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魅力连古城】燕 殇

作者:欧阳梦儿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4-08-21   点击:

  (1)
  
  一、二、三、四……,黑色的羽毛一片片自我身体里拨出、飘坠,痛疼伴随着喷薄而出的血液浸透了全身每寸肌肤。然而我的心是喜悦的,轻灵的像放飞的小鸟。
  
  我姓燕,燕舞是我的名字。我曾经是一名妖媚的女子,倾国倾城。此刻我却是一只披着黑色羽毛的鸟类。
  
  我被下了诅咒,要以鸟的形态活上几千年。当诅咒解除的时候,必得受尽这拨羽之苦。这种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然而,我却是例外。我的灵魂早已先于我的肉体,翱翔于天际之间,寻觅我那日思夜想的胡杨哥。
  
  胡杨哥是永泰古城最英武最幽默的男人,方圆百里的姑娘都想要做他的新娘。
  
  秦统一六国的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了我的胡杨哥。那时我很不开心,哭得跟个泪人一样。我伤心是因为我不习惯这里,这里的风沙经常会迷了我的双眼。而我的家乡,山明水秀,迤逦江南。
  
  我的父亲任由我高声长嚎,仿佛想借用我的泪水冲刷走他心中的郁闷。燕三,这个敌人闻风丧胆的名号,从此却要被这漫漫黄沙埋没了。
  
  谁人不知道燕三是出了名的英俊过人,武艺超群?当年他随着始皇帝南征北战的时候,不过是个百户长,因为战功卓绝被提为千户长。突然有一天,始皇帝无缘无故把父亲召进宫,要封为万户侯。我们全家还没从惊喜中回过神来,就接到圣旨,即刻起身前往封地——甘肃连古城。
  
  这不是发配吗?可是有什么办法?不去上任,全家都得人头搬家。后来我才知道,皇帝老儿推行的这种政策叫“移民实边”,充实人口,以御外敌。我不得不佩服天子的手段,表面看是在按功行赏,实质上是为了巩固自己的边防,一种权力的掠夺,好一个一箭三雕!
  
  此后各朝天子均尝到了这种好处,软硬兼施,总让人迁往这里。
  
  (2)
  
  我是个任性的丫头,虽然我出生在重男轻女的封建时代,但我父亲疼我却胜过我的任何哥哥。锦衣玉食,粉雕玉琢是我孩童时期最常听到的两个成语。我习惯我江南水乡那四季常在的诧紫嫣红,那徐徐的清风送来阵阵花香,明净的空气里温润适中的水分子,让每个女孩子的皮肤都细腻白晰得如刚剥的鸡蛋。
  
  而这里,连古城,匈奴总是在不远处蠢蠢欲动,每当敌人来犯,征兵指令下了一次又一次,搞得人心惶惶鸡飞够跳。连天空都变得愁云惨淡。虽然这里的水渠也是清澈见底,方圆几十里的绿洲上游动着朵朵白云一样的牛羊,可是终不敌故乡的繁荣,何况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总是不时让风夹带些黄沙扑面而来。
  
  因此,我总是不开心。难过的时候,我喜欢跑出连古城,来到那弯湖泊。湖泊四周长满了胡杨树,远远望去,金黄黄的一片,令人心动。有一颗胡杨树长势最好,树叶浓密,枝杆粗壮,我靠在上面,安稳而踏实,像靠着一个老朋友。我总觉得它是会笑的,是有灵性的,特别是它的枝条扫过我面颊的时候,我能感到一种温柔的情愫。
  
  我常常抱着那颗胡杨树倾诉,包括有朝一日长大私逃回故乡的大胆设想。我常常用我的丝巾打扮他,用我的毛笔在他身上写情。那些情有对故乡小伙伴的思念,也有对胡杨——我新伙伴的歌颂和嘲弄。更多的时候,我愿意下到湖中游泳,然后用清水去喂他,冲洗他。
  
  我的父亲母亲哥哥弟弟叔叔伯伯以及父亲的旧部等,很快就顺应天命,适应了这里。他们为了固定沙丘,扩大生存圈,夜以继日的引水、种树、植被,建设着这个新的家园。甚至垒起了泥窑,烧制瓷器自给自足。那宽宽的护城河,大大的拱形城门,厚厚的土城墙,无不显示出一种粗旷豪放的壮丽美。
  
