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下花子

作者:墨舞红尘管理员       2014-04-25  


喜欢哲学的女人


    (一)写在采访前

  篱下花子的QQ头像挺好玩,圆圆脸,齐刘海,一个傻大姐形像。我原本骨碌碌转的眼珠顿时没了神彩,英雄没用武之地嘛!虽然我号称“魔逗”,但人家也是有“斗”德的,绝不欺负老实人。

  愁死了。名人专访哩,我可不喜歌功颂德式。

  花子是一个从不在群里聊天的人,没什么印像。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悄悄摸进“村”,一串儿一串儿的发文。每次都看得我这“诗剩”诗兴大发:

  夜晚静悄悄

  花子她来了

  开着拖拉机

  一倒成天梯

  可怜魔斗士

  读成黑眼鸡


  花子的文章,以短篇小说见长。那幽幽的目光,深邃而冷静,把那生活中点点滴滴拾掇起来,编织成文,折射出理性的睿光,发出一串串诘问。我认为多数文章较之专业作家,毫不逊色。在此代表性的举两篇,权当一例:

  《两个天才》描写的是两个天才少年成长的不同人生轨迹,相同的命运、挫折。面对欲望,不同的性格采用了不同手段去实现。白奇才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青年,他敢割敢舍,属孙猴儿的,虽然也走过弯路,经过风霜,但他始终奋发图强,终于出人头地。白松生呢,表面看他是属于逆来顺受型,照理他的人身应该一帆风顺了吧?结果不然,当他身处犯罪的旋窝时,他的性格便决定了他同流合污的命运。作者在描叙这个故事时,展开了诘问。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对人性的诘问!我看到有些朋友认为他们虽然所走的路不同,但结果是一样的,归宿是相同的,那就是牢狱之灾。但我认为,作者并不是这个意思,很显然,所有前半生的相同,都是暂时的,他们的最终归宿绝对不会一样。任何时代,相对于个体,逆来顺受者,都不可能生长为大用之材。唯有敢于跳出圈圈之外,有着破斧沉舟精神的实干家,才有与众不同的明天。

  《一夜的战斗》,是挣扎的一夜。相恋了那么多年的男友,已然成了精神的依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却在自己捐了一只眼角膜给他后,他竟与初恋重修旧好。集被背叛与被残疾一身的女孩,死,在此时似乎是唯一的选择。此刻生命之轻,相对于女孩心中的愤怒之重,是轻贱的,她只想用这种惨烈的方式,控诉男友的无情,让他快乐的恋情蒙上愧疚的阴影。鬼使神差,女孩来到医院,在面对众多生老病死,人生百相之时,最彻底的拷问自己的内心:我只是为别人活着吗?我只为爱情活着吗?我只为自己活着吗?结尾很有意思,同样的富有哲理,那就是当你以为迈不过去的坎而迈过去之后,忽然发现,惊喜总是在峰回路转之处等着你。人生也因此有了新的不同的意义。

  写文章的篱下花子给人的感觉,分明跟QQ头像给人的感觉,是完全的两个极端。那么花子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理来选择这个头像的呢?我正想入非非,花子加我好友,请求对话。

  (二)花子!花子!

  猝然中,我有点发懵,毫无思想准备,居然不得不开始了我人生中第二次采访。晕头晕脑冲口而出:你有相片吗?不介意我把相片公开吧?

  花子:好的,马上传给你。

  展现在我面前的花子,一身白,举着块紫色的丝巾于头顶,在芦苇荡中迎风嘚瑟。另一张就如大家所见:池塘,睡莲,美女花。喜素的女子,偏爱丝巾。一个钢与柔,冷与暖,懂得对立调和的女子。

  我有种想逃离的冲动。逃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再提问,我在心里打着鼓。一边硬着头皮,瞎扯:可以问您是从事什么工作吗?

  高中教师。花子答。

  教语文?我想当然,问。

  数学。花子回答很快。

  了不起,女子数学学得这么好。文武兼修。我答。我知道自己缺乏与人沟通的艺术,索性半真半假的拍拍马屁,为自己可能出现的冒失投点感情资。

  花子比我想象中更爽朗:我35岁前是数学迷。35岁以后开始喜欢文学。

  梦儿:迷?到什么程度?

