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编辑QQ:2851506989         男频编辑QQ:   2851506985

墨舞红尘小说网 > 短篇作家访谈

沁芳闸

作者:墨舞红尘管理员    2016-04-20  



水秀江南  四月花开

  ——访墨舞红尘中文网散文副主编沁芳闸


  记者:心旷(高骏森)

  嘉宾:沁芳闸(散文副主编)

  时间:2016年4月18日

  地点:网络


  江南四月,风向南或向东吹,都是温煦的,这煦就是吴侬软语,就是一瓶埋在地窖十八年后开启女儿红的醇香。

  绍兴的词要比杭州的诗清瘦一些,当农历三月的桃花在杭州枝头一瓣瓣飘零成泥,绍兴的水正好开成一树树《诗经》女子的模样。

  坐在红尘客栈里听南风田园,一杯明前龙井绿茶的时光,让我想起了一个古典中的现代,一个用“闸”做后“沁芳”写散文的江南女子,她说她有许多的故事要对我们说:小家碧玉,小桥流水,大家闺秀,京华烟云,诗雨红楼……


  心旷:有用“泻玉”二字,则莫若“沁芳”二字。沁芳闸三个字本出自《红楼梦》,此时却是一位舞文的江南女子在诗意的人间四月坐在红尘客栈接受我的采访。那么,我们的访谈话题就以自我介绍拉开序幕吧。请向认识或不认识的文友们介绍下自己,当然,少不了笔名“沁芳闸”。

  沁芳闸:一般,我看书很少看一遍。而是对喜欢的书隔段时间又会重复打开,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书中原来有很多情节,作者想要表达的意图被我忽略了。打开最多遍的就是《红楼梦》。而如此的喜欢却是缘于另一本我心心念念的书《京华烟云》,它几乎可以影响我一生。我相信第一章所说的,“有福的人打开一坛水会变成金子,没福的人打开一坛金子也会变成水”。想当初,林先生原本是想把《红楼梦》介绍给西方世界,但最后放弃了这个想法,才有了这本几乎因为它林先生被推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的书。

  林先生如此推荐,又看到张爱玲的推荐,于是,我打开《红楼梦》。于是,就有了人生的相伴,就有了反复的十多遍,倒是现在差不多有二三年未曾打开了。

  我觉得名字是父母取了,那网名不但要取一个我喜欢的,还得是能让人理解,并且隐藏些小小秘密,让有缘人识破的名字。

  有了水才有生命,大观园被沁芳泉缠绕,是大观园的命脉。爱红楼必当以沁芳为名,那样人家一见就知道我喜欢《红楼梦》。人人都说沁字最好,我也知道,但他们恰恰忘了世间实无全然美好的东西,所以,必须要在美好处装一个称砣,一个看似有些丑陋却可以让你接地气符合中庸之道的字,我选了这个闸字。

  因为我相信,或者说迷信全然美好的东西必不长久。让我有些缺点的活着,长,能坦然处之。


  心旷:因为文字,因为写作,有了我们今天灯下键盘上的倾心交流。相遇是缘,这缘尽管来得太晚。但迟到是美丽,如郑愁予诗歌《错误》:秋风向晚/青石板上的哒哒马蹄声。回忆下,你最早接触文学是什么时候?最早接触网络文学又是什么时候?是哪家网站或论坛?对它有怎么样的深情和恋情?

  沁芳闸:羞惭惭地说,有人以为我记忆很好,其实是我一直不断看书,但是几乎从未尝试自己写作。直到2004年上网,非常有缘的来到了乐趣园,这是我第一个接触的网站,我以为也是最后一个,没想到现在来到红尘,并且热情有增无减。在乐趣,有了我的第一篇文字,当看到别人的表扬时,喜欢听人表扬的我一发不可收拾起来,最多时一天可以写二篇,虽然那些东西现在看来非常的好笑。对于它的深情和恋情,我在红尘的征文里有比较详细的描述,看完它你就会明白我有多依恋乐趣。就在它关闭时,简直觉得无处安放,直到红尘出现。因为它是突然无通知的关闭,所以,放在乐趣博客上的四百多篇文字也只找回了几十篇。