  十年过去,我已由一个爱哭的小姑娘出落成一个高挑的、清秀绝伦的……野姑娘。西凉广阔的天地让本来就放纵的我更加无拘无束地成长,什么三从四德清规戒律于我都形同虚设。
  
  在这十年里,一块块树林日渐繁茂,最终连成为一片片浩瀚的森林。风一日比一日轻柔,雨儿更加爱来做客,庄稼在地里比赛着长高。祁连山的雪水在春天里载歌载舞的奔来……,牛羊吃着鲜美的青草美得咩咩直叫,帅气的小伙儿骑着马儿来回奔跑,表演着马上舞蹈自娱自乐。
  
  我几乎就要忘记我的故乡了!这一发现让我愧疚不已,我认为我不应该是这么一个健忘的人,一个被安逸收买的姑娘。我决定实现小时候许下的诺言,悄悄回到我的故乡去!
  
  (三)
  
  我去跟我的朋友胡杨告别,胡杨换了件绿色的春夏装,显得挺拨而飞扬。我抱着他依依难舍,无数次的亲吻他,滚烫的眼泪滴滴洒落在他身上。我依稀觉得树身也在微微颤抖。后来我依偎着胡杨树睡了过去。梦里胡杨树变成了一个潇洒的小伙子,他轻轻的搂我入怀,在我耳边温柔地唱着一支好听的歌,那歌听在耳里弥漫进心里,就像故乡春天的风,暖暖的柔柔的。他说他是一颗胡杨树精,在这里枯枯荣荣一亿多年了,一个偶然的机缘接吮了观世音菩萨净瓶里的一滴水,成就了仙缘,可以修成人形。今夜我的真情流露终于使他功德圆满。他想给这片湖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月亮湖”,因为是日月的精华成就了他,也是我这个像月亮一样美丽高洁的女子成就了他。
  
  他说他希望我可以留下来,哪怕非要回到故乡去,也要在完成夙愿之后记得回来。他说你不知道,沙漠的夜晚有多美,我明天一定要带你去见识一下,然后爱上这里……
  
  突然!狂风大作,雷电交加!我从梦中惊醒过来,发现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黑了。在空荡荡的荒野里,除了大自然的声音,什么也没有!树还是那颗树,哪里有什么翩翩佳公子!奇怪的是胡杨树的枝叶全都往下聚拢在一起,形成一个厚厚的帐篷,任凭外面风吹雨打,我却始终温暖如春!
  
  回想起那个奇怪的梦,我深信不疑。不,应该是我渴望它是真的,沉溺其中不愿意醒来!我一遍又一遍地乞求胡杨再次幻化成人形,陪我回我的故乡去。但任凭我百般撒娇、玩赖,胡杨还是那颗胡杨,大漠里常见的一种乔木而已。
  
  我终于绝望得大哭起来。
  
  我的设想得到了父母及所有长辈的坚决反对,他们危言耸听,说如果我一意孤行的话,一定会给全族人招来杀身之祸。我当然不信,皇上远在京城,他怎么会知道一个小女子的行踪呢?父亲把我捆绑起来,锁我在闺房里。我哀哀哭泣至深夜,忽然一双略显粗糙的微微发凉的手捧住了我的双颊,我睁眼一看,惊呼道:“胡杨!”
  
  “嘘!”胡杨微微一笑:“是我”。
  
  我抬腿就是一脚,胡杨痛得呲牙,我也痛得哇哇乱叫。这下我相信了,我不是在做梦,我真的见到了活生生的,跟我们人类一模一样的胡杨!
  
  我佯装生气:“走开,我不要见你!”
  
  “别生气了,你不知道所有精怪修成之日,都是要遭遇劫数的吗?那天雷公差一点没把我劈死,元气大损,哪里还能幻成人形,陪你玩呢!”
  
