君……为救苍生离水火,甘将薄命葬烟尘,残香剩粉人一个,野地荒烟雁几群。自叹说,到处沙场多白骨,又谁知,今朝小妾吊英魂……伸自神而屈自鬼,况尔等,尽是英雄侠义人……”
  她容光焕发,月白色的旗袍随着激越的鼓点儿飘飘摆动,娇柔中带一股刚劲。——水石又自斟一杯,一饮而尽,低声自语——伸自神而屈自鬼,她那性格。是啊,人生不能没有逆境,在重压之下能挺直腰杆,才能保持自己的人格。
  听完了鼓词我请她们师徒和我师娘去小北关的燕子楼吃夜宵,神差鬼使又遇上了许翻译官。他带一个女子正向一个年长的军官敬酒。稍后,他走了过来,与我们搭话,我也向他致意,介绍了师娘,那瘦小的琴师,莺莺的师父,立起来,卑贱地躬着腰,军官也应酬一番,拿眼瞟着莺儿,她低眉不语,他便也讪讪而退。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珍儿归去

下一篇: 《 小陶种菊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莺莺的出场浓墨铺垫,可见这一人物对水石先生的重要。出场后犹如惊鸿一现,结尾处悬念高挂,后面定有故事啊。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下寨龙池

    唱词挺好的,省略为啥?

    2014-09-11

    回复

    • 行吟者

       因为主要是写人物写莺莺,而不是编鼓词,谢你龙弟。

      2014-09-11

      回复

    • 行吟者

       水石先生是古堡的主要人物之一,现在看何氏家族的命运,它所蕰含的民族的阶级的斗争。

      2014-09-1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