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条眉毛

作者:墨舞红尘管理员       2016-03-14  



四条眉毛和他的诡异悬疑


作者:欧阳梦儿



  (一)极端争议


  他来了,她走了。

  他是红尘新来的长篇写手四条眉毛。

  她是红尘短篇特约主编喻芷楚。

  他爱用短句写一些诡异、惊悚的悬疑类闪小说。

  她讨厌他用短句写那些让她恶心让她难受的根本不是人看的不  能称之为小说的小说。

  他发,他发,他发,他发发发发发……

  她退,她退,她退,她退退退退退……

  俗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死亡,便在沉默着暴发!

  那是红尘短篇编辑部创立以来最激烈的一次辩论。时间2016年3月10日。


  (二)神秘游戏


  喻芷楚,我的虞美人儿,你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欧阳梦儿,我的傻妞,你咽一咽眼泪,踽踽前行扛笔上阵。

  彼此乌云正低,欧阳梦儿足踩神舟牌键盘,手提快坏式鼠标,一路心潮澎湃。想当年,《梅雪倾恋》正长篇,惊你语言翩跹又高产。同朝为编,鉴赏中评论时,几回回相爱相杀闹喧喧。看今朝,你正干辣火旺我正伤,你杀“眉毛”我护航,生死对决错对象,睡醒一觉仔细想,去找“四条”算总账,剃他三条留一行,揭开面纱露真相。


  静,死一般的沉静,夜已很深。欧阳独自坐在电脑前:突然,血,裹着尸臭,一双惨白如骨的手从荒草里探了出来,阴风如诉,仿佛那双手在叫喊……

  欧阳下意识地闭紧双眼,她讨厌血腥,她原本就是一个胆小的人,胆小到从来不看《贞子》,更何况140平的大屋里只有她一个人?但,她忍,她必须要面对,面对这个弄得编辑部鸡飞狗跳的四条眉毛制造出来的东西……

  她的眼光复触那些文字,魔怔般,一步步沉陷……,那是一种既熟悉又陌生,既刺激又害怕,既疑惑又好奇的怪异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不可言喻的诡异与惊悚……

  他究竟想表达什么?欧阳很气闷。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遍。有的找到了答案,有的没有。明明感觉答案就在其中,为什么没有呢?!是我本身就不够聪明?该按什么罗辑去推理?反推理?故弄玄虚!幼稚!欧阳愤愤地下了结论。

  她关机,不愿意再去想这个坏透了的家伙。他,四条眉毛,为什么老写这样的文章呢?他是不是心理真如别人玩笑的那样有点问题?跟他的生长环境有关?只不过转眼之间,她又下意识的开始猜测。欧阳重新打开电脑,急切地想知道别人是怎么看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写手。

  “这是我们经常玩的游戏,捉迷藏。可是这次肖扬和肖楚的捉迷藏不同以往。不过,你不用花时间去追究它为什么不一样,否则食堂的包子就卖完了,姑娘也会被人挑完了,饿肚子又打光棍。我们还是来感受一下这个诡异的游戏和游戏外的诡异吧!”这是编辑西部井水给四条眉毛《捉迷藏》下的按语。好!这个擦边球妙极!欧阳不由得在心里赞叹,西部说什么了吗?没有,他什么也没说明白。西部什么也没说吗?不,他什么都说了。

  远牵说:“眉毛的风格独树一帜,故事很好看,我看好你!”

  衣零说:“真的是在捉迷藏,看不太懂,眉毛快出来解释一下!不过驾奴故事的能力很强,那些无厘头却揭示本质的结尾,我是想不出来的。”

  粒儿说:“好诡异,我开始以为是诗歌,后来以为是游戏,再接着……”

  “与去世多年的哥哥捉迷藏。儿时的迷藏。家族秘密的迷藏。我和你,我的文章和你的迷藏。我们是陌生人,但你看了我的文,就已经开始了所有的游戏,我们一起在这游戏里寻找答案真相!”四条眉毛如是说。

  噗,我笑了。好一个神秘、高傲、自大国出来的家伙。

  我开始心平气和的静下心来理解四条眉毛和他的异类文章。

  凭心而论,短短的篇幅,曲折的情节设计,巧妙的谋篇布局,结尾惊悚的反转,无人不令人眼前一亮。至少在红尘网这个闪小说并不出众的地方还算得一只养眼的鸟。

  很快我发现,这个总是生产诡异,制造恶心、生冷的四条眉毛曾经也发出过郁闷的嚎叫:为什么老退我的稿?为什么我的文章连个编者按都没有?我的东西明明在别的地方很受欢迎的呀!

