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父亲受审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 48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8-25   点击:


  
  
  审讯

  县长小原亲自审问父亲,在他的办公室里,让父亲对面坐着。那边有个记录的女秘书。
  “你叫什么名字?”小原问。
  “宋承文。”父亲答。端坐着。
  “哪地方人?”
  “茨榆坨。”
  “职业?”
  “以前当司机,现在做生意。”
  “在哪当司机?”
  “关东军第一军管区司令部。”
  “我搭过你的车。”――小原笑了。
  “我不记得,长官。坐过我车的军官很多。”
  “你的车号是XXXXX”
  “是的,长官。”
  “你知道我为什么能记住坐过的车号?”
  “军人的训练。”
  “是的,出了差错,要找到最近的断点。”
  “是的。”父亲起立。
  “你为什么记不住我?”
  “纪律,长官,纪律不许我们注视乘车的军官,更不许攀谈。”小原示意父亲坐下。
  “噢。你为什么入狱?”
  “汽车失火了。”
  “为什么减刑?”――小原对父亲的情况知道得很清楚。
  “我表现好。”父亲又站了起来。
  “你这次去河西山区干什么?”
  “贩驴,做生意。”
  父亲递上从坨乡开的介绍信,那上面还有战区日本长官的准行签字。小原看了看,又问:
  “你在司令部开车知道那儿在剿匪吗?”
  “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不觉得危险吗?你现在不在军队,你可以坐下说话。”
  “我知道危险,长官,”父亲坐下了,语调随便了些:“别人也知道危险,所以他们不肯去。这样,我才能多挣钱。”
  “你怎么能证明你不是给反满的土匪送粮呢?”
  “我的豆饼来去有账。你们可以查。”
  “什么账?”
  “明细账。这边,进了多少豆饼,谁经手;那边,一条驴,什么牙口(几岁),什么毛皮,谁卖的,换了几块豆饼,笔笔有踪。”
  “你为什么要记得这么细?料到我要问你?”
  “不,记细账是我的习惯,在司令部训练的。那时运东西,填写得更细。再说,这有好处。合伙做生意盈亏都清楚;而且,驴有了毛病,可以找到卖主。”
  “你带来了吗?那账本。”
  “是的,长官。”
  父亲把账本交给了小原。
  “你知道那驴贩子,和你合伙的那个,他为什么逃跑吗?”――小原问。
  “不知道,长官。”
  “他……为什么要跑呢?”――小原放慢语调,在试探父亲。――“你怎么想?”
  父亲沉吟一会,笑了:
  “可以说实话吗?长官。”
  “说吧。”
  “老百姓一看到日本军人就跑。我在司令部时,下车问路,老百姓见我就跑。我看自己的制服才明白。”
  “明白什么?”
  “他们不懂日语,怕说错了挨打。”父亲又笑着补充说:“他们对自己不懂的东西,天生就怕,譬如鬼神。”
  小原苦笑了;
  “你有什么办法让他们不怕,实现‘日满亲善’?”
  “让军人学汉语,让百姓学日语。”
  “你不是懂日语吗?”
  “会一点,长官。”
  “那你为什么不教驴贩子日语呢?”
  父亲不言语。小原觉得自己的机智占了上风,笑着追问:
  “说呀。”
  “驴贩子是个粗人。他说话难听。”
  “说了什么?”
  “他说,我贩驴,只要懂得牲口的话就行了。”父亲又静静地说:“长官,原谅我失言。”
  小原哑然,过了一会:
  “你很精明,能应变,没白在司令部呆了几年。这是我们日本军人教育的胜利。不过,我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看那驴贩子能跑到哪去。看是你说的对,还是我想的对。调查了再说。你可以回去了,一个月内不准外出。”
  “遵命,长官。”
  就这样,爸爸给放回来了。

  小原拿到那张账单之后,一个电话打过去,所有的情况都得到了证实。至于驴贩子为什么逃跑,他们的解释是:这家伙当过土匪,怕官军也是自然的。小原又派人到坨镇来调查,肖三和肖五都说他已经洗手,在这儿找了一个下家,过安分守己的日子,无不良表现。看来,老秦的酒肉他们也没白吃。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情寄金秋】千千月下赏清辉

下一篇: 《 夕照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父亲沉着冷静再次表露他的智慧,日本县长看去怎么都觉像现在的官爷,呵呵,说笑,总之父亲利用了日本人的心理也让自己的清白做人体现在帐目上,丁是丁卯是卯。欣赏!问好先生!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喻芷楚

    看来先生对父亲的还是更为热爱,描写的比其他更为直观。

    2014-08-25

    回复

    • 行吟者

       承文承武是宋氏家族中的骨干,也古堡的主角。他们的性格不同,在乱世中支撑这个家族和国家。谢你的点评,

      2014-08-2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