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壮士承武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 47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8-23   点击:


  
  
  煤油灯灯光悠悠,病中的爸爸把着茶杯。爷爷不时地剪掉那微微作响的灯花,爷俩的放大的被歪曲的影子在墙壁上摇晃着。
  我们几个进了村边的小客栈——爸爸缓缓地讲——喂了牲口,吃罢饭,歇下了。我那屋房门开向北院,南炕,一个铺给老秦留着。我对他的遭遇不担心,他是从那道来的,什么事都能应付。可心里纳闷,本来出发前定的是不买大牲口,为何临时变了卦?老秦的笑容里露出诡秘。他不说我不问。当晚的事也更蹊跷,那伙人并未向我们施暴,老秦也没了虎气,竟顺顺溜溜跟了去。我反复思量睡不好。三更天起来给牲口添了遍草,大秃他们在后院轮流值班。我又看了看侯五的门窗,这才回屋。
  刚躺下,就听门边有人叫哥。开始我愣住了,仔细一听,有点像承武的声音,便问了一句,他小声说是我。我开了门,他一进来扑通给我跪下了。我忙拉起他到炕上坐下。又拨旺了炭火,架上铁壶。这时影影绰绰看得出他是老多了,一脸胡子。他问了家里的情况,又问我啥时出狱,我讲了个大概。这时水开了,我给他倒了一杯,问他为啥走上这条路,他一面用杯子暖手一面摇头,声音也沉下来。
  我离家那年喜子还不满周岁。侄是夏天生的,我是冬天走的。后来你就进了大牢――承武拨了拨火――腊月,蒲河和周围的泡子都结了冰。我早就想走,在家呆得太闷了!父一辈子一辈,老是碰到同一个问题:为什么宋家的人总是让人看不起。那些财主官僚吃你欠你,最后还用脚踢你。引车卖浆,杀猪抹狗,轮大锤,抱马腿,终日为那简陋的衣食奔波,一年累个死,难得温饱。爷爷叫你承文叫我承武,让我们跳出下九流的泥潭。结果呢?你看!说到这,他沉默了。弟弟的话剌到哥哥的痛处。爸爸又好像回到那个风雪之夜,辽西山区里的小客栈,兄弟二人肩负着宋氏家族苦难的命运,在不同的道路上挣扎。
  当时――爸爸对爷爷说――我听了承武的话,心疼,我对他说:承武,我的好弟弟!你就为这个离开家吗?你不想想伯父一把年纪了,英子还没嫁人。你不轮锤,让老人.妹妹轮锤吗?你回去,我们哥几个吃点苦,好好干,买几亩地,改换门庭。你看,我这不是出来贩驴了吗。虽说危险,可多挣钱。
  离家的时候我是那样想的――承武拨了拨火,神情凝重地说――可现在,哥,你不知我身上压了多少深仇大恨。
  那一天本来我是给他们的马挂完掌有意跟他们走的,我对爸爸说,警方查下来说我被掠去了,也是个交待。我们绕过羿家桥,到那片北大洼子的时候已经半夜了。开始抗日军让我骑马回去,那马就顶挂掌钱。我对那头儿,他姓萧,说:我要抗日,你现在放我回去,就是送我和爹进监狱。让我跟你们走,家里人也好说话。
  讲到这,爸对叔说:这是真的,你走后第二天,警长找到了伯父,老爷子气呼呼顶撞说:你们这些当兵的就知道收粮,夜里不巡逻,我儿子都让土匪绑去了。
  我告诉了承武,事后警长到我家铺子里称肉,笑着对爹说,没日本兵我们几个警察顶个屁。是土匪还是游击队谁知道。你让你铁匠哥忍着点,就当我什么也没听到。有什么信儿我会告诉他。
  你知道――承武继续对爸说――北大洼西北那一大片沼泽地长满了芦苇,那边上有一条大车道。就在那碰上了日本人带几个国兵巡逻。我们迅速向西进了苇塘。我和那马配合不好,本是想快跑,可能是发错信号,战马却卧下来。敌人向我打枪,我没有武器。这时一个叫小虎的战友赶来救我。其它人也散开卧下来还击。枪战中小虎受了伤,在胸上。我们在暗处,敌人在明处,他们不敢闯进苇塘,这使我们喘口气给他包扎。队长掩护我们撤出战斗。我抱着负伤的虎子骑马走在中间。我们的马新钉的掌,在冰上跑得快。很快甩掉了敌人。可那小战士却因伤势过重死在我怀里。我们草草地把他埋在了河边,一个向阳坡上,我接过了他的枪。
