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编辑QQ:2851506989         男频编辑QQ:   2851506985

墨舞红尘小说网 > 短篇作家访谈

夜鱼

作者:墨舞红尘管理员    2016-11-23  


深处潜泳的鱼

         ——夜鱼访谈记


  受访嘉宾:夜鱼
  采访记者:蝶小妖
  采访时间:2016.11.23
  采访方式:线上访谈

  作家简介:夜鱼,原名张红,出生于江苏盐城。七岁时举家迁居湖北武汉。2007年开始诗歌创作。现为湖北作协文学院签约作家。自由撰稿人。著有诗集《碎词》《第七秒叙事》(长江出版社)。曾获第七届叶红华人女性诗歌首奖,首届孙犁散文奖,第二届湖北屈原文学奖等。诗歌散文小说等作品散见《诗刊》《钟山》《长江文艺》《诗潮》等几十种纯文学刊物。并入选各种诗歌年选。
  一个江苏盐城籍的女孩,七岁便随同父母举家徒迁至湖北武汉。这些年来,低处的生活,高处的漂浮,给她留下了多少艰辛与沧桑、多少记忆与冥想?或许,我们可以从她的《第七秒叙事》以及处女集《碎词》中,找到她文字跋涉的足迹。

  前言:

  蝴蝶斑

  作者/夜鱼

  就在右眼角下,我们的蝴蝶
  用相同的黑色翅膀
  抖落泪滴

  姐姐,多年前,蝴蝶还睡在蛹里
  我们还长在盛放月亮的井边
  你握一把无色无瑕的小刀
  对一张被你完整剔下的青蛙皮,沾沾自喜
  那暗绿的花纹,肉红的蛙肢,让我恶心
  是的,我们的恐惧很多时候不一样
  唯一的一次吻合,是面对一副
  再也长不出胡须的下巴
  那是我们父亲的,越来越小的父亲
  我们翻找了一万棵野草也找不到踪迹的父亲

  母亲总是忙碌,忽视了追赶我们的蝴蝶
  姐姐,我的蝴蝶阴影呈现出和你不同的质地
  你迄今不知道,我曾扯脱过一个男人的袖子
  那只裸露的胳膊,像极了剥皮青蛙
  我大口大口地呕吐,翻江倒海的夜晚
  你正气顺心安地修补着另一只男装袖子
  姐姐,为此我发誓不对你泄露一个字
  但我预言了你的青蛙
  他将挣脱你的手指,跳到野地上蜕皮

  你看,在扑扇扑扇的阴影下
  那上蹿下跳的青蛙,显得多么滑稽
  我们懒得描述,不仅是因为
  我们都有疲倦得稀薄的嘴


  读这首《蝴蝶斑》,我完全被诗歌散发的魅力感染到了,夜鱼的诗仿佛是一只自由飞翔的蝴蝶,这首诗内含尚情、尚意、尚理的意境。可见夜鱼善于借物境出,从而使诗歌的抒发有意与境融合的情境。一般来说,情境的诗作是将人的悲乐愁怨等思绪寄托于诗中,从而给人有切身的感受性。
  夜鱼的诗歌语言和意象都很独特,画面感强,《蝴蝶斑》里的人物,姐姐、我、蝴蝶、青蛙,看后令我久久地停留在她叙述的意境里出不来,确切的说,这首诗更有着小说的结构框架,而诗中略带独白性质的书写又使其诗歌具有极强的童话色彩,同时也可以反应出其诗的相关特点,譬如女性、心境、寻找、揪心,时间等等。记得布罗茨基说过:“诗歌就是最大限度保持个性。”,因此我相信任何形式的书写都会带有心灵个性的写作。夜鱼追求的是理性的表达,其诗作在抒情之余,更倾向于理性的思考,在灵魂中寻找一种难能可贵的诗意。
  《蝴蝶斑》的结构,就像是一场黑白电影,蒙太奇的灵活应用更加让诗歌呈现出张力,也可以在诗里找到诗人对生活中一些事物的独特理解,诗人将自己置身于诗歌之中,深意如兰在文字中,时不时透露出她的心迹,那是她点点滴滴执着的心路历程。

  线上采访:

  蝶小妖:夜鱼老师,您好!打扰您啦!谢谢您百忙之余接受我的线上采访,今天我有些问题请教您。
  夜鱼:小妖妹妹太客气了。我和你其实都是普通的文学爱好者,要说老师,那也是互为老师。你身上一定也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很高兴能与你进行交流。

  蝶小妖:好,那我们开始吧。夜鱼老师,近期我读了您很多作品,特别喜欢您发在墨舞红尘网站的得奖作品《缔造胜境的女人》,这篇文章写得非常棒,以古徽州为背景,文笔细腻,传统文化浓郁,讲述了一个普通女子不平凡的一生以及历史沉淀里的故事传奇。画面背后的故事凝重,表达唯美,这样的文字必然牵动读者的思绪,请您谈谈这篇文章的人物构造?以及您对这篇文章的创作构思?