  “那你为什么不跑呢!笨蛋!”我一听,就急了,气得不得了。
  
  “不跑,打死也不跑!”胡杨斩钉截铁地说。一边帮我解开捆着的绳子。
  
  “哼!”我真生气了。我不喜欢跟傻里吧唧的人做朋友,那会多死许多脑细胞。
  
  胡杨走过来拉住我的手,慢悠悠的说:“你让我去哪儿呢?任你在月亮湖边独自睡去吗?我可不放心!再说,要不是雷公怕犯了天忌,不敢把你这凡间的美玉一般的女孩子怎么样,我恐怕是渡不过这劫数的。”说完胡杨向我深施一礼,庄重严肃的样子,让我想起以前江南的那些老夫子,忍不住咯咯咯的笑出声来。
  
  “再说,我们胡杨家族是一个不朽的传奇,你不知道吗?”胡杨脸上、眼里都满是得色:“活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倒一千年不朽!耐旱耐涝天下第二!我们胡杨的生长是与凤凰与鲜血连在一起的!”他竖起大拇指在心口处摁了摁。
  
  “谁是第一呢?”我好奇的问。
  
  “有我在,没人敢称第一!”
  
  “德性!”
  
  “因为你,我想做世界上最棒的那个英雄!”胡杨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说:“乖,把眼睛闭起来,我带你离开这里,去看看大漠的美丽。”
  
  (四)
  如水月光下的大漠,平滑如绸,闪着钻石的光芒,星星在天上眨着眼睛,离我们那么近那么近,仿佛就镶嵌在一个巨大的屋顶上,伸手可及。
  
  胡杨把我带到一片花的海洋中,一大片一大片紫红色或棕红色的花呀,如此大气如此壮美!那长长的披针,那成串成串的花朵,一簇又一簇簇,安静的燃烧着!这是我平常司空见惯的贱得埋点泥沙就能生根发芽的红柳吗?真没想到,当它们聚在一起,形成红柳自己的海洋,会表现出如此惊人的力量,美得令人震撼!
  
  胡杨说,红柳虽然普通得随处可见,却是大漠高原人们的良医益友,用它除风怯湿再好不过。
  
  “你还能变出比这更好看的花儿吗?”我故意刁难他。
  
  “有啊!”胡杨拉着我一路狂奔,在一个低山地带,我们看到了一种开黄色花儿的阔叶植物,胡杨称它为“沙冬青”。胡杨说这种树常年都是绿色的,根系发达,固沙保土性都非常强,最难得是可以改良土壤,谁都愿意跟它生长在一起。果子含油量很丰富,总之是难得的宝贝。
  
  他教我认沙枣、猫头刺、麻黄、祼果木、绵刺、发菜……,没想到这么贫瘠的地方,竟然有这许许多多的植物,近亿年的物种也不希奇。
  
  太阳从地面跳了出来,
  
  “看,金雕!”,胡杨欢呼。两只凶猛的巨大飞禽正在追逐着一只狼。它敏捷迅猛,狼又累又吓,胆肝俱裂。
  
  “它看起来是赤褐色,为什么叫金雕?”我嘟起嘴不满地说。
  
  胡杨呵呵笑道:“大概是因为它羽端是金黄色的吧。再说只有‘金雕’这么鲜亮高贵的名字,似乎才符合它英猛的身份。”
  
  然后我们还欣赏了苍鹰、雀鹰。这两兄弟虽然跟金雕都属于鹰科,可是真是小巫见大巫。
  
  几只野猫轻手轻脚的出来觅食,胡杨取笑我说:“它们不是野猫,它学名叫荒漠猫,别看它个小,牙却跟虎、豹有一比。你看它们的毛,是黄白色的,胡子是白的。它们性格孤僻,一般清晨和夜间才出来活动,你的眼福不浅啊。”
  
  象黄羊,却又有一个肥大喉部的鹅喉羚最是可爱,他们头上的角长得真像我们连古城的拱形门,黑色的尾巴不停的摇啊摇……随便抓一个烤来吃,嗯嗯,比黄羊肉鲜嫩多了,还高蛋白低脂肪哦!
  