  花子:研究公式,自己还发明公式给学生用。自己还发明各种名词来教学。创新的,好玩的。学生很喜欢。

  梦儿:深入浅出,理论结合实际。趣味教学。好老师。中国教育界特别需要您这种老师。真想听你讲一堂课。

  花子:哈哈,我虽然教书,但不喜欢课堂上的书。除了课本,我还讲做人的道理,以故事的形式。

  梦儿:嗯,教书、育人。

  花子:许多小说都是课堂上编的故事,下来觉得有趣,就记下来了。比如我看到学生在课堂上打混,马上就编《生活在别处》;比如看见学生多次做一题都是犯一样的错误,我就编故事《轮回》。都是他们没听过的,在书上看不到的。所以他们就觉得我特有才。

  梦儿:哈哈,有意思,一举几得。

  花子:学生欣赏你,才喜欢你的课。比如我看见有学生自杀。马上就编了个拣鱼的故事,他们一下子就明白了,要爱惜生命。单纯地讲他们听不进去。上课的内容我常常加入自己的创造,比如移步法数角啊,比如草原跑步法定点啊。比如二等定理三等定理啊,他们觉得新奇、轻松、愉快。让他们觉得学习跟魔术一样,是一种艺术享受。我有意这么处理,不想孩子们太累。

  梦儿:嗯,以趣教学,别开生面。

  不知不觉我忘了我是来干吗的,只想跟着这个有趣的女子,进入学习的海洋。

  花子:比如我教他们记英语单词,我说眼睛是E,嘴巴是O,手是Y,于是我说单词,他们就找器官,很快就记住了。我还创造了许多诸如此类的记忆法,演示给他们看。边玩边学。教书,生活,都需要艺术,需要智慧。就这样,很简单,按自己的个性走。

  梦儿:是的。

  花子:审美,数学,语文等,其实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语文中,哲学就是罗辑的典范。数学中的公式对称,3次方,都是美。所以很多东西它们都有桥梁,就看你有没有智慧看穿,有意识去运用。

  梦儿:为什么人到中年,爱好突然转向?

  花子:好象以前也没有想过要喜欢文学。偶然一天,看见一本张爱玲的书,一口气读完,才发现生活需要文学。文学是一种精神救赎。

  梦儿:您刚才说到精神救赎,难道您也遇到了情感危机?

  花子:很多乡下人到老年都皈依佛教,摆脱俗世烦恼。我比他们早一点,中年时找到这个艺术优雅的方式,去摆脱一些俗世的烦忧。先救赎自己,有了能力,才能救赎别人。

  梦儿:说得好。台弯有个叫梁凤仪的女子,她不但在商场如鱼得水,书也一本接一本的出。书中有句话让我受益匪浅——女人应挣足够的金钱使自己有尊严地独立于社会,让成功增强自己的自信,用艺术提高自己的修养,用文学完善自己的人格。

  花子:音乐,美术,舞蹈,文学……,才能完整再现生命本质的东西。我们一般的人至少应该有一样。

  梦儿:您也喜欢音乐?!

  花子:喜欢,喜欢全位的艺术。

  梦儿:相见恨晚,英雄所见略同。您在哪些方面的造诣自己还比较满意?

  花子:走着,看着,练着。好象哪方面都不太好。

  梦儿:您给形容一下,各到哪种境界?

  花子:最喜欢哲学。只要我自己喜欢的,我希望自己比一般人高一点。有自己的悟性和感觉。具体说到什么层次,不专业,都是爱好。

  梦儿:女孩子喜欢哲学的不多。这恐怕跟你喜欢数学善于思考分不开的。你的文字里就常见哲思。

  花子:可能跟自己长期的习惯有关。我喜欢个性的东西,不喜死板俗套。

  `

  梦儿:突然惊觉,我今儿歪打正着。我竟用我的唐突交到了同道中朋友。你自觉自己理性居多,还是一个感性的女人?