  夜鱼:每年春节放假,我都会带上孩子去自驾游。前年春节我选择了徽州宏村。因为之前我读到一组写宏村的诗,那是我同城的一位写诗非常棒的朋友的作品。这组诗勾起了我的兴趣,及至亲临其境,我的震撼和好奇更加强烈。如此设计感极强的精妙美境,到底是出于何人之手?走进祠堂,墙壁上一幅高悬的女人像吸引了我,胜境的缔造者竟然是一个三寸金莲的妇人!回到武汉,我很快写出一组关于宏村的诗歌,但觉得不过瘾,还有些想表达的,诗歌并未也很难穷尽。于是有了这篇散文。我以前的散文写作非常随性,没有太多练习和研究,往往都是兴之所至。但这一篇不一样,写宏村的散文非常多,大多数停留在对美丽景色的单纯描绘上,以我写诗的经验,重复是文学的大敌,独辟蹊径才是生存之道。所以我在查找了大量资料的基础上,发挥我的想象力,以小说笔法,半虚构半循史料地记录了这个妇人的心路轨迹和发生在她身上的传奇。其实我对人文历史类题材的散文比较偏爱,纯粹的美文和心灵鸡汤类的散文基本读不下去。如果哪天我写小说倦了累了,我想我可能会专注于这类散文的写作。

  蝶小妖:夜鱼老师,我发现您在我们墨舞红尘网站的很多板块都有发文章,您除了写诗歌,还写散文、小说,可见您的文字在各个领域的造诣都很深,您对文字的驾驭非常娴熟,一些场景的勾勒特别动人。请问您认为诗歌、散文、小说之间互相渗透的关系,它们之间的区别与联系有着怎样一个千丝万缕的关联?

  夜鱼:哈哈,你有听说过技多不养家的老话么?我的创作样式虽然多,但都是半桶水,谈不上造诣,诗歌刚入门,散文是随性写,小说连门还没摸着。但无论是那种文学样式,都有共通点,源头也几乎都是一样的。汉语博大精深,非常迷人,若此生能参详一二已是莫大的幸福。诗歌号称是文学皇冠上的明珠,诗歌写作确实对其他文学体裁的帮助非常大,诗歌要求精炼,意味,语感,节奏等等这些也是散文和小说同样需要具备的。

  蝶小妖:您的诗歌《蝴蝶斑》以别致的语言,淋漓的叙述打动了读者。诗歌中以蝴蝶、青蛙两个表征男女的意象来贯穿全篇,氛围的酝酿以及思想的构建都是非常成功的,这首诗歌也获得了台湾“第七届叶红女性诗奖”,请您谈谈这首诗歌所表达的思想。
  夜鱼:老实讲这首诗是我为叶红女性诗歌比赛特意创作的。台湾的文学比赛口碑非常好,相对公正透明,我也想试试自己的诗歌水平到底处于一个什么状态。比赛要求写出女性生命经验里最深沉的精神思索,我当初构思首先想到的是两性关系,这一直是大家比较关注的话题,这类题材的诗歌创作多如牛毛,刚好那个阶段我接触了大量美国自白派女诗人的诗歌,她们在女性意识的开掘上达到了令人震惊的深度和高度。我得承认这首诗受到她们的影响,让我从之前比较自我麻醉的唯美抒情里逃脱出来,真实而又陈恳地回顾我作为女性的人生历程,直面灵魂深处的痛楚与困惑。这一回顾,立即心潮澎湃,几乎一气呵成地写成了此诗,都没做什么修改,我当时写好后,自己读了几遍,竟有泫然欲涕又畅快纾解之感,于是我不假思索地寄出了此诗,想着这是全球华语女性诗人参与的比赛,也没抱什么希望,获奖与否不重要,完成这首诗本身已是意义所在。所以当获奖消息传来,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在看了他们评奖过程的书册之后,我非常感动,评委探讨都详细记录在案,台湾文学人的认真细致让我大为感动。

  蝶小妖:如今的网络文学良莠不齐,传统文学又十分低迷。而我们正是活跃在网络里,又努力朝传统文学前行的作者。能否请您谈谈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间的共性和异性?
  夜鱼:一般来讲,传统文学是和先锋文学相对应的,网络文学这个概念比较模糊,如果特指那种动辄上百万字,靠点击量赚钱的类型小说,那应该是和严肃纯文学相对。这类靠点击的网络小说大多不属于文学范畴,应该属于娱乐性产品。不是良莠不齐,而是好作品凤毛麟角。曾经有人劝我写,说收入可观,我也耐心看过几部,非常遗憾,我发现自己不适合这类写作,以我的年龄和精力也受不了如此敲击文字的工作量。但我非常理解并佩服这类写作者,这里面也有非常优秀的,能在娱乐的同时坚持一定的文学审美。和我一起签约文学院的就有几个相当出名的网络写手,创作了诸如《宜昌鬼事》《大唐荣耀》等叫好又叫座的网络小说。个人觉得即便主攻娱乐,也要娱乐出与众不同的面目和气象来,恕我直言,墨舞红尘网站的网络小说首页看上去花红柳绿,却没有多少让人耳目一新与众不同的东西。可不可以在娱乐的基础上尝试一些文学性的探索作品呢?毕竟我们不能低估读者的水平,这样是不是可以争取到一些高水平的读者群呢?

