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文制造者

作者:墨舞红尘管理员       2016-05-21  


心怀大爱  笔走人生

——访墨舞红尘作家烂文制造者


  人物简介:烂文制造者,原名陈建明,另有网名醉里笑秋。江西赣州人,现居广东东莞虎门。曾经服过兵役,在政府部门谋职,后保送学医,2003年考了医生执照后外出务工,当过业务员,做过门诊医生。一直喜欢写作,曾获新语丝文学奖,作品散见《作品与评论》等,现为文化记者,任职于东莞市某媒体。


   记者:三旬

  嘉宾:烂文制造者

  采访时间:2016年5月11日

  访谈方式:线上采访


    由于工作性质的缘故,烂文制造者(下简称烂文)老师总是很忙,作为新闻工作者,他不停地忙于采访与书写,因此对于他的采访可谓一波三折,好在每次对话,烂文总是很耐心,尽管有时还不合时宜地碰上他正在准备明天的版面。烂文老师作为一名记者,对于对话访谈应该是轻车路熟,但对于我而言,心里充满了忐忑,交流的命题甚至有点窠臼,但抱着学习的态度与对文学的憧憬,访谈还是开始了。


  三旬: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还记不记得您的第一篇作品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呢?

  烂文制造者:第一次写作大概是97年吧,那时和很多的文学初学者一样狂热地喜欢网络文学,因为网络文学对于一个文学青年来说,这里就是心灵的驿站,它承载了很多我个人的情绪,充满希冀的、悲观的、愤怒的东西,记得第一篇文章就是散文《清明随笔》,第一个小说是《希望》,作为一种尝试,我还是认为在表达现状的同时更需要传达更多社会的情绪与思考,当然现在看来,这些文章的创作技法与语言使用都是非常幼稚的,但我还是非常感谢这两次创作,并在很多朋友的鼓励下,如小晓追梦与曾是刀客等前辈的指导下,不断取得进步。


  三旬:这样看来,老师有近二十年的创作历程了,第一次的创作,往往让人记忆犹新,一路上的成长,也会让人感慨万分。您应该算是墨舞红尘的老朋友了,请问您怎样定义自己与墨舞的关系呢?

  烂文制造者:其实多年混迹于网络文学,有些厌倦了,这里包含网络文学的不良之风与水平的良莠不齐。至于墨舞红尘,是因为那里有我文学创作的故友,仔细想想,墨舞网站本就是为了让喜爱文字的朋友们可以重聚在一起,这里希望墨舞红尘越来越好。


  三旬:是啊。我也体会到了。我是新人,本来应该和大家比较陌生的,但是居然就是一见如故的感觉。所以,我很想请问您在墨舞有什么样的创作感受呢?

  烂文制造者:创作是心灵的行为,心灵是自由的,创作就是自由的。一切创作都是基于现实再通过艺术的加工,全过程都是心灵的享受。因此,不存在说在墨舞红尘会影响到我的创作,于是就不存在说在红尘创作的感受,只能说红尘是一个文化气息相对浓厚的创作平台,这会让我感到宾至如归,并且这里还有和我当初一样的一群人,为了文学的梦想,日夜追逐,这是多么可敬的一群人。


  三旬:您走上写作这条道路快二十年了,您现在的写作处于什么状态,相较于最初的写作,您觉得您有什么变化?您是怎么定性这种变化的呢?

  烂文制造者:我是一名执业医生,并在2003年考取了国家执业医生资格证,但我更喜欢写作,并在多年中不断坚持和学习,并取得了一些小成就,于是就彻底从事了文字写作这个职业,对于小说乃至散文的创作,我觉得在语言的运用和技法的运用方面,我找到了我自己的节奏,可以让文章更有阅读性更有思考性。如今的创作,我更趋于冷静与理性,并且用笔去剖析社会呈现的一些人文状态,但我也明白,一味的醉心于技法的运用,将会掩盖文章很多的真实性,并使得文章显得支离破碎的。因而未来的创作,或许回归是一种必然。


  三旬:老师您是弃医从文啊,联想到您的文风,不禁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笑)从您的文集中可以看到,您创作的散文和小说多以人文乡土类为主,这类题材的写作有什么特殊性么?