  心旷:一路走来,除了收获诗和歌外,更多的是友谊。谈谈这些年在网络中的穿梭与行走,给你最大的感动和最大的痛苦。

  沁芳闸:最大的感动是当你被人误解时,当有人以片面指责你,象我这种感性的只会哭,不会理性解释的人,感到慌张无措时,有人站了出来。这些人或在论坛发文支持或跟帖支持,或打电话发短信安慰。十多年来,这些人一直陪我走到现在,从未断过。

  可不可以多说几个感动?感动于雨青哥哥常常给我修改错别字,但从未指责,一直等到我自己明白,明白错别字会影响情境和整个感情。感动于网友,不应该是朋友们一年四季的问候,感动于他们还收藏着我的一些文字,不然我丢失的会更多。感动于见面时,我们有聊不完的话题,有依依不舍的惜别。太多的感动,他们已经请进了我的生命,成了我人生的一命分。

  痛苦嘛几乎没有,因为我们虽然彼此珍重喜欢欣赏,但此事不关风与月,既然没有开始,当然永不会结束,永远不会有彼此的伤害,除了那次重大的误会。起因过程我们就不说了,因为重新打开也是一种对我的伤害,而且描述是我一人之言,对对方也不够公平。


  心旷:还记得自己最早发表在网络和纸媒的第一篇作品吗?谈谈当时写作的背景及发表后的心情吧。

  沁芳闸:不记得我发在网络的第一篇文字了。但我清楚记得没在纸媒发表过一篇文字,因为根本没寄过。或许,是没信心,或许怕别人改动我的文字太过。在乐趣园发表文字后,下班回来就看别人的回复。我是喜欢听表扬的人,越表扬越有劲,不知哪个哲人说过,好话无助于进步,但哲人忘了,人是需要被认可才会有动力的呀。很多人说,论坛关闭是因为相熟的人相互表扬太多。但我要说,感谢,感谢所有当初表扬过我文字的人。因为有了你们的表扬,我才一直坚持写作到今天。


  心旷:从时间上看,你在网络从事写作的时间很久了。谈谈最初的网络文学与现今的网络文学有何变化?

  沁芳闸:因为自己走的地方太少,基本上只有二个地方,深刻的体会肯定是没有了,但总会有一些。比如,网络文学写手年轻化,见到了八零后九零后的成长。以前在论坛,大都数我得叫他们哥哥姐姐。现在,叫弟弟妹妹的几率越来越高。比如,现代人对网络文学的热情不如以前,互动不如以前多。以前,一篇文字在论坛上发表,很多人看,看了会回复。现在,更多的人是留意自己,少了热情。或者说,关注利益的多,真正爱文学的少。虽然,这可无可厚非。


  心旷:你认为网络文学同传统文学有何异同之处?以你个人眼界和思想来分析,未来中国文学会呈一种怎样的发展趋势?

  沁芳闸:网络文学能成就更多的人,因为它流通更快范围更广,但质量也参差不一,有些作者为了吸引别人的眼球,故作高深的写一些别人看不懂,其实他自己也看不懂的文字来炫,还听不进真心的建议,真是遗憾。未来中国当是百花齐放,传统文学依然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但肯定做不过网络文学。网络文学热热闹闹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也会遇到瓶颈。愿爱好文字的人到哪都可以用文字交流和倾诉。


  心旷:爱写文的人,必然也爱读文。无论写作,还是生活,你最钟情哪位作家的作品?读过他(她)的哪些文章?为什么?关于作家本人和他(她)的作品,都给我们简单谈谈,好吗?

  沁芳闸:就像我在第一个问题里回答的那样,我想这辈子影响我最深的肯定是林语堂先生的《京华烟云》。人生观价值观受其影响的结果是,随缘相守,但不随波逐流。淡看名利,但不辜负嘱托,认真做好每一件事。不过,我对林先生其它的作品就不太有共鸣了。

  最有共鸣,能把内心深处的美好唤醒,也是我此生最喜欢的一位女作家,她就是三毛。我几乎买全了她所有的作品。《撒哈拉的故事》,《万水千山走遍》《我的宝贝》等等。或许别人看的撒哈拉沙漠与我看的不同,我看到了最困难的时候她内心不变的美好。不抱怨,有希望,渐适应,爱陶醉。人,生来是受苦的,哪怕你看到的那个人明艳动人光彩夺目,他肯定也有不为人知的苦恼。而如果能把注意力转移,不再专注于自己的利益和得失,人间还是多美好的。最打动我的是那位独立的民族英雄,他那美丽的护士太太却被众人误解,当他在为大家奋起抵抗时,她已被打的遍体鳞伤(请原谅,有许久未读,有些记忆可能会有偏差)。每每读到这里,我总是会泪流满面。在KTV唱起那首《滚滚红尘》,便会想起这个故事,眼泪在眶里打转。去过台湾二次,却未能到台北三毛故居看看。我想,如果我能站在那里,闭眼,放慢呼吸,静静感受。我会告诉她,我是真心爱你的,但不需要你回答,因为我知道你怕打扰,你怕承受不起,以你爱的方式爱你。