  蝶小妖:微信诗歌群的崛起,冲击了传统的网站、论坛,以前很活跃的网站论坛也渐渐的低迷起来。请您谈谈微信诗歌与传统网站论坛的区别?传统网站的作者群和读者群会否受到冲击?
  夜鱼:受到冲击是肯定的。但微信诗歌群也有缺点,圈子化严重,质量上不去的诗歌群同样低迷。传统网站论坛可以取长补短,最终还是看质量,高质量的微信诗歌群有打赏功能,收入和作者平分,这样就会吸引来高质量的稿子,有了高质量的稿子,阅读量又会增加,从而进入良性循环。当然高水平的选稿编辑也是关键。另外可不可以通过手机收看到网站的内容?毕竟手机是随身携带,随时可以看的工具,当然这属于技术问题,我不太清楚。

  蝶小妖:您近期的作品可谓高产优质。这与多年来的坚持写作是分不开的,请问您有没有撑不住的时候?是什么力量支持您坚持下去,给您前行的动力?
  夜鱼:其实我现在就有点撑不住了,我的高峰期已过,当初写字只是业余爱好,如今却变成一种更高要求的文学自觉。这让我倍感压力,得意洋洋的惬意和自恋没有了,代之以困惑和焦虑,这些都转为一种压力,让我感觉疲惫,却又无法放弃。支持我的力量,大概还是来源于对文字的热爱,和想要深入探寻的欲望。

  蝶小妖:世态万象,诗人亦然。情感饱满,挥笔自然,这是您写作的特点,作为一个女性文字播种者的杰出代表,您文笔优雅、先锋。当今女性写作者也是相对大的一个群体,很多女性的作品都相当优秀,那么,您是怎样看待女性写作所带来的精神独立性?能否举例一二?
  夜鱼:小妖太过誉了,别说杰出了,我连自己都不能代表,很多好的想法构思苦于笔法的幼稚,不能很好表达呢。我的写作是自由无拘的,没有刻意的性别差异。当然女性作者的身份,是不能回避的事实。如果说文如其人的话,女性写作的确会不可避免地带有女性特有的气息。但我的写作,是要争取涵盖整个人类的精神探索,是不分性别的。精神独立并不是女性的专利,刻意强调性别,我觉得反而显得敏感,仿佛自设了困境。哈哈,忽然冒出一句佛语诗: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蝶小妖:对于墨舞红尘网,您认为她与其他各大文学网站、论坛的优势在哪里?能否请你谈谈诗歌板块,您认为在哪些方面需要改进?请您对诗歌版块留一些建言。谢谢!
  夜鱼:说老实话,如果不是小波邀请,我不可能来此网站,六七年前我曾经在某些论坛比较活跃,还担任过一些论坛的版主,但最近几年我几乎不去任何论坛和网站了。一是因为精力有限,多媒体工具太多,我又是极简主义者,不喜欢生活搞得太复杂。第二,我也渐渐成熟,文学让我学会了有效的孤独,喜欢自省,不喜争辩。人多的地方,我会觉得不适。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拒绝交流。事实上如果能和处在同一话语系统的人交流探讨是很惬意也很难得的事,正如我此刻与你的交流。墨舞红尘网站的诗歌版块我关注不多,看过一些,发现也有很好的诗歌,交流气氛却有点冷清。我在想是不是可以每周或每月评出周度月度好诗之类。获得者也不见得非要什么物质奖励,能给予一篇准确到位的诗评,写作者也会非常开心的。并且可以鼓励大家对这首诗提出自己的见解,困惑,批评等等都行。这样是不是能聚集营造一些探讨气氛呢?另外,诗歌版块栏目设置单调笼统,怎么没有评论栏呢?比如好诗荐读,或者将新诗再细分一些,设置先锋探索之类的。