  烂文制造者:创作永远都是些自己最熟悉的东西,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乡土气息是我心灵成长的基因,里面有乡土的愚昧、无知、淳朴与耿直,后来来到都市打工,一样写了一些城市生活的小说。我个人认为,乡土文章的定义,是一种小范围的区分而已,就像网络文学、打工文学,其实都是文学中的一部分。但只要能打动读者,啥题材的文章都是好文章。


  三旬:老师,现在我也在红尘创作长篇小说,谢谢您为我们分享小说创作的心得,希望有时间找老师专门探讨下小说创作的一些细节问题。说到人文主义,我想听听您对散文中体现出的人文主义精神的见解?我从您的散文中隐约感觉到,您的创作力求诉诸于此,您对这个怎么看?

  烂文制造者:散文的人文主义精神,往往就是社会良心的一种体现,当然在我的散文创作中,还达不到这个高度,但我会努力,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大量构思好的文章都暂时放着,现在让我焦虑的是,如果那天我不做记者了,是不是还有勇气和能力去完成这些创作。老实说,我很喜欢余秋雨的散文《文化苦旅》,这里的苦除了展现了他对当下文化的焦虑,更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在传承上断层与缺位,这种人文呐喊,他足以唤起任何有良心的国人产生共鸣,并且去思考,我觉得散文就应该是这样的,能够带来美的享受同时,还能触动人的心灵。


  三旬:墨舞红尘一定能带给老师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的!您刚才说担心没有勇气和能力去完成这些创作,为什么老师会有这方面的顾虑呢?如果有一天您不当记者了的话,您不是会有更多空闲时间去思考和创作吗?

  烂文制造者:很多文学青年从事新闻行业之后,都感叹新闻报道是文学创作的杀手,此观点尽管有一定的偏颇,但一个记者长期处于时政的、八股的新闻写作状态,难免会心神疲惫,并有可能对任何一种写作方式产生抵触或者厌倦。显然我从事新闻工作之后,文学创作的时间与数量相对减少了很多,并且转入了职业性的新闻写作,这也一定程度上改变着我的阅读方向,都会对我文学创作带来影响,但是从二十年前走上这条道路到现在,文学创作于我来说,也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创作的含义,除了写文章,更包含对社会的阅读。如果某天不做记者了,我想我会写出更多的文章,包含对我职业的反思,和名人对话的回忆录,当然还有更多的小说与散文。


  三旬:三旬也很期待!再回到文学的问题,刚才您有说到“社会良心”这个概念,您能大致说说都有哪些方面呢,在文学创作中怎样才能体现您所说的“社会良心”呢?

  烂文制造者:文学创作有很多方式,一味沉浸在美好的、花花草草的亦是,一味搞笑历史、玩穿越、虐恋的亦是,这是网络文学的常态,本无可厚非。但我个人认为,生活是创作的主题,包含针砭时弊,包含丑陋揭示,包含人文思考,状态展现等,这才能引起共鸣,带来思索,才足以让文学承担该有的责任,也是文学良心的体现。我个人认为,所谓社会良心,可能就是你创作一篇文章的初衷吧,即你打算为读者带来什么样的思考?大打算怎么去剖析他,这里的良心不是一味的歌功颂德,除了“高大上”,还有对丑恶人性的揭示(往往更有力量)。


  三旬:引起共鸣、带来思索、承担责任,谓之文学良心。老师认为最具人文主义精神的文学作品及作家能否举出一两例,可以做个简单剖析么?

  烂文制造者:前面我提到过余秋雨的散文。至于小说,马尔克斯《百年孤独》里面的宏大的人文气息,那深入骨髓的家族孤独,更映射了社会的孤独,马贡多整整下了几年的雨,阿玛兰塔就织了几年的裹尸布,奥雷良诺上校不停地打着小金鱼,这些匪夷所思的孤独,尽管都是马尔克斯构筑的纸上王国,但并不失真。还有鲁尔福的短篇小说集《燃烧的原野》那极致贫穷的撰写。我想,一个作者除了有细致的洞察力,更必须很好的呈现,这抑或是对一个作者担当的最好体现。


  三旬:《文化苦旅》我也有读过,余秋雨先生可谓我刚刚开始思考文化现象时的引路者。那么,从“文学良心”的角度出发,您对目前红尘散文作者的作品现状有什么建议和意见?还请老师赐教!