  现代作家最喜欢的是安意如,她早期的《思无邪》、《陌上花开缓缓归》、《人生若只如初见》等等,反正是全部买全。喜欢她,就是喜欢她的独到见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所以你笔下的人才会动人,安意如的作品就如是。而如果文字虽美,却泛泛而谈,总觉得作者没有用眼睛和心,这样的作品我无法欣赏。比如,很多人说白落梅是大才女,我不赞同。但安后期的《听音》、还有写惜春的那部小说,我觉得比不过前几部作品。

  说实话,张爱玲的文笔是真好,但她所有的作品我只读一遍,这不符合我平时读书惯用的方式。但她书中的文字只让我感到压抑和无奈,这样的情景我不想深入。对不起。

  有个人,此生只出了一本书,还因散落在外总是不全或有几个版本。有个人,他尝尽了大富大贵,也看完了人间白眼。有个人,他生前生计全无着落,在冰冷的大冬天过世,但后人,许多的后来者用他的那本书发了大财。有些还曲解他意,却自鸣得意。这个人,只能用来仰望,他叫曹雪芹,他的作品就是我看了十多遍,并且准备没完没了看下去的《红楼梦》。


  心旷:作为一名散文写作者,能给我们谈谈什么才是真正的散文?你认为写好散文必须要具备哪些条件?

  沁芳闸:我觉得人是有心的,而这颗心是用来感受世间的美好,美好可以大声说,说不够时可以唱,唱还不够时,那么就舞起来吧。美好如果要长期保留,上述那些还是不够,就必须用文字了。而散文就是这样把美好记录下来的一种文体。我觉得它比任何文体更适合我。它比小说更小清新,比诗更直接,符合我水晶心肝玻璃人,却又有些敏感的性格。

  我认为首先必须要有真情,有了真情才会用心去发现去感受,而不是空淡淡的只是用好词好句堆砌。笔下要慈悲,因为每个人经历不同价值观不同,不要总以自己的视角去看待问题。还有,要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不是人云亦云。因为自己写作很少用到技巧,只能谈这些。


  心旷:为了采访你,我特意用了一个中午的时间在红尘网站你的个人文集里读了你几乎所有的文章。你文集里的文章不多,体裁也只有散文,以游记、心情、观后感为主。谈谈你最中意的一篇散文吧。为什么?

  沁芳闸:我最中意的还是《微信里的红楼女子》,特别是最后一篇写林妹妹那部分。虽然只给了推荐,但它仍然是我的最爱。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叶叶吗?因为她跑过来对我说,她知道我一定是哭着写的,耗损了大量心力。一个人能了解你写文字时的状态,一定是读懂了你的文字,并且欣赏和喜欢。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以喜欢待之并有喜欢回应。现在回过头去看,可能文字并不是很好,给推荐很对。但,我依然爱它。就好像有人对叶叶说,如果林妹妹在身边不太喜欢,她就冷落了那个人一样。女人的感情是执着的,虽然我们因为有自己的高傲不会过激与热烈,但放在心底的喜欢可以伴随一辈子。

  我喜欢写女人,觉得生活的多彩多姿是因为有了女人,而且总感觉女人虽有不幸,但也是表面,男人因为承担的太多,他们有痛苦必然更深。民国女子也是我喜欢的,虽然比不过红楼女子,但也可以侃侃而谈。所以也在微信里写了民国女子系列,希望更多的女子看到。有前车之鉴,能珍惜爱护自己,由己至彼,好好珍惜身边所有待你好的人。


  心旷:从你的文章里,知道了你的职业,也依稀了解了你的性格与性情。你是一名护士,被人们亲切称为白衣天使,是人间最美的天职。长期在医院工作,和不同的病人打交道,更能感知生命、感悟生命。谈谈你对护士的认知与工作的感悟吧。