  一种愧疚,一种敬佩,油然而生。我心说,对不起四条眉毛,欧阳来晚了。没有给你的劳动成果以起码的尊重是我们的不对。你的短句很多,但是如果表达的是一个完整的意思,也未尚不可。闪小说太短,你想要表达的又太多,跳跃性的思维方式下,你不得不频繁使用它。你的文章有硬伤有缺陷不是很完美,但相较之下,退稿绝对不至于。一个成熟的网站,不应该只求同不存异,我欣赏你的执着,敬佩你的克制。


  据观察统计,认可短句的大有人在,紧接着,编辑衣零也认可了,给了精华以之鼓励。大家热烈地讨论着他的文章,有的觉得刺激又新鲜,有的虽然讨厌那样的味道,却又不得不承认,故事有吸引力。那么按照存在及合理的原则,四条眉毛的价值是不是就显而易见了呢?

  本来好好组织策划一场关于怎么写好闪小说的探讨辩论会,是改变鉴赏版门可落雀的一个契机。然而事情并没有向好的方面发展……


  (三)犹抱琵琶


  “唯爱赵玲儿,拿命爱自己!”

  远远地就看见这条标语。四条眉毛高挂在QQ空间的大条幅公告,在粉紫色的背景映衬下显得那么浪漫而温馨。

  对了,他的这个小别墅有个特别的名字:失梦人夜语。

  什么?四条眉毛,他失恋了?所以悲伤过度,心里扭曲得不行,就写了那么些恐怖的东西吓人?我下意识的猜测。大叔,这样不好……

  “我需要的是  可以有个人可以看穿我的逞强

  我需要的是  可以有个人保护我的脆弱

  我需人的是  可以有个人包容我的缺点

  我需要的是  可以有个人陪我穿情侣装

  我需要的是  可以有个人拉我的手散步

  我需要的是  可以有个人陪我吃晚餐

  我需要的是  可以有个人不离不弃的陪着我”


  这是,这就是!那个冷血、诡异、惊悚、神秘、异类的小说写手四条眉毛面向世界的真实宣言!

  然后,我发现了他许多搞怪的相片;发现了他随手写在空间的段子,那是四条眉毛在网友的强烈要求下,一段一段,讲着编着的自己的《天方夜谈》;我还发现了别的网站长篇猎手跟他约稿的对话。

  眉毛很快察觉,鬼子悄悄进村了。他拦住我说:“我明白听说了,编辑部发生了重大变故。”

  “不存在,我跟她就像陆小凤PK西门吹雪”。过了一会,才惊觉:“你听谁说的啊?”

  “脚趾头猜的。”

  我耸耸肩。

  “这么说来,真有人因为我的糙文离开了?”

  “你一来就这么热烈的欢迎仪式,规格相当高哦。”

  “您抬举我了。可能我的文章是不走寻常路子,不按常理出牌,所以就不能存活?那喻芷楚为什么这样糙性?”

  “你跟我说没用,你可以写一篇杂文发到鉴赏版,系统的说一下你的构思、布局什么的,为自己辩驳。”欧阳对他的粗口有些反感,没好气地回答:“你的文章也不是没有问题,短句过于频繁,不是很跳跃的句子完全可以合并,指向完全可以再明确一些。”

  “迷茫的效果是我要的。读懂了我的小说读不懂我;读懂了我读不懂我的小说。”四条眉毛桀骜的本性出来了。

  “不是这样说的。指向不明也是一种失败,跟留白是两回事。”欧阳说罢感觉沉默的眉毛似乎正抖着双腿不以为然的看着自己。

  欧阳冷静了一下,开导他说:“其实每一篇文章,面对千千万万个读者,看法不一样,很正常。你看唐仪天老师,名气在外,最初也没得到欣赏,真正的金子,怎么也淹没不了它的光芒。我、西部、衣零不也挺你了吗?”

  “其实,我对编辑是相当尊重的,毕竟他们长时间浸淫在文字里,提得正确,我会努力改正,但我不能忍受妄自相轻。……我憋气、不解,有心找她论个明白,又怕破了皇城内的和谐。”眉毛的口气软了下来。“可以直接告诉你,我投这些短篇,是有目地的。但不要把我看做心机男,我不是的!”


  (三)针锋相对


  我想起他在文章评论后神秘莫测的留言:“我们是陌生人,但从你看了我的文开始,就已经开始了我们的游戏……”

  一丝渗人的凉意爬上后背:“你写那些文章,是在跟我们玩文字游戏吗?知道吗我们那是严肃文学!”