  烂文制造者:网络文学的特点是博大,兼收并蓄,它必定会成为初学者的门槛,同时许多优秀的作者、大量优秀的作品也从中孕育而生,现在在黄金频道播出的影视作品已经越来越多地从网络文学中来选取,并加以改编。网络文学的功能,主要是要使作者的心灵能够得到栖息,因此建议和意见,在此也不多提。能把网络文学的创作当成心灵栖息的港湾,足矣。要在写作中达到一定的境界,不可能一蹴而就,多写多思考,才能从中得到升华。


  三旬:那么从网络文学这个概念跳到一个更大的概念来看,您对当今的文学走向有什么看法?

  烂文制造者:文学是失望者的语言,垂死者的挣扎。

  三旬:这句话非常深奥,根据我的理解,就是文学往往是处于绝境时才能实现自我的超越,可否请老师解析一下这句话?

  烂文制造者:这是采访作家叶兆言时他对文学的看法,并也触动了我的心灵,当下的创作,由个人的写作变成了大众写作,然后回归为自我的创作,比如商州不再是贾平凹的商州,而在公平资源泛滥的当下创作好文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每个人都可以写商州,可很多的文章都是自我张扬的创作而失去了文学的担当与责任,只是一种喧哗与骚动,文学看似失败者的宣言,垂死者的挣扎,但这个时代更需要触动人心灵的文章与力作,即:你为社会与人们深刻地展示了什么?你想回馈给社会什么?你想让人类从文章中收获什么?


  三旬:不可为了自我的张扬而忘却时代对文学力量的需求,这就需要我们去观察、思考社会。刚才老师您推荐了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一书,请问您平时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您最欣赏的作家是谁?为什么呢?

  烂文制造者:喜欢的书有很多,如胡安鲁尔福《燃烧的原野》、格非《迷舟》、张贤亮的《习惯死亡》、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迟子建《雾月牛栏》、苏童的《罂粟世家》、奈保尔的《米格尔街》,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巴别尔的《红色骑兵》、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等,最喜欢的作家是胡安鲁尔福和马尔克斯。这两个作家是能把贫穷与孤独做最极致表达的人。


  三旬:谢谢老师的分享与推荐。老师的文学修养和写作水平,让三旬很是敬佩,所以下面我问一下个人比较好奇的问题。为什么您会取烂文制造者这个笔名,有什么特别的用意?今后您创作上有什么新的思路?

  烂文制造者:“烂文制造者”取这个名字就是好玩。抛去我个人写作的特性,网络文学就是好玩,开心好玩地写作多好!在创作方面,我也会本着开心好玩这个原则,随着灵感去发挥,以我手写我思,去展现我观察社会和人生的视角。还是那句话,网络文学是要给作者和读者心灵栖息的港湾的,创作时乐在其中,便是最好的栖息。文学良心和思考,是更高的目标。


  三旬:写作的过程,本来就是一个享受的过程。其实,写文在大多数人的生活中只是一部分。请问老师您除了写文以外,还有什么其他业余爱好呢?

  烂文制造者:我的职业是记者,工作大部分时候都是在与文字打交道。业余爱好主要是打篮球,不在于打多好,而在于锻炼身体。


  三旬:对,搞文学创作的人,不仅要有强壮的精神骨骼,还要有健壮的身躯,老师的心态真不错。网络文学市场竞争剧烈,请问老师对我们墨舞红尘今后的发展有何建议?

  烂文制造者:在当今的大气候大环境下,网络文学网站的发展前景可期,说到这里,我不仅要为咱们墨舞红尘中文网站的站长紫衣侯叫声好,站长能有如此深谋远虑,确实非常了得。但是要经营好一个文学网站并非易事,文学网站有卓越的吸纳能力,要让一个文学网站从众多的同类型网站中脱颖而出,并在网络文学的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除了网站本身的基础性建设、网站作者队伍的经营、加强站外宣传也很关键。还是那一句话,要让作者的心灵在红尘得到栖息,让作者在红尘的创作赋有归属感,读者的心灵也在红尘得到栖息。更进一步来说,就是让作者能在红尘展现自己的思考成果,让读者能得到启发。这两者是相互作用的,要达到这样的境界,会是一个漫长的历程。但是,对于墨舞红尘网站的未来发展,我满怀信心,作为一个墨舞红尘的老人,我愿意和大家一起去见证。


  三旬:不好意思,老师,我知道您工作很忙,最后一个问题,我是刚刚进入大一的学生,您对像我们这一代人在文学修养上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呢?