  他死了,死在了我的怀里。他是因为救我而死的……红噗噗的脸蛋,带个狗皮帽子,憨憨的。比我还小两岁。临死前还叫我哥,断断续续说让我帮他找到逃散的姐。他从怀里掏出一只镯子交给我,说姐叫桂花,肩上有块疤,狼抓的。我的心如刀绞,他是为了救我而死的。眼睛是那样清,天真无邪,嘴巴上刚刚长出柔毛。叫我哥……两个时辰之前,钉马掌的时候,他还围前围后,乐呵呵地说以后要回来跟我学手艺。
  萧队长,他和我并马而行,劝我不要过于悲伤。战斗总有牺牲。虎是一个好孩子,他家姓刘,很苦。爹是抗联战士,妈死了,为逃避日本人捕杀,姐俩逃散了。他投到我们队伍里来。他明白:不赶走日本鬼子中国人的灾难就永无尽头。不是他灭了我,就是我灭了他――这是虎子的誓言。现在和他的枪一起传给了我。
  后来你找到了他姐?――父亲问。
  找到了――叔点头――多亏鲁哥,托他找到的。他走村串屯,卖针线化妆品,和妇女打交道。他挑着担子,把那镯子放在箱里显眼的地方。只有一只!妇女们好奇,便有传说,终于引起了桂花的注意。有一年多的时间,那是个曲折的过程,我不讲了。经鲁哥的约定,一个秋天的晚上我扣开了她的门。
  她家只有一人,四壁空空。一条大青狗卧在门边与她为伴。她拿出另一只镯子和我的并在一起,我跪下了说。虎子是为救我而死的,如不嫌弃认为姐姐,以后我就是虎子。她很刚强,流着泪扶起我说:弟抗日,承父业,男儿报国,死得其所!接着我说了虎子牺牲的经过。她讲诉了和弟弟离散后流落到台安和一个脚夫结了婚。男人被抓劳工,逃跑给打死了。现在欣慰的是又有一个异姓弟弟同她共患难。
  后来我几次去看她,——承武继续说——或托鲁哥给她捎去些财物。一来二去我们相爱了。一个风雪的夜里,她褪下小褂,让我看她肩上的伤。我怜惜她孤身一人,眼泪滴在她的兜兜上。她偎着我说,你抗日是英雄的事业,我不缠着你,什么时候你落了难,到姐这来。无论天寒地冻,刮风下雨,姐都会烧好热炕点一盏油灯等着你。
  说到这儿,承武叔又沉默了,半晌,又低沉地说,那真是撕心裂肺,妈死后没一个女人这样疼我。
  后来呢――爸问。
  她不但爱我,还把她父辈的经验告诉我――叔继续说――斗日本人还得靠穷苦的百姓。是的,过去我们只重军事,萧司令是军官,讲战术,真刀真枪,可只能打小股敌人,后来日本人也不分散,总是整营整团行动。有一次叛徒告密,日本兵一个团搜山围剿,幸亏我们有暗道,路熟,才脱身。现在司令和战士都懂了,必须到老百姓中去,看中那些日本人怎样收刮他们,把他们逼上绝路的问题。采取各式各样的斗争方法。有分有合,合起来打击小股敌人,分散下乡抗出荷,分粮给饥寒的穷人,队伍也渐渐扩大了。可这也惹来了敌人残酷的清剿。
  南满是日本人的腹地――爸说,――他们绝不会让步。你们借这荒山、河汊和穷人的掩护,得以周旋。千万要当心,放收要自度。
  后来,一个夜里,我去看桂花,那是前年冬天。――承武继续道。――她家的门窗都被砸开了。雪铺在炕上,人没了。连那条大青狗也不见了……
  叔正讲到伤心处,外面有人轻轻敲窗,伴一声口哨,叔匆匆喝口水,立起身来。
  我拉紧他的手――父亲对爷说――让他千万要珍重。他点了点头,示意我灭了灯,走了。我躺在床上,睡不着,想我们兄弟俩,一别七年,就这样在河西山区的一个小客栈,匆匆一见便又分别,他年再会,谁可预期!
  直到天亮老秦才回来――爸爸挑了挑灯花对爷说――喝得醉醺醺,冲我抖了抖哗哗响的钱袋,不出所料,他是给游击队贩马去了。