  ……
  
  (五)
  
  正当我和胡扬骑着金雕驰骋在大漠上空不亦乐乎的时候,连古城内却闹翻了天。不知谁把“燕家小姐私自回乡,燕万户居心不良”的消息传了出去。谁都知道始皇帝是一个残暴的家伙,不问青红皂白就下令当地官员,没收我家全部家产,燕家上上下下三百余口全部问斩。
  
  不知是过了一个月还是二个月,游玩归来的我刚回到连古城,听到噩耗来不及收捡一下家人的白骨,刽子手就拿了绳索捉我归案斩草除根。
  
  我傻子一般,不知道喊,也不懂挣扎。无论我怎么后悔怎么愧疚,换不回我的父母同胞。如果不是我任性,心心念念的闹着要回故乡;如果不是我桀骜不驯,偷偷逃出家门杳无音信,我的家人怎么会客死他乡,还背上不忠不义的罪名!
  
  有一个疑点,我想不明白,我燕家灭门惨案,不过发生在我离家出走十日之后,就算触犯天颜,那一来一往的消息也来得太快了,完全不合常理。
  
  “我要报仇!”我声嘶力竭的怒吼。“胡杨救我!胡杨!胡杨……”
  
  可是任凭我喊破喉咙,就是不见胡杨的身影。我开始怀疑,这从头至尾是不是一个阴谋?可是胡杨他图什么呢?人间的权和利难道对于亿万年修行的树妖居然还有诱惑之力?如果不是如此,又如何解释呢?我翻来覆去,理不出个头绪。
  
  在行刑前的一天晚上,我不知哪里来的心机和力气,竟然摇身一变,妖媚异常,色诱狱头,拿到了钥匙,乔装打扮混出了监狱。原本,我一个弱质女子,在他们眼中,也算不得一个人物,看管自然就松了许多。
  
  出了连古城,我一路飞奔,直捣月亮湖。
  
  胡杨静静的立在那儿,骄傲的高高在上的样子。只是,分手的时候,还绿油油的枝叶,两天之间,竟然变成了血红,是的,不是秋天纯净美好的金黄,而是比他冬天的着装还要浓烈的红色!
  
  “嘎呀!”随着一声长鸣,一只美丽的,披着同样火红羽衣的鸟从胡杨脖子上飞了下来。她浑身散发出令人眩目的五彩光芒,高贵得令人不敢直视。我不禁有些看得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就是传说中的凤凰!
  
  转瞬之间,凤凰变成了一个摄人心魄的大姑娘,她冷冷的告戒我:“不要死缠着胡杨,他跟你这样的凡体肉胎结合会破坏他亿万年道行的!”
  
  我还没从极度悲伤与惊异中缓过来,没好气地反驳道:“你谁呀,你管得着吗?”
  
  “哈!你可真有见识!居然问我是谁!”火凤凰向我走进,逼视着我的眼睛说:“在一亿年以前,我就在这片梧桐林里修炼,与胡杨一同嬉戏。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我们相濡以沫,相亲相爱,你说我是谁呢?”
  
  “切!我跟胡杨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我从来没见过你!”
  
  “我只能说,你很会挑时间。凤凰涅磐懂吗?所以我必须回到我的家乡去!”她说到家乡二字的时候,下意识的抬了抬下巴,显示出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我脑袋“嗡”的一下,什么也听不见了。耳边只是回响着一声又一声的“家乡,家乡,家乡……”与之相呼应的画面,是亲人成堆的百骨,成河的血流……
  
  我不但听不见,我还什么也看不见。我听不见胡杨向火凤凰低声的乞求,更看不见胡杨喷射而出的一米多远的黄色眼泪,那些眼泪在地上很快就凝成了脂,雪白雪白的,又咸又涩,有人拿它回家做馒头吃,有人拿它洗衣服。
  
  “那么,我逃回家乡的假消息也是你放出去的罗?”
  
  “不是我放出去的,是我亲口告诉你们尊贵的皇帝陛下的!”凤凰轻轻叹了口气:“谁知道你父亲得罪了什么人,另一个大臣又借机参了一本,结果就这样了。”
  
  “你!好狠……”我气得说不出话来,捂着胸口蹲了下去。
  
  “这不是我本意。我只是争对你!”凤凰姑娘无辜地说。
  
  “胡杨,胡杨,你听见了吗?告诉我,一切都是巧合,你并不知道这件事!”
  