  烂文制造者:你们这一代人的阅读机会是非常多的,所以一定要抓紧机会,多阅读。这里所说的多阅读,不仅指量上,还指阅读的题材要广泛,不能囿于几种自己喜欢的固定的题材,要去看各种各样的书开拓视野,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博览群书。

  另外,要深刻地思考所阅读的内容,才能充分吸收从阅读中汲取的营养,这样的阅读才可以称之为“多阅读”。除此之外,要多修改。多修改的前提就是要多写,要敢于推翻自己沾沾自喜地写出来的文字,去追求更高的文字境界,不满足,不断超越自我。每一次修改,都是对自己勇敢的否定,因此每一次的修改,都能使自己得到成长。

  三旬:谢谢老师的建议,我感悟很深!耽误您时间了。再次感谢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我的访谈!


  采访后记:

  第一次见到烂文制造者老师的笔名时,那时我刚刚打开后台系统,准备审稿。好几篇稿子中,我第一眼就看到了老师独特的笔名。红尘作者的笔名多走文艺清新路线,因此老师略带自嘲色彩的笔名尤其显眼。没看文章前,我甚至还在猜测这会不会是一位文学愤青……,心中还曾多般猜想,思忖着这会是怎样一个人呢,会用这么奇特的笔名?

  打开老师的文集后,就被他的头像吸引到了,是一个仗剑笑傲江湖的侠士形象,头像旁边写着“醉里笑秋”。在文集里可以看到,长短篇小说、散文、现代诗歌体裁都有涉及,尤其是小说,可谓多产,而且篇篇精品。烂文制造者老师是一位低调、谦逊、而且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他不是一位普通的作者,他的文字不仅仅是为心灵而歌,更是为社会而歌,为民生而歌。他的文字就是他驰骋疆场的利剑,他对酒当歌,笑傲江湖,自有他的一番气度和风范!这篇访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但烂文制造者老师的为人和担当也可管中窥豹了。

  我作为墨舞红尘散文组编辑部的新人,能有这样的机会和我们的作家近距离接触和交流,我幸运之至!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交谈,对老师的敬意加深。他忙完了自己的工作,还要抽时间回复我的留言,线上访谈轻松闲适,老师对每个问题都回答得认真仔细,令我受宠若惊。当我言明我刚上大一,刚来编辑部不久之时,老师还夸赞我优秀,并鼓励我好好学习,他说只要处处抱着一种学习的心态,人生就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我真的很感动!

  烂文制造者,于我看来,老师其人“烂”漫不羁,辞采“文”情过人,故有“烂文”之说。老师与我们分享了他的创作历程,并且强调了“社会”和“人文主义”二者在创作过程中的精神力量。

  反观到自己的写作,我也真切地意识自己写作视角的狭隘,开始思考写作的方向。虽说写作本是情感的寄托,以我手写我心。我们作为社会人,活着不只是为了呼吸,必不可缺的还有思考。生活多么广阔,我们写不尽,唱不尽。真正有力量的文字,能在行文中,自然而然地焕发着动人的光彩,照亮读者的心灵。

  在此,三旬也推荐三本书。

  严歌苓《人寰》用女性视角来解读非正常年代人与人的非正常关系。

  汪曾祺《人间草木》“寻常细微之物常常是大千世界的缩影,无限往往收藏于有限之中!”

  沈从文《湘行散记》书写血泪,反省人生。

  希望大家多读书,莫要停下手中的笔,莫要停止思考,三旬与诸君共勉。



相关链接:   


烂文制造者文集

远牵:一个人文精神探求者眼中的寓象之门    

二无居士:永远抹不去的故乡情结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