  沁芳闸:我在不认知的时候选择了这个职业,在认识以后产生了厌倦与不喜欢,到现在的尽力所能,应该也是经历了三重境界吧。小时候常常生病,觉得打针的阿姨一个个都很美,就有了做美丽护士的想法。后来工作的繁重和医患关系的复杂,很想离开这个职业,包括现在都想,小时候那么努力学习,难道就是为了长大后要选择当护士这个职业吗?因为各种原因离不开,也没有理由怨天由人。既来之则安之吧,譬如在红尘中修行。

  护士节马上要到了,应领导要求参加一个征文比赛。写了篇文字,全是有感而发,没有大道理,没有喊口号,并且从来都是原创作品。有兴趣的朋友可到我博客看看。


  心旷:护士的工作是很忙的,甚至经常要值夜班。请问你平时都是什么时候誊出时间进行写作的?你喜欢在一种什么样儿的环境下写作?

  沁芳闸:护士的工作是很忙,但因为我在门诊,相对来讲会简单,而且没有夜班。我喜欢在休息天的清晨和晚上写作。因为平时上了一天班,有些疲累,怕影响写作效果。休息天的早晨五点多起床,头发胡乱一扎,不刷牙不洗脸,先写文字。而晚上是因为休息天已睡了一下午(不好意思,我每天都要午睡,而且喜欢睡一下午),精神状态非常的好。


  心旷:事业、家庭、爱好,对你来说一样都不能少,你是如何做到井井有序的?

  沁芳闸:首先,我认为对于一个女人来讲最重要的是家庭,而一个家庭是否和睦温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女主人。

  个人认为,外貌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人家愿不愿意和你交往,但能走多久就取决于两人性格和修养。夫妻之道,贵在信任包容。而其实,对男人也一样,家庭也是最重要的。因为你再能干,朋友再多,总有一天会回归家庭。人生,最可怕的不是没钱,而是随着岁月的流失,精力渐渐式微,很多以前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的事再也做不到了,那种无可奈何无能无力应该是每个人最后都会遇到。

  亲密必须有间,因为距离产生美。他是你的丈夫,但他还是他自己,做为丈夫这个角色虽然重要但并不是唯一。要保持距离,一个女人必须要有自己的工作,才会有广泛的社交圈,有朋友,并不会被这个社会淘汰。有爱好会让人心情愉悦,专注的做着爱好的事不但心情愉快还会变成一种能力,而这种能力或许哪一天就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心情好了,并且保持距离,夫妻之间自然和睦,做事自然井井有条。试问,不管男人或女人谁不愿意往温暖的避风港跑呢。世道再复杂,必竟还有一个家。


  心旷:谈谈你眼中的台湾以及异国人物风情吧。

  沁芳闸:同样去过台湾,每个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我家先生就和大多数人一样,觉得好失望,说不如我们大陆的风光。而我觉得,台湾非常好,单从风光看,它小如盆景,怎么和祖国大好河山相比,但我们要看文化。

  吃,就是其中一种文化,在台湾你可以吃到各省的小吃,而且味道相当地道。我想,这肯定缘于思乡情切。离开故乡远了,反而更加思念故乡,不能踏上那片土地,那么,就让味蕾得到满足吧。

  阳明山下博物馆,它们静静地躺在那里,那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见证,很多人慕名而来。可惜,因为参团我们只能参观几个小时。如果下次还有机会再进台湾,能够呆上一天必是极好的。最后,谢谢蒋先生对它们的重视,如果不是在这里,文化大革命时肯定会毁于一旦,被火烧被打碎,哭泣的不只是器物,还有热爱中国文化的人们。

  我喜欢的女作家三毛在台湾,林语堂先生在台湾,白先勇先生在台湾。如果下次还有机会再去台湾,我想去慈济功德会总部看看,在让人敬佩的慈济功德会前鞠躬,我知道我肯定见不到证严法师,但她的精神光耀几代。我要花莲看日出,我要去桃源看二蒋陵寝,我要去台北三毛故居。我要……