  眉毛正色道:“我对文字的严肃不亚于古龙对酒的痴狂!文字游戏并非炫耀自己,只想多点元素给文章添抹亮色。”

  原来是我会错了意。

  我有心想缓和一下这不愉快的气氛,指着公告说:“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其实你自己还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在你心里,赵玲儿,也就是说爱情,还是其次的?”

  “命都没了,我怎么爱?”眉毛反问。

  想想也是,是我自己太矫情。换一种问法:赵玲儿,生命,你只能选择其一,开始!

  “我当然选择自己的生命了!”

  哈哈哈……我笑得不可开交,有种了然的得意。不愧为90后,本能的反应挺快!

  眉毛开始玩赖:我不认识赵玲儿,那只是一个空间克隆软件。

  我说我不管,你弄那么一个玩意儿,当初的用意很明显,你是因为喜欢,因为认同,托物言志。

  四条眉毛 :“这个问题就像问我妈和我媳妇同时掉进水里一样,这真的比较神奇,每一年都会同时掉进去,既然都很重要的,那我都放弃,一起挂嘛!”

  “是你跟她一起挂,还是你妈跟她一起挂?”

  “我和她喽。”

  “真话?真的真话?想一下,再想一下回答。”

  “我去买烟……”

  “难道非要我托着美丽的双腮,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你才回答呀?”

  “她比我生命重要!”

  “假,我还是觉得第一个回答更可信。”

  “真的,我很阳光的,不信我唱歌给你听!”

  “先把正事搞明白,再听歌。换一种问法,刚才的答案哪一个比较诚实?”

  “第一种。”

  “上当了吧,不知要失去多少粉丝……”我偷笑。

  “你是坏人!我们来唱歌吧。其实我单身,没想过这个问题,家里介绍女朋友都被我一脚拒之。”

  清唱的眉毛很Man,低沉的嗓音,柔情,动听,磁磁的。唱完歌又玩“喊麦”。

  只听说过“呼麦”,没听过“喊麦”。不过这“喊麦”还真是好听,既像评书又像快板,它是热烈的,也是欢快的,更是深沉的。压着嗓子喊出来的声音是那么特别,那么具有感染力,语句铿锵,抑扬顿挫,瞬时一个活力四射多才多艺的男孩子形像在我面前立体起来。

  原来呼麦是蒙古几近失传的一种歌唱艺术,而喊麦是来自黑人的一种说唱艺术。

  眉毛说他是一个说唱歌手,早先还有一个四人乐队。

  我忽然特别想了解他,走近他,以采访之名。


  (四)隔空斗法


  23岁的杜同学,也就是四条眉毛,喜欢麦子的词,“微信盲”,经营着一个磁砖店铺和一个磁砖加工厂。没事的时候,唱唱歌,写写字。性格腼腆,跟女孩子说话就脸红。性格内向到不敢盯着人眼睛说话,给人目不斜视目中无人的冷酷错觉,跟他玩“喊麦”时的形像合成一个矛盾综合体。他的码字生涯从十年前就开始了。文章多发于杂志,少发于网络。散见于《胆小鬼故事会》、《门·悬疑》。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眉毛七岁,坐火车去姥姥家,买了一本两元钱的鬼故事,有图有真相。他越看越害怕,当时就想,要是我能写出这种让人害怕的东西该多自豪。别人说写鬼故事有什么了不起?只要会写字,都会编。眉毛小朋友就想,怎样才能写出既让人害怕又不是鬼故事的东西呢?结果呢瞌睡遇上枕头,四条眉毛遇上“胆小鬼民间故事”,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还讲了一个非常逗的插曲,他说他五六年级的时候,课本里都是胡适、鲁迅那样的大家,老读他们的名言名句。他很以为然,给自己取了个叫辰华的笔名,自己给自己制作“名言名句”。上课写,下课写,除了篮球,他把童年时光全部奉献给了自己的“名言”事业。虽然现在回想起来非常搞笑,他还是珍藏着自己给自己写的名言名句小本本。

  我大笑,你现在的“名言名句”也不错。我拉下他个性签名上的句子给他看:明灯指路当未见,只觉有烟便成仙。

  眉毛也笑:是啊,嗜烟如命,找死的节奏。

  我问他:为什么取“四条眉毛”这样一个笔名?古龙迷?怎么看陆小凤这个人物?

