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戏班秧歌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 44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8-19   点击:


  
  来客

  掌灯时分,茶馆里只剩下卢婶一人,她又想起去年此刻,柳三在时,那生意多红火,日子多甜蜜呀。这人的命运究竟谁支使?这时听外面有人轻扣门声。她以为又是胡四和侯五过来与她解闷。屏儿到底没有回来,留在养父家里。她兴冲冲去开门,不料,端端地站在门外的竟是一位陌生人。借着灯光看出此人高挑的个头,三十来岁,俊俏的白净脸,大分头。罩一件藏青色的大褂,套有狐狸皮的坎肩儿。他将礼帽拿在胸前,微微欠身,问道:
  “老板可是苗凤,苗大姐?”
  卢婶怔了一下神,陌生人很少知道她的名姓,莫非老家来的。
  “正是,这位客官……”
  “在下柳絮飞,这次受兄弟之托,特来拜访。”
  卢婶忙将客人让进屋里,挑亮了灯。客人落座后,卢婶献茶。那人放下礼帽,缓缓言道:
  “舍下有一堂弟,浪迹天涯,人称‘浪子柳三’那次黑山一遇,尽叙亲情,不胜凄怆,临别,他托我来探访您是否安好。”那人说着又探衣取出一蓝帕小包,展开,里面有五枚银元。卢婶再也抑制不住澎湃的心潮与滚滚地泪水。须臾,静下来,问起他们兄弟重逢时柳三的景况。客人摇头,说起了弟弟告诉他的一个生活大概。之后,客人说此次他是被坨村商会请来唱戏的。要演上几天。他起身告辞了。
  送走客人,卢婶跌坐在椅子里,泪水又止不住流了下来。还是那蓝布小包,还是五块大洋,摇晃的灯影,人在哪里?肯说给兄长用以宽慰老人的平安话语能有什么呢?学艺卖艺辛苦奔波所遭的罪会说给谁听?“怜今宵芙蓉帐暖卿与共,叹明朝鸡声茅店霜路寒。”她想起临别时他唱的小曲。