  我去过美国,英国,这都是自游行,感谢亲人和朋友的安排。小叔子带着我们一路去看,看到了高速公路是免费的,看到了天总是那么蓝,看到了每次表演秀不但演员投入观众也很投入,看到大家都在很有秩序的排队。当然,还看到在奥特莱斯,有很多中国游客,他们大量购物,包都可以一口气买上几十个,因为便宜因为款式比国内新颖。在牛津大学,当出租车司机说到了时,我还想找大门,却发现这里的大学没有大门,小镇就是大学,大学就是小镇。看到酒吧外站着好些人抽烟。吃到了意大利美食,还是米其林三星的。而英国除了早茶和下午茶好喝外,其它的实在不敢恭维。要说的话实在太多,真要仔细描写估计可以洋洋洒洒写上几天。有兴趣看我博客吧。

  还去过泰国韩国香港,最后想起一件事,那是在南加州一个台湾人家里,她问我,你觉得中国好美国好还是台湾好?我说,各有各的好,但是,我更爱我的家乡,虽然它现在并不是最好。


  心旷:在红尘里相遇,再远的近距离也不是距离。谈谈你是怎样走进红尘的,以及在红尘里的所感所思所想。

  沁芳闸:一年前吧,小晓姐说她在负责红尘散文组,让我来做个文字编辑,就这样来到了红尘。开始于强势能干的小晓姐,经过了淡泊善良的叶叶,等来了筹畴满志的韵姐,在她的带领下走向更期待的远方。

  不过,以前因为想着反正有小晓姐,所有问题她都可以解决,所以除了她基本不和别人来往。在叶叶主持散文那段时间,最喜欢的是叶叶,现在还喜欢小波老师和骏森。因为,我觉得喜欢就是喜欢。骏森的文笔好,人也不错。小波老师应该是个很有付出精神的人。总觉得他有些忧国忧民,看着他对大家都很好,他也希望每一个人都很好。可是,世事总难全。不过,这样的人总会让人特别感动,愿意跟着他走。


  心旷:作为义务的网络散文副主编,你认为怎样才能做一名合格的编辑?编辑的职业道德是什么?

  沁芳闸:首先,我觉得应该是配合站长和散文组主编的安排。因为他们都比我经验丰富,而且考虑问题也比我全面。其次,我觉得写文字的人都是花了心思的,拿到一篇文字,得慢慢读过去,感受作者想要表达的意图,然后再写编者按。如果能写到作者心里,作为文学爱好者,作者肯定也会喜欢上这个编辑,喜欢上红尘。而且,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不能急。慢慢积累人气人脉。当然,每个人能力不一样,看法不一样,都会有自己的方式方法。我比较笨嘛,只有慢慢来了。


  心旷:你对红尘网站有怎样的看法?以它现在的运营状态,以及未来的发展,需要保持什么?需要改进什么?

  沁芳闸:我当然是喜欢红尘的,所以才会一直留下来,包括小晓姐离开后我都舍不得离开。你问的这些问题,我还真没想过。而且,我这个人也不适合策划和谋划,比较适合执行。侯爷,小波老师,韵姐会带着我走的。


  心旷:最后,请送上几句你最想说的话给红尘里所有的朋友们吧。

  沁芳闸:相遇,就是缘份。看惯了网络里的来来去去,不敢再说,不要走,请再多留一会儿。只希望在相处的日子里,彼此珍惜。一起感受春花秋月夏风冬雪,一起在文字里品味冷暖人生。因为,很有可能,错过了就不会再相见。


  采访后记:

  沁芳闸是一位用心生活和真诚经营生活的女子,是一位感性远远大于理性的女子,是一位风物长宜放眼世界的女子。江南人温婉多情,这不得不让外乡人想起烟雨水乡,想起女人身材的曲线美。然而,当我们在这位正宗江南水乡女子的访谈故事里,除了看见她的多情(挚情)、多柔、多温、多婉外,还有一份北方女子骨子里的侠爽、执拗、倔强、率真、专一和固执,就好比,她离开了乐趣网站后因为怀念,一直没有在其他文学网站涉足,直到后来的后来,因为有曾经的友人在红尘客栈向她招手,当进来后就又“爱”的拔不出来……  

  从《京华烟云》到《红楼梦》,从《滚滚红尘》到《墨舞红尘》,到今天坐在红尘客栈用心和心的问答,这是难得的缘。缘的遇见不在于迟和早,在于珍惜。愿这份采访我们今天感动后,二十年后再次翻出来回忆,仍会感动。二十年前的人间四月,感动那一树树花开的沁芳,你一定会记得自己年轻时的美丽模样,我们用文字在墨舞红尘客栈里享受的一段芳华人生。



  • 评论

我来评论这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