  花子:肯定是理性。女人嘛,也有天生的感性。我35岁之前好象没看过文学书,有一天陪朋友参加什么文友会,一个人问我:你是搞什么的?我愣在那,说什么也不搞。我问,你呢?他说,写小说。我慢慢答,那我也写小说吧。然后回来就开始干。然后就一直坚持。

  梦儿:行动派。发现我们俩这点还真像。

  花子:我特能坚持,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坚持每周10公理。每天跑。老公都说我是疯子。喜欢坚持那种感觉。

  梦儿:啊,不简单,向您学习。跑步是好习惯,健康比什么都重要,你老公怎么还会说你呢?

  花子:不知道,他说我是顽固派。

  梦儿:哈哈,他是羡慕你的毅力,自己做不到就打击你。

  花子:哈哈,完全有可能。哈哈。

  梦儿:生活中,有些东西,必须坚持。

  花子:嗯,你说得好。对了,你喜欢写什么东西。

  梦儿:基本定位在万精油,什么都喜欢,什么都不精。写字嘛,主要是散文和小说。其它体栽,喜欢,但不敢写。

  花子:我看你好象什么都在练习。多多交流。

  梦儿:练习一下总没错。贪玩,睡得玩,现在还有点晕乎乎的,想问什么,一下子糊了。要不,先聊聊你的文章?

  (三)

  花子:我11点开始上课,一直到下午四点都有课。

  梦儿:我看到你写其它的主题,观点都比较鲜明。唯有定到女性的婚姻、情感等,较有迷茫。为什么?

  花子:现代女性在这样的社会——肯定会遇到前所未有的迷茫。加之女性感情细腻,把爱情看得很重,把心里的感受看得重。

  梦儿:可否说说《晕船》的创作意图?表现什么?对那个中年男人持什么态度?

  花子:美色于男人,永远说诱惑。而且男人看女人,首先看的是长相。长相甚至可以掩盖一切。

  梦儿:有没有那么点讥讽的意思?结尾意味深长,你没有说出来的是什么?

  花子:嗯,是的。其实我有很多小说,《猫巷》、《拐角处》、《小偷来了》、《假如》都是解剖现代男人心理的。我写了100多篇小说。

  梦儿:(难过),这些你好象没发上来。

  花子:这是我的博客,有700多篇,没时间去弄。大多练笔都收在这里。http://panxiaoling2007.blog.sohu.com/

  梦儿:《晕船》结尾那男人追上去补充那句话什么意思?我总觉得结尾意味深长,但不敢擅自揣度你的意思。

  花子:男人突然发现在美色的作用下,忘记了自己本身晕车的问题。暂时失忆。我其实还想说帮助别人时就会忘记本身的痛苦。

  梦儿:如果你表达的仅仅是这点意思,文章就会逊色不少。

  花子:很多时候写东西,好象什么也没想,就是觉得有趣。

  梦儿:我觉得那女人手段蛮高,始终神秘微笑,不点破,安然享受免费服务,不付出一点点。

  花子:哈哈,可能叫女性智慧吧。像伊丽莎白,一辈子不结婚,把自己的婚姻作为政治筹码。

  梦儿:哈哈,看来你很欣赏这种智慧,而不是象某些女人,视为狐狸精。

  花子:女人首要的肯定是智慧。是的,我喜欢智慧的女人。女人有了智慧才能活得独立优雅。才能免除世俗烦恼。

  梦儿:特别是漂亮女人,这样的自保意识下免得吃亏。而且笑看这种男人咎由自取。

  花子:嗯,笑看天下,笑看男人吧。苏青、张爱玲,都是属于这一类。

  梦儿:所谓女汉子是也。你说那个男人没得到好处,最后是个什么心理?满足?惆然若失?酸葡?

  花子:哈哈,可能是满足。付出也是一种高尚的爱。首先会感动自己。他活在自己满足的心理里。

  梦儿:如果仅仅是这样,干吗还追上去告诉女子那些话?

  花子:应该不会去想太多其它的吧?