  “笔名太多,一到九打头的笔名都用过了,只有四没用过,传说不吉利,后来实在忍不住还是捡起来用了。”

  我“噗”又乐了。真没见过取笔名跟数字死磕的。

  “我不是古龙迷,也不是武侠迷。但古龙这个人或多或少都听说过,酗酒、豪放。就像我对00后说孙悟空,都知道他是只猴子。我觉得陆小凤继承了古龙的灵魂,嗜酒、睿智。他的电影从旧版到翻版我都看过。不会特别去崇拜,正如我不读别人的书,怕写不出自己独特的新颖。”

  对于他韩寒式论调我不置可否,关于读书关于写作相悖的东西太多。我说你何不把那些短篇加工整理延展成长篇?他说他正在跟红尘签约。

  问:“为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在红尘安家?”

  答:“因为红尘有很多好编辑呀!《八宝重函》构思了三年,是时候找个归宿了。编辑小陆找到我的时候,我正跟另外的几家编辑谈,货比三家一时间也比较谨慎。我投那样的短篇去红尘,无非就是投个石问个路,听听响儿。另外我的编辑小陆虽然不像其他编辑那样奉承,但是说话有分寸,以理服人。我很欣赏这样的编辑,还有我们名字也算一种缘份,他小陆,我四条眉毛。”

  问:“长篇仍然是悬疑?”

  答:“是。但悬疑也有很多种啊。悬疑探险、惊悚悬疑、心理悬疑、都市悬疑。这次偏重于悬疑探险。也算是填补红尘长篇悬疑方面的空白。”

  问:“你这么爱写悬疑,心理上没觉得有点那啥……?也写点光明、美好、温暖的吧,太吓人。你自己写多了,心理大概也会受到抑郁。知道张国荣的自杀真相吗?抑郁症!拍《异度空间》太过投入,入戏太深!据统计,很多自杀的名星,或多或少跟他们身前拍的最后一部片子都有些关系……”

  “--别吓我,我胆子很小!”眉毛抗议。

  “那就别写老写这种题材了--”

  欧阳的担心让眉毛觉得特别好玩:“我当然会陷进去,当我坐在电脑前开始我的想像之旅的时候;努力构思桥段的时候。但是写完也就完了,该吃吃该喝喝该唱唱该拉拉。”

  “这么容易?跳进去跳出来,怎么做到的?”欧阳不信。

  “因为那些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啊!我很清楚啊,我编故事是为了吓人,又不是吓我自己。”眉毛又好气又好笑,笨人,这么简单的问题老想不通。

  欧阳不管他,继续窥探:为什么你的故事里总是那么缺爱少温暖?充满着冰冷的死亡和腐臭气息?

  因为我觉得温暖的东西太多,读者会倦。读者需要的是无限想像的空间。所以我让他们跟着我笔下的人物环境,去寻找让他们兴奋刺激的东西。说来奇怪,很多人享受我给他们的这种梦魇,明知道害怕,还要追着看。

  你的这个观点有些偏激片面。据我所知,大多数人还是更偏爱温暖真情的东东,虽然有时也会去猎奇,但人不愿意也不能够长期处于那种怪异冰冷的气氛中。从头至尾一部完全没有爱没有情的长篇,是没有人喜欢的。不信,我们可以打个赌。就主人公而言,他孤立于世,无情无爱,如何艰难前行?

  而且我觉得如果你把发我们网站的短篇故事写成长篇,还有一点必须注意,那就是结尾,指向一定要明确一些,不然,读者老是晕头转向,也不会有耐心看下去的。

  眉毛反驳道:太过完美的主角并不成功,就像玩游戏,关卡设计太简单,很容易让人腻。

  太过完美的主人公,没有个性,太过完美,不真实,所以不可爱。但跟我说的问题是两个概念。所谓的指向明确,是指推理的顺理成章,是罗辑的严丝合缝,是悬疑最后的真相揭晓。推理的过程中你可以迷雾重重,可以山重水复疑无路,但你最终要落实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你看丁墨的《他来了,请闭眼》等等推理小说,他的心理推理可谓神乎其神却又让人感到真实可信。为什么?因为他会一步一步把这推理的过程给大家来个大回顾,让你心服口服,读者既过了把刺激的瘾,又可以轻松的回到现实。而且其中的爱情,美妙不可方言,既是悬疑中的调味品,也是符合大众心理要求的必需品。如果你从头诡异到尾,没等你的宏篇巨着写完,读者已经累死紧张死玩完,谁来捧你臭脚?

  就拿你短篇来说,这样的风格与别人不同,比较另类,你的答案可以不明确给出,留出空白让读者自己去想,但你要让人觉得有迹可寻才行啊。你觉得你的文章有答案,但是很多读者找不着北啊。找不出答案的读者太多,那就是败笔。你自己知道是没用的,读者不是你,他不可能完全按照你的路子去思考问题。他晕了,他就不开心。他迷茫,他就要骂娘。

  做为严肃文学这是你的硬伤,做为网络文学,这也是你的缺陷。你有没有觉得,真正的好文章,是雅俗共赏的?而不是迎合小众的,你的主体没有问题,讲的是如何修炼成为大神的事情。论技术你不是专业侦探,论推理推到最后你仍旧让别人猜,读者怎么服你?