  秧歌

  按祖传习俗,每逢正月,坨村便要由商号和富户牵头集资请人唱戏。多半是蹦蹦或评剧。班子的人伙同村里的业余爱好者组合起来,白天踩高跷,挨家拜年,晚上在镇公所的大屋子里唱小戏。今年他们是从海城请来的班子,领班的柳絮飞。他们是初二下午到的,在大有店安顿下来之后。第二天一早村里踩高跷的人便在我三叔承模的指挥下与他们会合,一起走街串巷去给乡亲拜年。中午,福盛兴冯掌柜代表商会请刘老板吃饭,在独一处摆了一桌。坐陪的有代镇长钱至仁、警长肖三、财主肖六还有水石先生。冯掌柜还来请爷爷,爷爷说要去讨账,谢绝了。席间,他们讨论了活动的安排和费用。席后,水石先生请柳到剃头房小坐。一面喝茶一面介绍了徐伯、胡四、侯五和承模三叔。刘老板柳絮飞并未说起浪子柳三是他的弟弟,却问起一个人:何春桃,在场的人一时有些愕然,独水石先生静静地说:
  “刘老板所提之人是否就是我族中的侄女小桃花?她年幼便离开家乡,回来时人们只说起她的艺名。”
  “正是此人。”柳絮飞端着茶杯答道,“想不道她是何翁的令侄。”
  “老板何以与小侄相识?”
  “说来话长,”柳絮飞笑着放下杯子,“当年我在奉天拜恩师徐小楼学艺……”
  “噢?”水石先生惊异地问“莫非是那名噪一时的‘城南四将’之一艺名双红的旦脚?”
  “正是,其它三位是赵振忠、赵文山和师姑黄彩霞。”
  “你说的赵振忠是不是十四红。”木匠问。
  “是的。”
  “我在奉天(那时叫沈阳)学徒时他们刚刚走红。你师父也爱书画,常到我铺子里走动,他是沈阳人。”先生环顾大家说。
  “是这样,那时候干我们这行的没有学校,现在也是,师父愁后继无人。他让我常去市场茶楼走走,留意那些卖唱的姑娘,选些模样、身段、嗓音好的。他说,‘如她愿意随我们调教,便领她来见我。’那一天,我在一个馆子里看上了小桃花,她正跟一位琴师卖唱。我私下里约她,说了师父的意思。她很乐意,便与琴师言明,离开了他。这姑娘天资聪颖,还爱学,很快就上了路,而且她胡琴拉得也好,深得师父的喜爱。这样一年有余……”说到这,柳停下了,把着茶杯,“那一日她突然对我说要离开班子,问她何故,低头不语。后来我在一个戏园子里看她正傍一个纨绔子弟谈笑风生。那年她大概十七八岁,当时我很生气,回来说给师父,师父说人各有志由她去吧。后来,那是后来了,我才知道,当时在我们班子里学徒薪水很低,不足以养她失明的母亲,何况还要租房。我感到十分可惜。今天我得知她家在这里,很想见她一面。表表我的歉意。”
  “我看,我那侄儿,如能和你们在一起,重返艺坛确是她的造化,不知刘老板意下如何?老翁拙见,老翁拙见。”水石先生乘机说。
  “那当然好,我也有这个意思。”
  于是,侯五受先生委托,便带柳絮飞去后街找到桃花,当柳看到师妹母女家徒四壁的窘境,心里一阵难过。桃花也为当年的事感到愧疚。侯五说出了她家叔的提议,柳师兄作了邀请。她也欣然同意,加入了柳的班子。当场,他便给大娘三块银元作为近日的安顿。
  高跷秧歌一般的编队是这样:头里有一两个圈场的,他们是武丑的打扮。紧身的黑衣黑裤,系黑腰带,一顶黑色尖帽缀两个彩色绒球。像三盗爷家(皇上)九龙杯的杨香五,或是鼓上蚤时迁。他们挥舞着颤抖的藤鞭,脚步利落,跑跳着,或卖俏地用高跷磕绊,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们率领蛇形队伍在人群中穿行围出一个圆场,被围的观众便迅速跑开。接下来便是紧锣密鼓,小喇叭尖叫起来,一群类似戏台上跑龙套的人,大扭大摆起来。他们有的扮成“青蛇白蛇”,有的扮成“小老妈”,都是戏曲人物,有的扮成猪八戒背媳妇,有的说不出名堂,干脆穿上花花绿绿的衣服,还有的即兴模仿农村中的老刁太太,脖上挂一串红辣椒,手里提一对棒棰,引得心里有怨不敢嘲笑婆婆的妇女们开怀大笑。最后才是压轴的是能作即兴演唱的演员。当他们走到大商号或是财主家门前,便演些小节目,以讨赏钱。
  这一次,他们来到肖家门前,便唱起了《绣帐子》
  头一出戏呀,
  绣上那个阵五雷,
  燕孙膑双拐无人敢陪。
  ……
  盗金丹多亏了金眼毛遂呀,
  唉唉哟——唉唉哟,
  唉呀,我说二一出啊!
  二一出戏呀,绣上那个二进宫,
  老国太在宫中多添愁容。
  ……
  徐延昭巧计生,
  黑虎铜锤举在空呀,
  唉唉哟——唉唉哟,
  唉呀,我说三一出啊!
  那情节多是从历史故事和戏曲中演义出来的,如二进宫是京剧戏
  目,五雷阵是鼓词。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刘叔娶儿媳

下一篇: 《 凌晨两点以后,千万不要打车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文亲切而灵动,人情世故冷暖尽在其中。欣赏,问好先生!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喻芷楚

    平实的生活画面,亲切!

    2014-08-19

    回复

    • 行吟者

       谢我的好友小喻,谢你对拙著花费的心思和笔墨。这一章和前后两章,写的是沦落的小桃花在好心人扶助人走上艺术的正路。民俗下的人性。

      2014-08-19

      回复

    • 喻芷楚

       不谢,先生的文饱含生活韵味,真是好文。

      2014-08-1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