  “他不会理你的。”凤凰开心得大笑。
  
  “骗子!坏人!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们!”我摇着胡杨喊了一嗓,转身跳进了月亮湖。
  
  
  (六)
  
  “你终于醒了!”一个奇怪的苍老的声音说。
  
  我环顾着四周终年不化的积雪,问:“这是地狱还是天堂?”
  
  “祈连山。”
  
  “你救了我?”
  
  老妪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是一个丑陋的老婆子,终日用黑头巾蒙着头脸,说话的声音又尖又细。
  
  “我讨厌你救我!”我咬牙切齿地说。
  
  “你想报仇吗?”老妪不答反问。
  
  我倒回床上,不理他。我不理他,是因为我连想的力气都没有。
  
  又过了一天,我想只要我愿意付出,同意交换,不择手段,也许报仇不是不可能。
  
  “说吧,什么条件,随便开!”我装着满不在乎地说。
  
  “没条件!”
  
  “原来你并不愿帮我?!”我生气地吼。
  
  “已经有人帮你付出代价了。”
  
  “谁?!”
  
  老怪淡淡一笑,不理我。
  
  “好吧。”我妥协。我发现我轻易就学会了妥协。世间那么多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去问?我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学好本领,报仇。报完仇呢?我不知道,所以我不去想。
  
  学艺第一关:去浊。就是不吃饭,光喝水,还喂了几颗猛拉狂泄的野果。这样大概搞了七天,感觉脚步虚浮,似乎要飞将起来。
  
  第二关:练气。又是一种果子,只吃果子。摒出一切杂念,打座,吐呐,运气,冲关,周而复始。
  
  第三关:开始背一些口诀和咒语。
  
  第四关:吃仙丹,修炼,修炼,修炼……
  
  
  (七)
  
  山中无时日,也不知过了多久,老怪叫住我说:“你,下山去吧。”
  
  “我打不过他们怎么办?”我面无表情地问。
  
  “世间万物,并非旗鼓相当才有胜算,条条道路通南天。”老怪亦面无表情地答。
  
  “谢师父。”
  
  “别叫我师父,我只是受人条件,交换而已。”
  
  下得山来,我才知道始皇帝早已驾崩,现在是秦二世矣。没人在意我是不是逃犯,罪人之后。相反,讨秦之声不绝于耳,先是陈胜、吴广起义,后来又是项羽、刘邦等混水摸鱼。我混在乱军之中,一把火烧了阿房宫。实在无事可干,辗转回到了古连城。
  
  我来到月亮湖,却没有找到胡杨,那些不是胡杨的胡杨,仍旧千年不变地光彩照人。可恶的胡杨一定是跟火凤凰甜甜蜜蜜周游仙界去了。
  
  心中的怒气再次汹涌,我借来三昧真火,催动内力,把月亮湖和周边的胡杨林烧了个一干二净。那场淋漓的大火烧了七天七夜,月亮湖的水蒸腾而起的水雾据说白天都看不见太阳。
  
  一不做二不休,我一路烧将过去,见着胡杨树没有放过的。
  
  可是,我越这么做,越觉得空虚,不安。一种无形的东西,让我惊恐、害怕。一害怕,我又想毁灭什么,以此来镇住我自己内心的惊慌,免除自己的毁灭。
  
  我回到祈连山,开门见山地对老怪说:“我要跟你交换!”
  
  “你要交换什么?”
  
  “我只要一句诅咒,诅咒中国人越来越愚蠢:让他们没有节制地向大自然巧取豪夺;让他们杀鸡取卵的方式开发矿产,毁灭资源;让他们自己排放的障气把空气污染,最后让他们自食其果,让这儿变成一座座枯城;让现在司空见惯的动物失去生存空间,让他们的子子孙孙只能从传说中想像那些动物的形态。”
  
  “没问题,不需要浪费很大的元气就能办到。我可以利用人类自身的贪婪和无知。”
  