  梦儿:这样看来,你对男人这种形为,还是相当宽容、理解的。我倒觉得满足心理有,惆然若失也有一些。哈哈……

  花子:我20岁左右时接受不了小姐,现在能接受。

  梦儿:你也许能接受这种职业,但不代表能接受自己的家人去玩小姐。

  花子:《她嫁给了司机》,就是我一朋友原型。她就做过小姐,一生颠簸。

  梦儿:对了,这部小说,表现了对婚姻、爱情的困惑,以及女性情感何去何从深度迷茫,我觉得,你自己本身也没找到出路吧?

  花子:嗯……,我是不知道怎样评价她。结婚、恋爱无数次……,也许是可怜人的可恨处。所以本身就情感欠陷,更应有智慧。

  梦儿: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女人的情感,确实找不到出路。改革开放,引进了婚恋人性的一面,但连糟粕也一并吸收了,甚至比国外过之而无不及。外国人对性,注重的是快乐,比较随性,但对婚姻是严肃的,鲜有婚外乱来。女人是为情爱而生的动物,有的人一辈子离不开爱情的滋养。你呢?你觉得女人在情爱上处于弱势吗?你会如何应对?

  花子:肯定是的。我可能比你大些,有些东西就看得淡些了。女人应该独立。才能减少依赖。爱情不是全部。爱情只是人生的一段风景。不能一辈子迷于一处风光。爱情是有季节的,过了,就要结束。反季节追求就是悲剧。应该理智看待感情、心灵。

  梦儿:《红蜻蜒的诱惑》也有同样的诘问:当初那么多男孩心里敬仰而不敢亵渎的女孩,为什么最后选择的却是如此平庸的一个男人?男孩们心里不敢触摸的疼是什么?

  花子:哈哈,还是因为钱的问题。教师工资稳定,对学生而言肯定是优势。所以她选择老师就是必然。

  梦儿:说到底,女人需要安定,安全感大过爱情本身。而同龄男孩,此时还处于奋斗阶段,不安定因素太多,女人也耗不起,是吧?

  花子:是的。

  梦儿:《红》结尾两小段你想揭示什么?

  花子:少年情怀少年忧伤吧。

  梦儿:还有,他们不愿面对梦的破灭,想给自己留点美的希望,美的幻想。

  花子:我最近在看天文学。晚上,一个人站在野外,好美。我还爱看字谜、魔术。看着看着,心胸就宽阔了,你就会觉得人生有趣的东西就象天上的星星。

  梦儿:真是个干劲十足的女人!有人说,当一个女人拼命学习时,表明她失爱了,寂莫了,你怎么看?

  花子:我好象不太需要那些太强烈的爱了。还有三年,就40了。我无才无貌,谁还会喜欢我?累!懒得去想那些。

  梦儿:哪里,你很优雅。你跟你老公思想合拍吗,你觉得?

  花子:不合拍。我只是觉得已经爱过了,不做反季节的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和生活,为什么要求他要与我同步?没必要!

  梦儿:对,变失意为中意,变被动为主动。

  花子:那样要求老公是自私独裁扼杀人性。我有很多异性知已,经常一起谈文学,一起交流写作。

  梦儿:是的,有一种情感,无关风月。

  花子:有很多学者型的,我心里也有爱慕的,但我从不表露。

  梦儿:你给这种情感,怎么定位?

  花子:女人越是放低自己,男人越会把你看得更低,比想象中还低,天上和地上的差异。一旦得手,更是把你看得猪狗不如。爱一次,就贬一次,就减一分,然后一点一点贱了,毁了。女人要保持自己的神位,就永远不能去爱人。距离就是神,保持距离,不要多想。能够认识,能够成为朋友,能同住一城,就是上帝给我们最好的礼物。为什么要多求?

  梦儿:对,知足之幸。自重、珍惜、尊重之美。

  花子要去上课啦!真想跟花子多聊聊,怪有意思的。此时什么采访,什么风度,全忘到爪哇国,一心一意想知道,那个QQ头像,那个欺骗了我引以为傲的直觉的最傀祸首,是怎么回事?!

  花子闲闲丢下一句:什么也不为,我老公随机搞定!

  附:篱下花子文集。http://www.mwhongchen.com/zuozhe/91/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