  这趟差事虽然挣了钱――爷爷对爸爸说――也把你累病了。你好好养养,家里的活就别操心了。对了,承武的事,你还是先对英子说,让他见机讲给她爹。你大伯性子急。

  关于承武叔的情况,货郎鲁伯讲起一件事。有一次萧司令派周子杰和承武去收编一伙土匪。他们有十来个人。那头目开口摆出条件:他的人不能拆散,由他指挥。打汉奸得来的财物,归他分配。那个家伙还奸笑说,他就是这样,就是降了鬼子对付抗日军,也是这条件。最后说,他让承武和子杰俩回去一个找头商量,但得留下一个。他的话音未落,承武扯过那人的腰刀,手起刀落,把他砍了。子杰也立刻亮出藏在靴子里的枪。在场的土匪给镇住了。
  子杰不愧是读书人。义正词严:你们都看到了,多少穷苦的庄稼汉为了保卫祖先留下的土地,死在日本人的屠刀之下。我庄严宣布,哪一个热血男儿,愿意抗击倭寇,还我河山,参加我们义勇军的,站到这边来!如果家有妻儿老小,要回去种地的,发给盘缠,就是不许告密当汉奸。这伙人在大义感召下,纷纷表示抗日到底。收编的事顺利完成了。
  还有几件承武和他的抗日军伙伴救农民抗出荷,斗汉奸杀鬼子的事,在河西的山村乡镇广为流传,显示了这个铁匠的儿子的胆识和威武。不愧为血性家族的后代。

  就在那个夜里爸爸说了情况之后,没过两天,父亲,人家叫他倒霉蛋宋老二,又被县里抓去了。有人告发他给游击队送给养。那天是小半夜套车,运豆饼和高粱奔河西山区去的。本来这事可以具实辨明,可是驴贩子老秦跑了,把事情搞复杂了。老秦的信条是:不和日本人讲理,他逮住我,随他杀我;我逮住他,不问就杀。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河西贩驴

下一篇: 《 【情寄金秋】千千月下赏清辉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老二承武果然超出一般百姓认识,极早醒悟穷苦人想有出路必须走出去革命,合革命力量打击日本鬼子,还有欺压穷苦人地主势力,在这样冷酷的中荡开一笔写到桂花让人感到酷寒中一点温情,而就这点温情也很快没有,承武的命运实在是一个苦字。欣赏,问好先生!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喻芷楚

    父亲被再次入狱不是巧然是种必然,他善良还不懂圆滑,最重要的是鬼子不赶出中国,哪也差不多。

    2014-08-23

    回复

    • 行吟者

       谢喻儿的分析和点评。是的,承文承武是古堡残阳的主角,尤其承武有重头戏,这一章是有分量的,把这个铁匠的儿子放在重压下表一现他的性格。

      2014-08-2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