  “那我需要付出些什么?”我问。
  
  “什么也不需要。”老怪淡定地说。
  
  “不可能!”我叫起来。
  
  “是不可能。但是你做的,正是我想做的。我来自魔界仇恨域,我最痛快的事就是不用自己出手,看着别人帮我毁灭一切原本美好的东西。”
  
  
  (八)
  
  我从来没想到过,我的行为多么严重地触犯了天怒和人怨。我烧毁的胡杨,不仅仅是凤凰喜欢栖息的乔木,他还是上古的神木,正如他自己所说,他书写着长千年不死,死千年不倒,倒千年不朽的传奇。且不说他春绿,秋黄,冬红带给人们的美丽享受,叶,干,泪全身都是宝为人类做出的无私贡献,单是他对干旱对盐碱的超级忍耐力,就是一种精神的鼓舞、象征。他跟红柳一样完全是当地人们心中的“观音树”、“菩萨树”啊!
  
  “让我来惩罚她吧!”祈连山老怪奸笑着对观世音说。
  
  “不用,已经有人为她求情了。”观世音说。
  
  “是那小子吗?”老怪问。
  
  “是的,他不是跟你交换过一次吗?再不老实的呆着,就滚回你的魔界去吧,否则灰飞烟灭的一天,谁也救不了你。”
  
  “云山雾罩,不知你们说什么。”我在心里愤愤地骂。
  
  “燕舞,虽然有胡杨为你求情,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就把你变成一只燕子,一年四季南北劳碌吧!你跟祈山老怪交换的对人类的咒语失效那天,也就是归还你本真的那一天。不过你得受尽那拨羽之苦……”
  
  观音的话刚落,我就变成了一只黑色的燕子。
  
  年年岁岁,在我南冬春北的游历中,我听到了许多关于胡杨哥的故事。
  
  (九)
  
  月亮湖边的胡杨树精,有着上亿年的修行,但他只有等到一个小女孩深情而纯净的泪水,才能幻化成人形。终于他等来了燕舞。
  
  胡杨树有个上亿年的修行伙伴凤凰,凤凰是如此的深爱胡杨精,以至于宁肯一次一次地受那烈火焚烧的痛苦,也要留在胡杨树身边,等他。
  
  胡杨也深爱着凤凰,但他也感激并喜欢着燕舞。
  
  燕舞帮助了他,可她却那么需要怜惜,于是他决定带她出去散散心,开导开导她。结果惹恼了涅磐归来的凤凰。
  
  胡杨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加之对凤凰有着莫明其妙的内疚感,一时不防备被凤凰偷了“定心珠”,功能尽失,动弹不得。
  
  他眼睁睁地看着悲剧上演却无能为力,急得血冲脑门,晕了过去。这就是为什么跟燕舞分手的时候还是春夏打扮的绿袍子,不过两天却变成血红色的缘因。当时不明究理的燕舞,还以为他是为了跟火凤凰穿情侣装气她才这样的。
  
  燕舞听了火凤凰的话,误会加深,悲愤交加,跳进月亮湖以后,胡杨气得无法形容,火凤凰知道这下闖了祸,胡杨有可能因此而永远离开她。她赶紧把“定心珠”还给了胡杨。然而已经晚了,一点求生欲望也没有的燕舞已经魂游九天。
  
  胡杨换给祈连山老怪五万万年的修为,求他救活燕舞,无论燕舞要求什么,都请答应她。
  
  失去五万万年修为的胡杨,跟一株普通的胡杨树没多大区别。如果硬要说区别的话,就是他变沉默了。火凤凰气得不行,一跺脚回了凤凰仙岛。
  
  秦修阿房宫的时候,胡杨不幸被御使选中,刀斧交加,痛得胡杨泪水直流,忍不住悲吟出声。虽然吓得兵卒们九弃斧头,终究还是被砍伐掉了。
  
  幸而观世音事后赶到,用净水恢复了胡杨的元气,却也不敢大意,把他挪移到了一个更偏远的地方,就是后来的明古城,叫“永泰古城”的地方。
  
  又过了几千年,也就是公元2014年,燕舞当初求祈山老怪放下的诅咒基本实现了。其实实现这个诅咒不过是最近二十年的事,观世音又到了闭关修身的时间,一时无法觉察,施以援手,灾难就来临了。
  