  欧阳在这边说得口干舌燥,眉毛在那边气定神闲。一个劲的是!嗯!啊!明白了!。

  “是真的服还是口服心不服啊?”

  “都服都服!你是心理医生!”

  我这边厢正在享受我的普教成果,那边厢四条眉毛又说话了:看来短篇编辑群对我的批判就是这两点,一,指向不明,二,短句太多一短到底。好吧好吧,明天再投两篇不一样的,答案明确的。

  晕,三句话不离本行,拿欧阳我做推理实验了!

  “格式、风格,尽管有人不认同,但我认为都不需要证明。我刚才说的是你文章的不足,毕竟不是写在空间玩,是比较正规的文学殿堂。如果你想你的文章将来要面对大众的话,就必须得完善自身,这个完善是指文章的语言、风格、罗辑、谋篇布局等等来说的,跟你刚才主人公太完美不可爱说是两回事。我有点罗嗦哈,是真的希望你能得到认可,走出自我,走出红尘。

  “奴婢还没出家呢!”眉毛做了个怪相。

  我敲一下他的榆木脑袋:“走进红尘网站发光发热,再走出红尘网站,到更大更高的舞台。”

  “啊!明白了!”眉毛夸张的喊:“梦儿姐,你多大?你是干什么的?”

  “奴家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

  “那完了,28头发就掉光了,得买霸王,成龙代言的。”眉毛一反常态的热心。

  “退朝!寡人要去写稿。”我不理他。

  “喳!”


  (五)潜龙出渊


  四条眉毛的长篇悬疑探险小说《八宝重函》的主要内容以歌谣形式来体现:


  水银冢,连环仪,搬山御岭发丘印;

  从好汉,聚绿林,合力把那墓儿移;

  群山聚,心戚戚,葬身永远安生地;

  惊天泣,鬼神栗,天下没有不散席。

  红漆棺,踏空砖,鸡鸣之前不下山;

  过铁毡,群山峦,成座群山纳百川;

  一重函,二重函,八重不死有何难;

  多遗憾,心孤单,江湖风雨难为传。


  “原来你的小说是盗墓题材啊?前有天下霸唱《鬼吹灯》,后有南派三叔〈盗墓笔记〉,你仿他们你能超越吗?”我一边吃面条,一边有一眼没一眼的看四条眉毛的长篇小说《八宝重函》的题纲,淡淡问了一句。

  “不是仿!不屑仿!”眉毛那边风烟渐起。

  “呵呵,看你提纲提到摸金什么的。”我这边继续云淡风轻。

  “这是搬山卸岭印和摸金发丘无关!!!”

  “但是,《鬼吹灯里》也有这些东西,”我仍然后知后觉,一个劲儿跟着感觉走。

  “怎么说呢,如果提到盗墓肯定有这些字眼,但是怎么表达出来,每个人就会不一样。就像你写爱情,三角恋校园恋怎么恋都是恋,各有各的爱各有各的恨各有各的起因各有各的发展。”

  “但你的歌谣提纲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你要盗墓了。”我坚持。

  “去TMD。”

  “你骂我?!”面条吃完,精神集中了许多,头脑开始清醒,意识到情况对我方不利。

  “没有,你对我好。”

  “闻出来了,是骂我。”

  “我骂三叔,那就是个神经病。这是我联想了多少次桥段编的,他轻而易举就霸占了。”

  “哈哈哈,你就这么评价他?听说他那样是写书太过投入,不过病现在已经好了。”

  “对不起,有点激动,别见怪。”

  “不管三叔神经怎么样,我还是很喜欢他的《盗墓笔记》,在《鬼吹灯》之上有很多开拓。”

  我这不是盗墓小说,如果构思三年,就为了一部盗墓小说,我就不会写了。第一步确实跟盗墓有关,但,这只是一个巨大阴谋的铺垫。”

  我来了精神:“听起来,是挺不错,很开阔的思路!”

  “我会好好考虑你给我的建议,我会融合很多东西,推理分析也会特别透彻,不会令你失望的。如果没有准备好,怎么上战场?!”

  此时的四条眉毛,眼角含笑,意气风发!

  “好,拭目以待!”

  “放心吧,梦儿姐,我会向他们证明,你的眼光不会错!”

  “少抽点烟”。

  “嗯”。


  2016年3月11日夜完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