  蝶小妖:一直听小波老师介绍您,我本人也早就认识您,喜欢您的诗歌和文章,和您微信互动后,您的彬彬有礼让我非常感动,尤其面对我这样的小字辈,鼓励有加。在采访的最后,请您对我们年轻一辈说点什么吧?最后祝老师您的新书《老辰光》早日出版发售。
  夜鱼:非常感谢你的喜欢。但你对我有误会,我最不喜欢当老师,也并非总是彬彬有礼,事实上我是个心直口快,对看不惯的人和事,脾气耿直甚至有点暴躁。过去得罪过很多人,随着年纪增大,才稍微好一些。我在文学创作上可以说没有老师,也可以说一切好作品好作家都是我的老师。我不认名气,只认文本。
  你说到年轻一辈,这四个字我无比羡慕,首先我要祝贺你们在年轻的时候喜爱了文学。文学海洋浩瀚迷人,这也就意味着你们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有了抵抗无聊生活的途径。热爱文学,但要对文学圈保持警醒和距离。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的复杂晦暗面随时可能颠覆你心中的热爱,让你产生急功近利的想法,滋生沮丧失落或飘飘然的浮躁情绪。总之,正因为年轻所以你们不要急,慢慢充电,学会自悟自省,阅读量达到一定程度,才能获得建设性的思考,不会人云亦云,文字自然就有了格局和深度。我要祝福你们生活幸福,因为生活才是第一位的。文学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很佩服也很感动你研究出我这么多信息,《老辰光》是我的第一部散文诗集,也可能是最后一部。因为我现在几乎不写散文诗了,但我怀念写散文诗的时期,真是纯粹啊,又有激情,值得我收录纪念。出版社是否帮助发行,我不知道,我苦恼的是他们要给我三百本,我家房子可小啦。我又不习惯主动送书,至于销售,大家应该知道,除非明星红人式的作家,诗集再好也几乎没有商业市场,在这里顺便给我自己做个广告吧,我的三本诗集(第一本只余极少量)都可以赠送给墨舞红尘网站想要的朋友,能把快递费给我就行。

  采访后记:

  夜鱼老师是我喜欢的女诗人中的一个,这次采访是一次非常棒的交流,她的诗歌字里行间散发着一个成熟女人的睿智。与她近距离交流,更是发现她才思敏捷的一面,而且绝对谦谦有礼。一直听墨舞红尘网的赵小波老师说起夜鱼老师,不禁激起了我想认识夜鱼老师的愿望,在小波老师的引荐下,我加了夜鱼老师微信,夜鱼老师非常谦虚,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女子,这不但从她的诗歌中能读出来,更是能从与她的交流中感受到,尤其对于我们年轻一辈的殷殷期望,尤其让我感动。
  记得有一天我给她留言,夜鱼老师因为身体不适,她第二天给我回复,并致歉,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通过访谈,我对夜鱼老师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并且越来越喜欢她,我想我是懂她的,懂她的诗歌,懂她的文字。
  感谢夜鱼老师在百忙中接受我的采访,通过交流访谈,我获得了很多,也懂得了很多。
  最后祝夜鱼老师写出更加美的文章给我们,像一条自由飞翔的鱼,飞翔在文字天地中。美丽永远,幸福永远!
 

  附:夜鱼文集

  • 评论
  • 夜鱼

    感谢小妖妹妹的好问题,让我有了啰嗦一大堆的机会。感谢墨舞红尘网站的朋友们。祝福墨舞红尘网站,祝福所有喜爱文学的朋友!

    2016-11-25

    回复

  • 瘗花秀士

    有时候一个访谈成功与否,除了记者会不会问,还要看受访者会不会谈啦。这个访谈我认为就是本站比较成功的。

    2016-11-25

    回复

  • 花非花

    小妖辛苦了!很精彩很成功地釆访!透过小妖的字字,认识了才华横溢的夜鱼老师!有幸读到她的几首诗,确实笔力不凡,值得我们学习,一起问好了。。。

    2016-11-24

    回复

  • 蝶小妖

    小竹子辛苦!

    2016-11-24

    回复

  • 蝶小妖

    感谢夜鱼老师百忙中接受小妖的采访,辛苦啦!老师对诗歌版的建议非常好,小妖和诗歌版的编辑们会逐步改进。再次谢谢老师,祝福永远!

    2016-11-24

    回复

  • 村姑翠儿

    小妖妖辛苦了,非常精彩的采访,让我们对夜鱼诗人又有了深切的认识,这样的采访真好,希望还能有更多。

    2016-11-24

    回复

    • 蝶小妖

      @村姑翠儿 小翠儿,身体好点没?辛苦来支持,养好身体速来归队!

      2016-11-24

      回复

  • 简竹

    小妖和夜鱼豆辛苦了

    2016-11-24

    回复

  • 赵小波

    小妖辛苦了,很精彩的一篇访谈。夜鱼的建议挺好的,我们会尽量改进网站的经营和管理方式,同时也期待更多朋友的建议、支持与帮助!

    2016-11-23

    回复

    • 蝶小妖

      @赵小波 小波老师辛苦!祝福墨舞红尘网越来越精彩!

      2016-11-2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