  据永泰老住户李崇仁讲,二十年前,永泰城内有许多古树名木,清清的护城河宽宽的,城后的松山可算大森林。可是改革带来的经济大潮把人们理智烧没了,他们眼里只能看见钱,顾前不顾后,砍呀吹呀,森林很快就变成了不毛之地,风沙年年向人们的居住地推进,雨不下了,祈连山的雪水似乎也断流了……永泰,这座明代“移民实边”兴旺起来的古城,变成了一座枯城。
  
  像这样的枯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十)
  
  燕舞我清楚,自己撞下的弥天大祸已经无法挽回了,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到自己的胡杨哥,不要让他受这到这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才有了故事开头,血淋淋的拨羽场面。
  
  可是时光远去,无法追回,生态环境的急剧恶化,水源的严重短缺,那曾经装点着整个甘肃、青海等地的胡杨,竟然成了濒临灭绝的物种!跟他同样命运的,还有祼果木、绵刺、发菜……金雕、荒漠猫、苍鹰、雀鹰……
  
  那些曾经带给我和胡杨无尽欢愉的植物界、动物界的朋友们啊,我错了!
  
  我历尽艰辛、苦痛换来的自由之身啊,去哪里识别、找寻我的胡杨哥?你让我今后的漫长岁月去爱谁?
  
  我痛哭流涕,日日烧香拜佛,三省吾身,学习雷锋好榜样,希望上天能给我指点迷律。
  
  佛说:你的胡杨哥忧心天下苍生,宁愿用自己的所有仙元、修行,换取一个肉身,到人类最需要的地方去,做一个环保宣传者,呼吁化工障气的排放,呼吁过份的开采,呼吁环境的治理……因人微言轻,已经三世为人了。好在他不辍努力,初见成效。瞧,连古城已经建立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征文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呢!虽然是亡羊补牢,好在为时不晚。
  
  “那么我该怎么做呢?”我可怜巴巴地问。
  
  “去红尘客栈,找那个刁钻古怪古怪刁钻的欧阳梦儿写一篇小说,支持连古城征文吧!”
  
  “嘎……”,我欣喜若狂,居然忘记自已不是飞禽走兽了。
  
  
  审核编辑:紫衣侯   精华:紫衣侯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激情交叉的旅程

下一篇: 《 泡桐花儿开

编者按:
站长   紫衣侯: 情节生动,爱情感人。 回头看了一遍,确实不错。人物的设置比较出奇,人物性格较为丰满,故事跌宕起伏,说明用心了。也比较紧扣征文主题,不错不错。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6

  • 千千

    开头吓一大跳,后来,后来,哈哈哈哈!

    2016-01-24

    回复

  • 晴天

        我来评论咯,其实啦,我在这一方面也不精通啦!只是刚好看的时候发现你写的那些文笔不错,但是通常这一类的文章我都看不下去的(这是我个人的不同,你大可不必担心),但是我在你身上看到的亮点就是文笔很好,你可以完美的表现出一个人真实的每一个动作和心理,甚至可以从各种意境中表现出来。这是我所不能达到的,看过我的书的你会发现,我写的那些真的不怎么样的,特别是文笔方面,但是我也不谦虚,我的小说亮点在于情节的跌宕起伏,这也是我选择写小说的原因。
        所以我个人真心觉得,你在这方面真的很不错,我甚至找到了高中时在语文课本上那种看散文的感觉。
        加油!!!

    2014-11-29

    回复

    • 欧阳梦儿

       听君一席话,肿么有合二为一的冲动?救命 !

      2014-11-30

      回复

    • 欧阳梦儿

       有看散文的感觉?你感动得我悲痛欲绝!亲,爷写的是小说好不好?

      2014-11-30

      回复

    • 晴天

       你把我逗乐了......

      2014-11-30

      回复

  • 欧阳梦儿

    谢谢狼师指点。感动,感谢,感激。送您三感。

    2014-10-31

    回复

  • 东方玉洁

     “去红尘客栈,找那个刁钻古怪古怪刁钻的欧阳梦儿写一篇小说,支持连古城征文吧!”
    哈哈哈,不带打广告的。

    2014-10-17

    回复

  • 古刹昏鸦

    这故事编的——光怪陆离!精彩,赞一个!

    2014-08-22

    回复

    • 欧阳梦儿

       这么夸我,你哪里是什么昏鸦,简直是神鸦嘛!

      2014-08-22

      回复

  • 明月关

    典型的一部欧阳梦!期待接着忽悠!

    2014-08-21

    回复

  • 帘外落花

    你真心会编

    2014-08-21

    回复

    • 欧阳梦儿

       看到帘外就想起你笔下的鸟叔,可怜巴巴蹲在一边又面有得色的样子,那叫一个逼真。

      2014-08-21

      回复

    • 孔雀东南飞103

       什么话??这个小说能拿奖

      2014-08-21

      回复

    • 欧阳梦儿

       鸟叔,你这句话后面是问号呢,还是惊叹号?意思可千差万别哦!嘻。恕你无罪,说吧。

      2014-08-21

      回复

  • 笑熬浆湖

    精踩~赞赞!偶看好你喽~~~

    2014-08-21

    回复

    • 欧阳梦儿

       哈哈,浆糊,你的高帽子也戴得太明显太直接了。

      2014-08-21

      回复

  • 尤加利树

    好美的一段神话故事,凄美的爱情仿佛把我们带到那个神秘的古连城,让人情不自禁也想到那里去观湖望景,抚摸胡杨树的伟岸,感叹胡杨树的情真意坚!作者跳跃性思维,情感表达俏皮,文字功底扎实。穿越时空,情节精妙绝伦!此刻我只想膜拜梦儿,是怎样滴人生阅历让您没有最疯只有更疯,没有最逗只有更逗╮(╯▽╰)╭

    2014-08-21

    回复

    • 欧阳梦儿

       树树,你终于爬上来了,谢一个。评写得很认真,看得我心花怒放。不管这些好话当得起当不起,死不要脸就行了。哈哈。

      2014-08-21

      回复

    • 欧阳梦儿

       能把你诱到连古城去,我就算成功了一大半。连古城生态保护主办方不给我发奖都会不好意思。

      2014-08-21

      回复

  • 嫣然雪儿

    不容易啊!佩服!

    2014-08-21

    回复

  • 嫣然雪儿

    不容易啊!佩服!

    2014-08-21

    回复

    • 欧阳梦儿

       不容易啊,嫣然连发两次系统才发应过来。哈哈。

      2014-08-21

      回复

  • 一碗凉茶

    梦儿最近佳作不断,欣赏!

    2014-08-21

    回复

  • 清荷晓露

    小说蛮有意思的,读后我笑了。空间上可谓纵横古今,地域上横跨江南大漠,环保的前世今生揉进文字里,风趣又不枯燥,典型的欧式风格。问候梦梦。

    2014-08-21

    回复

    • 欧阳梦儿

       清荷赏的高帽子,梦儿最喜欢戴了。唉,什么时候才能做到谦虚呢?

      2014-08-21

      回复

  • 五出眉心

    优美神秘的爱情故事,曲折感人,并演绎出古连成的前世与今生,道出了古连城的成因。精彩!

    2014-08-21

    回复

    • 欧阳梦儿

       我在古连城等你哟,砖是抛了,等玉来。

      2014-08-21

      回复

    • 五出眉心

       你这抛的哪是砖?分明是精美的玉,你让眉心奈何?

      2014-08-21

      回复

  • 欧阳梦儿

    错别字:拔——拨。老妪——老者。本来改成老怪,没改成。朋友们请指出文中错别字吧。送香吻一个。

    2014-08-21

    回复

  • 西部情诗王子

    哈哈哈哈哈……精彩!梦儿这小脑袋是怎么想的?

    2014-08-21

    回复

    • 老狼

       视角独特,气韵连贯。故事凄美,选材新颖。有意识流的气息,郭敬明小妹耶!不错,真的可以获奖。注意写小说忌讳泥沙俱下,可收放自如!但可天马行空,————————。

      2014-10-31

      回复

    • 欧阳梦儿

       谢谢狼师。谢谢指点。感动,感激,感谢。送您三感。

      2014-10-3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